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71:搏杀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阳泉县城的城墙很矮,矮得让那些生女直人觉得自己只要跑起速度来,然后噔噔几下便可以跃上城头.接下来自然就可以大快朵颐,肆意地让自己的刀枪饱饮鲜血的味道.

  这些女真人对于他们的战斗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在辽东的时候,他们哪怕只有几百人,也敢于向齐国人整齐的军阵发起冲锋,然后凭借着自己的蛮力撕碎对方的战争,打散对方的队列,然后展开屠杀.

  通过齐国人的情报,他们知道对面没有大明的正规军,而只是一些地方民团,这就更让他们浑不在意了.

  当他们嗷嗷叫着冲向阳泉城头,幻想着冲进城内之后,吃不完的粮食,穿不完的衣服,还有水灵水灵的大姑娘的时候,每个人的腺上激素是处于一个绝对的高水准之上的.

  然后便听到了打雷一般的轰鸣之声.

  正在冲锋的兀术抬头看向了天空,黑漆漆的啥也没有看见,当他低下头来的时候,便看到火光迸现,火光之中,嗖嗖之声不绝于耳的传来,然后正发起集群冲锋的生女直人群中便出现了四个空当.原本这些地方都是有人的,可现在要么飞到了空中,要么便倒在了地上.

  被炸飞的,落下地来之时,眼耳口鼻之中鲜血不停地涌出,人也像蛆虫一般在地方蠕动几下,腿一弹,便再也没有了声息.那些人更多的是被爆炸的气浪震伤了内腑,而更多的人,则是被开花弹那四散的碎片所伤.

  他们的身上穿着齐国人配发给他们的盔甲,倒是有效地避免了一些致命的伤害,但受伤却是不可避免,如果被碎片伤到了没有甲叶遮挡的地方,那基本上就丧失了战斗力了.

  处于狂暴之中的女直人并没有被这些爆炸之声所吓倒,更没有因为同伴的惨状就丧失斗志,相反,鲜血反而更激起了他们的斗志,这么多年来,他们在辽东一直就是与齐人搏命,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部族的生存,愈挫愈勇,向前冲的速度反而加快了.

  只有他们的首领兀术,有些惊疑不定地看向阳泉城,不是说只有民团吗而且,刚刚那是什么但当生女直人发起冲锋之后,即便是他,也无法阻止这些人的行动了,除非他们流足了鲜血.看着部下愈冲愈快,兀术也只能跟了上去.

  向前奔跑了数百米,兀术刚刚放下心来,同样的巨响之声又响了起来,又是不少部众倒在了冲锋的路程之上.

  但这个时候,他们距离城墙已经很近了.

  “他们的这东西发射速度很慢.”兀术大声咆哮起来.他没有见过这种发出震天巨响的武器是什么,但这并不代表他很没有见识,生女直人的生命历程就是战斗到死,兀术虽然年轻,但战斗经验却极其丰富.这两声炮响之间的间隔,便让他顷刻之间便分辩出了这东西的缺点.

  “快跑,向前,快跑”他大声吼叫着向前加快了步伐.同时心中也是大定.在他看来,对面明人的这玩意儿,还没有齐人的那一排排的强弩手厉害.在与齐人作战的时候,生女直人需要顶着齐人铺天盖地无穷无尽的强弩连续攻击向前冲,而他们,最大的倚仗,只有手里那薄薄的木板,往往冲到齐人面前的时候,前进的道路之上,已经铺满了部族人的尸体.

  但刚刚这八声巨响,最多也不过带走了数十条生命,了不起就是百来个人了,而他,看到自己跑得最快的那些部众已经到了城墙底下.

  “火炮果然还是缺点很多啊”城墙之上的杨致摇摇头,每发一炮,便要清洁炮膛,装火药,装炮弹,然后再击发,这中间耗费的时间,足够一个体力好的人向前跑几百步了.如果是骑兵,在这样的距离之上发起冲击,杨致估摸着炮手们最多打一炮.然后便只能延伸射击,攻击敌人的纵深队列,而将前方的战斗交给步卒了.一旦前方的步卒顶不住骑兵的冲锋,炮兵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逃跑,至于火炮,那还是算了吧,就算是步兵炮,也有大几百斤重呢.

  脑子里评价着火炮的优劣,手里却没有闲着,拔出了插在地上的巨大的黑剑,走向了城头.城头之上有战斗经验的,不会超过五百人,其它的都是一些青壮,一路走过去,看着那些人已经被城下凶悍的生女直人吓得有些发抖了.

