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05:敌踪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对于雷卫,秦武对其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于大明,此人是有大功的,但从私人的角度来看,秦武并不太喜欢这个人。听到慕容复对此人如此推崇,他亦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问道:“那这几次剿灭之后,那些人还存在吗?”

  慕容复摇摇头:“当然不可能杀干净,只不过现在他们老实多了。行动也更谨慎,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想来现在要他们再上当,便要多费一些功夫了,雷总裁准备放出我们已经知晓了此人身份,准备将其逮捕杀掉以绝后患,想来这个消息出去之后,那些人会纠集更多的人来孤独一掷。”

  “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救出这个人,哪怕伤亡惨重也仍然不放弃呢?”秦武有些不解。

  “殿下,芭提雅虽然被我们清洗了一遍,但余孽还是有不少的,也因为我们在芭提雅执行的策略异常严苛,也绝了这些人与我们妥协的可能,所以他们是下定决心要与我们对抗到底的,但有一个问题是,这些流亡的芭提雅人并没有一个统一的领导核心,分成了很多股势力,这些势力有大有小,想要将他们凝聚在一起,非得有一个有身份的人不可,这样他们才能捏合所有的力量,对我们形成更大的威胁,而我们手里的这个人,便正好具有这样的条件,是以那些余孽才不惜代价想要救其出去。”慕容复道。

  秦武点了点头,雷卫干了一辈子的安保和谍探工作,对于这样的事情,显然是早就有心理准备,这才刻意留下了这么一个人来钓鱼。虽然不喜欢这个人,但也不对不对这个人的深谋远虑,有备无患而鼓掌。

  “对于这些人在深山老林之中的老巢,我们可有知晓?”秦武问道。

  “知道一部分,只不过山高林密,进剿的成本较大,再加上西马尼拉公司总部认为他们也成不了气候,所以便也懒得去理他们,他们出来一批,我们就杀一批,不出来,就任他们去。”慕容复道。

  秦武想了片刻,看向樊昌:“樊将军,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吗?”

  樊昌略一沉吟,便明白了秦武的话:“殿下是想借这个机会磨练一番亲卫吗?”

  “不错,这些匪寇,虽然凶狠,狡诈,但战斗力又不强,而且是我们必须要清除的对象,正好是我们练兵的好机会,樊将军你对山地作战并不陌生,正好带着亲卫队出去,让他们见见血。”秦武道。

  樊昌道:“殿下,不是我怯战,山林之中作战,有很多难以预测的事情出现,真要出击的话,有可能要面对一定的伤亡,殿下亲卫队之中,基本上都是颇有些来头的人物,要是死在这个地方?”

  秦武一听便黑了脸:“樊昌,你在担心什么?想来我的亲卫队,那便是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包括牺牲,我的亲卫队里,可不要那种怂瓜,死了便死了,有我担着,轮得到你担心吗?你为一名将军,我想你应当想的是如何去谋取战斗的胜利,而不是去考虑他手下的人是些什么来头吧,要这样考虑的话,以后上战场统领大军,你是不是在派人作战之前,先要将人的出身筛一遍,看一看那些人死了没事儿,哪些人死了会引发波澜啊?”

  樊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话说这还是他到秦武身边之后,第一次被齐王殿下如此疾言利色的训斥。

  “殿下,末将知错了。末将知道该怎么做了。”他抱拳深深一揖。

  “樊昌,你到我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想来也有不少人在你耳边说过一些什么,我不希望你改变自己的初心,我需要的是当初那个敢踢我屁股的樊昌,是那个明知有绝大的危险却仍然毅然决然地率部前去盘龙寨的樊昌。而不是一个做事要思前想后的樊昌。”

  “是,不忘初心。”樊昌直起身子,大声道。

  作为一名蛮人将领,慕容复却是含笑在一边看完了这一幕,对于秦武的话,他是极其赞同的,身为蛮人,对于秦武的话,还有另一层的理解。上了战场,大家都一样,谁死不是死呢?谁家还没有老小需要照顾吗?

