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10:蜕变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江维趴在一堆荒草之中,背上插满了树枝,手里稳稳地握着大明1式,眼睛透过枪身上的准星,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在他的前面,两名充当诱饵的同伴猫着腰,正小心翼翼地一左一右向前摸索着前进.

  自从深入到这深山老林之中后,战斗就总是在不经意之间爆发,那些芭提雅人绝不会与他们面对面的进行决战,他们就像老鼠一样,躲藏在一切可以让人躲藏的地方向着他们这支队伍发起袭击,一击不中,立刻便远遁,茂密的丛林,复杂的地势以及对地形的熟悉,让他们总是能随时随地的发起袭击,然后再顺利地逃离.

  而明军们手中的地图,虽然清楚地标明了地形的走势以及大致的方位,但具体到某一个地方,却是不可能标注清楚的.

  这支一千人的明军,进山半个月,已经损失了近百人,其中一半人,已经永远地倒在了这片丛林之中,带着他们未竞的宏图伟愿以及家族的期望,不甘地死在了这里.

  直到这个时候,江维才充分意识到在训练之中,樊昌教给他们的那些看起来并不重要,或者有些匪夷所思的技巧是如何的重要.樊昌的训练是简单而粗暴的,达不到他的要求,那就是拳打脚踢外加破口大骂,虽然这不是大明的军纪所允许的,随军的监察官员却也无可奈何,因为给樊昌撑腰的是齐王殿下.报上去的关于樊昌的违纪事宜,总是被齐王殿下给压了下来.

  那个时候的江维,心中是深恨这个来自边军的大胡子军官,不知多少次在心里腹绯这家伙绝然不得善终,他们这些人,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但是这一次的战斗,终于让他清醒了过来.也更深地理解了樊昌挂在嘴边的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口头禅.

  从第一次战斗到现在,他已经靠着樊昌教给他的那些东西,至少救了自己三次性命了.对于樊昌的怨恨早已经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则是感激之情和满心满意的佩服.从实战之中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军官,就没有一个是孬货,都是有着实实在在的本领的.

  眼前一道光亮闪过,江淮猛然抬头,看向刚刚发出光亮的地方,那是一株大树,冠盖如云,大树足足需要两人合抱才能围得过来.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手里的大明1式悄无声息地抬高了枪口,那上面躲藏着敌人,刚刚那人悄悄地拨开了树叶监视着正在接近的他的同伴,却不曾想,他手里紧执的利刃却反射光线,让他逮了一个正着.

  两个同伴正在接近,树上的人终于将树叶完全扒拉开来,他们是想树上直扑下来袭击自己的战友.

  看着那露出来的身形,江淮稳稳地扣动了扳机.

  一声清脆的枪响伴随着一声惨呼,那个刚刚露出半个身子来的芭提雅人一个倒载葱从树上掉了下来.听到枪响,两个同伴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便向两边一个翻滚,半跪而立,举枪对准了刚刚有人掉下来的大树.

  吼叫之声从附近的树上传来,连续有人从树上跳了下来,挥舞着刀枪向着这两名士兵扑来.

  江淮没有动弹,只是移动着手里的大明1式,连续开枪,他的枪法已经极准了,在队伍之中,也只有他,还能与统领樊昌较量一下准头.

  五发子弹,便是五条性命.

  前面的两个同伴,此时已经缩到了一棵树后,举枪向着扑来的人射击,连续倒下数人之后,那些人终于感到了畏惧,草从晃动,那些人向着远处遁去.

  三人呈一个三角形,各自举枪对着前方,并没有向前追击,在早前的战斗之中,就是因为有人因为贸然的追击,而掉进了那些芭提雅人的陷阱之中,白白地丢掉了性命.

  远处响起了连续不断的枪声,很显然,那些逃跑的人,撞到了另外的小组手中.

  枪声终于停止,片刻之后,茂密的林子之中传来了斑鸠的咕咕之声,江维终于松了一口气,从草从之中站了起来,另外两名同伴也松了一口气,其中一人将手指屈起放进嘴里,回了几声百灵鸟的叫声.

  草从之中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另外几个大明士兵在稍远处冒出了身形,两处的人马迅速地汇集到了一起.

