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96:伏击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武说这番话的时候,似乎和风细雨,脸上甚至还带着浅浅的笑容,但下面的士卒们却只是感到彻骨的寒冷.正如秦武所说,下面的这些人,每一个都是有来头的,基本上都是家里不能继承家业的子弟,为了谋得一个光明的出路,那么在现在靠上齐王秦武就是一个上佳的选择.人数虽然多达一千,但却是在上京城掀起了一场不见血腥的斗争,暗流涌动,所有人各显神通,能够站在这里的人,家里无不是整个大明国的佼佼者.

  当然,这些人也并不是众人嘴里所说的纨绔,实际上,要真是纨绔的话,这些人的家长也不敢真把他们送来,大明立国时间并不长,那种滥竽充数的事情,还是比较少见的.能站在这里的,都是有几份真本事的.

  有真本事,自然就骄傲,在家里不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便想在别处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这样的一群人聚在一起,让秦武头痛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把他们凝聚成一个团体.

  对于这样一群人来说,其它的威胁还真是不起什么作用,但一说到要背上一个处分赶出军队,比杀了他们还要难过,那不仅仅是自己的前途就此完蛋,更是会让家族蒙上莫大的耻辱.

  樊昌出身贫苦,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发现这一个问题,他只是直觉地感到,这些人缺乏战场之上那种向死而生的决心,缺少那一股铁血军人的凛凛杀气.

  秦武说完,向后退了两步,向樊昌举手示意.

  樊昌点了点头,拱手道:”殿下,选日不如择日,今天既然是末将上任的第一天,那么训练就从今天开始,殿下尽管去忙自己的事情,这里交给末将就好了.”

  秦武一笑道:”好,他们是龙是蛇,就要看樊将军你的了,我正好要与周波一起出去沟通一下舰船的事情,那一切便拜托了.”

  看着秦武与周波两人联袂而去,樊昌这才转过身业,狞笑地看着众人.

  “从现在开始,老子不想听到一个不字,但凡你说了一个不字,那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连老子的训练都完不成的人,受不了的人,也只适合回家去抱娃娃.大明烈火敢死营名震天下,是大明军人的楷模,那个敢往这面旗子上抹黑,老子弄死他.”

  校场之上一片静默之声.

  就要樊昌尽情地在训练场上折腾那一群勋贵富豪子弟的时候,在他朝思暮盼的明齐前线,一群骑兵斥候正策马奔腾在无尽的荒原之上.

  这一片荒原,正好处在明国桃园郡与齐国常宁郡之间,双方签定合约之后,这片五十里宽的地方,便被划为了非军事区,所有人员,不管军民,双方都得撤回去,人为地制造了这一片无人区.原本在这片无人区之中,是有一条宽阔的大道的,明齐各自修建自己境内的那一部分,然后接拢在一起,成了双方商品交易的要道.

  平素这条道上,人马车来往不绝,但自从齐国宣布切断与明国的一切关系之后,这条繁忙的大道骤然之间便冷清了下来.根本就看不见一个人.

  双方的大军都还在紧张的作着最后的布置与动员,但两国的斥候,却已经在这里开始了交锋.谁都想遮蔽整个战场,隐藏自己的调动,斥候便只能持续不断地出动,斥候的战争,向来都是生死分明,胜者生,败者死,失败而又能逃走的人,廖廖无几.

  这一群骑兵斥候来自大明的逐电营,是李小丫的属下.二十余人身披软甲,骑着快马,背着大明1式步枪,马鞍之旁挎着马刀,腰间的皮带之上还挂着包括手雷在内的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斥候是军中的精英,他们的装备,自然也是最好的.

  这是大明斥候的第一次出动,三天之间,这片荒原之上突然出现了齐军的斥候,最近的几乎已经可以看到昌渚正在进行的大规模地建设,为了驱逐这些齐国斥候,李小丫奉武陵战区长官吴岭的命令,全军集结到了昌渚附近,目的就是要完整地控制这一片荒原.

  为首的骑兵斥候汤永泽一边策马奔腾,一边大声地叮嘱着属下的士兵:”都给我提起精神来,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看敌人,哪怕敌人只是一只兔子,你干掉他的时候,也要拿出搏杀狮子的力气业,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一群斥候都是大笑起来.整个队伍的气氛极其放松,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生死旅程早就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在碰到敌人之前,他们永远都处在一种松驰的状态之下,但只需要战斗一开始,他们马上便能进入最佳的状态之中.

