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88:拓拔燕之死(上)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时间回到十天前,横断山区,茂密的山林之中,拓拔燕抽出刀来,戟指向前,厉声喝道:”出击!”

  千余名山地骑兵骤然之间爆发出震天的呐喊声,从藏身之地暴起,扑向距离他们不远处的明军两千前去增援的明军骑兵.

  拓拔燕虽然人少,但他却信心十足,此刻,对方的骑兵拉成了一条长线正在山道之上行军,而他,却集中了他所有的力量,只要将拳头紧紧地握起来,对准明军的中段狠狠一击,便能将明军拦腰截断,使其首尾不能相顾.

  他选择的埋伏的地点对他极其有利,明军一边靠着极为陡峭的山崖,一边面临着他的攻击,根本就不能向后撤退进密林之中获得缓冲的余地.想要前冲,也很难在最短的时间内集结起来.

  只要击溃明军中部骑兵,则首尾两边,将任由他攻击其中一点.

  能不能全歼他不在乎,只要杀死大部分的骑兵,让他们狼狈逃散,回过头来,他就能与孙阳一起在去夹击慕容海.

  这些天来,慕容海在与孙阳的纠缠之中,虽然让孙阳的步卒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自己却也精疲力竭,其麾下也损失不小,而在这其中,孙阳亦有效地保存了他一部分骑兵.

  拓拔燕认为这是一个极其精妙的连环计策,虽然太过于精妙而面临着极大的失败的风险,但现在的他,却无从选择,一旦让对手的大规模的步卒抵近到广阳城下,他不认为自己能守得住.

  只要消灭了慕容海的山地骑兵营,则这片林子,仍然是他的天下,何卫平,就绝对不敢贸然进山.当然,如果他敢于进来,自己的骑兵将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就像数年前一般无二.

  陡然遭到突然袭击的明军骑兵没有如拓拔燕想象之中的那样陷入混乱之中,他们的反应,让拓拔燕瞠目结舌.

  因为这些人在发现敌袭的时候,第一时间,居然是跳下了马,然后抽出了他们的腰刀,干净利索地将胯下的战马一刀断首.

  马轰然倒下,变成了林地之间的障碍,而那些跳下马来的骑兵们,竟然从战马的一侧,绰出了一面面盾牌,竖在了马的身后,然后迅速地架起了一柄柄马槊.那些马槊尽数是那种特制的可以迅速地连接在一起的三截套杆.

  抛弃了马匹的明军骑兵们立即利索地在盾牌之后集结起了一个个小小的军阵,马槊如林,向前探出.身后,一柄柄长弓竖起了起来,嗖嗖连声,一支支羽箭带着无数的火星向着冲锋的齐军骑兵飞来.

  “小心.”拓拔燕厉声呼喝着,猛然勒马,躲避在一棵大树之后,所幸这种林中的冲锋,速度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很多齐军骑兵迅速地勒停了马匹,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对面明军的这种能爆炸的羽箭,曾经让他们吃尽了苦头.

  但冲在前面的那一批却是无论如何也收不住马蹄了.

  在离明军那些被杀死的马匹最多不过二十步的地方,他们迎来了箭支的洗礼.羽箭本身本不能给他们带来多大的伤害,但附着在上面的爆炸物却在瞬间让冲在最前头的齐军骑兵哀嚎阵阵,明军阵地之前,顷刻之间倒下了一大片人马.

  少数的侥幸越过了这些爆炸物的骑兵怒吼着向前冲去,但明晃晃的差不多两尺长的马槊利刃,却让战马不自觉地减缓了速度,想要向一边避让.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停顿,一柄柄马槊探了出来,伴随着卟哧卟哧的马槊入肉的声音,又是十数骑倒了下来.

  “他们不是慕容海的山地骑兵营.”拓拔燕凄厉地叫了起来,”撤退,撤退!”

  拓拔燕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中间的这一部分,的确不是山地骑兵营,但一头一尾的明军骑兵,却是如假包换的山地骑兵营.

  这些明军在中部遭袭的时候,丝毫没有管中部的情况,而是直接纵马向着两翼包抄而去,很显然,他们是想从两侧包围住拓拔燕.

  一枚羽箭夺地一声插在拓拔燕藏身的那棵大树前,伴随着剧烈的爆炸之声,整个大树都抖动起来,无数的落叶簌簌落下,大块的木片飞溅开来,拓拔燕再没有任何迟疑,带马便向后退去.

  “马上撤退,撤退.”他急速地一边向后退,一边大声地呼喊着他的士兵们.

