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98:心惊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砰的一声脆响,一股淡淡的青烟从枪口冒出,远处,套着盔甲的木头架子一阵震颤,拉动枪栓,再次射击,转瞬之间,试射的军官已经打完了弹仓之中的五发子弹。

  片刻之后,一名士卒举着那个木头架子到了鲜碧松等一干将军们的面前。

  上好的盔甲已经被击穿了,黄澄澄的弹头深深地嵌进了木头桩子上,鲜碧松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盔甲的前面看起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弹孔,但从后面穿出来的时候,却撕裂了一大块甲胄,如果这子弹打在人的身上,这人是什么下场,几乎是不言而喻的。

  在战场之上,所谓一砍不如一捅,士兵们怕长矛可比大刀要厉害得多,就是因为大刀片子砍下来,还真不一定能要了你的命,但是让长矛那玩意儿一枪捅进身体里,活下来的几率可就真是不大了。

  而现在的大明1式击中人体之后对身体造成的破坏,可是比长矛要厉害多了,至少在甲胄的保护之下,想要一枪将人捅人对穿,那非得是猛将悍将不可,寻常人那里有这等力量呢。

  然而现在,手持一柄大明1式,即便是一个妇嬬,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一个身经百战的勇士。

  “射程是多少?”鲜碧公声音低沉地问道。

  “五十步之内,绝对杀伤,百步之内,有效伤害。”军官回禀道:“我们这些天的缴获不多,除了留下一部分要送到长安去,剩下的一部分便用来作了这些测试。”

  “那些东西也试一下。”鲜碧松指了指身后一个铁箱子之中装着的一个个铁疙瘩。从外表上看,他们毫不显眼,就像是一具黑乎乎的上面雕刻着花纹的铁疙瘩,但只有亲眼目睹了荒原之上那一场爆炸的齐军士兵,才深悉它的厉害。

  事实上,一个手雷是绝不造不成那样的效果的,只不过在那一刻,自知无法脱身的明军士兵在那一瞬间,引爆了身上挂着的三枚手雷一齐爆炸才有了那样壮观的一幕。

  一个土垒子里,被小心翼翼地放上了一枚手雷,固定好之后,一截长长的绳索扣在手雷上那个小小的拉环之上,土垒的里外都放置了一些齐军现在普通装备的甲胄。

  一众手持大盾的士兵挡在了一群将军们的面前,在鲜碧松点头示意之后,校尉军官猛然拉动了手中的绳索。

  片刻的寂静之后,轰然的爆炸之声在土垒子里面响起,一副副的甲胄被抛上了天空,然后叮叮哐哐地落下地来,烟雾散去之后,那个土垒子已经面目全非。

  士兵们捡来了甲胄,在土垒子里面的甲胄已经破损得不成模样,如果人穿着这样的甲胄,此刻大刻已经驾鹤西归了。就算是外面的地些甲胄,也是变形严重。

  “大将军,只怕土垒子外面的士兵,在这样的冲击之下也会失去战斗力的。”一名经验丰富的将领轻声道。

  在场的都是行家,自然知道这里头的道道。战场之上,碰上重甲士卒,砍不进,枪戳不穿,此时便由力士手持重武器狂砸,那些身披重甲的对手,外面的盔甲损失并不严重,但内里的人可就不成了,往往就会内腑受伤而亡。

  “将这些东西都封存好。马上送往长安。”鲜碧松脸色阴沉地道,“咱们大齐,现在终于也弄出来了火药,虽然比不得大明的,但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这些东西交上去,也许那些大匠们,能琢磨出一点什么东西来。”

  齐国现在的确已经研制出了火药,火药的门槛其实并不算高,在齐国人拿到了大量的样品之后,他们很快就分析出了里面的成分,然后自己开始仿制,但问题是,想要达到明国现在的研制水平,那就不知是何年何月了。从秦风下令开始研制火药开始,明人历经了五年的时间,才从最初的那种只能做烟花爆竹的玩意儿,发展到了现在已经可以大规模地制造黄火药。

  齐国人现在研制的火药,动静儿大,威力小,作为大将军的鲜碧松自然是清楚的,可即便如此,皇帝还是给予了这些大匠们丰厚的奖励,希望他们能再接再励,弄出更好的火药来,但这,又谈何容易呢?

