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13:囚犯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盖森这些天一直被囚禁在一个大小不过数平方的小房间中。一道铁门隔开了他与外面的世界,高高的窗户开在墙壁的最高处,大小大概可供一只猫顺利进出,而且上面还镶嵌着大拇指粗细的铁条。阳光便从这个小窗户照射进来,每天就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点时间可以让阳光照射到自己。

  他能判断出这是一间临海的牢房,因为他能听到海浪的汹涌之声以及闻得到那微带腥味的海水。

  总体来说,盖森对于被俘之后的日子还是比较满意的,他觉得自己还是得到了一个贵族应该享受的待遇。没有想象中的酷刑审问,一日配给三餐,这让他很诧异,因为在西大陆,即便是他们贵族,一日也都只有两餐。更为重要的是,三餐的内容都很丰富,如果这只是囚犯的标准伙食的话,那这个东方大国的富裕程度可就真有些骇人听闻了,也难怪丹西大王要尽起精锐来抢劫与征服。

  西大陆现在绝大多数人还处在一个赤贫的阶段呢,大王一统天下之后,经济的恢复相当缓慢。自己的那些下属,绝大部分都还是以黑面包为主食的。

  食物很好吃,就是那两根木棍用起来非常的不方便。

  当然,更让他惊讶的还有这里的排便之所。小小的房间角落里,有一个很奇怪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个高档的靠背椅子,如果不是押他进来的守卫向他示范如何使用这东西,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居然是用来上厕所用的。想到当初那个守卫教他如何使用的时候,他的心就在一阵阵的隐隐作痛,因为他从对方的眼睛之中赤裸裸地看到了乡巴佬这三个字。

  这对他贵族的身份是一种最大的讽刺。

  不过这东西当真好用,要是像他在西大陆之时的那种牢房,日子一长,屋子里必然充满了难以言说的味道,但现在自己已经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呆了十几天了,屋子里却没有一点的异味。

  他研究了这个东西好久,贵族嘛,看到好东西之后,总是要据为己有,如果还能回去的话,自己一定要家里也弄上这样的一个东西,这样在寒冷的冬天里,自己也就不必要冒着刺骨的寒冷跑到屋外去上茅房了,如果在室内解决的话,那味道,也绝对不好闻。

  不过很遗憾的是,他没有研究出什么东西来,他连水是从哪里来的都没有搞清楚,因为这个玩意儿被死死地镶嵌在墙壁上,唯一的解释就是水是从墙壁中弄过来的,那个小小的水箱在每一次的冲洗之后地自动上满水,这让他感到很是神奇。

  来到这里已经十余天了,他仅仅被提审过两次,分别由不同的人完成了对他的审讯,当然,盖森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因为对方问起的大王的进军的线路,人和战舰的数量,他毫不犹豫地便据实相告,反正双方很快就会在海面之上相遇了,这些,对方也能够搞清楚,如果因为自己刻意隐瞒而受到对方的虐待,他就觉得太冤枉了。

  盖森可能不太清楚的是,两个不同审讯的人,采用了不同的询问手段,很多东西便隐藏在一个个看似普通的回答之中,也亏得他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让对方在对比他前后两次的回答之后,确认了他的回答并没有弄虚作假,否则的话,他就要好好地尝一尝国安局在刑罚一道之上的天分了。

  当然,还有那些与他一齐被俘的官兵们也会招供的。

  国安局的人才不会管你是不是什么贵族,在他们眼中,落在他们手里的人,只有一种,那就是罪犯。

  现在盖森比较担心的是他的那些部下了,这些人都是他最为忠心的下属,有些人已经跟了他多年,自己得到了一个贵族应该得到的待遇,那些人大部分可都是一些苦哈哈出身,落在大明人手中,也不知能不能够活下来。

  铁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盖森精神一振,被人关在这个小房间里,见不到人,没有人同他说话,每日里唯一能见到人的时候,就是到了吃饭的时候从门上那个可以活动的小窗口的推进来一个大盘子,吃完了放在哪里,到了下一顿的时候,便会有人将他收走。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里,他能听到的唯有海浪的声音,偶尔一只小鸟在窗口之留驻片刻,都能让他感到无比的欢乐,小鸟飞走,又让他怅然若失。

