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97:反杀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远处的荒草之中,更多的步卒从藏身之地钻了出来,更远处,一堆齐国骑兵出现在汤永泽的视野之中.

  “撤退,撤退!”看了那个倒地的兄弟那一块,那里,仍然在发出兵器的碰撞之声以及嘶声的吼叫声.

  “还有一个兄弟在哪里!”斥候们大叫道.

  “他之所以现在还活着,是因为齐人不想杀他,想诱惑我们去救他从而将他们一网打尽而已,撤退,撤退,记下今天的仇恨,下一次,我们会找回来的,走.”汤永泽大吼道,跃上另外一个斥候的战马.两组还有五个骑兵,却还是有些犹豫.

  然后就在他们犹豫的这一霎那,那处搏斗的地方,突然传来了震天的爆炸之声,无数的残肢断臂,兵器和盔甲像是纸糊一样的被撕碎,高高地飞上了天空.

  “兄弟啊!”汤永泽嘶吼道.

  很显然,那个被包围的斥候,也想清楚了齐人想要干什么,因此毫不犹豫地便引爆了腰带之上挂着的手雷,那些围着他的齐兵本来想设一个圈套,却不想这个圈套于他们而言,却是一个绞索,最终套在了他们的身上.

  汤永泽带着六个斥候,打马狂奔而回,奔跑之中,一名斥候抬起了手中的大明1式,向着天空放了一枪.

  一朵红色的烟花在高空之中美丽的绽放开来.

  齐国骑兵大约有四五十骑,越过了先前的战场,加速向着汤永泽等七人狂追过来.一方是奔驰已久,马力渐渐疲乏,更何况其中一匹之上还是一马双人.

  奔行了一段距离,汤永泽一按马背,整个人跳了起来,先前他搭乘的那匹马载着马上的骑士狂奔而去,恰在此时,另一匹战马狂奔而至,汤永泽落下的时候,刚好落在这匹马上的斥候背上,两人挤在一个马鞍之上,汤永泽在奔跑着跳跃着的战马之上平端起他的大明1式,向后面瞄准着.

  两伙骑兵越奔越远,在他们身后,齐国步卒们却是慢慢地聚集了起来,几具战死的明军尸体被他们搬到了一起,一名将领弯下腰来,解下了他们背上背着的大明1式,摆弄了几下,又歪着头想了想先前汤永泽的动作,把枪举了起来,瞄准远处地上的一匹死马,扣动了扳机,卡嗒一声响,却并没有发出先前那样的巨响.

  将领搔搔头,仔细地打量着手里的大明1式,好半晌,这才伸手拉动了枪栓,再一次举起枪来,扣动扳机,砰的一声巨响,这名将领的身体微微向后一沉,那一枪的子弹,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定定神,握紧了大明1式,再一次拉动枪栓,扣动板机,巨响声中,那匹地上的死马弹动了一下,身体之上爆开了一个血洞.

  齐军将领叹了一口气,看着手里的大明1式,再看看地上死伤枕藉的部下,”大明的奇技淫巧,寸出不穷,偏偏却又威力奇大.把这些东西都收拾好,带回去献给鲜大将军.”

  “校尉,刚刚最后那个被我们围住的那家伙身上,似乎有着更厉害的武器.”一名哨长提醒道.

  将领点了点头,再一次蹲了下来,看着地上死去的明军士兵,打量了一会儿,从他们的腰间皮带之上解下了手雷,每个斥候的腰带之上挂着三个这样的手雷.

  齐军士兵们一齐动手,片刻之间,这些明军士兵身上的装备,便尽数被摘得干干净净.

  “校尉,要不要砍了这些王八蛋的脑袋?”一名齐军士兵看着其它一些人正在收拾着那些战死同伴的遗体,恨恨地道.

  校尉瞪了他一眼,”砍他们的脑袋干什么?我们与明人交战多年,何曾见过他们砍过我们战死士兵的头颅,你想以后你战死之后,也被明人砍掉脑袋吗?你做初一,别人做十五.我们需要的是胜利,不是他们的脑袋,”

  “校尉说得是!”那名士兵低下了头.

  “我们撤退.”校尉看着远处茫茫的荒原,那些骑兵早就不见了影子.”那几个明国骑兵人困马乏,绝然不是我们养精蓄锐的斥候的对手,回去等好消息吧!”

  齐国步卒们背上战死者的尸体,即便是那些炸得零落的同伴的断臂残肢,也收拾好了用一块布包裹着扛在肩上,列成队列,向着常宁郡方向而去.

  而此时,骑兵斥候的追逐却正在慢慢地进入到白热化之中.

