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95:往死里操练他们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数天之后,有些郁郁寡欢的樊昌一个人从宝泉车站里走了出来.一路从桃园坐火车抵达沙阳,再从沙阳转车到长阳宝泉港,唯一让他感到振奋的也就是第一次乘坐的蒸汽火车了,作为一名军人,他敏锐地感觉到了蒸汽火车所具有潜在的军事价值.有这么一条路存在,就可以让前线桃园郡不会为后勤补给发愁.有这样一条路,除非是极其特殊的天气,将会风雨无阻地将前线所需要的军需,士卒源源不断地补充到前线.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了.自己到了桃园郡城之后才知晓,自己不但成了太子殿下的亲卫统领,更是要跟随太子出海.

  轰轰烈烈的明齐争霸大战即将打响,而自己,却在这个时候远赴海外,这真是让自己丧气,一时之间,他觉得自己的精气神几乎随着这一纸调令而被击散了.盼了多少年要报仇雪恨啊,眼见着便要开始了,自己却偏生与之无缘.

  “拜见齐王殿下.”在宝泉港军营之中,樊昌再一次见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庞,与当初的青涩比起来,现在的齐王殿下可是显得沉稳多了,显然,昌渚,盘龙山之行,对他的影响还是极大的.

  “樊将军请起!”秦武笑着上前扶起樊昌,”一看到你,我的屁股就又隐隐作疼呢!”

  看着齐王殿下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屁股,樊昌不由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想当初,他在不知道齐王殿下的身份,而以为他只是一个前去军营渡金的豪贵之子后,那下手可真是没有容情,齐王殿下尊贵的屁股也不知道挨了自己多少弯筋脚.

  “殿下恕罪,那时候末将实在不知……”

  “当然不怪罪,父皇就说你踢得好呢,将我身上的浮燥之气,给尽数赶走了.”秦武哈哈大笑,”樊将军,正是你的不留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映象啊,你是不知道,为了将你弄来当我的亲卫统领,我找父皇说了好几次才得到允准.”

  “承蒙殿下看重.”樊昌嘴一咧,也不知是哭是笑:”其实末将,更想留在昌渚.”

  秦武大手一挥,”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跟齐人干仗,你跟齐人有仇嘛,你的家人在齐人哪里遭了很多罪,这我都知道.不过在哪里,都能为国效力是不是?我们这一次出海,可不是去玩儿的,而是也要去干仗的.”

  “出海干仗?”

  秦武微笑着点头:”不是跟齐人干,而是跟从一个遥远的地方来的地人干,我可听说了,那些从西方来的人,个个人高马大,看起来比我们要壮实得多,跟他们干,可比跟齐人干难度大多了.”

  “他们比齐人还要强大?”樊昌有些疑惑地问道.

  “齐人算什么?”秦武撇了撇嘴:”那个叫做猛虎王朝的西方国家,一次性能动员上千艘战舰,运输船以及多达十几万人的士兵跨海而来,你说齐人跟他们一比,算不算强大?”

  樊昌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可是知道,大明的主力战舰加起来也没有一百艘,而这个远方的敌人,竟然一次性便跨海来了如此多的战舰.

  “怕不怕?”秦武故意问道.

  “有什么可怕的!”樊昌摇头道:”还不是两个肩膀顶一个脑袋,一刀斩过去,照样血狂飙,死翘翘.我只是有些吃惊罢了,海外蛮夷,居然也有如此强大的国家么?”

  “樊将军啊,这个世界很大呢!”秦武拍着樊昌的肩膀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们的海商们,正在大海之中探索那些未知的地方,父皇书桌之上有一张地图,父皇将其称为世界地图,那张图啊,绝大部分地方还是空白的,但从已经描绘出来的地方看,便已经让人感叹世界之广袤了.外头,还有无穷的土地等着我们去征服呢.一个小小的齐国,岂能蒙蔽了你的眼睛,那就是条死狗,咱不屑得去打他,咱就挑难度大的.”

  不得不说,秦武的年纪虽然不大,但却是一个天生的鼓动家,三言两语之下,已经将意志有些消沉的樊昌的斗志再一次鼓舞了起来,是啊,现在咱们有火车,有火炮,齐人算什么,就是一条落水狗了,打他们的意思当真是不大了,虽然不能亲手复仇有些遗憾,但能够教训外来的那些侵略者,貌似更有成就感.而且,他也对齐王殿下所说的那个广袤的外部世界发生了极大的兴趣.

  “樊昌愿意追随齐王殿下,不但要击败侵略者,可是要打到他们的老家去,将我们大明的旗帜插在他们的都城之上.”樊昌抱拳道.

