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90:拓拔燕之死(下)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帐蓬里用来照明的是一盏汽灯,这让不大的帐蓬里亮如白昼,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护士坐在一角的桌子上,头一下一下地点着,显然是在打着嗑睡.拓拔燕受的伤其实极重,孙军那一刀,是奔着要他的命去的,再听到拓拔燕居然还活着的时候,孙军还大吃了一惊.

  不过此时的拓拔燕只怕是生不如死.数年之前,他背叛了大明,他曾经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战场之上战死,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俘虏,会被历经审叛之后再押赴菜市口挨那一刀.

  虽然都是死,但却是完全不同的.

  他了解明国的审判机制,像他这样的人,只怕会历经羞辱之后才会狼狈不堪地死去.孙军所说的那些,并不是在恐吓他,而是一定会实实在在的发生的.

  拓拔燕不想这样死,可惜的是,他现在即便想自杀也做不到.在经历了一天不间断地输血之后,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机正在迅速地恢复,明人的大夫知道这个家伙的重要性,毫不吝啬地使用最昂贵的药物在他的身上,只是想保着他的性命让他能踏上大明的审判庭.不吃东西绝食?那些粗壮的士兵们会捏开他的嘴巴,将熬好的粥硬灌进去,每天不是鱼汤就是鸡汤,比起明军的将领们都要吃得好.

  孙军自那天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倒是何卫平每天会来看一看拓拔燕,看到脸色一天天红润起来的拓拔燕,何卫平显然很开心.

  护士在疲乏地打着嗑睡,但拓拔燕却是一丝睡意儿也没有,他大睁着眼睛,盯着雪白的帐蓬顶,眼睛和脑子,是他现在唯一能动用的自己的身体器官了.

  一阵冷风袭来,他转动眼珠子看向帘门,一个墩实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慕容海,他最不愿意见到的那个人,终于还是回来了.

  走到病床之前的慕容海,俯身看着病床之上的拓拔燕,眼眶竟然是渐渐地红了起来.

  今日的慕容海,并没有穿军服,而是穿着一身便服,而这身便服,居然是蛮人的传统服装.

  “看到我这个样子,你一定很开心是不是?”拓拔燕竭力让自己显得从容一些,嘴角牵扯想要露出一丝笑容来.

  慕容海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床前,他的动作很生硬,将正在打嗑睡的护士一下子惊醒过来,看到慕容海,她有些张皇失措.按规纪,她是不能睡觉的,现在被抓了一个现行,而且是被高级将领当场抓住了.

  她不安地低着头,两手无意识地搅着衣角.

  “你出去吧!”慕容海挥了挥手:”这个人是我的老相识,老朋友,今天晚上,便让我来照看他.”

  护士哦了一声,并没有听出慕容海话里的意思,而是顺从地走了出去.

  “你还把我看成你的老朋友?”拓拔燕轻笑起来.

  慕容海沉默片刻,道:”我们两个,相识有十多年了吧?”

  拓拔燕努力地想了想,半晌才道:”应当是吧,到底多少年,我记不清了!”

  慕容海叹了一口气:”到现在我还记得当年在正阳的时候,你带着我第一次去了青楼,那时候的我,可真是一个乡巴佬啊,啥都不懂.”

  拓拔燕看着慕容海,却是没有什么反应.

  慕容海有些愤怒地看着拓拔燕:”十多年了,那些年中,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敬爱的大哥,一个可靠的战友,可是你,可有把我也看成兄弟吗?”

  拓拔燕嘴角咧了咧,”有时吧!”

  “有时?”慕容海的脸色愈发地难看了起来.

  “是的,有时.”拓拔燕笑了笑:”我与你是不同的,你当然知道我是一个西贝货,我并不是你们蛮族,我到你们那里去,就是带着覆灭你们的使命去的,你说,我怎么能和你们一条心呢,我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为了更好地利用你们而已.当然,我是人,不会没有感情,相处的日子久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情谊的,特别是我们在战场之上并肩作战的时候.慕容海,你现在年纪也不轻了,不会还这么幼稚吧,要说情谊,那自然是有的,但要说有多深厚,那却是假的,我现在也没有骗你的必要,不是吗?”

  慕容海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你为什么要叛变?”

  “你为什么要为大明拼死作战?”慕容海反问道.”大明可是覆灭了你们蛮族的.”