  汤永泽看着已经追近到五十步之内的齐国骑兵,猛然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响,后面的一名骑士立即将整个人都缩到了马背之上.

  实际之上,在奔跑的马背之上射击,与在奔跑的马背之上射箭是同一个道理,想要击中,运气有着极大的成分,汤永泽的这一枪,唯一的作用就是吓了那个齐兵斥候一跳,同时让他的战马吓了一大跳,竟然不受对方控制地向着一边窜去,等这人好不容易控制住了战马再继续追来的时候,汤永泽等人又向前跑了数十步远.

  “堵上战马的耳朵.”齐军斥候头领大吼道,明军的战马丝毫不受这巨响的影响,显然是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声响,而自己的战马可就不行了.

  片刻之后,双方再一次靠近,汤永泽再一次开枪,这一次对方的战马就完全无动于衷了,依然紧追不舍,汤永泽沉着地看着愈靠愈近的敌骑,不断地射击着.

  不管中与不中,对对方来说,都是一种威胁.

  连开数枪之后,运气终于来临,追来的一名齐国骑兵一个倒仰,栽下马去,汤永泽兴奋地大吼了一声.他本来瞄准的是最中间的一个,结果倒下去的却是左边的一个家伙.

  “左右两翼展开,包围他们.”齐国将领看着已经强弩之末的明国斥候,兴奋地大吼道.各有十数骑从队伍之中窜了出去,一左一右地狂奔而去,虽然要多跑一段路,但他们的马力正旺,却是不惧.

  明军斥候们拼命地鞭打着战马,平素舍不得碰战马一个手指头,但这个时候,却是什么也顾不得了.

  汤永泽看着左右两翼包抄而来的齐国骑兵,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狞笑,从怀里掏出一个哨子,连续不断地吹了起来.

  伴随着汤永泽的哨子声,先前还几匹马并排奔跑的明国骑兵,突然变成了一条直线.这让身后的齐国斥候首领看得有些莫名其妙,这样好像更影响速度.

  答案在接下来他们又奔跑了半里路左右的时候,答案终于来了.

  连续不断地爆炸之声在荒原之中响起,左右包抄而来的齐国骑兵在爆炸声中有的倒地,有的更是直接被炸得飞上了天,一蓬蓬的血雨从天空之中洒将下来.

  齐国斥候首领大惊失色,猛然勒马,狂奔中的战马长嘶着人立而起.左右分出去的数十骑,转眼之间便只剩下了一个还完好无缺的斥候骑兵,不过此时他似乎被吓破了胆子,手中的兵器也不知丢到了哪里,两只手茫然地抓着马缰,却根本没有控制战马,任由战马带着他四处狂奔.

  片刻之后,又是一声巨烈的爆炸之声响起,齐军斥候首领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这个手下连人带马飞上了天,然后四分五裂,落下地来.

  汤永泽带着他的六名骑兵勒停了马匹,与齐国骑兵隔着约两百步的距离,六名骑兵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大明1式.

  汤永泽带着一丝大仇得报的快感,盯着对面的齐人,大声吼道:”过来啊,来啊,爷爷等着你.”

  齐国斥候首领红着眼睛看着远处的汤永泽,但却始终没有策马向前,很显然,刚刚那连续不断地爆炸之声超出了他的认知.他知道明军有火药武器,可是也就仅仅知道火炮而已,但这片荒原之中,又何曾有这个东西.

  “撤退!”齐国斥候首领咬着牙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剩下的约十几骑齐国骑兵,如同风一般地沿着来路狂奔而去.

  汤永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事实上,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精疲力竭了,如果齐人当真一条直线地杀过来,他觉得虽然自己这一行人还能干掉几个,但只怕最后也活不下来,这个距离之上,骑兵拼着死几个人不要命地冲过来,自己这一伙人最多开上两枪,如果再考虑命中率的话,能打倒打伤对方一半人,就算是烧了高香了,而一旦双方展开肉搏战,吃亏的铁定是自己的手下.

  他们奔逃的时候,没有沿着来时的路,而是将齐国斥候一路带到了大明埋下的雷区之中,雷区之中的道路,他们烂熟于心,知道如何才能避开这些埋在地下的勾命镰刀,齐国人一无所知,自然就要倒大霉了.

  “回去,敌人的斥候策略有了巨变,是由少量步兵与骑兵配合作战,要通知其它斥候队,小心齐人的埋伏.”汤永泽道.

  一天之后,齐人缴获的大明1式与手雷已经摆在了齐国大将军鲜碧松的面前,摸抚着大明1式那由钢铁与木头组成的杀人利器,鲜碧松的神色有些凝重.而缴获这些东西的步兵校尉正在向着他汇报着这些东西的威力.

  “走,去试一试.”他站了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