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92:懵逼的青年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化名为闵文的秦文收拾好了桌子上的东西,站起身来,对着门背后的一面镜子,理了理头发,又拍了拍自己的脸郏,让自己看起来更活泛一些,照了一会儿,又返身回去,从自己的小包包里拿出口红纸,抿了一下,看着更显红润的嘴唇,她情不自禁地微笑了起来.

  抓起自己的小包包,拉开房门,快步走了出去.

  自从王月瑶开始在内城进行大规模地高档房地产开发之后,原来太平银行那占地十几亩的所在,也被弄走让王月瑶做成了到目前为止越京城中卖价最高的高档小区,因为这里曾经是大明财富的中心,以这个噱头打广告的王月瑶根本不怕没人买,越京城中有的是有钱的商人.而这个小区的目标人群,就是针对的这群人.

  不买对的,只买贵的,敢花一千两银买一个平方的人,怎么会不舍得花上两千两银子买更好的呢?更何况,王月瑶声称,这个小区的保安,全数来自退役的烈火敢死营的士卒,那可是曾经护卫皇上的卫队啊!有这些人坐镇小区,这里面的安全那自然是勿容置疑的了.

  至于这些人到底是不是烈火敢死营的退役人员,不少人也就是置之一笑,或许有那么一两个,其它的,只怕就是挂上羊头卖狗肉了.以前的烈火敢死营的那些老兵,几乎九成以上,都分散到了其它军队之中充任军官了,而现在的烈火敢死营的那些官兵,又怎么可能去一个小区当保安呢,那怕你这个小区再高档也不可能.

  也许他们的家中,本身就是这个小区的业主呢!

  不过虽然九成的人不会是烈火敢死营的退役官兵,但里面所有的人,到真的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大明别的不多,士兵服役制每隔三年就会制造一批退役的老兵来,以这个高档小区提供的丰厚的薪水,还真不怕招不到有真本事的人.

  田康的老婆,天上人间的大老板,更是直接在这里开设了一家会馆,田真家的酒楼也第一时间在这里占据了一个好位置,总之,这个小区是怎么高档怎么来,怎么花钱多怎么来.

  而与此相对应的是,就是原本的太平银行,搬到了外城,地盘更大了一些,而且在地下更是兴建了三层的地下金库.大明的金融体系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过渡到了金本位体制,地下金库内那满满当当的铸成的金块,足以晃花所有人的眼睛.也正是因为原本的太平银行金库只有一层,远远不能满足现下的需要,所以苏灿也乐得与王月瑶做这个交易.交换地皮以及原本的那些房屋的拆迁费用,除了兴建太平银行现在的大楼之外,更是替太平银行的那些员工们解决了住房问题.

  如果单凭那些员工的薪水,想在越京城内买上房子,只怕是天方夜谭.

  当然,秦文不存在买房子的问题,搬到外城之后,她回家倒是非常的不方便了.今天她刻意地拖了一会儿时间,走出太平银行大门的时候,除了一楼的对外营业部还在上班之外,其它的人早就离开了.

  她刚刚走下太平银行高高的台阶,一辆豪华马车便踩着清脆的蹄声轻盈地停在了她的面前,车厢门打开,一个穿着一身淡青色衣衫的英俊年轻人一跃下了马车.

  “小文!”青年亲热地叫道.

  “你来啦?”小文笑盈盈地道,同时又四下张望了一番.

  “放心吧,我先前一直躲在一边呢,看到你的那些同事们都走了.”青年赶紧道.

  “你来了多久了?”

  “很有一会儿了,今天你说要带我回去见你爹娘,我心里有些紧张,先去内城那边买了一些礼物,然后就赶过来了.”青年道.

  “去便去呗,还买什么礼物?”小文连连摇头,心道自己家里啥东西没有,你买的那些东西,乐公和瑛姑指不定还看不上眼呢,多半回头就打赏给宫里那些养老的老太监和老宫女了.

  “怎么能不买?第一次上门,于情于理也是要带上一些礼物的.”青年道:”小文,你什么都好,就是这人情世故啊,真是不太懂,老人们或者不稀罕你的东西,但稀罕你的这份心儿啊!”

  一听这话,小文不由以手掩嘴,惊呼道:”那我上次去你家,可是空手去的,伯父伯母不会见怪吧?”

  “怎么会?他们最稀罕的可是你呢!”青年轻笑道:”上次你说我们家的枫叶阁最好看,最漂亮,回头我娘就将那幢小楼收拾出来了,谁都不许进去,就等你再去的时候招待你呢!”

  “真的没怪罪?”小文追问道.

  “真的没怪罪!”青年肯定地道.

  “我下次去的时候,一定多带礼物,将这一次的补上!”小文亡羊补牢.

  “算了,你们薪水虽然丰厚,但也真买不上什么好东西,就不必了.”

