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37:不若让我捶上一拳吧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码头之上迎接的规格极高,但等一群人安顿下来之后,晚上的宴席,圈子却是极小了,竟然只有秦风夫妇,舒畅夫妇与洛一水而已。

  但这样的安排,不但没有让洛一水心生芥蒂,反而更加满意。

  这样的接风宴,倒更似是久年未见的亲朋好友的一次相聚了,如果是高朋满座,贵人如云,洛一水反而会更生分起来。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说实话,即便是到了现在,洛一水心里的那个弯,仍然是没有完全拐过来的,秦风如此安排,倒恰好给了他适应的时间。

  而洛一水带回来的家人,则由瑛姑与随行而来的齐王秦武与长公主齐文照料,齐王秦风,经过了去年的一年多的历练,待人接物处事,早已褪去了青涩,俨然已是一个大人了。在外间的大厅里,只是三言两语,便将洛一水家人的疏离感给消褪得无影无踪,欢声笑语,倒显得极是融洽。

  而在内里的小厅里,五人围着一张圆桌而座,桌上倒都是一些大明本土的家常菜肴。

  “难忘家乡食,最甜故乡水。洛兄,欢迎归来。”秦风举起酒杯,相邀洛一水共饮。

  洛一水举起酒杯,有些感慨地道:“十多年了,多少次梦里重回故乡啊,不过今日归来,却与梦中景象大相径庭,我几乎已经认不得了。陛下洪图伟略,不愧一代圣皇,洛某佩服。”

  两人酒杯轻轻一碰,透明的琉璃杯发出叮的一声轻响,两人都是一饮而尽。

  “今日私宴,只论情谊,我不称你开海候,你不呼我陛下,如何?”秦风笑着放下酒杯,一边的王月瑶立即站起来,替二人重新斟满。

  手指摩挲着酒杯,洛一水看着秦风,苦笑道:“只论私谊?也好,有些话,我也正是不吐不快。”

  “洛兄尽管直言,今儿个这里只有家人,什么话都可以说。”秦风正色道。

  “什么话都可以说?”洛一水低头看着杯中清亮的酒水,喃喃地道,再抬起头来之时,眼中已是充满痛苦之色。“秦兄,十几年前,洛氏一门皆遇难,洛一水奋而起兵,最终却是为时势所迫,不得不扬帆海外,而秦兄你,却是就此一跃而入龙门,十几年来,蒸蒸日上,如今大明,威震海外。如果说那一次的离开,是我心甘心情,但这一次,我却是被你逼的。”

  秦风微微点头,闵若兮转动着酒杯,舒畅饶有兴趣地看着洛一水,王月瑶则是略略有些紧张。

  “十几年来,我含辛茹苦,好不容易在哪里站稳脚跟,打下了基础,但转眼之间,却不得不在你的坚船利炮之下放弃这一切,开海候,哈,开海候,洛一水这一辈子,当真就只能为你作嫁衣裳吗?”

  说到这里,洛一水已是泪流满面,不仅是想起了自己这些年来的辛苦和委屈,更是想起了死去了多年的师弟莫洛。

  可以说,秦风正是踩着莫洛而趁势崛起的,从莫洛起兵于长阳郡之时,秦风便开始了他的王霸之旅。直到最后,莫洛更是舍弃了自己的生命而成全了对方。而十余年后,自己多年的成就,现在又都便宜了秦风的大明。

  看到一个九尺大汉泪流满面,即便是秦风和舒畅,也不由得心中测然,王月瑶默不作声地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丝帕,递给了洛一水。一边的舒畅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秦风沉默良久,才缓缓地开了口:“洛兄,我不想说什么虚情假意的话,当年莫洛之事不论,我对他的行事方法是不同意的,只知破坏而不知建设,这只是流匪,所以两者对上,我自然是要想尽办法将他歼灭。至于如今,放在私人的立场之上,我对你是很佩服的,也并不想夺去你的成果,但放在国家的立场之上,我却非这么做不可。大明不能容忍在那片海域出现一个能与大明分庭抗礼的国度。这对大明的国家利益有着极大的影响。这是其一。”

  “有其一自然就有其二了!”洛一水道。

  “自然。”秦风道:“洛兄也应当知道了,在西方,一个强大的统一的国度已经出现了,而齐国大将秦厉,已经抵达了那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一支强大的军队,便会自西方而来,我不认为你们哪里有抵挡得住他们的能力,即便是我大明,也必须早做打算,早早准备。”

