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60:猫捉老鼠的游戏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宁则远站在太平号高耸的指挥塔台之上,凝望着远处再一次狼狈地转向逃避的齐国水师舰队,在望远镜内的画面之中,对方的速度,阵形比之几天前,要明显地缓慢和更加的慌乱了。显然,对方的体力和精力都是一天天的追逐之中消耗过大而有些难以支撑了。

  对于宁则远来说,这一场围剿最难的是抓住对方的影踪,必竟从先前的情报之中,只是划定了一个大致区域,但大海何其广阔,这个区域在海图上看起来并不大,但真正对于处在这片海域之中的舰队来说,触目所及,却仍然是无边无际的蔚蓝的海水。

  说起来他们的运气还真是不错,从周扬帆发现敌人的第一艘战舰开始,围剿的区域立时便大范围的缩小,不过半天功夫,明军舰队便发现了齐人的大本营长兴岛,然后顺理成章地逮住了正在逃窜的樊新的舰队。

  不过宁则远可不想就这么一涌而上将对手按在地上摩擦,从发现对方开始,基本上就已经注定了这支齐军舰队覆灭的命运,这个结局是不可更改的,但宁则远更希望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地磨练一番自己麾下舰队联合作战的水平。

  这支超过一百二十余艘主力战舰的联合舰队,是从马尼拉数十个小岛国的水师之中精选而出的,论起船员的综合素质和水上作战的技巧,这些人并不差。但在整合之后,他们原本的作战体系完全被打乱,全新的大明水师作战体系被完整地移植过来,要让他们适应和熟练的掌握这些,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平素的训练再好,总是抵不过在战场之上这种真刀实枪的练习。因为在战场之上,容不得你犯错,一旦犯错,付出的便是生命的代价,而这样的血的付出,总是能让更多的人记忆深刻,刻骨铭心,从而不再犯相同的错误。

  宁则远将蒸汽火炮战舰集结在了一起,不允许这些战舰参与这场战斗,而只是下令四支舰队的其它风帆战舰在大海之上追逐包围齐军水师。

  从实战效果上来看,果然暴露出了极多的问题,四支舰队多次出现配合失误,甚至在短兵相接的时候,被齐军水师打得狼狈不堪,从而对手突围而去。

  每当这个时候,蒸汽战舰便会发挥他们的作用,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硬生生地将齐人舰队又逼回到宁则远预定的战场。重新回归到被四支风帆战舰追剿的场景中来。

  几天的海上追逐,战斗,联合舰队已经损失了五艘主力战舰以及更多的辅助战船,齐军水师的损失也大约在这个数字之上。宁则远对于损失根本就不屑一顾,他看重的是经过了这些损失之后,他麾下的舰队在指挥之上愈来愈圆润,愈来愈熟练,彼此之间的配合,各舰之间的作战技巧正在飞速上升,这才是他想要的。战场之上,弱者必然会被淘汰,留下来的才是能经历大场面的强悍之辈。

  眼前的这支齐国水师已是秋后的蚂蚱,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到为的猛虎王朝的舰队才是宁则远的真正大敌。

  一直以来,大明的征战都是以陆军为主,水师舰队真正发挥出中流砥柱作用的时候少之又少,更多的时候,他们是作为维护商船的航道安全,以及剿灭海盗而存在,而对于齐国水师作战,更是一直以压倒性的优势而逼得对方根本不敢踏出远海。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水师每年花出去的巨额军费,在国内是有很多人质疑的。

  宁则远一直想要大明所有人证明,水师绝对不是可有可无,而是不或或缺的存在,现在,他的机会终于来了,遥远的猛虎王朝将从海面之上向大明发起进攻,而这场战争之中,陆军能起的作用微乎其微,想要击败敌人,就要水师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在海战之中正面击败传言之中的那只强大的西方舰队。

  有了这样一个威胁的存在,宁则远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提高自己麾下战斗力的机会。

  连续数天围追堵截,已经确认了宁则枫并不在这一支舰队之中,这也让宁则远很是疑惑,按照齐军师的规模,齐军应当还有十余艘主力战舰没有露面,而这些,现在就应当由宁则枫率领着。狡兔三窟的道理宁则远自然是清楚的,这几天的围剿未尝没有想诱惑宁则枫出击,或者是眼前的这支舰队被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情况之下被迫向宁则枫靠近,从而让自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但让他很失望的是,目前没有一点迹象显示事情会按他想象的发展。

  长兴岛已经完全暴露在了明军的视野当中,在周围的搜索也没有发现宁则枫的踪迹,这个狡猾的家伙,如今正躲藏在哪里呢?

