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93:爆发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越京城中,秦风正在心情愉快地接待着自己未来的女婿,总体上来说,这位叫许佳的青年还是让他比较满意的。至少在事前一无所知的情况之下,骤然之间便被小文带到了皇宫之中,这小子没有被吓趴下。虽然在拜见秦风夫妇的时候,两腿有些发抖,脸色也有些发白,但整体之上,还算是中规中纪。

  这就已经很不错了。

  总体来说,这一顿家宴还是非常愉快的,许佳就算是放在秦风过去的那个时空,也算是一个有为青年了。他干的就是那种风险投资,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精准的眼光,没有魄力,自然是干不了这事儿的,到目前为止,这小子干得不错,年纪轻轻便已经撑起了整个家族,更重要的是,秦风发现,许佳与自己的女儿算是志同道合,两人在金融一道之上算是珠联壁合,有着共同语言的他们,相处得甚是融洽。

  唯一对许佳挑三捡四的也就是秦武了,或者是感觉到姐姐已经快要离自己而去了,在酒宴之上,他是屡屡为难这位准姐夫,不过许佳在商场纵横多年,经验倒是极丰富的,应对得体,到也没有让小武找到发难的借口,最终,只能用酒来对付他了。

  在这一关之上,许佳终是没有安然渡过,酒到杯干,最终是醉倒在了皇宫之中,最后小武被小文一顿臭骂之后,讪讪地逃之夭夭,他也要准备离开越京城了,他的新任务是去水师历练,主要就是呆在葫芦岛督办战舰制造以及对即将到来的大战进行物资的转运。

  越京城中,上上下下都是一片喜气洋洋,但在遥远的齐国都城长安,却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拓拔燕兵败横断山区,连自己都战死在哪里。而自沧州出发的燕小乙率领的援军,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即停下了前进的脚步,转身打道回府了。拓拔燕,孙阳前后战死,广阳群龙无首,当何卫平率领的大军抵达广阳城的时候,不费吹灰之力,便拿下了齐国在横断山区的最后一个据点。

  至此,横断山区完全被明军所拥有,进攻沧州的门户被打开,没有了横断山区的卫护,沧州一展平原,几乎无险可守。在何卫平统辖下的虎牢新军数万人马的威胁之下,已经芨芨可危。

  拓拔燕,也是明齐双方正式对峙以来,齐国死亡的级别最高的将领。

  两国虽然还没有正式开战,但齐国已经是损失惨重了,先是水师全军覆灭,水师统领宁则远战死,现在又是拓拔燕。与宁则远比起来,拓拔燕的身份更高,权势更重,在齐国的影响也更大,他的死亡,彻底点燃了曹云的怒火。

  “断绝与明人的一切关系,进入战时状态。”大殿之内,曹云愤怒地吼叫着:“战斗,战斗,只有胜利才能洗涮我们的耻辱。”

  必须尽早对明国开战,在今年以来,已经在齐国朝廷上下达成了共识,明人的发展太过于迅速,对于齐国来讲,明国简直就是妖孽一般的存在。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凭着齐国广袤的地盘,无数的人丁,只要理顺了国内的事情,战胜明人不过是翻掌之间的事情。需知道齐国对于这种事,早就是驾轻就熟了,大唐垮台之后的这近两百年的时间里,齐国做的就一直是以一家的力量对抗另外三家,并且将另外三家给压得喘不过气来。

  明国虽然统一了越楚秦,但地盘还是那些地盘,而人丁,经过十数年来的乱战之后,更是凋零的厉害,十年时间,远远不足以让他们恢复过来。

  但他们的如意算盘,却在明国的迅猛地发展之下完全被打碎。明国的发展模式,发展速度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无数新的科技井喷而出,各类机械的发明应用,极大地弥补了明国人丁的不足,到现在为止,齐国上下惊恐地发现,明人在国力之上,已经把齐国甩开了。

  在长安最繁华的街头,举目望去,尽皆都是明国生产的商品,简直就是包罗万象,这些商品千里迢迢的运来,竟然比齐国本土生产的商品还要便宜,大明涌入的明国商货已经把齐国商人们挤兑得几无立锥之地了。

  一个行当一个行当的面临着破产的境地,大量的百姓竟然抛弃了他们以前梦寐以求的土地而成为了流民,齐国现在向明国出口的东西,除了最基础的生产资料之外,竟然没有什么值当的产品。

  当齐国的金银硬通货如同破堤的洪水一般涌向明国的时候,齐国的经济也就摇摇欲坠了。对于明国的金融攻击,齐国虽然从一开始就小心翼翼地提防,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们筑起的堤坝仍然被明人毫不费力地击破了。

  “取消与明国的一切商业往来,朝廷设立专卖司,有关国计民生的货物,一律国家专卖,其余人等,擅自经营,杀无赫!”

