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86:女儿的小秘密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这位本家,可真是能折腾.”笑弯了腰的闵若兮连连摇头:”我记得他好像从正阳之役开始,就出现在你的视野之中了吧,这么多年了,他还在欢快地蹦哒,每一次好像都能给我们造成很大的麻烦.”

  秦风有些郁闷地道:”是啊,说起来,这家伙人我们造成的麻烦,比曹辉还要多一些.从郭九龄郭公开始,就一直在逮他,但不得不说,这家伙要比泥鳅还要滑一些,我们两代雇谍卫大头目都在与他较量,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将他如何,他倒是越跑越远了.”

  “也的确是一个人才,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居然还能成功地煽动那些西方人大举来向我们发起进攻.”闵若兮摇头道.

  “彼此需要而已.”秦风道:”丹西需要找一个强大的敌人来达到他自己的政治目的,秦厉需要一个强大的外援来帮助齐国获得最后的胜利,双方一拍即合而已.西方人对于我们东方的富庶是早已垂涎欲滴,秦厉推波助澜,自然便是火上浇油.而丹西呢,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来清除异己,不论是胜利还是失败,终归他是不会输的.而秦厉呢,只要丹西出兵,他就算赢了,至于输赢,他才懒得在乎呢!”

  “你曾经说过一旦马尼拉那边打响的话,齐国也会发动进攻,这个时候你离开越京城合适吗?”闵若兮道.

  “没有我在京城,大明照样会正常运转,即便是现在,我也没有怎么管事啊!”秦风笑道:”所以我离不离开,大明都会按照既定的轨道运行,这也是我当初成立大明到现在一直在竭力推动的一种政体,我不希望将一个国家的命运悬于一个人的身上.到时候政事运行有政事堂,你,只需要作为国母坐镇京城便够了.”

  “那对齐作战呢?你就完全交给你的几位大将军了?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与齐国作战,最关键的就是开战的头一年.”

  “我还真不担心.”秦风微笑着道.”战争的初期开段,我们大明会采取守势,而齐国一定会倾力进攻,或者他们在某些方面可能占一些便宜,但想撼动我们两个方向上的主力,那却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我们不主动抢攻呢?不论是兵甲,还是士气,我想我们大明都要优于对手的.”闵若兮有些不满意地道.

  “消耗!”秦风淡淡地道:”这场对战,我们耗得起,齐人却耗不起.如果他们不能在战争初期迅速地确立起绝对的优势,那他们就永远也不可能占到优势了,所以大战一开始,曹云必然是精锐齐出,这个时候与其对攻,我们或者会胜利,但付出的代价一定会极大,惨胜一直是我不希望的.既然如此,我当然要充分利用我们的优势,你也知道,像火炮这类玩意,如果用在守城之上,当真是无双利器.便让齐国人在坚城之下,好好地尝尝火药武器的味道吧.”

  闵若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武陵战区,以前昆凌郡等地,会成为齐人的血肉磨盘,他们主力精锐尽出,却会在这两个方向之上消耗殆尽.等我结束了马尼拉战役,便是我们反攻的时候了,那个时候,攻守可就易势了.”秦风微笑着道:”那个时候我们再攻入齐国,就不用再和他们最精况的部队硬撼了,付出的代价可就要小很多了.”

  “你的将军们能贯彻你的意图么?吴岭不说,周济云不会有什么想法吗?”

  “整个作战计划的制定者便是周济云.”秦风笑道:”说起来这样的大规模的军团作战,周济云的经验要更丰富一些.我们的第一次国战,还是程务本替我们构划的,这一次,是周济云替我们作出了整体构划,然后兵部汇集了几个战区的大将军们多次商讨,这一份作战计划,已是商讨争论了一年多了,到现在为止,形式愈来愈明郎,整个作战计划也已经趋于完善了.所以到时候我在与不在,对整体作战并不造成多大的影响.”

  “那我就放心了.”

  “你这一年多,完全没有管事了,接下来你就要多操劳一下了.”秦风伸手拍了拍闵若兮的后背,道:”可不能偷懒了.”

  闵若兮焉然一笑:”对丹西,你有必胜的把握吗?”

  “你如果问我,那自然是有的.”秦风道:”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马尼拉布置,经营了这么久,那里已经变成了我们的主场.丹西就算是头猛虎,到了我的地盘之上也得给我趴着,是条强龙,也得给我盘着.这一次,我不但要把他们的军事打趴下,我还准备用火炮一举轰开他们的市场,将那里彻底变成我们大明的商品倾销地.自从蒸汽机出现之后,咱们的产品生产一日千里啊,生产的越来越多,虽然现在看起来还是生产多少便能卖出多少,但那只不过是历史的欠帐太多,用不了几年,就会出现生产出来的东西过剩压根儿就卖不出去的情况,所以,我们得为咱们的商品寻找新的市场呢.”

