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41:海上伏击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周葆桢窝了一肚子的火.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对面的猛虎王朝的舰队是一个极难缠的对手.就算自己的手下都有着第三舰队战舰的实力,与对手在海面之上交手,也不过是五五开而已.同样是风帆战舰,对方的船速比自己要快,机动性也要更灵活一些,这大概要得益于对手的那种比较特别的风帆.

  周葆桢是绝不想与对手接帮硬战的,自己手下那些马尼拉海域各国组织起来的舰队,虽然在这一年多来有了一些长进,但比起对手来,还是差了不少,不管是在战舰的统一作战之上,还是在肉搏战之上.

  曼朱港一战,周葆桢事实上是抱了很大希望的,双方的战舰数量差不多.起初他认为这是一场极有希望获得胜利的战斗,但开打不久,他就明白,这不过是自己的奢望而已.无论是战斗意志还是技巧,对面的那些家伙,比起自己的手下都要强上不止一线.

  见势不妙的他,只能下令撤退,保存有生力量是他无奈的选择,只要自己还存在,便可以牵制住对方的这些战舰,为陆上战斗分担一些负担.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一场猛捉老鼠的游戏,周葆桢想要逮住机会袭击那些运输船,而威斯凯尔却想捉住这只狡猾的老鼠.双方在海上兜兜转转了十数天,周葆桢没有抓住机会,而威斯凯尔也没有逮住与他决战的机会.

  在海上兜圈子的周葆桢此时最想要的就是马上结束这场战争,然后自己便可以回到大明本土,然后将自己的这些老式的风帆战舰统统换成一二舰队那样的新式蒸汽火炮战觅,想想宁则远与周立两人,不过是率领了三十艘新式战舰,便悍然去挑战猛虎王朝最为精锐的王室军队,想想心里便更热切了一些.

  但他也明白,不管是论资排辈还是别的什么也好,宁则远与周立两个人率先拿到新式的战舰都是让人无话可说的,宁则远是水师的最高统领,周立是最早跟随皇帝的水师将领,大明的水师,可以说是这两人一手一脚创立起来的,他只能往后排.

  但下一个,必然就轮到他了.

  今天,他再也不必躲了.早上的时候,一艘飞艇找到了他的舰队,给他带来了马尼拉海域大捷的消息,不出所料,丹西的精锐王室舰队在宁则远与周立的联手攻击之下全军覆灭了.现在,他们正在向着这片海域赶来,准备夹击威斯凯尔的舰队.

  终于到了自己扬眉吐气的时候了么?周葆桢看着远方正向着自己驶来的敌舰,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让你们得意,今天就让你们全部下水去喂鱼.

  “加速前进!”他放下了望远镜,带着一丝兴奋下令道.

  第三舰队向着更远方驶去.

  在威斯凯尔看来,他的敌人又要逃了.不过今天离天黑还远得很呢,前几次,都是因为夜幕降临让他们逃之夭夭,但今天,他们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追上去,追上去,今天就让我们结束这场游戏!”他挥舞着手里细长的剑只,大声道.

  猛虎王朝的战舰比对方的舰只要更快一些,在那些敌人的战舰之中,也只有跟着那个庞然大物的十几艘战舰能与自己比比速度,但他们要护卫那个庞然大物,又要照顾其它的战舰,想快,也是快不起来的.

  事实也正如威斯凯尔所料想的那样,虽然双方都在全速前进,但双方的距离,仍然在不断地拉近.

  威斯凯尔兴奋地看着对方越来越清楚的旗帜和舰上活动的水兵,赶紧干掉他们,然后回头去支援斯腾森.

  “爵爷,左边发现敌舰.”桅杆之上的刁斗里,一名负责眺望的水兵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威斯凯尔嗯了一声,敌人居然还有多余的战舰么?

  “有多少?”

  “回爵爷,一二三……有十三艘.”水兵道.

  听到只有十三艘,威斯凯尔轻蔑地一笑,就他们那样的战斗力,再来十几艘战舰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给左翼下令,分出三十艘战舰,去灭掉他们,然后再支援中军.”他对身边的传令兵道.

  随着信号旗飞舞,左翼三十只战舰离开了大部队,向着远方驶去.

  “爵爷,右边也发现了敌舰的踪影!”桅杆刁斗之上的士兵再一次的高叫起来.”有十四艘,爵爷,有十四艘战舰.”

  威斯凯尔楞了一下,本能地感到有些不对,但此时,他看到前方的敌人战舰速度骤然减缓了,不知是因为来了援兵,还是因为体力不支了.