  慕容海想了想,”战场之上兵戈相见,我们输了,没什么可抱怨的,更何况,燕国虽然覆灭了,但我们蛮族的日子却过得比以前要更好了.以前我为我的族裔奋战,现在我为我的家人奋战.”

  拓拔燕看着他道:”我也与你一样,为我的家人而奋战.”

  “不叛变,你也能做到这一点,让你的家人过得很好.”慕容海道.

  “我妻子你也见过,你觉得如果让他知道我是一个明国谍探,一心只要覆灭齐国,她会怎么样?就算我一直这样做下去,最后我也达成了目标,她会跟着我臣服在明国的大旗之下吗?”拓拔燕问道.”你为家人而战斗,我也想为她们而战斗,我曾经以为我这一辈子,大明和大齐或者分不出胜负,这样我就可以很快乐地与我的家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这样于我而言,也就足够了.我死之后,看不见,听不到,那就再也管不着了,慕容海,我从来就不是一个英雄,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只想与普通人一样,与家人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而不是像一只老鼠一样,永永躲躲藏藏,你知道我那些日子有多么难过吗?每个夜晚,我都无法踏实地睡过去,我担心我会受梦话泄露我的身份,平时与她交谈,每一句话我都要三思之后再说,我担心不小心露出破绽.”

  “既然如此,你当时为什么要娶她?”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当郭显成要把他的侄女嫁给我的时候,我向上面汇报,上头却喜出望外,认为这可以获得更多的有价值的情报,我也可以藉此青云直上,掌握更多的权力,为大明作出更大的贡献,可他们想过我吗?想过我以后怎么过吗?想过我夹在中间,怎样面对我的妻子和孩子吗?”

  面对着拓拔燕的质问,慕容海竟然觉得一时之间无话可说.

  “对于大明来说,我是一个叛徒,可我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对于我的妻子和孩子来说,我难道不也是一个叛徒吗?”

  “所以你就出卖了那些跟着你战斗了十多年的老兄弟!”慕容海的声音有些颤抖.

  “抱歉.”拓拔燕的眼色冷了下来,”我也很痛苦,我也提前让你们逃亡了,但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当我把你们和我的妻子孩子放在天平的两端的时候,向下沉的那一端,永远是老婆和孩子.听到那些老兄弟战死的消息,看到他们被一个个的捉回来,我也很痛苦.”

  “请不要称呼他们为兄弟!”慕容海愤怒地道.

  拓拔燕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是的,我的确没有资格称呼他们为兄弟,我并没有将他们当成兄弟,而他们,却实实在在是将我当成他们的大哥的.慕容海,现在你很快意吧,现在我成了你的阶下囚,很快我就会被押赴越京城,在哪里经历羞辱之后,被千刀万剐,你能替你的那些兄弟报仇了.”

  “没有什么快意不快意的,如果可能,我情愿我的那些老兄弟们都没有死,而你,也还是过去的那个拓拔燕,那个能在战场之上替我挡刀子,敢将后背交给我的大哥!”慕容海站了起来:”你虽然对我无情,但我却对你不能无义,所以拓拔燕,今天我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杀你的,白天我就回来了,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来看你,就是为了方便杀死你.”

  拓拔燕看着慕容海,眼里竟然露出了解脱的神色,他连连点头:”好,好,谢谢你,慕容海,现在我真的认为你是我的兄弟,我很惭愧.”

  “闭嘴,你不是我的兄弟,你是我的仇人.”慕容海伸手出怀,掏出了一柄锋利的弯刀.”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没有了!就这样死去,我很满意.”拓拔燕看着慕容海,眼里露出渴求的神色:”这样,我的孩子会认为我是在战场之上战死的,他的父亲,还是一个英雄.”

  慕容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举起刀来,吼道:”兄弟们,我替你们报仇了.”

  一声怒吼之后,手中的弯刀,迅捷地斩了下去,一刀断首.拓拔燕的脑袋从床上骨碌骨碌地滚到了地上,仰面朝上,脸上犹自带着笑意.

  慕容海的怒吼声,惊动了外面的护卫,帐门猛然被掀开,两名护卫目瞪口呆地看着浑身染血的慕容海以及身首两处的拓拔燕.好半晌,两人才一声大叫,转身冲了出去.

  当啷一声,慕容海扔下了手中的刀子,转身向着帐外一步一步地走去,远处,传来了嘈杂的脚步之声,何卫平,孙军等人正狂奔而来.

  慕容海抬头看着他们,笑道:”各位,我宰了那个叛徒.”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