  “你刚刚不是还说礼轻情意重吗?”小文反问道.

  青年搔搔脑袋,”也是啊,随你.到时候我来出钱好不好?”

  “不行,用我自己挣的钱.”小文道.

  “那上车吧,时间也不早了,回去晚了,可有些不太礼貌.”青年指着马车道:”今天为了去你家,我可是将家里最好的马车都带出来了.”

  “今天不坐你家的马车,坐我的马车!”小文笑着道.

  “你的马车?”青年一愕,”你家里也有马车吗?”

  “为什么不能有?我家也有钱得很呐!”小文笑着指向一边,一辆没有任何标志的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马车正缓缓地驶了过来,马车看起来没有一点出彩的地方,倒是那匹拉车的马,神骏的很,让青年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几眼.

  两辆马车停靠在一起,青年的马车像是一个富家子弟,小文的马车就像是普通人家了,不过小文家的马车的那匹马就是骄傲得很,看了一眼身边的那匹马,毫不客气的就是一嘴巴咬了下去.那马悲嘶一声,便向前窜去,在驭手的连连呼喝之下,这才勉强停了下来.

  “你家马,脾气可真大!”青年有些目瞪口呆.

  小文掩嘴轻笑道:”你家的马是骟马,我家的马可不是,他自然瞧不上了,所以要咬一口.”

  “这马不煽,容易发脾气,不好驾驭.”

  “我家的驾手是最好的.”小文笃笃地敲着车辕骄傲地道,那个驭手微笑着欠身示意.

  看着那名驭手居然只有一条腿,青年恍然大悟:”是军队里退役下来的,难怪!”

  “上车吧!”小文轻盈地跃上了马车.

  “等一等,我去把礼物搬过来.”青年向前跑了几步,追上了自己的马车,打开车门,在驭手的帮助之下,大包小包的搬来了一堆东西.小文只是扫了一眼,便知道这堆礼物倒真是价值不菲.

  越京城是现在天下的商业中心,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能买到,更别说那些风糜天下的东西了.

  小文帮着那青年将东西搬上马车,塞进了车里,青年回身对自己的驭手说:”在后面跟上就好了.”

  小文抿嘴一笑,也不作声,拉着那青年进了车厢.她的马车并不大,塞进去了不少的礼物之后,两人相对而坐,膝盖都碰到了一起.

  关上车门,车身微震,然后便平缓地向前驶去.

  先前青年没有注意,直到此时才认真地打量着这辆马车,外面看起来并不怎么出彩的马车,坐到里面,可就看出不一般了.

  随手摸了摸自己坐着的板凳,青年有些惊讶地道:”是黄花梨?天啊,是一整块削出来的,居然就用来做了一条板凳?”

  小文微笑:”也算不得什么吧,黄花梨很贵吗?”

  青年眨巴了一下眼睛,心道黄花梨还不贵吗?再看看车内,但凡有木头的地方,不是黄花梨,就是金丝楠,他已经惊得有些合不拢嘴巴了.

  “小文,原来你家里真得很有钱!”他这时才相信了小文所说的话.

  “应当很有钱,不过我不太清楚呐!”小文道.

  青年此时倒是有些惊疑不定起来.又走了好一段路,他突然反应过来,这车并没有车窗,倒是像一个封闭的箱子,但偏生却又透气性极好,更重要的是,有光,他打量了一番,终于发现在车顶的四角里,竟然装着四颗硕大的夜明珠,在车顶之上,装着一些琉璃,巧妙地将夜明珠的光线反射到车内,光线柔和,他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他的嘴巴张得极大,现在他毫无疑问了,小文家确实很有钱,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钱.这样硕大的夜明珠,就算是他这们的豪富之家,竟然也是没有见过,而小文家,居然把它装在马车上.

  “小文,你家是做什么的?”

  “到了你不就知道了呗!”小文一嘟嘴:”这跟我们的事情有关系吗?”

  青年很想说没关系,不过想想,这能没关系吗?本来心里还颇有自信的,此时不由有些忐忑起来.

  青年的心中极是忐忑,却不想他的驭手此时更加忐忑,因为跟着跟着,他突然发现,前面的那辆黑不溜丢的马车,在进了内城之后,居然笔直地走向了皇城.在绕过皇城大门之后,便拐进了一条僻静的街道.

  他驾车刚刚想要跟过去,便不知从哪里幽灵般地冒出了两个黑衣侍卫,一伸手将他拦了下来,看着那两人亮出的腰牌,驭夫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尿急.

  然后,他便看到了前面的那辆马车,径自从一扇打开的小门驶了进去.

  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完全憋不住了,因为那辆马车进了皇宫.

  他目瞪口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猛地圈转马车,便向着来路驶去.

  天啊,自家公子这是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啊!

  (写这一章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自己谈恋爱见家长的那一段时光,一样的忐忑不安啊,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老了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