  “你是说丹西的猛虎王朝?”洛一水道。

  “不错。”秦风道:“丹西东来之际,必然也是我们与齐国爆发大规模战争的时候,大明又将两面作战。所以,我们不能容忍在马尼拉有我们不能掌控的因素存在。”

  “如果丹西东来,我自然也会协助你们抵挡。”洛一水反驳道。

  “可能吧!”秦风不置可否,“但也有可能,洛兄你会与丹西联合乘机坑我们一把。大明在马尼拉有太多的利益,对那里的侵蚀更深,洛兄难道就没有想过借此机会摆脱大明的控制吗?丹西东来,根基不稳,需要一个稳定的供给点或者说中转站,马尼拉正处在绝佳的位置之上,洛兄,正如我所说,于私人情感而言,或者你也不想这么做,但站在国家的利益之上,到时候又由得你吗?”

  “我怎么会做如此事情?”洛一水怒道。

  “为可不能做?”秦风嘴角微微上翘,“洛兄,在你和马尼拉的那些人看来,猛虎王朝太远,无立根之基,齐国水师太弱,对你们都无法形成有力的威胁,而唯独我们大明,不但在那片海域有着绝大的影响力,而且有着极强的水师力量,如果我们失败了,那么,你们将真正掌握那片咽喉之地。这样的事情,岂是你洛兄一人可以凭感情所能左右的吗?在我看来,即便是洛兄,权衡再三,也会这么做的吧?这是国谋,岂会因为私谊而有所动摇?”

  洛一水长叹一声,半晌才道:“罢了罢了,你说得也不错,真有那么一天,我说不定的确会那么做的。只是,那丹西真会来吗?如果他有你说的那么强大,你们在两面作战的情况之下,又能抵挡得住吗?”

  秦风微笑着道:“我们的水师之威,想必洛兄也是见识过了。现在我们大明已经真正掌握了那片海域,有了稳固的后勤补给地和中转站,丹西不来便罢,真要来了,我便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一到两支舰队便足以将他们牢牢地挡在马尼拉之外。齐人以为凭借外力就可以让我大明手忙脚乱,未免也太过于想当然了。”

  洛一水想起明军水师的战舰之速,火炮之威,不觉默然无语。区区六艘便能横扫马尼拉,两支舰队,便是数十艘主力战舰外加其它各尖辅助舰只,远道而来的西方舰队,对于大明的情况懵然不知,两相遭遇,又怎么可能幸名于难?

  “如果没有西方猛虎王朝的威胁,你还会对马尼拉下手吗?”

  “会!”秦风没有犹豫,而是立即回答道:“大明不习惯让人掐着自己的咽喉,洛兄,你道听途说之中的大明,与实际上的大明是有很大差距的,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着一场伟大的革命,在这场被我们称之为工业革命的进程之中,社会的生产力将得到极大的释放,将会生产出无数的货物,而为了将这些货物卖出去,为了让我们大明的子民更加富裕,就算那个丹西不来,我在灭掉齐国之后,也会向西方进军,用坚船利炮去将我们的货物源源不断地倾泄到他们的市场之上,所以说,马尼拉这样重要的节点,我们怎么可能容忍那里出现一个强大的统一的国家呢?他们永远保持现在的模样,才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

  “你不准备将那里直接纳入大明的疆域之中吗?”洛一水有些惊讶。

  秦风笑道:“世界很大,我们不可能将所有的地方都变成大明的疆域,我们只需要在所有的地方都保持强大的影响力就足够了。我想要做到的是,大明的任何一个人行走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这个地方的人都对他有着无比的敬畏,因为他的背后,站着一个强大无比的大明。”

  听着秦风看似平淡的话语,洛一水却是怔忡了半晌。

  “这才是你的胸怀吗?比起你,我的确是差得太远了,输得不冤枉啊!”

  “洛兄,于国我无亏于心,于私谊我的确是对你不起。”秦风端起了酒杯:“但我却并不想失去你这样一个朋友,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尽释前嫌呢?”

  洛一水看着秦风,半晌才道:“不若,你让我打一拳吧。”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讶然,便是秦风,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半晌才失声笑道:“好,如果这样能让洛兄你出出心中恶气,别说一拳,十拳也没有问题啊!”

  秦风站起身来,挺起了胸膛,洛一水紧紧地握着拳头,在众人有些紧张的目光之中捶向了秦风的胸膛,看似有力,落下之时却轻如鸿毛。

  “两清了!”洛一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