  “传令右翼,分出三十艘战舰去迎敌,其余的,跟我去击溃敌人的前方主力.”威斯凯尔大声吼道,他已经厌烦透了,就这样的战斗力,就算设下伏击,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又有什么用呢?此时前面的战舰虽然比自己要多出来了一些,但他仍然有信心正面击溃对手.

  前面的敌人舰只一左一右划出了一道弧线,显然正在掉头.

  “不跑了么?想要正面对我对战了吗?来吧,让你们看看威尼斯战舰的厉害.”威斯凯尔兴奋地道.

  桅杆之上刁斗里的士兵不合适宜地又大叫了起来,威斯凯尔抬头看了他一眼,恨不得一箭将他射下来,此时的这个家伙,就像是一只乌鸦一般,总是给他带来坏消息.

  “怪叫什么,看见鬼了么?”他厉声怒吼起来.

  “爵爷,敌人的战舰,敌人的战舰来得好快!”桅杆之上的士兵有些语无伦次了,”他们,他们是不一样的.”

  威斯凯尔楞了楞,转过身来,举起了手里的望远镜.

  先前,刁斗上的士兵通过望远镜能看到远方,他还看不到,但就在这一转眼的功夫,敌人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其实他不拿望远镜,也可以清晰地看到敌人了.

  果然是不一样的.

  没有风帆的战舰,从顶上一个稍有些弯曲的大烟囱之中冒出了滚滚的黑烟,每一条战舰的背后,都是波涛滚滚,白色的浪花向着两边翻涌,风驰电挚一般地向着自己这边驶来.

  “这是什么战舰?”他失声叫了起来.

  对方战舰的速度远超了他的想象,就在他呆若木鸡的时候,从望远镜中,他看到了对方已经逼近了自己分出去的战舰.

  闷雷般的声音旋即响了起来.

  对方的战舰在还隔着约两里远的地方,便转舵向着一侧驶去,将自己的侧舷对准了猛虎王朝的战舰.

  浓烟,火光,雷鸣.

  然后威斯凯尔便看到了自己分派出去的战舰几乎在霎那之间,便遭遇到了灭顶之灾,几乎每一艘战舰都遭到了打击.

  桅杆被击断,风帆被卷走,一块块的木头,铁板,在轰响声中飞上半空,当然,飞在半空之中的还有自己的士兵.

  左右两翼,几乎同时遭到了打击.

  在这一刻,威斯凯尔与兰普德的差距便显露无遗,兰普德在遭到了敌人的一轮炮火打击之后,顷刻之间就明白自己不是敌人的对手,只能迅速地拉近与敌人的距离混战在一起才能更有效地遏制敌人的火力.所以他当即下令舰队分散,各自为战.所想的,只是掩护丹西登陆.

  但此时威斯凯尔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他分派出去的两支舰队指挥官在遭到了这一轮打击之后,已经完全蒙了.而明军的第一第二舰队此时已经顺利地完成了掉头,将另一侧的炮火对准了那些已经在起火燃烧的敌人战舰.

  第二轮炮火旋即打响.

  连续两轮炮火之后,分派出去的六十艘战舰,已经基本上失去了战斗力,瘫在了海面之上.两支蒸汽战舰再也没有看他们一眼,而是绕过了他们,径自向着威斯凯尔的主力舰队扑来.至于那些遭到打击的敌人战舰还有没有漏网之鱼,他们并不在乎,这不是还是周葆桢的舰队在吗?

  宁则远是憋了一口气的.因为他在战术制定上的失误,让丹西有数万人登上了马尼拉国,这必然会给马尼拉部分地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光是撤退,便将要损失无数的人员物资.皇帝虽然没有怪罪,但他的心里却是极不好受的.现在这一口气,便完全出在了眼前的这支舰队之上.

  “给周葆桢传令,让他去收拾那些被我们击中的战舰,然后在外围游戈,捕捉那些漏网的敌人的战舰.”宁则远吼道.

  周葆桢很想与眼前这个将他逼得很狼狈的敌人将领再一次交交手,但他也明白,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冲上去,只会影响到第一第二两支舰队的作战效率,看着耀武扬威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的将敌人战舰打爆的新式战舰,他的眼中几乎要冒出绿光来.

  我也要这样的战舰啊!他在心里哀嚎道,然后也只能怏怏地下令,让麾下的战舰执行宁则远的军令.

  威斯凯尔的近百艘战舰被不到三十艘的明人战舰给包围了.然后便是来断地炮击.比速度,他比不过,比灵活性,他比不过,比火力,他干挨打而还不了手.

  终于下达突围命令的威斯凯尔,看着海面之上那些不断燃烧的一团团熊熊的火光,两膝一软跪在了甲板之上.

  不是他不行,而是这根本就不是他能抵抗得了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