  寂寞,有时候就是一个人最大的敌人和最痛苦的惩罚。

  盖森欣喜地站了起来,看着那扇紧闭的铁门。

  铁门被推开,两名守卫恭敬地弯着腰站在一个身材削瘦,面容阴郁的老者身后,看起来他们对这位老者相当的尊敬。

  “这就是那个叫盖森的俘虏?”老者开口,声音说不出的尖厉,让盖森有些发楞。

  “是的,乐公!”其中一名守卫道。

  乐公公点了点头,摆摆手,两名护卫便退了出去,直到这个时候,盖森才发现在那两人身后的门一侧,还站着一个身材矮小的人。那人看着乐公的眼神,简直就是一种仰慕了。这一瞬息间,盖森突然有了一种冲动。

  那就是现在冲上去,拿出这个老家伙,然后协迫他,好让自己逃出生天。这个老人看起来年纪很大了,他身后的那人也是十分的瘦小,与自己一米九的身材来说,简直不成对比。刚刚想到这里,他却发现对方这个老者脸上露出了讥诮的笑容,这个笑容看起来是如此的阴险,就像一条蜇伏的毒蛇正吐着信子看着他的猎物,盖森打了一个寒噤,刚刚升起的那个念头马上便被打散了。

  抓住了这个人又怎么样?这里可是大明人的地盘。

  “你想杀我?”乐公公冷笑着问道。盖森不明所以看着对方。

  站在门边的那个身材瘦小的人这才张嘴,一张嘴,盖森便觉得一股亲切感扑面而来,那是他所熟悉的语言,不过对方的问话,却让他很紧张。

  这人是一个通译。

  “不不不!”他连连摆头。

  乐公公不用通译翻译便看懂了对方的意思,他笑了起来,“你可以试一试,或者就成功了呢?”

  走到盖森面前的乐公公,身高只到对方肩头,他仰着头看着盖森,大有跃跃一试的模样。通译的样子很奇怪,看起来很想笑却又不敢笑的模样,只能拼命地忍住,将这句话翻译给了盖森。

  “我没有冒犯大人的意思。”盖森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似乎这个站在面前的老人体内藏着什么洪荒猛兽一般。

  乐公公很遗憾地摇了摇头,没有趁此机会教训一下这个黄毛小子是在不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我不是什么大人,我只是大明皇帝陛下身边的一个奴仆而已。”乐公公见打不成人,脸上的笑容也就没有了,板着面孔,淡淡地道:“我们尊贵的大明皇帝陛下要召见你,所以我先来见见你,告知你一些见我们的皇帝陛下该有的礼仪,免得你到时候失礼。”

  “大明的皇帝陛下?”在通译也是一脸震惊地翻译之后,盖森惊呼了起来:“他不是应该在那个东方的越京城中吗?”

  “看来你还真得知道不少!”乐公公道:“你们的丹西大王不远万里都跑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们的皇帝陛下当然要来迎接一番,这里,将是两位大王会猎的所在。”

  “能见到贵国的皇帝,自然是我的荣耀,不过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盖森有些兴奋,又有些害怕,在他所听到的传言之中,东方的皇帝都是十分残暴的所在,听见了眼前这个人是皇帝的奴仆,他突然明白此人说话为什么会如此的怪异了。那是太监,一个在东方国家里才会出现的妖异的产物。

  如果不残暴,怎么会把人弄成这样不男不女的呢?他很担心自己到时候会不会因为一个应对不当,便会变成眼前这个老家伙一样的人,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秦风当然不会想到身陷囹圄的盖森正在脑补他是一个如何凶狠残暴的家伙,此刻他正在与儿子秦武一起愉快地吃着饭。

  秦武这几年来的长进,不但他看在眼里,便连那些朝臣也看在眼里,这让他感到很欣慰,培养一个足够优秀的接班人,是让一个帝国稳定的最大的事情之一,到现在为止,秦武还是让他很满意的。

  “明天,你就返回宝泉港去,在哪里等候具体的消息。”

  “父皇,我想呆在这里,就算您不让我上战场,我就呆在曼朱港,总也能帮上一点忙的。”

  “不行!”秦风的话语里没有半分可以商量的意思。“你必须回去,如果我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你就能以最快的速度返回越京城稳定局势。”

  “父皇这是说什么话?”秦武大惊:“区区猛虎王朝,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当然不是,这只不过是一个例行的安排罢了。”秦风笑道:“以防万一,敌人不是一只兔子,而是一匹饿狼,这仗,还有的打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