  “与明人私自贸易,杀!”

  “走私任何明人商品者,杀!”

  一条条斩杀令在大殿之内回荡,上朝的官员们一个个面色凝重,明齐大战,可以说是从现在这个时候,便已经开始了。

  鲜碧松,郭显成等一众大将都尽数奉如回朝,朝会一散,众人便又纷纷准备返回各自的驻地,对于郭显成,众人也只能匆匆地抱拳说一句节哀顺便。

  拓拔燕是郭显成的侄女婿,想必此时郭府之中,已经是皓素遍地了。

  数天之后,明齐两国边境的桃园郡昌渚一地,已经从昔日的繁华之地,变得极度清冷起来,齐国的商人们怀着凄惶的心情开始了大规模地撤退,对于他们来说,战争开始,就意味着他们的好日子结束了,齐国朝廷的各项专卖令的下达,几乎可以说是扼杀了他们绝大部分的生意,以后,他们只能成为朝廷这些各类专卖司下面的走狗,辛苦不说,赚不到钱不说,只怕动辄便会有性命之忧。战时的政策可不比寻常,当真是人命如草芥,稍不顺心,便是杀你没商量。

  但对于明国商人来讲,却是喜出望外。比起明国的其它的族群,商人们更渴望马上对齐国展开战争。说来也是奇怪,这些商人们,比起官员,军队,对于明齐之战的胜利前景更加看好。他们渴望着齐国庞大的市场,一旦征服齐国,齐国广阔的疆域,无数的人丁将尽皆向他们放开,这几乎是一个他们还没有开发过的处女地,可以想象里面有多少的财源可以挖掘。

  抛开以后的前景,便是现在,也是他们发财的好机会。

  与齐国不同,明国在战时,后勤几乎全部都是发卖给了商人,便是连军械的运送也是用专门的承包商来负责。

  开战,便等于是他们拥有了更多的商机,而跟着军队的后面前进,发财的机会更是多多,这是大明的商人们在明国十几年战争生涯之中获得的最宝贵的经验。

  这就是各人看法的不同。就好像两个人被派到一处荒蛮之地卖鞋子,一个人认为这里的人根本没有穿鞋子的习惯,鞋子在这里完全没有前景,但另一个却认为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只要培养出了这些人穿鞋子的习惯,那么一个庞大的市场便出现了。

  在绝大多数人眼中,打过仗的地方满目疮痍,民不聊生,哪里有钱可赚?但在这些民国商人的眼中,战场却是遍地黄金,不用花什么心思便可以赚取大笔的财富。

  没有人比大明的商人们更渴望战争了。在大明和平期间,他们甚至自己组织武装商船赴海外主动去寻求战争。

  昌渚作为战争的最前沿,当商人们迅速地撤离之后,军队却迅速地进驻了,抚远营第一个开进了昌渚,而建筑商们兴高彩烈地带着大批机械,物料进场,昌渚原本的设计,就是有目的,有针对性的建设起了一大批房屋,现在他们要做的便是将这些钢筋水泥的结构连接起来,完成这个工作之后,一个坚固的城池便出现了。

  有了水泥,有了混凝土,使得这个工作完成起来更加的容易。几乎在一夜之间,原本的道路,房屋之间的空隙便被筑模填满,日夜施工的建筑队在各类机械的帮助之下,迅速地构建着昌渚的防御体系。

  而就在昌渚一片忙碌的时候,樊昌却有些萧瑟地打包了行礼,准备启程去越京城了,他已经接到了兵部的调令,从现在开始,他已经不再是抚远营的副将,而是被调到了齐王身边,充任齐王的亲兵统领。

  在其它人看来,这是樊昌要飞黄腾达的节奏啊,齐王是谁,皇帝陛下的长子,未来的大明皇帝,担任齐王殿下的亲卫统领,就意味着以后一个大将军的位置那是跑不了的。但在樊昌看来,他日思夜盼的明齐大战就要开始的当口,他却当了逃兵。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