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00:一线希望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离开了匠作营的实验场地,曹云带着侍卫打马赶回长生宫.

  虽然当了皇帝,但曹云却仍然保持着军人的作风,生活之上,更是过着一种近乎于苦行僧的生活,他的妻子,儿子尽数殁于那一场灾难当中,只剩下了一个出嫁的女儿.而这个女儿,除了获得了一个公主的名头之外,也没有得到任何实际的好处.过去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登基数年,他没有选过哪怕一个妃子,没有接近过任何一个女人,即便是那些宫女,也被他尽数遣离了长生宫,长生宫中,只剩下了那些跟随了他多年的老兵,照顾着他平素的起居.

  偌大的皇宫中,最为偏僻的长生宫,成为了曹云的驻驾之所,一应的齐国政务,也几乎都在这里解决,除非是那种大朝会,曹云才会出现在朝廷的正大光明殿上.

  在长生殿门前甩鞍离马,曹云意外地看到了曹辉伫立在殿前.曾几何时,曹辉算是一个报喜鸟,每一个曹云看到他的时候,总是能带给他一个又一个的喜讯,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报喜鸟就变成一只乌鸦了,一看曹辉的脸色,曹云就知道,这家伙今天必然又没有什么好消息带给自己.

  不过债多不愁,虱多不痒,现在的曹云,已经不在乎听到更多的坏消息了.

  “进去说吧!”将马缰甩给了身后的侍卫,曹云头也不回地向着内里走去.

  走进了小厅之内,曹云拿起桌上的一壶凉水,嘴对着壶嘴,一口气喝了半壶下去,这才咚地一声将水壶放在了桌子上,坐了下来.

  对于曹云这些作派,曹辉是敬而远之的.曹辉不是不能吃苦,在需要的时候,他可以卧冰爬雪,几天不吃不喝,在需要吃的时候,再难吃的东西他也能吃下去,但只要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之下,他总是要对自己更好一些,在长安,他更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代表.

  曹云以前就很清意,对口腹之欲基本上没有要求,自从登基做了皇帝之后,这个习惯似乎有变本加厉的趋势,齐国的大臣们,对怕的就是曹云留他们吃饭,在这里,你是吃不到什么好东西的,皇帝拿出来的东西,基本上就是他的那些老兵胡乱地在大锅里煮出来的,味道如何,可想而知了.

  曹辉并不认为这样就是正确的.作为齐国的皇帝,曹云并不需要用这些来彰显自己,就像明国的秦风,据曹辉所知,那就是一个好吃的,为了吃,他甚至自己在宫中建起温棚,用昂贵的琉璃建起房子然后培养一些反季节的疏菜,这样的一些疏菜可比鱼肉之类的要贵得太多了.那位曹辉眼睁睁地看着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皇帝,在他看来,似乎还有惰政的习惯,经常性的长时间不露面,不发布任何的命令,就算是皇帝最为看重的那些人事任命,也基本上都出自大明政事堂之手,在很多时候,秦风充当的就是一个橡皮图章的角色.

  很多齐国人认为这只是秦风表露出来的假象,但作为情报大头目的曹辉,对于明国的了解,要远比其它人深得多,他当然知道,这就是真的.

  政事堂成为了秦风面前的一道政治屏障,有功劳,他们自然当仁不让,但出了问题,自然也是他们背锅,而作为皇帝的秦风,自然永远都是英明的.百姓们永远都不会埋怨到高高在上的皇帝,在他们看来,皇帝自然是英明的,无能的只会是那些官员.

  像曹云这样事必躬亲,把自己累得精疲力竭,可效果,并不比明国更好.

  “说吧,又有什么坏消息?”曹云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示意曹辉坐下来说.

  “陛下,我们在明国最大的一个暗谍,已经被明人逮捕了.”曹云有些悲伤地道.”明国国安局最近进行了一次大规模地扫荡,我们在明国朝廷之中暗藏的钉子,几乎被一扫而空,剩下的那些人,已经完全接触不到明人的任何机密了.”

  “就是那个礼部侍郎?是吴京当年给我们提供的名单,你派人去策反的吧?”曹云想了想,问道.

  “是.”曹云道,”这些年来,我们利用他在礼部能够负责明国大考的权力,悄无声息地往明国的官员体系之中塞了不少我们的人,但现在,他们都完了.”

  “怎么暴露的?”