  “如果殿下下定决心要剿灭了这些乱匪的话,那末将麾下的山地骑兵是可以成为助力的,到这里这么长时间了,大家也基本适应了这里的作战条件,另外,也还需要国安局的情报支持,殿下,末将觉得还是先通报给雷总截,宁侍郎他们,这件事情,是需要大家合力来做才有可能竞全功的。”慕容复道。

  “就如你所言,不过作战的主力需是我的亲卫队。”对于获得别人的支持,秦武没有什么抵触心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先前话虽然说得很死,但对于自己的那些亲卫,能得到足够的煅练,又尽量地少死人,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对于西马尼拉公司的一众上层以及宁则远来说,这件事无可无不可,在他们看来,这些流匪对于大明在马尼拉的统治构不成什么威胁,以前懒得去彻底地剿灭他们,是觉得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现在的他们,做任何事情,都会下意识地去核算一下成本,看看这件事有不有去做的价值,这些流匪当然不在有价值之列。他们愿意出山送死,不妨成全他们,不出来,也无所谓。

  既然殿下有意磨练一下他的亲卫队,这些人自然没有异义,反正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酵的话,对于这些人大致的动向和老巢,都已经有了一些了解,殿下要动用的又是自己的亲卫队,不会对马尼拉现在的战事布置造成任何的影响,只不过是配属一些慕容复麾下的山地骑兵和一部分国安局的安保力量提供情报支持而已。

  没有人会在这件事情上忤逆齐王殿下。这件事情,很快就达成了一致的意见,由樊昌指挥下的一千亲卫队汇集了百余名山地骑兵以及国安局的部分鹰隼之后,便立即进山。

  齐王秦武也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在樊昌走后,他在国安局的保护之下,仍然一个岛一个岛的跑着视察各地的布防情况以及那些重要的原材料生产基地,以他的身份,每到一地,自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欢迎,也极大地鼓舞了这些人的士气。对于他们来讲,相当于帝国太子的齐王殿下亲自到访,本身就说明了朝廷对他们的重视,也说明了朝廷绝不会将他们当成弃子。

  在朝廷一步一步的宣传之下,现在这片海域的每一个人都意识到即将到来的战争,绝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轻松。每一个人都做好了打一场大伏的准备。

  而随着齐王秦武的视察,各地的防御建设也立即加速完成,最后的兵力布署也逐一到位,整个马尼拉海域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大明第一舰队的主力战舰长阳号缓缓地在波涛起伏的大海之上航行,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趟百无聊赖地航程,自从最后一批情报人员返回大明,第一舰队便派出战舰轮翻出海巡逻航行,每一次的任务周期都是十天,而今天,已经是长阳号向西航行的第十天了,长阳号已经准备返航了。

  仍然一无所获。长阳号舰长杨铁心站在舰桥之上,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之上飘浮的一艘白色的飞艇,用力地冲着上面的人挥了挥手。

  这种飞艇还是最早制造出来的一批,仍然靠人力和风力驱动,一根垂下来的绳子将他们与长阳号连接在了一起,听说最新的飞艇已经依造蒸汽机驱动,无论是载人还是载货或者速度,都不是这种最早的飞艇能够比得了。

  当然,即便是这种最早的飞艇,杨铁心也觉得很不错,他们飞得更高看得更远,而且,在必要的时候,他们还能实施空中打击,作为战舰的一种补充作战力量,杨铁心觉是相当的有用。

  看了看日头,杨铁心大声的下令,“再向前航行半个时辰,然后返航。”

  杨铁心不觉得半个小时的航程还会有什么新发现。都说敌人要来了要来了,但什么时候来,却没有一个定数,天天这样的巡逻已经让他烦透了,恨不得马上碰上敌人才好。

  打仗没什么可怕的,特别是在长阳号改造成了蒸汽战舰之后,便基本上只有他按着对手在地方摩擦的份儿了,但等待却让人太痛苦了。

  “舰长,飞艇之上发来信号,发现不明舰船。”身边的信号兵突然大声地叫了起来。

  杨铁心精神大振,再一次抬头看向飞艇,果然,上面的旗帜舞得飞起,很显然飞艇上的士兵也极其激动,十余天的航行,终于在这茫茫的大海之上看到了舰船的踪影。

  杨铁心大喜过望,用力地敲着船帮子吼道:“全体注意,全体注意,发现敌舰,准备战斗,准备战斗。”

  伴随着杨铁心的吼叫之声,长阳号骤然之间拉响了警报,凄厉的警报声伴随着士兵们的脚步声在全舰响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