  “英雄所见略同啊!”秦武连连点头:”我的愿望就是,将大明旗帜插到我们大明军队所有能抵达的地方.”

  “愿意追随殿下!”樊昌大声道.

  “好,你先休息一下,呆会儿还有一个好朋友去看你,明天,我带你去见见我的亲卫队,以后他们就归你统领了,整整一千人,来自烈火敢死营,你以狠狠地操练他们,就像当初你操练我那样.”秦武道.

  樊昌吃了一惊:”殿下,烈火敢死营是我大明最为精锐的军队,末将那里有资格训练他们?”

  “哼哼,最精锐的军队?”秦武冷笑:”那是以前,现在早已不是过去了哦,李小丫没有跟你讲吗?他带的百把人,在越京城完虐这些家伙们,连父皇都生气了.我们这一次去葫芦岛驻扎,那里可是一个海岛,没有人能救他们,他们也没地叫冤去,我就等着你收拾他们呢!”

  带着一肚子疑惑的樊昌被安排到了一间独立的房间里,从他房间的窗口看下去,正好能看到后面军营里的校场,那里有一队队的士兵正在操演,看服饰,正是名震天下的大明烈火敢死营.

  “不错啊,比我的第二尉强多了,怎么殿下满脸的嫌弃呢?”看着那些士兵操演了一阵子,樊昌更加不解起来,那些人的队列,战阵演练,整体显得相当强悍,更重要的是,个个人高马大,不像自己的第二尉,歪瓜裂枣啥人都有.

  他趴在窗前,仔细地观察起来,既然李小丫的百余人能在正面击败烈火敢死营的士兵,那就说明,这些家伙确实是有问题的,只是问题自己还没有找出来罢了,殿下把自己弄来,恐怕就是为了操练这些家伙的,可是他们缺什么呢?

  看了一阵子,樊昌突然醒悟了过来.

  第二尉操练的时候,那一股肃杀之气,不知不觉地就能感染到所有人,可现在自己看到下面的操练队伍,居然一个个的喜笑颜开,丝毫没有严肃感,更别说那种扑面而来的杀气了.

  咚咚的响起了敲门声,樊昌站直了身子,叫道:”请进.”

  门被推开,一个军人站在门边,一支袖子掖在腰带之上,竟然是一个独臂.

  “周波!”樊昌惊喜地叫了起来,大步走过去,伸出双手,紧紧地与对手拥抱在一起.”你也要跟着齐王殿下一起去?”

  “当然,我现在是你的行军司马!”周波大笑道:”专门为你打理后勤,当然,还顺带着考功记过.”

  “有你相伴,真是太好了.”终于有了一个熟人,樊昌相当的开心.

  “打仗可不成罗,现在只能耍耍笔杆子,弄弄帐薄子了.”周波笑道,”我让人准备了酒菜,呆会儿殿下也要过来,咱们小饮几杯,为你接风.”

  “什么时候出发?”

  “还需要大约十天吧,这一次我们去葫芦岛,还要押送数十台蒸汽机以及种过船的原木去葫芦岛,现在货物还没有备齐.”周波道.

  翌日,军营校场之上,秦武看着面前集结起来的一千亲卫,他的左手边站着樊昌,右手边站着周波.

  “今日,孤要向你们介绍一个人,他,叫樊昌,以后将是你们的统领,他会教你们怎么打仗,怎样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秦武冷然道:”这位叫周波,相信你们有些人已经认识他了.以后他是你们的行军司马.”

  说到这里,秦武看着下面有些人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便冷笑一声接着道:”这位樊将军,当初操练过孤,实话告诉你们,孤的屁股上不知道挨了樊将军多少脚,他还操着大棒子将孤打得躺了好几天,正是在樊将军的操练之下,孤才知道了真正的战士是什么样子的.你们,当中有一部分人,曾经被一支边军打得屁滚尿流,这一次孤将樊将军找来,就是为了让你们日后能找回场子.你们自己好好思量思量,樊将军连孤都揍,你们会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下面微微骚动起来.

  樊昌脸色微微一沉,向前踏上了半步,稍稍落后了秦武半个肩膀,但就是这半步,配上他一脸的大胡子和冷酷到了极点的眼神,那种在战场之上杀人无算的气势,立时就镇住了下面的士卒.

  “想当孤的亲卫,没有本事可不行.你们当中,只有一百人是孤亲自要来的,就是那些吃了败仗的家伙.另外的人,都是你们的父母长辈想法设法托人找门路塞给我的,哈哈,我来者不拒,不过来容易,走可就难了.要么雄纠纠气昂昂地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要么就被剥夺军藉,背上一个处分滚回去.”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