马前卒 1883:广阳城之战(3)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茂密物丛林之中,几匹战马小心翼翼地向前推进着.在他们的前方,除了低矮的灌木从,高大的树林之外,再就是半人高的野草.有风吹过,野草随风飘摇,安静得令人有些窒息.

  几只斑鸠在树梢顶上鸣叫着,一名骑兵抬头,冲着这几只鸟儿吹了一声口哨,那几只斑鸠嗖地一下,振翅高高飞起.

  几名骑兵同时抬头看向高飞的斑鸠,几乎就在这一刻,前方看起来什么也没有的野草丛中,几大蓬野草骤然拔高了一大截,野草之下,露出了几张人脸,几柄长矛狠狠地戳向了马上的骑士.

  最前面一名骑士大喝声中横刀一嗑,将刺向他的两柄长矛格开,胯下战马却是哀鸣一声,被另一柄长枪刺中腹部,轰然倒地.

  就在齐军士兵收矛准备再刺的时候,马上的骑兵已是飞身高高跃起,伸手抓住头顶一截树枝,稍一借力,人已经跳了起来,如同一只猿猴一般,顺着这截树枝便樊爬上了大树.

  下方,另外两名骑兵被草从之中跳出来的齐军士兵一阵狂攻,左右支绌,眼见着便要不敌的时候,跳到树上的骑兵绰弓引箭,嗖地一声响,一名齐兵已是被羽箭正中面门,轰然倒地.

  弓弦连响,骑士连发几箭,下方的的齐兵不得不左右躲闪,两名骑兵已经乘机拉开了与他们的距离.

  草从之中再一次跳出了更多的齐军步卒,树上的骑士正待再引弓而射的时候,眼前寒光闪动,几柄长矛带着风声呼啸而来,他一声怪叫,整个人向后一翻,落下地来,夺夺几声,长矛重重地扎在树上,落下地来的骑士单膝跪地,手中羽箭再次发出呼啸,又是一名齐兵栽倒在地.但就在这个时候,骑士身后的一株大树后,转出来一名齐军军官,手腕一抖,长矛已经从这名骑士的后背捅了进去.骑士扑地便倒.

  另外两名骑兵悲愤地大吼着摧马扑了上来,而在外围,呼啸连连,更多的明军骑兵聚拢了过来,在这一处埋伏的这些齐军,虽然力战不退,终究还是被明军骑士一一格杀在当场.

  夜慕渐渐降临.慕容海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一边用力地啃着手里的肉脯,一边饮着清水,一名哨骑站在高高的树巅之上,用尽全身的力气吹响着手里的军号,林子之中,不时响起尖厉的哨声回应,一队队的骑兵从远处迅速地归来,有的小队全须全尾地回来了,有的小队带着同伴的遗体的回来了,但有的小队,却始终没有归来.

  “统计战损!”慕容海站了起来,看着黑黝黝的天空,脸色有些凝重,这一次果然是不一样的.事实上,在第一天的战斗之后,对面的齐军已经被他击败了,但对方却是败而不溃,败而不退,被他们切割成了一块一块的齐兵,竟然就这样与他们在丛林之中纠缠.

  慕容海不得不承认,当这些齐兵不顾性命地与他们进行一场不死不休的纠缠之后,的确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齐人事实上已经失去了整体上的控制,但分散开来的齐军反而更不好对付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法子,他们都能想出来.

  第一天的作战,慕容海的战损并不多,但接下来的这两天,他的损失却在急剧增加.自己的兵力还是不足,如果能将所有的骑兵都带在身边就好了.

  “将军,今天又战损了一百二十七个人,其中当场死亡的有八十多一个,剩下的也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只能撤回去了.”慕容彪心情有些沉痛地道.

  “安排警戒,让大家好好休息吧.”慕容海道:”已经派人回去了,最迟后天,我们在何将军哪里的另外二千骑兵就会前来增援,明天大家休息一天,不管敌人怎么骚扰,都不要动了.”

  “明白,连续几天作战,大家也都挺累的,再者咱们也只带了三天的粮食.”慕容彪道,”将军,我们离何将军的距离远了一些.”

  受慕容海的影响,像慕容彪这样的将领,也都是极其小心的人物.

  “所以明天我们停下来等待一天.”慕容海道:”这一次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这孙阳咱们与他们也打过不少次了,从来没有见他这么疯狂过.”

  “还不是因为我们快要打到他们家门口了,是个人都要发狂了.”慕容彪道,”等我们的援军上来了,便好好地收拾他们.说来也奇怪,广阳城的兵马也没有多少啊,能这样遭践?没了这五千人,等我们的步卒上来之后攻打广阳城,他们拿什么来守?”