  向前走了一段路之后,他们再一次地停了下来,刚刚那些逃走的芭提雅人便是从这个缺口跑掉的.江淮做了一个手势,其它人都半蹲了下来,他从地上抓起了一个海碗大小的石头,猛然发力向着前方掷去,石头骨碌骨碌的在地上滚动了一段距离,前方突然传来了啉啉的声音,这些明军士兵立刻便伏倒在了地上,耳中传来砰砰连续不断地声音,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声响停歇之后,江淮等人才小心翼翼的一路摸索了过去.

  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心惊不已,数十枚大大小小的石头此刻正垒积在这一片地上,打量四周,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很简易的陷阱,就是用一些树藤将一些大小合适的树掰弯然后再上面放上一些石头,虽然简陋,但在这样的密林之中,却是再合适不过了.一旦触发这个陷阱,四周十数个这样的陷阱便会发动.纵然打不死人,但真要挨上一枚,只怕也得当场骨折吐血不可.

  这半个月来,他们无时无刻不在与这样的陷阱机关作着斗争,死亡受伤的大多数人,大多是倒在这些看起来极其简单的陷阱之上.

  虽然简单,但却是最为合适的,更重要的是,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之上,这样的机关陷阱太多了.而那些芭提雅人的隐忍功夫,也让大明士兵叹为观止.

  远处又传来了鸟儿的歌唱之声,这些鸟叫之声,都是本地没有的鸟类,而且每天都在变化着,而作出这个变化,则是因为在前面的战斗之中,有芭提雅人模仿他们而将一整个小队引诱了过去从而整队歼灭了的.

  从那一次起,樊昌便在每一次全体集合之后,便改变彼此联络的方法.

  进入丛林的第五天开始,樊昌在连续遭遇了数次袭击之后,便拆散了整个大队,将一千人分成了无数一个小组前进,芭提雅人不可能大规模地集结队伍,而自己大规模地集结反而成了对方最准确的目标.分散之后,以小单位对付小单位,依靠着明军更精良的装备以及更高的战斗素质,他们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一步步地逼近着敌人的大本营.

  走出这一片丛林的时候,眼前霍然开郎起来,那是一大片空地,已经有不少的小队集中到了这里.

  走出丛林的江淮手里拎着一条长约一米的蛇,蛇身此刻正紧紧地缠绕在他的手腕之上,他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一只手牢牢地扣着蛇的七寸,另一只手熟练地用一把小刀划开了蛇身,取出了蛇胆,一仰脖子丢进嘴里,生吞了下去.走到队伍中间,便有人笑吟吟的凑了上来,将蛇身从他的手臂之上扯了下来,霎那之间便被这些家伙们切成了一小段一小段的,就这样血淋淋的丢进嘴里大嚼起来.

  在不久之前,这些家伙们还是一群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家伙,但到了樊昌手中之后,他们有时候,不得不吃那些连猪食也不如的东西,有时候完不成任务,连这样的饭食也没得吃,在进入了丛林之后,更是逮着什么吃什么.蛇肉,对于他们来说,可是难得的美味了.

  林中再一次走出了一队人,这是人数最多的一批,其中还有不少的骑兵,看到领头的那个人,本来坐在地上的那些士兵也站了起来.

  那是樊昌.

  这个不久之前还是众人眼中活阎王的大胡子,现在已经成功地赢得了士兵们的尊敬.不到生死关头,他们根本无法理解,樊昌填鸭式地强迫他们掌握的那些东西,原来是真可以救命的.

  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无数前辈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换回来的东西.他是最昂贵的,但却又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因为不经历的人,永远也无法体会到这些东西的用处.

  “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宿营,这里离他们的大本营,只有半天了.这半个月大家都辛苦了,好好地休息一天,明天发起总攻.”樊昌的话不多,总是简单地下达一些命令或者陈述一个事实.

  “统领,要是敌人跑了怎么办?”

  “他们跑不了.”樊昌道:”这半个月的战斗,他们已经意识到即便是与我们在丛林之中决战,也不是我们的对手,所以他们必然会利用有利地势与我们进行一场决战的,再向后退的话,他们可就要出山了,出了山,不还是死路一条吗?大家扎营吧,好好地吃一顿,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

  众人轰然应答着,开始忙碌了起来.这些军中的常规并不需要樊昌再作吩咐,所有人都能有条不紊地做好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工作,短短的时间之内,一个营盘便成形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