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41:悲壮出航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长安城,皇宫,乾清殿,御书房.

  宁则枫跪伏在地上,涕泪长流,号淘不已.

  “陛下,不能停止水师的建设啊,没有了水师,大齐千里海域,皆成明人自由往来之地啊.”他猛力叩头,额头之上血迹斑斑,却仍是不停地在向皇帝哀求着.

  马尼拉海战已经结束半年之久了,纵然明人竭力封锁消息,但这么大的事情,又怎么可能长久地遮掩下去呢?齐人在马尼拉的谍报网虽然被雷卫扫荡得七七八八,但终有漏网之鱼,那一场大战的详细信息,在几经曲折之后,还是送回了长安.

  长安自皇帝以下,有资格知晓此事的人无不是大震,大恐,第一反应是绝不相信.认为这一定是明国国安部制造出来的假消息.

  但随着洛一水自马尼拉返回,受封大明的开海候,这个消息再一次得到了确认.

  曹云第一时间便停止了水师的一切经费.

  因为已经没有必要再在水师之上花费财力了,这几年来,投诸在水师身上的天文数字一般的钱财,也等于是打了水漂.

  “宁卿,你之忠心,朕是知晓的,但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在水师之上花费银钱了.”看着宁则枫血迹斑斑,涕泪交流,曹云心中亦有些不忍,挥了挥手,左右的太监拥了过去,将宁则枫架了起来.

  “朕当然知道,没有了水师,大齐千里海疆,将成为明人水师的后花园,可又能怎么样呢?我们就算建再多的战舰,实力还能比马尼拉的那些岛国的舰队更强吗?不会的.六艘战舰,便全歼了一支上百艘战舰的队伍,那么,对上我们,下场又能怎么样呢?”

  曹云手指轻轻地按揉着太阳穴,”你也知道,这些年来,朝廷一直是在咬着牙关向水师投入海量的银钱的,现在在投入,还有什么必要呢?朝廷的财力本来就很困难了.”

  宁则枫知道皇帝说得是实话,但他仍是不甘心.他吃了那么多年的苦,受了那么多年的屈辱,一心盼着的就是想在大海之上击败自己的弟弟,当年在宁氏的时候,自己击败了他,那么现在分处两国,自己仍然有信心击败他.现在这个梦想,被轻易的击碎了.

  “宁卿,就这样吧,朝廷接下来要将所有的重心都转移到陆军之上来,大明水师再强,终是不能开到陆地之上来为所欲为的.决战,终究还是要在陆地之上展开.你也累了,下去好好休息吧!”曹云挥了挥手,对宁则枫道.

  宁则枫擦干了脸上的血迹和泪水,走到皇帝跟前再一次地俯地跪下,看得曹云眉头微皱,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纠缠不休,可就有些不识大体了.

  “宁卿!”他的声音寒冷了下来.

  “陛下.”宁则远又重重地叩了一个响头,抬起头来:”事已至此,臣愿俯领陛下旨意,陛下既然已经觉得水师根本就没有了作用,那么臣恳请陛下能允许臣将水师带走.”

  “宁则枫,你想干什么?”一边的田汾不由大怒,这是蹬鼻子上脸么,水师纵然不是明人的对手,但等到明人来的时候,终究还是可以抵挡一阵子的.

  宁则枫转头看着田汾,道:”首辅,你是怀疑臣下要造反吗?或者是怀疑臣下要带着水师去投大明?”

  曹云摇了摇头,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去投大明,说说吧,你是怎么想的?”

  宁则枫转过头来:”陛下,既然您得大臣们都觉得在未来水师已经不能使用,也不愿再投入资金建设更多的战舰,那么以我们现在的舰队实力,正面对明人对战,是毫无胜算的.”

  “就算建再多的舰队,也是毫无胜算.”田汾道.

  “是.”宁则枫点头道:”如果情报当真是准确无误的话,那的确是毫无胜算,现在臣驻扎在莱州螃蟹湾,一旦明齐开战,那里必然是齐人水师攻击的重点,水师再呆在哪里,只能是敌人的靶子,所以臣请带着水师离开.”

  “你要去哪里?”

  “陛下,大海很大.陛下没有出过海,只怕很难想象大海的广阔,想要寻一处栖身之地并不难.”宁则远道:”而大海之大,也给我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臣愿带着水师出去,寻找一切战机,袭击明人的海贸船只,打击他们的临海郡治,总之,尽我的一切能力,让明人感到如哽在喉.臣没用,不能替陛下守住海疆,唯有以此来报答陛下,就算大齐舰队战至一兵一卒,也不会向明人投降.”

  宁则枫如此决绝的话一出口,屋内所有人,包括曹云在内都是无比动容.