  “毫无预兆!”曹辉叹息道:”臣怀疑,只怕他早就落在了明人的视野之中,只是一直没有动他而已,我们利用这个人埋下去的钉子,自然也都在明人的掌控之中.这样一来,他们反而是省事了.不动则已,一动就给予了我们沉重的打击.以前我一直认为,只有郭九龄才堪作我的对手,现在看起来,接替他的田康,一点也不差啊!”

  “两国马上就要交战了,彼此清除对方的谍探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我们在明国中枢的人完蛋了,那么曹云,我想问你,我们的朝廷之中,可还有明人的探子?”曹辉问道,口气有些咄咄逼人,与他一贯的作风毫无二致.

  “陛下,我敢保证,我们的朝廷中枢,绝对没有明国的探子.”曹辉肯定地道.

  “今天你来,就是为了向我报告这个消息吗?”曹云有些不满地道.

  “不仅仅是这些!”曹辉道:”我们的这位高级谍探虽然没有了,但他在被逮捕之前,还是送回了最后一批有价值的东西,我已经将这些东西都带过来了.”

  “是些什么?”

  “书藉!”

  曹云一怔,反问道:”书藉?”

  “是的!”曹云道.”大明礼部,有负责大明各大院校教材审定的权力,咱们的这位谍探是一个相当有能力的人,他深知这些教材的重要性,虽然他看不懂,但他仍然死记硬背了下来,回到家后,然后在默写出来,再分期分批的送出来.而那些东西之中,有我们急需要的东西.以前因为一直没有凑齐,所以臣下也没有声张,这一次,他终于将最后一批送出来了.”

  “是关于什么方面的教材?”

  “最重要的,莫过于大明机械学院的一些教材,还有京量大学堂的物理,化学等一系列的教材,早前,我们能轻松地从明国民间获得那些中小学校的相关教材,因为这些是公开发售的,但大学的教材,却是属于明国严格管控的,特别是一些敏感的东西,更是高度保密,但在礼部,却都有存档,他弄到的,就是这些东西.”曹辉道.

  “明人的那些机械,火炮,火药,是不是都是与这些相关?”曹云有些激动.

  “是!”曹云肯定地道:”虽然弄懂了这些书上的东西,不见得就能完全搞清楚明人的这些先进的东西,但至少,我们能将这扇大门推开.至于能不能登堂入室,就要看我们这边能领悟多少了.我们毕竟落后得太多了,在明国,有很多的人学习这样的教材.”

  “我们当初为什么没有利用这个人,安排一些人去学习这些东西呢?”曹云问道.

  曹辉叹了一口气:”当初我们并没有认识到这些学科的重要性,我们安排进去的人,都是进了他们京师大学堂的政治经济系,这个系,出来就是当官的,而学习这些教材的人,出去之后,只不过是一个工匠而已,后来我们反应过来,却已经来不及了,那位侍郎虽然想了很多的办法,但他弄进去的人,却总是阴差阳错地被分配到了其它的院系,当时没有觉得什么,现在想起来,只怕那时候,他就已经被明国国安局盯上了.”

  看着边上被几个老兵抬进来的一箱子书籍,曹辉也是不甚遗憾.

  “臣细细地回想了这其中的问题所在,出现问题的时间段,是秦厉逃离越京城的时候,虽然秦厉做得很干净,但明国国安局一定还是从中找到了蛛丝马迹,因为秦厉在离开越京城的时候,是秘密见了这位侍郎的.当时是为了获得蒸汽机的图纸.”

  曹辉点了点头,”当时的我们,对这些东西了解得太少了,总是以为只要拿到了图纸,就能仿造出来,还真是幼稚啊,就像当年我们虽然获得了弩纪,霹雳火的图纸和样品,但我们也是过了多少年才能大规模地仿制啊!这事怎么说来着?对了,杨贵告诉我,当我们的一些基础研究不过关的话,就算明人把整套的蒸汽机图纸放在我们面前,我们也根本无法造础来,只能望洋兴叹.现在有了这些东西,我们倒是有机会推开那扇门了,希望不要太晚.”

  “当然不会晚!”曹辉道.”大齐泱泱大国,又有陛下坐镇,我们可不是秦国楚国,能被明国在短时间内击败!”

  曹云怔怔地看了曹辉半晌,”你这么说,是对我们这一次与明国交战的前景比较悲观吗?”

  曹辉一下子有些懵了,但马上他又反应过来,平时他在下属面前,总是表现得胸有成竹,但只怕潜意识中,当真是认为现在的齐国根本不是明国的对手,所以才会在无意识之中迸出了这句话.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