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94:送别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樊昌是一个极其自制的人,平时极少饮酒,但今天,却是杯来酒干,特地赶来为他送行的覃野猪,何老妖,章晃晃也都是感伤不已他们四人,平时虽然竞争得你死我活,一见面就要掐,但实际上在战场之上,却是砍得脑壳换得命的生死兄弟,无数次的战斗,已经让他们放心地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彼此只要对方还有一个人活着,他们就不怕自己的后背被人捅上一刀

  “兄弟,来,再干一杯,这一走,兄弟们要再见面,可就不知何年何月了!”覃野猪冲着樊昌举起了酒杯

  樊昌举杯,两人重重一碰,然后都是一仰脖子,咕嘟嘟地喝了下去放下酒杯,两人的眼睛,却都是有些红了覃野猪抽了抽鼻子,”他奶奶的,哪里来的风,都把灰吹到我的眼睛里去了,小妹儿,你屋子里打扫得不干净啊!”

  刚刚又端上一盘菜来的樊小妹露出一个苦笑,屋里纤尘不染,那里来的灰尘了,不过看着这个粗豪的男人此刻的模样,她的鼻子也有些发酸

  “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呀?”章晃晃拿筷子当当地敲着桌子,”大胡子这是高升,高升,又不是发配,一个个搞得跟生离死别的,以后要见面还不容易吗?地上有火车,天上有飞艇,最不济,咱们还有两条腿嘛,想要见面,走几步嘛,你们说是不是?”

  “对极对极!”何老妖露出一贯阴测测的笑容,他就这个模样,不笑还好,一笑就让人感到害怕”来,我们一起走一个,预祝大胡子此去步步高升,大胡子,以后飞黄腾达了,莫忘了拉兄弟几个一把,给咱也谋个好差事啊!”

  覃野猪哼了一声”没出息的东西,功名宁向直中取,莫向曲中求,咱们带兵打仗,功劳,位子,靠手里的刀去一刀一刀的拼,拼赢了,活下来了,自然步步高升,脑袋掉了那是命,下辈子再来大胡子还没有去呢,你就给他出难题,这是兄弟吗?”

  何老妖哼哼道”野猪,不要在老子面前叫嚣,今年的大比,你可是输给了老子的,老子是贪生怕生的人吗?只不过朝中有人好做官吗?咱们这个年纪了,等打完了齐国还能活着的话,估计也就没啥仗打了,那时候自然要找个好位置去呆着养老了,行不大胡子?”

  樊昌嘴巴有些打结,”能不能帮到几位哥哥我不敢说,但我敢说,有我大胡子一口吃的,就少不了几位哥哥的”

  “得,就是这句话”何老妖大笑着举起酒杯”来,咱们一起走一个”

  又是连着几杯下去,樊昌已经有些醉眼朦胧了,看着颠颠儿地端着一大碗汤上来的副手赵二,一把就薅住了他的脖子

  “赵二,第二尉交给你了,你他娘的要是让老子听到你带的第二尉丢了脸,就算千里万里,老子也会赶了回来,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樊昌瞪圆了眼睛,将赵二的头扳到自己的面前

  “将军,您尽管放心,要是第二尉丢了脸,不用您来找我,我自己都抹了脖子去了”赵二大声道

  樊昌大笑起来,用力地晃动着赵二的头,对着另外三人道”三位哥哥,我这个小兄弟,以后就拜托你们了,做的不对,揍他”

  听了樊昌这话,覃野猪,何老妖,章晃晃三个人顿时都大笑起来,拳头捏得卡卡作响,不怀好意地看着赵二

  一边的樊小妹恼将起来,伸出两根手指在樊昌的手背之上用力一扭”哥,你糊涂了,你在的时候,第二尉跟他们几个争得要死要活的,谁都不服谁,你这么一说,岂不是让这三个家伙名正言顺地找赵二的麻烦”

  樊昌晃晃了头,恍然大悟”对哦,是这个道理”一手仍然拎着赵二,一手戟指着另外三个人道”听好了,要是你们趁我不在,欺负了第二尉,便是千里万里,我也赶回来揍你们”

  覃野猪三人一齐叹气,大好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溜走了章晃晃手里的筷子把菜碗敲得叮当响,不满地看着樊小妹道”我说小妹,你还没进赵二的门呢,不就是订了一个婚么?就这么可着劲儿的帮他啊!”

  樊小妹一扬下巴”我不帮他,帮你啊!”

  那边的樊昌却又一惊一乍起来,两手揪着赵二的耳朵左右摇晃着他的脑袋,面容狰狞恶狠狠地道”赵二,我这个妹子命苦,以后你要是敢亏待她,让他受气,我就不是揍你,我会杀你的,你明白了吗?”