  斥候,从来都不需要新兵菜鸟.

  离开明军的有效控制范围已经越来越远了,斥候们也开始拉开了距离,变成了三人一组的模式,每一组之间又都间隔着一定的距离.这样做,自然是防止遭到突然袭击,全队一下子便会陷入到敌人的包围之中去.这片荒原,如今不说那些树木,便是野草,数年时间不管不顾,也早已经漫山遍野,基本上都有半人高,有一些高杆植物,甚至比人还要高得多,这样的一个地方,本来就是埋伏的好地方.

  汤永泽顶在最前面.一左一右各有一名斥候相随.

  战马快活地奔驰在荒原之中,半人高的野草如同波浪一般向着两边分开.再向前数里,便已经进入到了齐人的控制区了,汤泽泽并不打算今天就进入齐人境内,只是准备在边境之上露一面,告诉齐人,他们已来了,以后老实一点.

  蹄声得得,荒原之上,似乎除了马蹄之声,马嘶之声,再也没有别的任何声音,汤永泽却在这看似平静的气氛之中,感受到了丝丝的异常.他们到了现在这个地方,理应会碰到齐军的斥候队伍,就算双方没有交锋的打算,但相互戒备还是应当的.可是现在却什么也没有.事出反常即为妖.

  这纯粹是一个老战士本能的直觉.

  “大家小心一些!”他高声叫道.

  一句话还没有喊完,胯下的战马却突然一个踉跄,悲嘶着倒下地去,几乎在同一时间,一左一右两位同伴的战马,也同时倒了下去.

  战马倒下去的同时,草从之中已经响起了哧哧的弩箭之声.

  汤永泽在落马的那一瞬间,双脚已是从马蹬之中脱离了出来,顺着战马倒地的反方向,他身子微侧,以肩落地,然后团起身子,迅速地向着远方滚去,滚动之中,他已经取下了背上的大明1式.

  翻动之中,他清晰地看到一支支地弩箭落在了他滚动的道路之上,当最后一支弩箭落下的时候,他已经团身而起,有腿跪地,一单屈膝而立,大明1式平平地端在手中,眼前一团黑影挥舞着短刀正迎面扑来.

  汤永泽嘿了一声,扣动扳机,砰的一声响,飞扑而来的身影一声痛哼,平平地坠下地去.没有管地上那个人的死活,他猛然将身子旋转了半圈,那里,另外两个人正挥刀斩向躺在地上挣扎的战友,似乎战友被跌下的战马压住了一只腿.

  他再一次地勾动板机,爆响声中,一个敌人仰面朝天地倒下,另一个显然也被吓了一跳,向旁边一个翻滚,躲了开去.

  汤永泽立即旋转身子,又是一声枪响,另一侧的一个敌人也倒了下去.打倒另一个敌人的同时,他的心也往下沉去,因为那个方向之上,他的另一个战友,没有丝毫的动静.

  荒原之上,骤然之间喊杀声四起.

  齐人的确来了,但却不是大明斥候们以为的骑兵斥候,居然是一群步兵,他们躲藏在野草之中,在野草之间设立了一道道的绊马索,配备了大量的弩弓,一旦斥候骑兵们落马,马上就会向着落马的大明斥候集中攒射.

  汤永泽的五个小组,包括他在内,已经有三个小组遭到了暗算,另外两个小组此时却不敢靠拢过来,谁也不知道前方还有没有绊马索之内的东西.

  他们勒马而立,取下了大明1式,远远地瞄准,然后扣动扳机.

  在这个距离之上,大明1式可以轻松地击中敌人,但敌人的弩弓却射不到他们.

  伴随着一声声的枪向,齐军步卒一个个的倒下,汤永泽也慢慢地一步步向后退去,向着倒在地上还在挣扎的战友的方向又击发了两次,打倒了两个敌人,却眼睁睁地看着更多的敌人扑了上去,他已经看不见那个战友的身体了.

  中伏的三个小组,汤永泽只剩一了一个人,第二个小组还剩下两人,另一个小组三人,却是全军覆灭.

  “后退,后退!”汤永泽大声地吼叫着,一边退,一边迅速地掏出子弹往弹仓里装备.在另外两个小组的掩护之下,他们一步步地退顺到了他们的身边.齐人,显然对于他们手中的大明1式相当的忌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