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53:脱险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齐叶将刀子从一名齐军水师的胸腹之间拔了出来,随着刀子一齐喷出来的鲜血浇了他一头一身,他连躲避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瘫倒在了同样满是鲜血的甲板之上,那具尸体倒下,两条腿架在他身上,还在无意识地痉挛着.

  远处,易生发那浓烟滚滚的战舰正在向着远处逃窜,能跟上他逃跑的不过只有四五条船而已.齐叶很想纵声长啸来发泄他心里头的喜悦,但喉头里咕咕的却什么也喊不出来,他发觉,或者死里逃生的感觉比胜利的喜悦要更多一些.

  如果易生发与他一样有决死之心,只怕今天这一仗,自己是真要输的.

  不过赢了就是赢了,虽然赢得惨了一些.

  海面之上,到处都是燃烧着的船只,特别是那两艘齐人的主力战舰,更是变成了两个熊熊燃烧的特大号火把,在他们被点燃之后,更多的明国商船点燃了自己然后冲了上去.二十艘商船之上,装的绝大部分都是丝绸棉布,这可都是绝佳的助燃物.

  现在齐叶还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放眼望去,商船之上的几乎看不到站着的人影儿,死了的人自然没法再站起来,活着的人此刻也没有什么力气爬起来了.

  身边传来野狗一般的呼哧之声,齐叶转头看过去,那位贵公子早就没有了以前的风度,此刻与齐叶的模样倒是差不多,浑身染血,整个人仰面朝天地躺在那里,瞪大眼睛看着天空,隔那么一小会儿便炸尸一般地整个身体弹动一下,原本很俊透的脸上被刀子拉了一个血糊拉碴的大口子,此刻血倒是没流了,就是看着有些狰狞.

  这小子到了最后时刻,倒还算是有种的,几乎就在齐叶觉得自己顶不住的时候,他狂呼乱叫地提着刀子从舱里冲了出来.

  还别说,这样的贵公子在克服了心理问题之后,他们良好的身体素质和不错的武道修为,还真是可以一看,至少齐叶觉得最后这个家伙给自己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才让自己最终守住了这条船并且将这条船上的敌人干光了.

  那边的呼吸之声慢慢地平静了下来,齐叶也撑着刀子坐了起来,看着贵公子,道:”怎么样,还成么?”

  “你才不成了咧!我以后是要做大事的,怎么能不成?”贵公子躺在那里,身体那有规律的痉挛仍然在继续着.

  “第一次杀人吧?还不错,比我当年强多了.”齐叶笑嘻嘻地道:”等回到家后,你老爹一定非常欢喜,肯定认为他后继有人了.”

  那对眼珠转过来,斜看着齐叶,显然比先前灵动了一些.

  “这就是打仗吗?”他问道.

  “这就是打仗.”齐叶点了点头:”杀到一齐的时候,什么对错,是非都不重要,活下来就最重要.而活下来的前提就是砍死对手.咱们这还是小场面呢!”

  贵公子也慢慢地坐了起来,”这还是小场面?”

  此刻海面之上一片狼藉,除了那些燃烧着的火炬,随海水起起伏伏的破碎的木板,更多的则是漂浮在海面之上的无数的死尸,特别是他们这一带,不是会有死尸被浪花带着撞在他们的船帮之上.

  “这算什么啊?”齐叶叹道:”我是当年从陆军改到水师的,参加过正阳之战,那一战,战死的人的尸体一眼根本看不到边.”

  贵公子沉默了好半天,”齐兄,我们还是快些收拾战死兄弟的遗体吧,再过一会儿,随水漂走了,就不好找了.”

  齐叶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贵公子:”令尊也是在海上讨过生活的人,就没有跟你讲过这海上的规矩吗?在海上死了的人,自然就是海葬了.又哪里需要收拾遗体.”

  贵公子摇了摇头,显然是真不知道,或者是这么多的尸体对他的冲击极大以至于让他失了方寸.

  “不过公子有一件事情说得对,我们得赶紧收拾善后了,要是齐人再来一波,我们就也要随波逐流了.”齐叶站了起来.

  “齐人还会来?”贵公子惊呼道.

  “谁说得准呢?”齐叶摇头道:”今儿攻打我们的这一波儿是没有啥战斗力了,但齐军水师可是有数十艘主力战舰,数百艘辅助战船的,只要这附近还有一波这样的力量,我们就完蛋了,所以赶紧收拾东西,跑吧!”