  曹云从大案之后绕了出来,亲手扶起了宁则枫.

  “宁卿的忠心朕知晓了.”

  “请陛下恩准.”宁则枫大声道.

  “宁统领,现在水师有主力战舰二十艘,其它各色船只数百艘,水兵,水师陆战队加起来近三万人,这样一支部队拉出去,每天所需要的粮秣都不是一个小数字啊.”田汾道:”而且现在明齐还没有开战,这样明目张胆地与明人开战,怕是不妥啊.”

  宁则枫轻笑道:”首辅,宁氏以前是海上大豪,除了做正当的生意之外,其实收入最大的一块,倒是当海盗,臣下这一次出去,自然也是海盗在袭击明人,与大齐何干?至于您所说的粮秣,我只请求陛下给我三个月食用的粮秣即可,以后,您就当没有了这支水师,让我们在海上自生自灭吧!”

  曹云有些举棋不定,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转了几个圈子.

  “陛下,臣觉得可以一试.”田汾站了起来.

  “陛下,臣亦觉得可以一试.”其它重臣,纷纷附和.

  曹云猛地停下了脚步.

  以明军如此在水上的实力,大齐投入巨资打造的战舰其实已经可有可无,不开战则已,一旦开战,必然很快地就被对手歼灭,他们的目标实在是太大了,但还真不如让宁则枫去试一试.几十艘主力战舰,数百艘各色战船对大齐来说,已成鸡肋,几万士兵算什么,相对于大齐厚实的人丁基础,根本就是九牛一毛而已.

  大明的海疆城市无一例外都是他们的经济重镇,只要宁则枫得手一次,就算是赚到了.比他们现在被逼在大齐海疆无法出去要强得多.

  而且他们一旦出海,明人想要再摸清楚他们的行踪,就很困难了.

  “好,朕答应你了.”曹云郎声道:”朕给你半年的粮秣,也不再过问你以后的行踪,你愿为大齐努力作战也罢,还是就此远循销声匿迹也好,都随你意.”

  宁则枫大喜.深深弯下腰去.”谢陛下信重,臣与大明,不死不休.臣此去,再无返回之日,臣之妻儿家人皆留在长安,请陛下多多看顾.”

  宁则枫说出此话,便是屋中先前有些担心宁则远会就此远遁的大臣们也都放下心来,看向宁则远的眼神,佩服的神情愈加浓重了些.

  “首辅.”曹云转头看向田汾:”加封宁则远为莱阳候,食邑千户,莱阳候之位,宁氏代代相传,与国同休.”

  “臣遵旨.”田汾躬身领旨.

  “谢陛下隆恩.”宁则枫跪在地上,向曹云三拜九叩,立身而起,再抱拳团团一揖,”诸位,就此别过,相见无日,愿大齐江山永在,祝各位公候万代.”

  屋内所有人都齐齐起身,抱拳向宁则远还礼:”恭送莱阳候.”

  宁则枫放声长笑,转身大步出门而去,竟是再也没有回头.

  一时之间,屋内充满了悲壮之气氛.

  曹云立于书房门口,直到宁则远的背影消失不见,这才转过身来,看着室内诸人,道:”我大齐国民,都如宁则枫这般,何愁不能击败明人?明人武器的确厉害,但决定胜负的永远是人,而不是武器.”

  “陛下圣明.”

  “传令,即日起,海疆州郡,百姓内迁五十里,自今日始,片板不得下海,在五十里边界之上,多筑堡垒,修建寨墙,建设防御体系,命令这些州郡的乡绅,可自行组建乡勇义民,所需武器,朝廷拨给.”曹云厉声道.

  不假思索,一条一条的关于应对海疆防御的命令从曹云的嘴里涌出,屋内众人,凝然听命,在军事之上,屋内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与曹云相比拟,他拿出的策略,已经可以说是无可挑剔了.失去了水师屏障的齐国千里海疆,自今日始,就将正式地进入全面的战略防御阶段.

  十数日之后,莱州,螃蟹湾,千帆云集,遮天蔽日,大齐所有的战舰都已经准备就绪,准备启航了.

  宁则枫站在水寨码头之上,看着前来相送的莱州郡守丁声明,感慨万千,抱拳深深一揖到:”这些年来,多谢郡守的鼎力相助.”

  丁声明亦是隆重还礼:”此乃丁某份内之事,莱阳候此去,万事保重.莱阳一地的税赋,丁某一定会分文不少地交予宁府.亦愿莱阳候在大海之上大展神威,为我大齐保驾护航.”

  “一死而已.”宁则枫大笑着转身,顺着跳板走上了他的战舰.”起锚,出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