  冲锋的骑兵们在林地之间,想要完全掉转身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当他们勒停马匹,掉转马头的时候,便完全没有了任何的势.身后的明军举着盾牌,竟然越过了前面的战马的尸体,然后向前逼了过来.羽箭仍然在不停地向着失去速度的齐军山地骑兵抛射.

  隆隆的爆炸声中,不时有齐军骑兵惨叫着跌下马来.

  这个时候,没有人再顾及他们了,齐军骑兵迅速向后退去,那些落马受伤的人拼命地爬起来想要跟上撤退的部队的步伐,但受伤的身躯却让他们根本无法提起速度,而此时身后的那些盾牌兵们已经抛弃了他们的盾牌,抽出了背上的大刀,呐喊着向前冲来.

  经过这些受伤的齐军士兵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地便是一柄柄大刀斩下来,将那些人砍翻在地.

  拓拔燕突然发现他陷入到了绝境.

  这是一个精心地针对他的陷阱,此时他想退,也没有那么容易了,因为明军两侧的骑兵已经包围了上来.

  从那些明军中部骑兵们娴熟地下马,杀马,然后集起一个个小小的军阵然后射出爆箭,显然是对于他将要发起的袭击心知肚明,才能将所有的战术动作做得那样行云流水,而慕容海的山地骑兵营,是如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的.慕容海的山地骑兵营也从来不携带诸如马槊这样的玩意儿,就算是明军的那种套杆式的马槊对于山地骑兵来说,也等同于是废物,林间作战,而且是骑在马上作战,这种长兵器,就如同废物一般.

  但那些人,偏偏就专门携带了这些东西,这只能说明,这些人,本来就是步卒,否则就不可能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结成一个个小小的军阵.

  这些军阵如果是在空旷的平地之上应对骑兵的冲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全速的骑兵冲刺,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击破他们的军阵.但在茂密的树林之间,一切全都成了可能,因为山地骑兵从来就不是以绝对的速度取胜,他们更讲究的是对马的操控以及灵活性.

  拓拔燕想不明白,为什么明军对他的计划,竟然是如此的了如指掌,甚至极其有针对性地布置了这个陷阱.

  两侧传来了兵刃交击的声音,包抄上来的明军山地营已经与自己的部属交上了手,拓拔燕却是不管不顾,拨马一路便向着前方疾奔而去.

  既然是陷阱,那么必然不仅仅是如此便罢了,慕容海留在何卫平哪里的是两千骑兵,既然这一路明军骑兵的中部都是一些西贝货,那么还有数百明军山地骑兵营的士兵现在在哪里?

  拓拔燕想都不用想,那些人现在一定是在从自己正在逃亡的前方包抄过来.那些爆炸声,呐喊声,就是明确的信号.

  他现在只想趁着明军骑兵还没有完全合围时冲出去,只要冲出了这个包围圈,那么广袤的横断山脉仍然能让他安全地回到广阳城中.至于如何守城,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幸的是,他走的时候,仍然下达了让沧州发来一万援军,有这一万人,自己与明军在广阳城仍然还是可以较量一番的,也不见得就输了.

  此时的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曹云说,越是精妙的计划,越是容易出现问题了,只要某一个环节之上出了问题,那么就必将迎来一场惨痛的失败.

  曹云不是随随便便地对拓拔燕说这些话的,而是针对拓拔燕的用兵习惯而言的,拓拔燕喜出奇兵,喜欢在敌人最想不到的地方给敌人以迎头痛击.这样的战斗进行得多了,终有一天会吃大亏的,所谓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脚.

  在他的前方,一名骑兵将领提着一柄大刀,正在仓惶地四周张望着,看到拓拔燕,他大声叫了起来:”将军,将军,你快走,我来掩护你.”

  “孙军,撤退,事不可为了.”看着带着数名亲兵冲过来的孙军,拓拔燕大声叫了起来.

  “我掩护将军撤退.跟我冲,冲上去.”孙军嗥叫着,带着那几个人冲了过来.

  两马交错的那一瞬间,拓拔燕突然感到腰上一痛,整个人顿时横摔下马来.他倒在地上,诧异地看着孙军手里那柄从自己腰眼之上抽出来的血淋淋的刀.

  跟在他身后的几名亲兵迅速地跃下马来,合身压在了拓拔燕的身上.

  “不好了,将军死了,将军被明人杀死了!”孙军扬声大叫起来.

  听着孙军疯狂的喊叫声,拓拔燕一下子全明白过来了,为什么自己的计划,明人会如此的清楚了.自己的身边,早就埋着明人的钉子.

  他长叹一声,只觉得当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眼前一黑,他彻底地昏了过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