  “给各舰队传达命令,消灭敌人。”想到这一次如果不能将宁则枫一举歼灭,以后必然还会存在着无穷无尽的麻烦,宁则远的心情便有些沉重起来。舰队规模愈小,倒是给了宁则枫更从容的腾挪空间,想要剿灭他,可就更难了。

  樊新心中的怒火正一天比一天高涨。几天下来,他已经完全弄清楚了敌人的规模,四支舰队,上百艘主力战舰,这绝对不是自己能抵抗的。让他愤怒的是,敌人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中,而是像猫捉老鼠一样地在戏弄着他,原本他还想利用敌人的这种轻敌逃出生天,事实上,他也的确做到了,在四支风帆舰队的围堵之中逃出了重重的包围,但问题是,每当他做到这一点的时候,对方的蒸汽战舰便会赶来重新将他撵回这个狩猎圈子。

  自己居然成了对方练手的道具,樊新终于想明白了对方想干什么。

  跑是跑不掉的,那就准备决死一战吧!士兵们的体力和精力一天不如一天,这样的经历,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就像被判了死刑的人那样,上刑场挨那一刀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等待行刑时候的那些日子,那才是真的度日如年。

  死死地盯着对面出现的黑压压的舰队,樊新抽刀,高高举起,重重落下,“进攻,为了大齐!”

  旗舰之上升起了鲜红的旗帜,那是决死的标志旗,一个个信号兵们站在刁斗之中,向着其它战舰打出旗语。

  “进攻,为了大齐!”

  樊新率领的最后二十艘主力战舰以及数十艘辅助战船向着前方的明军联合舰队发起了决死进攻。

  面前的这些马尼拉的战舰,樊新从心底里并不畏惧,比起他们来,齐人水师的火力要更强一些,侧舷上安装的霹雳炮,比起对手的投石机,强弩,威力不知要大出多少来,既然明军的蒸汽火炮战舰不参战作壁上观,那樊新并不介意在自己临死之前,多拉一些垫背的。

  双方在不断地接近,将近里许的距离的时候,两边不约而同地向着另一侧转身,将自己的侧舷对准了对面的敌舰。

  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之声,齐舰之上霹雳炮同时开火,无数的烧得通红的铁弹飞到了空中,而与此同时,对面的战舰之上,也飞起了无数由投石机投掷而出的石弹以及无数的强弩。

  双方的距离是如此的接近,以至于根本就没有什么躲避的余地,数艘联军战舰顷刻之间便燃起了熊熊大火,甲板之上的建筑,设施被铁弹摧毁,一个照面之下,便有数艘战舰失去了战斗力。

  但樊新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的损失比起对手一点也不轻。给他造成伤害的,并不是那些投石机,比起霹雳炮来,投石机的威胁要小得多,真正让他受损不轻的是对方的强弩。与一般的强弩不同的是,这些强弩杆上都绑上了一些包裹,当这些强弩钉在船身上的时候,紧接着传来的便是轰然的巨响之声,在爆炸的范围之内,不管是船体还是霹雳炮这些设施,统统都四分五裂。

  “冲进去,冲进去。”樊新站在燃烧着的甲板之上大声怒喝着,他的战舰是对方的重点打击目标,受创也最严重,一轮交锋之后,他便清楚,这样打下去,自己太吃亏了。对方那特殊的弩箭能够给自己的舰队带来最大的伤害,想要获得更多的战果,尽可能地多拉一些垫背的,那就只能冲进对方的舰队之中,来上一场混战。

  他相自己士兵的素质,要远远超过对面的那些蛮夷。

  齐人舰队如同一群被激怒了的工蜂一样,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头扎向了对面的联合舰队。对面完全没有想到樊新突然会使出这样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招数,一时之间应对竟然有些手忙脚乱起来,有的想正面迎击,有的想向侧面避让,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混乱起来。

  抓住难得的战机,樊新猛地冲了进去,战舰相撞的声音不停地响起,一场海战,在不长的时间里,便演变成了白刃格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