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53:擦肩而过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马特乌斯并没有住在他自己的军营里,于荣光给他准备了一间砚港之上最好的房间,于是,马特乌斯像是刘佬佬进了大观园一样,见识到了东方的奢侈和富有.这让他不得不感慨,那个秦厉虽然坑了猛虎王朝一把,但至少有一点,他没有说错,那就是这个东方的大明的富有,是真实存在的.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猛虎王朝想来打劫,想要占领这个地方的想法,并没有什么错误,错误的只是他们的力量远远比不上人家而已.

  想到这里,他的眼光不由越过了那巨大的落地琉璃窗,看向了自己军队驻扎的地方.

  一时的屈辱算不得什么,真正的大丈夫,都是能屈能伸的,想当年丹西陛下在没有发迹之前,也曾遭受过无数数不清的屈辱,但最后,他都一一地讨还了回来.

  现在大明强大,自己自然要伏低做小,等自己回到了西大陆,那个软弱的皇储焉然是自己的对手,一统西大陆,指日可待,然后自然便是奋发图强,奶油会有的,面包自然也是会有的.等到自己的力量足够强大了以后,这东方,终究是要再回来一趟的.

  明人留下了自己的一万人,来替他们当打手,这是自己必然要付出的代价.但这些代价当然也不能白白地付出,自己在里面也留下了足够的人手,他们会更深入地了解大明,学习大明,效仿大明,当他们回到西大陆的时候,自己便会对这个神秘的国度有着更加深入的了解.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东方的谚语在西方同样也是适用的.

  砚港重新变成了一个繁茂的商业之地,一支又一支的施工队正在夜以继日地修葺或者重建那些在战火之中毁掉的房屋,一条条的街道被清理了出来,一家家的商铺重新开业,特别是在西大陆那些士兵们驻扎的军营之外,一条小摊贩们自发形成的商业街已经形成,这些西大陆士兵在这个有限的区域内是能够自由活动的,那些漂亮精致而且听起来又十分便宜的东方商品,如今已经成了这些士兵们的抢手货.

  没有用多久,这些士兵们便已经统统变成了穷光蛋,这让后来的商贩们极是遗憾,在大明,士兵们可是购买力最为强悍的一个群体,但这条经验似乎并不适用于这些西大陆士兵啊.

  当然,除了这些西大陆的士兵们之外,还有一个群体,现在也有着很强的购买力,这些便是于荣光在这片海域招募的本土士兵.

  这些人在战时,并没有真正地上战场作战,只是作一些辅助性的工作,送送炮弹啊,抬抬伤员,当当伙夫,但在战争胜利之后,于荣光仍然是大把的赏赐发了下来.平时这些土人的收入还是很有限的,很多来自大明的商品对于他们来说,纯属于是奢侈品,但现在手里有了大把的银钱,他们可就撒起欢儿来买一些平时他们只能看上一眼的东西,像那些漂亮的手工绣出来的丝绸,镶着金银丝线的茶壶酒盅,印着漂亮图案的棉布,还有一些勇敢的踏上了战场的人,得到了更多的赏赐,更是大方地购买了烈酒,香水等物,然后带着这些东西,兴高采烈地踏上了归途.

  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来自这片海域的其它岛国,他们在本地,基本上属于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但一场战争下来,却让他们立刻变成了富裕阶层.

  在砚港的另一个地方,白色的飘荡着红十字的战地医院之中,一些人正在收拾着自己的包裹,准备着返乡了.

  他们是于荣光麾下的另一批人物,相对于那些打打边鼓的本地招募者,这些来自大明本土的退役士兵,则是实实在在的成为了这场战争之中的另一股主力,也是伤亡最重的一批.

  秦厉便是这其中的一个.

  他在本土人队伍之中混了几天之后,便消失了,然后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是在打扫战场的时候,被明军发现的,那时的他,气息奄奄地躺在一幢倒塌的房屋之中,身上的衣物烧得七零八落,整个人似乎都被烤焦了,但偏生却又还活着,在救出他的明军看来,这家伙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从现场的痕迹上来看,这幢房子是被马特乌斯的一支军队用投石机砸塌了的,然后这个区域又遭受到了猛火油的烧烤.

  那一场战斗,所有的明军记忆犹新,因为他们最大的伤亡就来自于这里,驻守在这里的一支队伍,几乎全军覆灭.