  “应当是他们有援军来了.”慕容海道.”广阳我们必夺,对于齐人来说,他们也是必守.拓拔燕不可能放弃广阳.让我们得了广阳,那就真是进可攻,退可守,沧州就要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将军你可真是厉害,出口成章啊!”慕容彪笑看着慕容海道.

  慕容海哈哈一笑:”谁让我儿子是京师大学的高材生呢?他现在已经是郡守了,二十多岁的郡守,哈哈哈,将来便是政事堂,那也是没有丝毫问题的,作为他的老子,自然也要多读读书,才不会给他丢脸嘛!”

  “阿远的确是我们蛮人的骄傲.”慕空彪由衷地点头道:”我家儿子可是对他崇拜异常啊,读书可认真了.今年刚刚考取了郡里最好的中学,他的目标也是京师大学呢.”

  ”好,好,好”.慕容海连连点头:”咱们蛮人做官的人还是太少了,多读书,读书好.考上了京师大学堂,就有一个好前程.现在咱们蛮人不愁吃喝,手里也有余钱,该让孩子们求上进.”

  “以前大家都担心咱们蛮人就算是读书,也没有前程,也担心读不好书,但看到了阿远,大家的劲头可足了.”慕容彪满意地道.”说句老实话,当年我还是挺恨皇帝陛下的,正阳一役,好几年我都没有缓过来,一闭眼睛,就是堆集如山的尸体,将军,你也知道,我三个兄弟,都死在那一战之中.但现在却是怎么也恨不起来了.”

  “日子比以前在山里的时候,不知好了多少倍.”慕容海笑道,”当年那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也没什么好恨的.死了的该安息,活着的总要奔个更好的前程,我想那些死去的兄弟,看到我们现在的日子,也不会埋怨我们的.”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另一边,那里整整齐齐地码着这一次战死的兄弟的遗体,”就算他们这一次没了,但朝廷的抚恤,也足够让他们一家老小这一辈子不愁吃喝了.”

  慕容彪连连点头.

  而此时,在距离明军集结的地方数里之外,齐军将领孙阳正沉默地坐在一株大树之下,用力地咀嚼着一块干饼.

  “孙将军,撤退吧!回广阳城吧!”一名校尉悲伤地道:”我们损失太大了,起码已经有一半兄弟没了.”

  孙阳坚决地摇头,”拓拔将军给我的命令是一直战斗,没有收到他的撤退命令便不允许收兵.”

  “拓拔将军这是想要我们死光在这片林子里吗?”校尉悲愤地大叫道.

  “闭嘴!”孙阳怒道:”明齐之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回到广阳城又如何,就不需要战斗了吗?”

  “即便是要战斗,我们也应当将所有的士兵收拢起来与明军作战,而不是现在这样一盘散沙啊!校尉道.

  “现在这样更好.”孙阳垂下头,拿起身边的一支羽箭,这是从明骑手里缴获的那种能爆炸伤人的羽箭,看着那精妙的作工,孙阳叹了一口气.”集结起来,只是给了慕容海一击而破的机会,接战之时,我们有五千人,不一样还是战败了吗?你觉得现在我们集结起来就能打赢他们?你没有看到,今天一天,明人的前进步伐已经慢下来了,这样的战斗,我们损失是很大,但他们也很难受.就这样吧,好好地休息,准备明天的战斗,也许明天,咱们就见不着了.”

  “明白了.”校尉带着悲伤的心情离去.孙阳的话说得很清楚明白了,这一次,哪怕就是死到最后一个人,也不会退回到广阳城去的,可这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什么,或者只有拓拔燕更清楚.

  此刻,他一个人静静地伏在一处山巅之上,背上插满了树枝,天空之中,有鹞鹰在不断地盘旋,他知道,那是明人的另一只眼睛.不过畜牲就是畜牲,稍加掩饰,它也就分辩不出来了.

  举起手中的单筒望远镜,缓缓地移动着.

  望远镜是一个好东西,这是他花了大价钱从明人那边弄过来的.此刻即便与明军大部队隔得极远,但他仍然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动作.

  慕容海留在何卫平这里的两千骑兵已经匆匆离去了,显然,孙阳那边的阻截起到了作用.他的谋划已经成功了一半.而何卫平的战兵也已经开始了提速,迅速地向着战场靠近.

  自己的机会,终于要出现了.

  拓拔燕没有想过能在这片山区里吞掉何卫平这支庞大的部队,但吞不掉,不意味着便不能击败他们,击败一支军队的方法多得很,比方说打掉对方的后勤补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