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87:喜讯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风突然觉得自己已经不年轻了,一晃眼之间,儿子已经在大婚了,而女儿也已经有了心上人了。摸了摸唇上蓄起的胡须,一种时不我待地情绪蓦然就浮上了心头。这个时代的平均寿命可真是不长的。户部的户藉司这几年来终于将大明境内的人口作出了一个有效的统计,从统计上来的数据看,大明本土的平均寿命只不过五十岁而已,而像西地,楚地,连这个平均数值也达不到。大明本土之所以更高一些,是因为这些年来朝廷在教育,医疗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这个方面,秦风从来是不吝惜钱财的。

  舒畅的太医署如今已经更名为卫生部,数年之间,已经长成了一个庞然大物,遍及各县的医馆为大明百姓提供着最基本的医疗服务,包括大明医学院在内的为数众多的医科学校,每年都会培养出无数的医护人员然后再将他们分配到大明的每一个角落。但即便如此,增长也是缓慢的,想要人均寿命得到切实的增长,道路仍然很漫长。药医不死病,即便是舒畅舒宛这样的人物,面对着很多疾病,仍然是无法可施。秦风只希望大明医学院那些将自己一生都投入到医学研究的家伙们,能做出更多的突破。

  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中,能将大明建设成为一个巍峨的巨人,这样在交给儿子的时候,也可以更放心一些。然后自己便可以与闵若兮一起去遨游天下,尽情地享受真正属于自己的美妙时光。

  秦风可没有在皇帝这个职位上干到死的觉悟。最迟六十岁,这是他给自己订下的时间表。打完该打的仗,然后便全身心的投入到民生建设之上。

  想到这里,秦风的脚步便更快了一些。

  踏进小议事厅之内,小猫已经候在了哪里。看到秦风进来,小猫站了起来,满脸喜色地道:“陛下,大喜。”

  秦风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来说话,自己也走到大案之后坐了下来。

  “那里的喜事?”

  小猫笑咪咪地道:“横断山大捷,拓拔燕那个叛徒死了。我们已经顺利地夺取了广阳城,横断山区尽在我们掌握之中。虎牢新军已经以广阳城为基地,在周边驻扎了下来,一旦明齐开战,立刻便能出横断山,取沧州然后一路向南,与周济云所部联成一片。”

  “好!”秦风也是大喜,说句老实话,横断山的拓拔燕一直是他心中的一根刺,此人用兵着实不凡,飘忽不定,难以琢磨,秦风也曾认真研究过这家伙当年的一些战绩,不得不承认,此人在用兵之上,的确是很有天分的。易位而处,当年自己在那样的状况之下,不见得就能突破大明军队的重重拦截。

  要知道,当年虽然是大明高层特意设计纵容,但知晓此事的,也就是只有鹰巢的一些高级别人物以及相应的一些单线联系的谍探,这些人为逃亡的拓拔燕提供一些军事情报让他能避开大军围剿。但事实上,当拓拔燕连续突破数道大明军队的封锁之后,不明真相的大明高级军官们都是怒了,这不仅仅是关系到能不能这一战竞全功的问题,也是关系到他们的脸面问题,不少在明齐边境之上的大明正规军可都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要将此人拦截下来,到了那个时候,秦风,郭九龄等人也是有苦说不出,只能任由事态自行发展,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拓拔燕当真跑脱了。

  可能最后的结果秦风也完全没有想到,拓拔燕这些成功的案例,也成了他最后获得曹云等人信任的最关键的证据,曹云本身就是军事大家,在他认真地研究了拓拔燕的逃亡经历之后,确认此人在军事之上的确是一个天才,这才有了最后拓拔燕在齐国的飞黄腾达。

  大明的神鹰就此展翅高飞。

  一波三折的结局,谁都无法想象最后的结果。神鹰为大明提供了无数的齐国军事情报,但最后,此人也因为在齐国的飞黄腾达,安家立业而最终与大明飞道扬镳。

  秦风倒也不痛恨拓拔燕的背叛,虽然最后此人让大明的谍探在齐国损失惨重,但此人的能力却一直让秦风颇为忌惮。拓拔燕主政沧州之后,一度让何卫平狼狈不堪,迫使秦风最终不得不重新启用蛮骑。

  这在大明朝是很有争议的一件事情。

  最后还是秦风拍板决定。山地骑兵一直是大明的短板,除了蛮骑,还真没有人更适合这一件事情的了,而分散居住,已经深度融入大明的蛮人,也不可能再掀起什么风浪。哪怕他们重新集结成军,但他们的家人,却分散在大明的各个角落,十分容易控制。

  “此人授首,沧州便唾手可得了。”秦风开心地道。“何卫平,慕容海此次立了大功。”

  小猫却苦笑着道:“慕容海自缚前来越京城请罪了,此刻人就在兵部呢!”

