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99:难解的题目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曹云日渐苍老。

  五十多岁还不到六十,竟然已经是满头白发。短短的两年时间之内,看起来一片大好的形式,竟然就直接急转而下,国内的经济民生情况之恶化,更是让人瞠目结舌。

  大量明国廉价商品的涌入,沉重地打击了齐国原本的那种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无数的齐国家庭因此而破产,大量的自耕农们抛弃了他们的土地踏上了逃荒的路途,他们是宁愿当流民,也不愿意再被锁在土地之上,最后活活地穷困而死,沉重的赋税,徭役让他们根本就再也无法承受。

  为了解决流民问题,齐国不得不建立起了一个个的流民营,对他们进行管制,部分强壮的流民被选编入伍,组成了民夫营,用自己的劳力为家人换取活下去的最起码的资源。

  不少的地方,已经开始出现人烟凋蔽,数里之内,不闻鸡鸣犬吠之声,而这,对于人烟稠密的齐国来说,这已经是极其严重的事情了。

  更让齐国朝廷难以承受的是,他们的货币系统已经完全破产了,在明国不动声色的布局之下,在国内那些利益熏心之辈为了一己之利而推波助澜之下,明人完美地在齐国复制了当年对于楚国的金融攻击,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做得更巧妙,更隐蔽而已。如果说对当年的楚国就是赤裸裸地明火执仗地打劫,这一次对付齐国,却是悄无声息地挖了数年墙角,只到整个墙壁已经摇摇欲坠的时候,这才猛力地踹了一脚。

  而踹这一脚的还不是明人,而是齐国人自己。当齐国下令断绝于明人所有的商业关系,进行全面的封锁的时候,便等于这一脚狠狠地踢了下来。

  不到一个月时间,齐国朝廷的货币体系冰消瓦解,制钱的信用失去了明人的支撑,瞬间便变得一文不值。直到此时,齐国上下这才明白过来,但却为时已晚。

  齐国民间很多地方,竟然恢复到了以物以物的时代,即便是朝廷,也不再接受用铜钱来收取赋税,要么是实物,要么是金银。

  明国太平银行对于齐国的这一波打击,不仅自己赚得盆满钵满,也从根子上摧毁了齐国的信用体系,想要短时间内再重新建立起信用,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这一件事并没有完结,还在持续的发酵之中。齐国货币体系的破产,使得明国的纸币在齐国应声上涨,不少的齐国人为了保全自己的资产,在不惜代价的获取明钞,而大明的太平银行,这一段时间正拼命地让自己的印钞工厂加足码力印刷钞票,然后通过秘密渠道送进齐国。薄薄的纸片,换来的却是真金白银已经实打实的资产。而对于这一点,齐国的那些管钱的大老爷们,再一次后知后觉,到现在仍然一无所知。

  曹云这个时候,已经将他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军事之上。对于军事,他是大行家,而如何治理一个国家,很显然,他还不能完全掌控,现在他已经将所有的政务基本上甩给了首辅田汾,在历经了数年的冷落之后,田汾再一次成为了齐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不过此时的田汾,接手的却是一个烂到不能再烂的烂摊子。

  曹云需要田汾这样一个有经验的老家伙,给他稳住后院并且为他的军事行动提供坚实的保障,从现在开始,齐国已经进入了战时管制状态,一切都要以军事优先。曹云坚信,任何的困难,只需要他在军事之上获得了巨大的胜利,重创了明国,那么,一切便都会好起来。

  实验场地之上,伴随着一声声的巨响,一股股的浓烟升起,待得硝烟散尽,远处的曹云举起了手中的望远镜,仔细地审视着实验场地之上的情景。

  自从知道了明国的火药武器之后,齐国想千方设万计地通过各种渠道弄来了不少的火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研究。

  在明国,现在火药已经开始慢慢地普及到民用行业之中,开矿,修路等很多行业都开始使用火药,以前只管控在军队之中的火药一旦进入了民用行业,齐国人想要得手的机会就多多了,他们也的确不负重望,偷摸回来不少。

  当然,民用的火药与军用的火药还是有相当大的区别的,但这对于齐国人来说,已经如获至宝了。至少在他们看来,明国的矿山之上使用的那些火药能够开山裂石,威力已经足够大了。

  缓缓地放下望远镜,曹云看向身边的匠作营大监杨贵,“比起明国人的火药还是差了许多啊!”