  如今鲜碧松看到了明人的大明1式,看到那么一枚小小的子弹内装着那么一小撮火药,就能爆发出如此大的能量,怎能让他不从内心里感到一阵阵的慌乱呢?

  都说武器是人用的,再先进的武器,人不对,也发挥不出他的作用。问题是当双方的武装差距太大,这中间的差距又拿什么来弥补呢?

  就像是一个壮汉面对一个婴儿,那怕这个壮汉一二再,再二三地犯错,可是这个婴儿又能给他造成多大的伤害呢?

  带着他的将军们回到议事厅,鲜碧松沉默地摸着大案之上的一套旧书藉,这是他要求鬼影的人从明国境内弄来的。并不是什么秘密的东西,而是一整套明国的中学教材,一整套大学教材,鲜碧松对里头的国文,数学这些都不太感兴趣,唯一让他兴趣盎然的则是物理,化学这些以前闻所未闻的东西。

  这是明国公开发行,公开教授给学生的,里面的很多东西,其实便涉及到了火药等一些玩意儿的最基础的制造和研发。即便是鲜碧松这样的原本对此一窍不通的人,在仔细研读了一番之后,便略有所得,至少对很多东西有了一个大概的模糊的概念。

  可愈是这样,鲜碧松便愈是害怕。这些东西算是国之利器了吧,但明人却将其公之于众,教授给每一个进学的孩童,这代表着这些东西对明人来说,已经根本算不得秘密了。大明强制每一个适龄儿章入学就读,以前在鲜碧松看来,这就是劳民伤财的举动,现在他突然有些反应过来了。

  如果说明国有一百万个儿子入学就读这些东西,哪怕他们其中只有一万个人以后读出了名堂,在这上面有了一些成就,那就等于他们有了一万人极其高明的大匠,对了,现在大匠在明国被称做工程师,教授等等,是正儿八经的官员。而在大齐,高明的匠师之间还只是口口相传,因为这些大匠有很多人并不识字,一旦其中有一个出了什么意外而又没有将他的心得体会传授给他的弟子,他的这门学问就算是断了传承了。

  “大将军,这件事情,这些武器,末将认为要绝对保密,要是让咱们的士兵知道了这些,只怕战斗意志会降到冰点。没有了战意,这仗还怎么打?”一名将领站起身来,冲着有些走神的鲜碧松道。

  回过神来的鲜碧松却断然地摇头否决了这名将领的意见:“我的意见恰恰相反,要让士兵们知道这些事情,而且越早知道越好,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隐瞒,而是如何找到让士兵们克服恐惧的办法,让他们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那仗才有的一打。如果这样瞒下去的话,真正对垒的时候,士兵们猝然遇到了这种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也无法理解的武器,崩溃,只是转眼之间的事情。”

  他沉吟了片刻,道:“原本制定的一些作战计划需要重新调整,这一段时间,大家专心地把这一件事情做好,不要刻意夸大,但也不要瞒着不说,要给士兵们客观地描述,然后通过各咱演练,使咱们的士兵对此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另外,战马这些东西,也要多加训练,好让它们适应新的作战环境。”

  “明白了!”一众将领齐声领命。

  “都去忙吧!”鲜碧松挥了挥手。

  看着众人离开,鲜碧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本来是一个防守见长的将领,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改弦易辙,主动向明人发起进攻了。因为自从明人的火炮出现之后,所谓的坚城,便已经成了笑话,除非他也用同样的武器,才能与对手较量一番。

  在这样的局势之下,他除了加强已有的防守体系之外,还得主动出击,尽量牵制明军的力量,减轻防守的压力。然后再找准机会大规模出击,一击致命。

  可这,何其难也!对面的吴岭,野狗,那一个不是身经百战之辈,想要让他们上钩,难度之大,让鲜碧松是一点信心也没有。

  战争必须要提前发动,从早前的情报来看,对面的明军,还并没有大规模地装备这种武器,这也充分说明了这些厉害霸道的武器,是明人刚刚才鼓捣出来的,如果等他们大面积地换装之后,这仗,就更难打了。

  一个月!鲜碧松走到门边,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

  一个月的时间,让士兵们有足够的心理建设,让他们迅速地适应新的作战环境,然后,自己就必须要动手了。现在每迟一天,明人就会造出更多的枪支,火炮,还有这种让人恐惧的铁疙瘩。

  希望鬼影的探子们能给自己带回来好消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