  “举枪”城墙之上,军官们声嘶力竭地吼道.一排排地长枪虽然有些差次不齐,但终于还是举了起来.在他们的身后,慕容远的那二十名侍卫则拉开了手里的强弓.慕容远从小跟着母亲在明国长大,虽然战斗的水平并不低,但这箭术,就不行了,倒是他老子给他们派来的这些蛮人精锐,一个个精通骑射.

  最先冲上来的女真的紧跑两步,一脚蹬在城墙之上,向上一窜,两腿交替,另一只脚在墙上再用力一踩,果然如他们所料,当他们跳起来时,他们已经被城墙还要更高一些了.

  “刺”城墙之上,伴随着军官们的吼叫之声,长枪差次不齐地刺了出去.虽然并不整齐,但胜在人多,所有人都戳出手里的长矛的时候,城墙之上便如同在霎那之间长满了尖利的矛草,那些最先冲上来的生女直人纷纷被戳中,又落下城去.

  看似这些家伙齐唰唰地被赶了下去,但这一轮,真正杀伤生女直人的却是那些有经验的战士们,他们的手稳定,面对着凶狠的生女真人那狰狞的面孔,眼睛眨也不眨,狠狠地将枪戳出去,那些青壮的表现就很不尽如人意了,有些人虽然刺了出去,但软绵无力,被生女直人身上的盔甲一挡,压根就没有伤着,也就是跌下城去的时候,摔得屁股有些疼.

  “第二排,刺”军官们在刺出第一枪之后,抖腕,抽枪,侧身后退,这个时候,本来是第二排的枪手们从他们侧身让出来的身位之中踏上一步,再次刺出手中的枪,使得两排刺枪之间不会出现断档的情况,但毕竟城墙之上大都是青壮,那里有可能如此训练有素,有的刺出一枪之后,看到刺中之后欢喜若狂,在哪里大叫自己刺中了,却忘了这个时候应当抽枪后退,他不侧身后退,后面的就上不来.城墙之上,拢共也就只能站两排枪手而已.而有的刺中了敌人之中,抽枪不及时,被凶狠的生女真的反手抓住枪杆,在他跌下去的时候,也将刺枪手给扯了下去,这个时候落到下面的下场,自然便只能是被乱刀分尸.大多数的人倒是知道向后退,但在慌乱之中,却是忘了侧身直接后退,这一下后面的人又要避让他们,又要刺出手中的长枪,顿时便乱了起来.

  就是这一阵小小的耽搁,尾随着第一排跳上来的生女真人已经有不少人抢上了城头.嗥叫声中,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向着面前的明人砍杀过来.

  嗖嗖的箭声响起,那些早已经准备好的蛮人箭手们,射出了手里的羽箭,羽箭准确地落在蛮人的面门之上.这些慕容海精选出来保护自己儿子的箭手们,一手箭术倒是出神出化.

  有了他们的支援,那些军官们倒是缓过了一口气,被生女直人突破的地方,立时便有这些军官们带人补了过去,死守不退.

  杨致就在这个时候,风一般的掠了过来,沉重的黑剑在他的手中被使得时而犹如灵蛇,时而重入泰山,拥济不堪的城头,对他好像没有丝毫影响,他总是能准确地出现在生女直人出现的地方,黑剑上砍前刺,左手或拳击,或指戳,将对手一一击下城去.挨了他一击的人,自然是不可能保住性命的.

  当他在城头之上从这头一路扫荡到另一头的时候,刚刚攻上城头的那些生女人,又被生生地赶了下去.

  城上的军官们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看着那个在火光之中犹如天神一般的杨大将军,人人都是暗叫侥幸,他们可都是上过战场的人,心中很清楚,如果没有杨大将军在这里,只怕刚刚生女直人一次攻击,便会攻破他们的防线.

  “上前,上前,刺,刺”军官们嘶声吼叫起来.

  城下,兀术愤怒地大叫起来,眼看着就要突破敌人的防守了,就又被生生地打了下来.

  “进攻,进攻”他狂吼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刚刚那个威风八面的家伙,眼中闪现出了一抹惧色,都是行家,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一看那人的身手,兀术便知道即便是自己上去,只怕也不是那人的对手.

  他咽了一口唾沫,准备招呼部族之中的几个高手,一齐上去对付刚刚那个身影,单打不敌,便只能群殴了.

  他大声地呼叫着同伴的时候,突然觉得头顶之上有些异样,这纯粹是一种战场之上的直觉,他抬头,便看见从天上掉下了许许多多火花,那些火花哧哧地燃烧着,迅即地落向生女直人聚集的地方,在向上看时,便看见了在他们的头顶之上,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有四个硕大无匹的家伙浮在那里.

  当一声声的巨响连续不断地在人群之中,在他们的头顶之上爆炸之时,兀术只觉得一颗心拔凉拔凉的.

  天神,那是什么,敌人怎么会飞到了天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