  那时的他们,还不清楚这种猛火油弹的来历,也不知道应对的方法,现在,随着与马特乌斯的停战以及达成协议,这种猛火油弹已经成了战利品之一,一些成品更是被立即打包送回到了大明科学院,让科学院里的那些疯子们研究,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经验丰富的明军,在吃过一次亏之后,自然也知道这东西在战斗之中的巨大作用.

  他们燃烧的时候,不但难以灭火,更是几乎要将四周的空气都抽干净,那种烧灼,不是亲临其境者,根本就无法体会那种绝望.

  奄奄一息的秦厉被抬回到了战地医院,医生们竭尽全力地抢救这个幸存者.当这个幸运者终于渡过了危险期活下来之后,大家只是感叹这个人的命足够大,运气也足够好.此时,即便是于荣光站在秦厉的面前,只怕也无法认出这个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哑哑不能言的患者,就是他朝思暮想要抓到的齐国大谍探头子秦厉.

  秦厉得到了大笔的赏赐以及抚恤金,对于一个面目全非,口不能言,又不识字的家伙,没有人再能找得到他的来历.

  提着一个小小的包袱的秦厉,在两个同样准备反乡的义勇军的搀抚之下登上了一艘商船,他的怀里揣着一张由大明银行砚港分行开出的全大明通兑的支票,这是他得到的赏赐,还有一张由于荣光亲自签发的证明文件,证明他在砚港为大明浴血奋战而受伤,带着这样的一张证明回到乡里,当地官府便有义务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顾好这样的人.

  摸着怀里的支票和那卷文件,秦厉感慨万千,难怪大明的士卒在战场之上如此侥勇善战,死不后退,像自己现在这样,纵然已经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但那张巨额的支票,足够自己回乡之后,买上几十亩地,置办上一幢三进三厢的大房子,再买上几头上好的耕牛,一家人的生活,便会因此而改变.这还不算那份文件给他带来的荣誉,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大明人,在回乡之后,凭着这份文件,便可以在本地谋取一个吏员的职位,就算不想干这些事,以后每年也是有荣养费的,一辈子生活无忧啊.

  商船缓缓地离岸,看着正在以惊人速度复苏的砚港,秦厉突然跪倒在船头,哑哑地大哭起来,看着泪流满面的秦厉,两个照顾他的同伴都是蹲在他身边低声安慰他起来,他们以为秦厉是因为自己受到了如此严重的伤害而痛苦,哪里能想到,此刻的秦厉,是因为似乎已经看到了齐国的未来而在失声痛哭.

  自己说服了丹西几十万人跨海东征而来,但明人,只不过是动用了水师和数量极其有限的正规军队,便将丹西打得落花流水,而明人更是借此将触角伸到了遥远的西方,开始在哪里布局.在看到明人与马特乌斯媾和,一辈子都在与阴谋诡计打交道的秦厉,便已经想穿了明人究竟是想干什么了.

  马特乌斯纵然不是什么蠢货,但在形式所逼之下,他终究也只能引狼如食,他那自以为是的智商,在大明这些人精儿的设计之下,简直是不堪一击.

  想来大明的后手必然是一招跟着一招,就像当年他们对付楚国那样,用不着出动军队,便将一个强大的国家弄得支离破碎,任由他们予取予求.

  如果此时有人打开秦厉的包袱检查的话,就会无比惊愕地发现,这个重伤的家伙那看起来不起眼的包袱之中,藏着无数绝大的秘密.

  这些东西都是秦厉从猛虎王朝弄来的.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猛火油的提练,伫存,运输等一整套完整的文件.

  可是此时的他,是明人眼中的英雄,是为国奋战不惧生死的勇士,每一个看到他的人,除了尊敬之外,又岂会对他做这种事呢?

  载着秦厉的商船远远地离开了砚港,坐在船头的秦厉,却在此时看到了在另一个方向之上,一支舰队正劈波斩浪地向着砚港驶去.那是大楚号战斗编队,秦风来到了砚港.与秦厉擦肩而过,而此时,与马特乌斯一齐在港口里迎接秦风驾临的于荣光,自然也无法想象他悬赏缉拿的秦厉,已经正在向着大明本土出发.而马特乌斯,除了有些懊恼一大笔可以白得的东西没有之外,倒也没有其它什么太多的想法.

  秦厉,被大家选择性的忘记了.

  毕竟,一场大胜之后,在所有人看来,这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细节而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