  “所以你纵容那些海商去开辟三佛齐那样的地方?”

  “当然.”秦风大笑起来:”咱们的那些海商惹不起丹西,但三佛齐那样的地方,还是可以去惹一惹的,现在他们已经在哪里站稳了脚跟,下一步,就是慢慢地扩展了,相信我,当他们在哪里彻底立住脚后,他们就可以用金钱在哪里砸出一片新世界来.”

  看着秦风一切都心中有数,闵若兮便也放下心来,两人并肩走了一段路,闵若兮突然道:”小武明年十八,就要大婚了,你也不关心关心你的长女吗?”

  秦风脚步微微一顿,旋即失笑道:”你说得也是,小文也十八了.不过倒也不着急,小武大婚,一来是早有婚约,二来也是出于政治上的需要,小文没这些约束,怎么你倒着急起来了.”

  闵若兮哼了一声:”你的这位长公主,已经有意中人了.”

  “啊?”秦风一怔,心中倒是有些隐隐发痛,这就似乎是自己种了十几年的一颗好白菜,眼看着就要被猪拱了的节奏啊.”怎么没有听她说起过?”

  “这姑娘自从出去工作之后,主意是愈来愈大了,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不过她也不想想,堂堂长公主在外面学习工作,我岂有不派人跟着的道理?她的一举一动,又岂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

  “那小子是谁啊?我认识吗?”秦风摸着腮帮子,觉得牙齿有些痛.

  “你肯定不认识.”闵若兮道:”是一个商家子弟,不过倒不具体地经营实业,而是专门做投资的,看着那个行业好,便投入大笔的钱财进去然后坐地分红.”

  “这个我知道,这是近两年刚刚兴起的一个行业,银行贷款有着很多的限制,有些人没法子贷款,这些做风险投资的人便应运而生,投资风险极大,但收益也极高.”秦风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你的长公主不是就在太平银行做事吗?因为业务上的一些关系与这个小子认识了,也不知怎么一来二去,就有了那么个意思.”

  “小文可是眼高过顶的,那小子真不错?”

  “京师大学堂毕业的,在学堂里专门学的就是这个,也算是苏灿的学生吧.毕业之后拒绝了做官,因家干起了这个.几年时间,便让他的父亲直接退休养老了,现在他当家作主.”闵若兮道.

  “长得还如何?品性怎么样?知不知道小文的真实身份?”秦风一迭声地问道.

  闵若兮横了秦风一眼,”现在知道关心了,你稍微上心一些,国安部还不把那小子查个底儿掉啊?”

  “在我心里,小文一直还是个小丫头呢?”

  “都快十八了,还是小丫头?”闵若兮嗔怪地盯着秦风道:”我已经查过了,这小子嘛,倒也长得一表人才,品性也还不错,还真不知道小文的真实身份,我专门找了苏灿问过,苏灿也是蛮吃惊的.因为那小子在学堂的时候,并不是表现最出色的那几个.最厉害的那几个,现在不是在太平银行,就是在财政部呢!”

  秦风长舒了一口气:”既然是这样,那就让他们先处着呗,也许是三分钟热度,过一段时间便烟消云散了.”

  闵若兮有些诧异地看着秦风:”你姑娘的终身大事,难不成你准备让她自己作主吗?”

  秦风一笑道:”有其母,便有其女嘛!小文那性子,别看外表很柔顺,内心主意大着呢,典型的那种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儿,所以啊这事儿,咱们不管,如果当真郎有情妾有意,我们便顺水推舟,成人之美呗.”

  听了秦风的话,闵若兮有些恼羞成怒,四处瞥了几眼,突然伸手揪住了秦风肋下软肉,狠狠地一扭.

  秦风立即配合地荷荷呼痛.

  纵然知道秦风是装的,闵若兮仍然忍不住笑了起来.想想当初两人是怎么在一起的,好像还真没什么立场去阻拦自己的女儿,闵若兮与秦风的故事传遍天下,他们的女儿又不是不知道?

  不过当父母的,在这样的事情之上,终归心里是有些别扭的,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闵若兮才真正有些理解当时自己任性的时候,父母是什么感觉了.

  这也是触动她想要回到上京家庙里去祭拜父母的动因之一.

  两人不再说话,默默地向前走着.

  乐公公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两人的漫步,秦风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他心中清楚,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乐公公应当不会来打扰他.

  “陛下,章兵部在宫外求见.”乐公公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