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73:燃烧的海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宁则枫看着远处那一道道雪亮的光柱,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手却死死地抠在了船帮之上,青筋毕露.他猜到这一次的行动可能会将他陷入危险之中,但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一个根本无解的死局.

  远处的明军战舰很明显也发现了他们,在不停地灯光闪烁之中,十余艘战舰倏然散开,在海上拉出了一条长长的一字横线向着阳泉港方向逼来.

  如果对方同样是风帆战舰的话,这样的队形会让宁则枫哧之以鼻,他完全可以集结起所有的舰队,对着其中的一个点全力猛冲,击破一点,然后便可以逃出生天.

  不过很可惜的是,明军过来的战舰全都是蒸汽战舰,这就让看似很不合理的战术,变成了让他无解的局面.

  对面有火力的优势,有速度的优势,甚至在战舰本身的质量之上,也比他麾下的战舰要强.在马尼拉海域的时候,以太平舰为首的六艘战舰便硬生生地击败了芭提雅的百余艘战舰,自己现在这点家当算什么?

  “统领,统领,您还楞着干什么?下令啊,赶紧下令啊,突围,我们需要突围.”一边的段天德急赤白脸地跳着脚大叫道.

  宁则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着段天德:”突围,那是不会有的!”

  段天德呆呆地看着笑得很灿烂的宁则枫,”统领,不突围,我们怎么办?我们的战舰打不过他们啊!”

  “突围,就能跑掉吗?”宁则枫指着迅速接近的明军战舰,摇头道:”跑不掉的.”

  段天德绝望地看着宁则枫.

  “不突围,不进攻,那我们干什么,等死么?”

  宁则枫看着段天德,缓缓地道:”段将军,这十艘战舰之上,一共有两千多名战士,他们在水上是骁龙,即便是在陆地之上,也绝对是精锐之师,他们都是大齐的忠诚战士,现在我把他们都交给你了.希望你带着他们战斗到底,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也绝不言败.”

  段天德有些莫名其妙:”怎么是交给我?我又不习水战?不对,统领,你是要弃船么?”

  宁则枫重重地点了点头:”在水上,我们一点机会也没有,即便我带着他们冲上去,结果也只会在远距离之上被明军战舰一一击沉,不会创造出什么战果出来,那就死得太没有价值了.即便是死,也要死得值得一点啊!”

  “那统领,我该怎么办?”段天德问道.

  宁则枫转身对身边的信号兵道:”传令给其它战舰,返航,进港,弃船上岸,上岸之前,举火焚烧点所有战舰.”

  信号兵呆呆地看着宁则枫却没有动弹.

  宁则枫一个大耳括子扇过去,”没有听到我所说的话么,现在多一点时间,上岸之后,我们便多一点时间,快点传令.”

  信号兵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转过身,嘴里咬着一盏灯,手脚并用地向着桅杆顶部樊爬而上.

  “段将军,上岸之后,不要恋战,不要想着再攻克阳泉县城了,生女直人打了这么久都没有打下来,加上你们,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攻下来,与其将兵力耗在这里,不如化整为零,绕过阳泉县城,冲进梧州内地,一路乱战,把整个江南全都给他们搅乱.”宁则枫的声音极其阴冷,”段将军,记住,作战的时候,不要预设目标,兴之所至,打到哪里算那里!活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你们每多坚持一天,都是在为大齐建功立业,皇帝陛下在长安看着你们呢!”

  “宁统领,你对这些水兵更熟,为什么不是你亲自统领,而是要交给我呢?”段天德看着宁则枫,疑惑地问道.

  “我是大齐水师统领,水师没有了,我的存在又还有什么价值?”宁则枫苦笑一声,”上了岸,我能干什么?陆上作战,那是你们的长项,你是鬼影的人,你还有很多的情报资源,你带着他们,能够生存得更久.而我,自然还有自己的恩怨要去处理.”

  从宁则枫的话语之中,段天德听出了浓浓的死意.

  一把抓住宁则枫:”统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统领何必作这一时的意气之争?”

  “这不是意气之争!”宁则枫的语气之中充满了萧索之意,”明齐争霸,已经没有海上争锋了.明军水师之强,早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大齐也不可能再拿出如此多的资金来打造第二支舰队了,其实即便打造出来了,也只不过是明人的盘中餐而已.段将军,你走吧,小船已经给你备好了.”

  段天德还想说些什么,但宁则枫却转过身去,凝视着海面之上愈来愈近的明军战舰,不再理会他,他终于是长叹了一口气,转身向着下方走去.

