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36:盛迎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抚远号上,洛一水遥望着远处已经渐显轮廓的宝泉港,一时之间,竟是百感交集,两手死死地抓住船舷,视线已是有些模糊了。

  十余年前,他从这里乘两船扬帆西去,十余年后,他又回来了。

  两者似乎有大不同,却又有着极多的相似之处。每一次,他都是迫不得已。当年,越国瓦解,但秦风统领之下的太平军早已成席卷之势,洛一水心高气傲,不愿为秦风手下,但大势如此,也时无可奈何,只能扬帆西去,意图再创一番事业。

  十余年的时间,他的确是成功了,但秦风所建立的大明的阴影,却始终笼罩在他的头上不曾散去,如今他又被迫回到了故土。

  当日离去之时,尚有陈慈等近两千悍卒随行,如今归来,却是孤身一人了。随行者,除了家眷便只有数十名护卫和一些仆人丫环了。

  当年随他一起去打拼的将士,如今在马尼拉早已落地生根,开枝散叶,不愿再离开那里了。而陈慈,现在已经取代了他,成为了马尼拉的国相。

  洛一水并不疑陈慈。明国秦风之所以敢重用陈慈,无他,只是因为陈慈的两个儿子均为大明高官。而陈慈掌权,也能让洛一水放心地离开,至少陈慈会确保他留在马尼拉的长子的利益不受到侵犯。

  至于将来如何,洛一水并不知道。把长子留在马尼拉,也只不过是为未来留下一线希望而已。明人成立的那个所谓的西马尼拉公司,说白了就是架在那一片海域上所有岛国的一把利刃,在战舰火炮的威胁之下,马尼拉的独立性还能维持多久,洛一水一点把握也没有。

  芭提雅在实力之上比起马尼拉虽然逊色,但也差不了多少,在明军的攻击之下,转瞬之间便土崩瓦解,试想这样的力量如果加诸到马尼拉身上,马尼拉又能撑多久呢?

  辛苦经营十几年,一朝醒来,却又发现回到了起点。

  开海候!他不禁笑了起来,自己奋斗了十余年,原来仍然不过是在为秦风开拓疆土吗?

  “候爷,马上就要到了.”身边传来了周扬帆兴奋的声音,一别多年,再一次回到了本土,周扬帆当真是有些情难自抑了.

  “是啊,要到了!”洛一水喃喃地道,当年离开这里的时候,秦风亲自前来送行,情真意切,难舍难分,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那时的自己,就算形单影只,但不管是在心理之上,还是在实际之中,都仍然可以与他平起平坐,而如今自己归来,只怕便要到越京城的金銮殿上去向他三拜九叩了.

  不管心里有多少的不甘,多少的不情愿,但形式终究是比人强,他有些黯然地垂下头.

  “爹爹,这就是大明了吗?”身体的一侧,传来了清脆的童音.偏转头,看到自己最为钟爱的女儿正牵着自己的衣角,有些怯生生地问着.

  俯身,将女儿抱了起来,洛一水点头道:”是啊,这就是爹爹常给你们讲起的大明,这里,也是爹爹的故土.”

  “那爹爹,这里就是您过去的家了吗?”

  “那还不能算是.”洛一水笑道:”大明很大,比马尼拉大得太多了,从这里,往爹爹以前的家,上了岸,起码还要走上好长时间呢!”

  “候爷,其实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了,在马尼拉的时候,与宁侍郎闲谈时,宁侍郎说起来,咱们大明的火车也已经用上蒸汽机了,从宝泉到越京城,一天一夜便可抵达了.”周扬帆微笑着道.

  一天一夜吗?洛一水心里突然有些慌张起来,所谓近乡情怯,或者便是这个道理吧.

  离宝泉港愈发的近了.抚无号战舰之上,十数名士兵架起长长的号角,用力地吹响了起来,与此同时,战舰之上十数面大鼓也用力地擂响.

  抚远般的身后,另外两艘马尼拉的战舰尾随着向宝泉港缓缓驶来,这两艘船上装载的是洛一水的一些随员以及家当.

  抚远号上的鼓号之声刚刚响起的时候,宝泉港码头之上,立马便有了回应之声.相比起抚远号,那边的阵势可就大多了.虽然在战舰之上看起来还是有些模糊,但听那声响,怕不有上百号角和更多的鼓声在擂响,周扬帆有些诧异,举起了手中的望远镜,看向远处的港口.

  只是一眼,周扬帆便失声惊呼道:”天子仪仗,陛下在宝泉港.候爷,陛下亲自来迎你了.”