  “我来帮你!”贵公子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

  “公子还是先去处理一下你脸上的伤口吧!”齐叶不想这小子来添乱,虽然这一战之后,让他对这小子有了很大的感觉有了很大的改观,但让这样一个还啥都不懂的家伙来帮忙,只怕是越帮越忙.

  “我的脸?”贵公子伸手向自己的脸上摸去,突然就杀猪一般的惨叫起来.

  “我的脸,我的脸啊!”他嗥叫着冲向了舱室,”大夫,大夫!”

  “别去照镜子啊!”在他身后,齐叶略带恶意地大声喊道,看这小子脸上的伤口,毁容是肯定的了,不过在海上讨生活嘛,面容狰狞一点不是更好吗?

  虽然还是浑身疼痛,但齐叶却还是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善后,统计的结果让他黯然神伤,五十余艘船只,还能基本维持航行的不过十几艘而已,特别是装货的商船,在激烈的海战之中,基本上损毁殆尽,其中的大部分是己方刻意地当成了纵火船使用之后,现在就只剩下了一些漂浮在海上的木板而已.

  比起船只的损毁,人员的伤亡就更大了,二千余人的队伍,此刻把所有还能喘气的都算上,不到八百人,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只怕还会有受伤的人陆陆续续的死去.

  但容不得他有太多的伤感,眼下他们并没有脱离险境,现在的局面,只要再来一支齐国的舰队,他们就得全部玩完.

  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之后,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这一次的任务是完全失败了,海贸总会的这一次投资完全打了水漂,不说船只货物的损失,光是战死人员的抚恤,就足够那些大佬们头痛万分的了.而对于自己来说,这一次也没有什么奖励了.想再给家里买几间门面房的事情,只能推到明年或者后年了.就是不知道海贸总会的那些大佬们会不会再一次地下血本.不过按照齐叶自己的想法来看,再没有解决掉齐国的水师之前,他们大概是不会再进行如此大规模地进军了,这样的损失,一次便足以让一个家族破产,再来一次,便是那些豪富们也顶不住这样巨大的损失的.

  集结了还能航行的船只,齐叶指挥着这只残破的船只向着马尼拉方向驶去.

  “齐兄,我们现在难道不该返回本土去吗?”脸上裹得像个木乃伊的贵公子站在齐叶的身边,有些不解地问道.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在这样的事情之上,他已经不再质疑齐叶,只是有些不解而已.

  “不敢往哪里跑!”齐叶看着对方,有些好笑,在确认自己毁容之后,这家伙在船舱里鬼哭狼嚎了很久,现在看起来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这小子倒也算不错了,也难怪那位大佬在自己众多的儿子之中挑了他出来跟着自己走.

  “为什么?”

  “怕齐国人堵路.”齐叶道:”即便是现在往马尼拉走,也不见会一帆风顺,不过我看了地图,咱们现在离马尼拉的距离更近一些,而且现在往马尼拉是顺风,会更快一些.”

  “齐国人明显是在截杀我们大明跑海的船只,去马尼拉是我们大明最繁忙的航道,齐国人会不会在这条航道之上下手?”贵公子反问道.

  “公子你能想到这些,真是难得.”齐叶笑了起来:”所以我们走的是另外一条航道,不瞒公子说,这条航道是我们大明水师当年淌出来的,海商们可不知道.”

  “你有这条线的海图?”贵公子眼睛一亮.

  “敢将水师里的海图带出来,我不要命了吗?”齐叶摇头道:”只不过这玩意就像刻在脑子里一样,忘不了啊,要是平常没事,我是绝不敢走这条路的,但现在,没办法,小命要紧.就算事后被追责,也得扛过这一波再行.”齐叶道.

  十余天之后,这支破破烂烂的船队终于看到了海面之上一艘正在巡逻的大明战舰那高高飘扬的日月明旗之后,所有人都是纵声欢呼起来,这一刻,所有的紧张全都不翼而飞,不少的人更是热泪盈眶.看到了大明战舰,也就意味着他们真正地安全了.

  远处的战舰响起了汽笛之声,巨大的烟囱之中冒着滚滚的浓烟,向着他们快速地驶来.

  “打旗语,告诉他们我们的身份.”齐叶的眼眶也是红彤彤的.

  数天之后,齐叶被带到了曼宁港.此刻的曼宁港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无朋的工地,一个比以前要扩大了数倍的港口正在这里紧张地施工,其实现在马尼拉这片海域,到处都在施工之中,一个个要塞,城堡按照秦风与洛一水两人共同制定的那份作战计划书之中的安排迅速成形是.

  宁则远现在是这片海域的最高长官,负责着速个区域的战略安排.齐叶直接便被带到了他的面前.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