  杨贵脸上满是作难之色:“陛下,比起上次来说,已经强上了不少,至少,已经能投入实战了,不再是徒有其表了。”

  沉默了片刻,曹云还是点了点头,“继续努力吧,该发的赏赐,马上发下去,杨贵,你给我盯紧一点,这些赏赐,要是有谁敢贪墨,朕会剥了这些人的皮。”

  杨贵连连点头:“陛下放心,这件事情,臣会亲自盯着。臣知道这里头的轻重,断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匠人需要刺激,需要鼓励,需要让他们为了自己光明的前程而搏命,这一点,明人比我们做得早了太多,我们,还是行动得太晚了啊!”曹云叹息着盯着手里的望远镜:“这玩意儿,我们自己始终做不出来吗?”

  杨贵哭丧着脸,以前大齐的匠作营在齐国,就是一个谁都可以占便宜的部门,那位贵人要修修宅子,都有可能从匠作营里要人去干,也就是曹云上任之后,匠作营的地位这才一飞冲天,如今的匠作营,在长安,洛阳等通都大邑之中都建有建地,辖下有上百万的工匠,可谓是位高权重。但一飞冲天的代价,便是身上责任的无比沉重,作为匠作营的大监,杨贵觉得他已经快要沉受不住了。

  明国人那边,新发明寸不出穷,应用到军事之上的这些物事,给了齐国极大的压力,而这些压力在最后,基本上都转到了匠作营的身上。他稚嫩的肩膀已经快要被压垮了。

  “陛下,制作这望远镜,最为关键的就是制作合适的琉璃片,我们现在制作出来的琉璃昏浊不已,别说是磨制这种镜片,便是民用都不行,不过匠师们一直在努力地研究,希望能早作突破。”

  曹云遗憾地叹气不语。很多时候,你明知到这东西好用,但自己去造不出来。看起来很简单的东西,真正落实到实际运用之中时就会发现,任何一个环节小小的不足,就会导致整个事情的失败。

  明国人已经能制造出极大的琉璃,便将这些东西作为奢侈品像齐国大量倾销,赚取了无数金银,但在这些特种琉璃的出口之上,却是一毛不拔,使得齐国人只能通过一些私下的渠道获得零星的一些东西,这远远无法满足需要。

  望远镜在军事之上的用途勿容置疑,明国人已经配发到了哨长一级,而齐国,却只有将军级别以上的人才能拥有这样一个。

  而与此类似的还有火炮。

  齐国现在已经有了火药,但火炮的研制却又停滞不前,铸造出来的火炮,漏洞百出,往往在试炮的过程之中便被炸得四分五裂。试炮手,已经成为一个死亡岗位,几乎每一天都有人因为火炮炸膛而一命呜呼。

  宁则枫早前曾经送过一批明国人制造的火炮回来,匠作营的大匠们研究之后给了曹云一个令他瞠目结舌的答复。明国人是在一整块铁柱之上掏挖出来的炮膛,与齐国人的办法完全不同。而齐国人,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他们甚至无法想象到明国人是怎么在坚固的铁块之中掏摸出光滑的炮筒来的。

  为了不炸膛,便只能少填火药,齐国的火药本身与明国比起来就差了太多,还不能足额装填,那射程便很可怜了。

  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还有另一个办法,便是用铜来铸炮,但对于齐国来说,铜却也是一种昂贵的战略物资,在勉力铸造了一批之后,昂贵的成本让他们不得不停了下来。

  基础科学的大幅度落后,使得齐国在前沿科学之上根本是寸步难行。

  “杨贵,多多努力吧,解决了这些问题,你就是大齐的功臣,即便是封候封王,朕也是决不吝惜的。现要你要集中所有的力量,攻克火药的技术,至少要达到明国民用的标准,再就是想办法铸造出更好的火炮来,没有这些东西,我们齐国会在战场之上流更多的血。”曹云站了起来,丢下了这么一句话,转身而去。

  看着曹云的背影,杨贵却丝毫没有被这个丰厚的承诺而打动的激动,与那些什么也不懂的朝廷大臣们比起来,他虽然也是齐国老牌子勋贵,但常年与大匠们打交道的他,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科学之上的东西,每前进一步,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有时候,一层薄薄的窗户纸捅不穿,就什么也做不成。

  而捅穿这层窗户纸,靠的不仅仅是实力,灵感,汗水,有时候还需要运气。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