  天子仪仗驾临宝泉港,自然不可能是来迎接周扬帆这样一个小小的将领的,哪怕他功勋着著,这点自知之明周扬帆还是有的.

  “你是说,秦风,不不,皇帝陛下现在就在宝泉港?”洛一水也有些不敢置信.

  “当然.”周扬帆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了洛一水,”这是天子仪仗,除非天子亲临,谁敢乱用?”

  洛一水举起了望远镜,看向宝泉港.

  抚远号离宝泉港愈来愈近,望远镜里的景象也愈来愈清晰了,随着望远镜的缓缓移动,洛一水当真看到了天子仪仗,缓缓下移,他突然看到,那巨大的伞盖之下,也有一个人正拿着望远镜在看着他们这里.

  对方突然放下了望远镜,一张熟悉的脸孔清晰地出现在洛一水的眼前,虽然十多年过去了,但那张脸却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由青涩变得更加成熟了而已.不是秦风又还能是谁呢?

  望远镜里,秦风站了起来,向着海上用力地挥舞着手臂,满脸笑容.

  很显然,对方也看到自己了.

  洛一水苦笑着垂下了手臂,对方风华正茂,自己现在却已经是垂垂老矣了.他抬手轻轻地摸着鬓边的白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一刻,心中的那些愤懑,那些仇恨,那些不甘,在看到秦风的那一刻,突然就灰飞烟灭了.自己已经老了,能落叶归根,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归宿了.马尼拉之事,成也好,不成也好,便随缘吧!

  宝泉港最大的泊位,此刻已经被清空,而在周围,一艘艘战舰已经将周围完全的包围了起来,将其余的商船和其它船只都隔绝在外,一艘小船驶到了抚远号的前方,拐了一个弯,在前方引导着抚远号缓缓地驶进了港口泊位.

  洛一水站在甲板之上,看着秦风从歇息的地方站了起来,急步而行,让他诧异的是,在他的一侧,皇后闵若兮也居然在侧.

  皇帝皇后,竟然一齐来迎他了,这份面子,的确给的比天还大.

  不等船停稳,洛一水已是从甲板之上一跃而下,稳稳地落在了码头之上,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哪怕自己的基业差不多就要被大明吞并了,但这是国争,而非私仇,输了就输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而现在秦风夫妇齐齐来迎自己回归,不论其它,单是这份尊重,已经让洛一水无话可说了.

  他当然要做出应有的回应.

  “臣,开海候洛一水,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拜见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洛一水双手抱拳,五体投地跪伏于地.

  “洛兄,快快请起,你我兄弟,为何如此多礼也?”秦风大笑着上前,一把抓住了洛一水的双臂,将他扶了起来.一边的闵若兮也是笑颜如花,洛一水的这一声开海候的自称,已是将自己置于了臣子的地位,这等于是公开向秦风表示臣服了,早先的那些小小的担心,此刻倒也是冰消瓦解.

  两人四目相对,半晌,秦风叹道:”洛兄,你鬓边都有华发了,你应当还不到五十吧!”

  “四十有八了.”洛一水叹道:”臣已老了,而陛下却风华正茂.”

  “洛兄这是说哪里话来?”秦风笑道:”那马尼拉终归是蛮夷之地,水土不养人,不似我大明风土宜人啊,洛兄归来,用不了多久,保管青春焕发,萧礼部如今七十大几的人了,还健步如飞,一顿不吃肉就不舒坦呢!洛兄四十有八,正是大好时光.”

  洛一水微笑着正想回话,一侧却传来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顿时让他如遭雷击.

  “小水!”

  他霍然转头,一边,一个女子正微笑着看着他.

  这个世上,也唯有这个女子称呼他为小水了.

  侧身两步,看着这个多少年来都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洛一水的双眼顿时有些模糊了.

  他伸出双手,低声叫道:”姐姐!”

  一声姐姐叫出,王月瑶笑颜如花,秦风夫妇感慨不已,却让四周环绕的人都目瞪口呆.要知道此刻的洛一水华发早生,而王月瑶因为有一位大神医丈夫,保养得益,世面之上供不应求的那些保养用品,基本上都是舒畅为了讨好王月瑶而研究出来的,是以王月瑶虽然早已年过三十,但看起来却仍然如同双十年华,两人宛如两代人一般,而洛一水居然却叫王月瑶为姐姐.

  看着洛一水伸出来的双手,王月瑶正想上去握住,身边却抢出来一人,一把抓住了洛一水伸出来的大手,”洛兄,我们又见面了,还记得舒畅吗?”

  看着舒畅用力地摇着洛一水的手,王月瑶哭笑不得,闵若兮忍俊不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