  “将军,我哪里敢对她不好,只有她欺负我的好吗?”赵二大声地叫起撞天屈来,一双眼睛斜睨着一边的樊小妹

  看着赵二的怂样,覃野猪几个快活地狂笑起来”大胡子啊,我看你将第二尉是所托非人喽,这家伙怕老婆,只怕硬不起来哦”

  樊昌还没有说话,樊小妹已是大怒,一手提了一个酒坛子,啪地往桌子上一放,”你们几个,硬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来来,小妹我敬你们,用酒堵住你们的嘴好不好?”

  看着娇娇弱弱的樊小妹叉着腰站在哪里扮演一只母老虎,覃野猪快活地拍着桌子大笑道”小妹要敬我酒吗,好,你喝一碗,我三碗”

  “一言为定!”樊小妹还没有说话,还被叉着脖子的赵二已是大叫起来,同时还看向何老妖与章晃晃,”二位将军不相陪吗?”

  章晃晃甩手从桌子底下摸出一坛酒来,”谁认怂谁是小娘养的”

  何老妖看看覃野猪与章晃晃,再看看一边叉腰而立的樊小妹,苦着脸道”我量小”

  “切!”四个男人同时向着何老妖吐口水,樊昌也终于松开了叉着赵二的手

  “我量小!”何老妖这一次愈发肯定地点头道”一碗陪一碗!”

  “我来倒酒!”得到自由的赵二,兴高采烈地提起了酒坛子

  夜幕降临的时候,覃野猪与章晃晃两人是被自己的侍卫们抬着走的,何老妖虽然还没有倒,但也摇摇晃晃,跌跌撞撞了,临出门时,还冲着眼睛仍然亮晶晶的樊小妹道”巾帼不让须眉,何老妖今日服气了”

  四更时分,樊昌的房门轻轻地打开了,提着一个包袱的樊昌从屋里走了出来,转身轻轻地扣上了房门

  大堂里,小妹还没有睡,正在做着针线,看着樊昌走了出来,微微一笑,咬断了手里的丝线,举起手里的棉袄,”刚刚好,本来准备慢慢做的,哪里知道这一次你走得这么急,只能是这几天赶工,针脚可就做得不整齐了越京城那地,比我们这里可要冷得多”说着话,将樊昌手里的包袱接了过来,解开,将叠好的棉袄放进了包袱里,重新打包

  “哥,这一次去了越京城,给我找一个大城市的嫂子回来”

  樊昌笑道”就你哥哥这模样,还能找到啥大城市的姑娘啊,越京城那里的人都娇贵得很,岂能看得上我?”

  “哥哥可莫轻看了自己,其实何老妖说得真不错,你现在就是太子的亲卫统领,以后的前程摆在哪里呢,说不定你人还没有到越京城,就已经有不知多少双眼睛盯上你了,你可得仔细挑一挑”樊小妹道

  樊昌嘿嘿一笑”小妹,以后赵二要是欺负你,只管写信告诉我,就算我回不来,我也找人胖揍他一顿”

  “放心吧哥,只有我欺负他的,哪有他期负我的,更何况,我还有这个哥哥在上头罩着我呢!”樊小妹笑道

  “赵二人老实本分,没什么花花肠子”

  “我知道,哥!”樊小妹点头道”我一定会和他好好过日子的”

  “那就好!”樊昌将包袱背在肩上,”那我走了”

  “哥,你真不跟你的兵告别啊!”樊小妹问道

  “不了”樊昌道”我在第二尉,从一个小兵,慢慢地一步步地成长起来,那面战旗不知凝聚了我多少的心血和情感,我怕看到他们,会忍不住哭的一个将军,绝不能让他的士兵看到他软弱的一面”

  “我懂了”牵着樊昌的手,两人向着院外走去

  伸手拉开院门,樊小妹刚刚跨出去,便楞住了

  “哥!”她轻声叫唤了起来,在他身后,刚刚从院子里马廊里牵着战马走过来的樊昌问道”怎么啦,小妹?”

  “哥,你来看!”

  牵着马,跨出院门,樊昌一下子呆住了

  门外的长街之上,第二尉千余名士卒全副武装整整齐齐地成两路纵队,顺着大门一直向着远方延伸出去第二尉的战旗正在夜风之中猎猎作响

  “抚远营第二尉昭武校尉赵二,率全尉前来为将军送行”赵二大步走上前来,干净利落地行了一个军礼

  樊昌的嘴唇抖动着,身体也抖动着,眼圈霎那之间就红了,好半晌,他才颤声道”胡闹,没有军令,怎可全军出营,赵二,你可知罪?”

  “回将军,赵二已向王将军中军行辕备案,王将军已经批准了”赵二挺直了胸膛道

  樊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牵着战马,缓缓地沿着长街向远处走去士兵们的眼睛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着

  身后,樊小妹倚着门框,双眼泪水长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