  除开宁则枫的这艘战舰之外,其它的齐军战舰已经齐唰唰地掉头,重新驶向了阳泉码头.

  远处海面之上,站在太平号指挥塔上的宁则远自然也发现了齐军水师的异动,但对于他来说,这并没有什么不同,左右只不过是一轮排炮轰过去,将他们统统击沉.

  “有一艘战舰过来了.”身边的一名将领低声提醒着宁则远.

  “我知道,那是宁则枫!”宁则远冷笑一声道:”他自知今日难逃一劫,所以来自赴死路了.”

  兄弟两人虽然血管之中流着同样的血,但相互之间早就恩断义绝,甚至比起一般的人还要远远不如,当年宁则枫得势之时,一门心思地想要杀了宁则远,而宁则远得势之后,便将宁则枫圈禁在越京城内当一头猪一般的养着.

  两人都是恨不得生啖对方肉的彼此仇恨着.

  “其余战舰去歼灭准备进港的敌舰,过来的那一艘,交给我.”宁则远大声下令道.

  两艘战舰迅速地接近,其它的明军战舰看都没有看那艘逢中直进,向着太平号笔直冲过去的齐水舰只,而宁则枫也压根就没有理会他们.

  太平号战舰在海面之上划了一道大大的弧线,转过身来,将自己的侧舷对准了驶来的宁则枫战舰,让宁则远有些惊讶的是,对面的宁则枫压根就没有也与太平舰抢占有理位置的想法,太平舰速度快,码力强劲,但个头大,转弯半径长,宁则枫的战舰无法与太平舰比吨位,比火力,甚至比速度,但他个头小,却更为灵活.

  宁则远本来以为这会是一场龙争虎斗,他很清楚自己的哥哥在水战之上的造诣不但不比自己弱,甚至还要更强一些.

  但现在宁则枫却似乎是得了失心疯一般,就这样笔直地对准太平号撞了过来.

  “疯了么?”宁则远冷哼一声,”侧舷准备,开火!”

  太平号五层甲板之上,一共安装了七十余门火炮,此刻,七十余门火炮依次开火,在夜空之中宛如一朵朵盛开的火焰之花.

  宁则枫的战舰连续被命中,甲板之上木屑纷飞,一块块木头被炸得凌空飞舞,不时有水兵惨叫着凌空飞起,掉落进海水之中.熊熊的大火在战舰之上燃烧起来.

  宛如一只正在燃烧的巨大无比地火把,宁则枫的战舰仍然在向着太平号疾驰.

  看着疯魔一般的宁则枫,宁则远指挥的太平号陡然加大码力,就这样向后退去,一个进,一个退,退的,比起进的速度,丝毫不慢.

  当七十余门火炮第二次鸣响的时候,一切便都结束了.

  那支硕大的火炬先是陡然之间抖动了起来,然后再也没有了向前的动力,当第二轮火炮响起的时候,他的桅杆,风帆,以及他的甲板之上的建筑几乎全都被摧毁了.

  太平号缓缓靠近,宁则远站在高高的指挥塔台之上,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正在缓缓沉没的对方战舰.

  火焰之中,一个人吃力地站了起来,虽然隔着有一段距离,但宁则远仍然一眼便认出了那便是宁则枫.

  “我没有输给你,我只是输给了命,命啊!”燃烧中的宁则枫双臂箕张,仰天长嗥.

  卡嚓一声,他脚下的战舰断成了两截,下沉的速度骤然加快,极短的时间之内,在宁则远的眼中,便只剩下了一小团火花,跳跃了几下,终于是永远地熄灭了.

  “父亲应当会伤心的.”宁则远低低地说了一句.他不得不承认,宁则枫最后那一句话并没有说错,这是命,如果不是有幸遇到了大明皇帝秦风,从而踏上了逆天改命的旅途,他不会是他哥哥的对手.

  不过,命好,命硬,是一个人活着的机遇,可遇而不可求.所以他也不觉得宁则枫有什么可抱怨的.

  “宁侍郎,你看!”身边的将领突然叫了起来.

  宁则远转头,便看见整个阳泉港都在熊熊燃烧着,火焰是如此的明亮,几乎照亮了半边天空,齐人将他们的战舰主动焚毁了.

  “糟糕!”宁则远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阳泉城头,杨致看着燃烧的海港,燃烧的战舰,还有远处海面之上的明军战舰,摇头叹息道:”人才啊,真是人才.慕容郡守,接下来咱们的麻烦大罗.”

  刚刚打退了生女直人又一次进攻的慕容远,看着向黑暗之中退去的生女直人,深有同感地点着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