  “嗯?”秦风疑惑地看着小猫:“立下了大功,怎么还自缚前来请罪?”

  “拓拔燕在横断山的一战之中,其实并没有当场战死,只是受了重伤,最后被慕容海所俘获,但慕容海却当着无数人的面,将其当场斩杀了。这的确违备了大明军纪,而且,拓拔燕这种级别的将领,也不是他能擅杀的。”小猫道。

  秦风皱起了眉头:“拓拔燕这种级别的将领,如果俘虏了的话,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慕容海也不是一个冲动的家伙,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陛下,我问过他了。”小猫有些踌躇。

  “说。”

  “慕容海说了两个原因,一个是当初六百余跟随拓拔燕的蛮骑因为拓拔燕的背叛而命丧齐国,这些人都是他慕容海的兄弟,他要为兄弟们报仇。”小猫道:“第二个原因,则是拓拔燕于他慕容海也有救命之恩,他们一起相伴了十几年,有仇恨,也有恩情,他不愿意拓拔燕在死前还遭受屈辱,一刀砍了更干净。”

  秦风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听说慕容海杀拓拔燕的时候,拓拔燕还对他说了一声谢谢。”小猫道。

  秦风默默地点了点头。

  “有恩情,也有仇恨,情仇交情,其实何止是慕容海与拓拔燕,我们与拓拔燕又何尝不是这样?死了也好。”秦风道:“不过慕容海的确违备了军纪,其它的处分也就不必了,将他调到越京城军官学校当教官,专门教授山地骑兵作战吧!”

  “是。”

  小猫脸带喜色,连连点头,于他而立,这样立下大功的战将,他当然不愿意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处分他,但作为兵部尚书,对于这样的严重违备军纪的行为,又不能不作出表态,现在又了皇帝出来背书,一切便好说了。

  调慕容海到军官学校任教,一来是向所有高级将领们表明了朝廷绝不容许这样的行为,二来也算是保护了慕容海。另外,小猫也大约知道了皇帝准备将慕容海的儿子慕容远调到昆凌郡任郡守,从梧州到昆凌,说起来都是郡守,似乎是平级调动,但两者的地位绝不可同日而语,明齐大战即将爆发,昆凌郡作为大明一路主力大军进攻的后勤基地,是绝不容许有任何意外的,慕容远去昆凌,他老子回越京城,也是一个平衡。

  “那横断山区的蛮骑由谁来统领?”小猫问道。

  “咱们的山地骑兵营这一次损失多少?”秦风问道。

  “超过了一半。”小猫道:“拓拔燕的军队质量不差。为了引诱他上钩,我们还是付出了不少的代价的。”

  “就让慕容海的副手,那个叫慕容彪是吧,由他接任,另外再从军官学校选一批人加入进去。”秦风道。

  “明白了。”小猫道:“山地骑兵营作战的确很有一套,以后我们与齐国的作战,说不得对他们还有重用。陛下,那山地骑兵营还是扩充到满员吗?还是征召蛮骑?”

  “当然。他们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

  “我们是不是也需要培养一批这方面的人手?只要肯潜心训练,也用不了多少年。”

  “不必了,用不了多少年,所有的骑兵,只怕就都会被淘汰了。”秦风摇头道。

  “淘汰骑兵?”小猫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相信。

  秦风也不多作解释:“既然有现成的人手,何必再劳心劳力地去训练新人,再者蛮骑在战斗之中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和对大明的忠心,也足以让人放心,这一次战死的人,要厚加抚恤,对遗属,要嘱咐地方多加照顾。”

  “这一点陛下放心,地方上绝不敢在这些方面有所懈怠的。”小猫肯定地道:“我们兵部有专门的部门和人手盯着这一块呢。”

  “那就好,现在给我讲讲这一战是怎么将拓拔燕一把拿下的,这家伙可是滑不溜手的。”秦风笑道,“能将他拿下,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陛下,说到这,就不得不说当年郭公的一些布置了,郭公虽然走了很多年了,但当年留下的手段,我们到现在仍然在享受余荫呢!”小猫满脸的佩服之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