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11:樊昌的进化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樊昌躺在小帐蓬里,双手抱着后脑勺,睡得很是香甜,自从奉殿下之命进山剿灭这些流匪以来,他简直就像一个奶爸一样,为这些家伙操碎了心.好在付出总是会有回报的,这些家伙成长惊人,平时所学所练,终于是学以致用,就算是那些最懒的家伙,在面对生与死的时候,也不得不努力地去学习与成长,没有什么比战争更能磨炼人的了.

  不得不说,这一帮人比第二尉的那些家伙的确是要聪明太多了.毕竟都是有背景的家伙,从小接受的教育,不是第二尉的那些普通家世的人能比的.

  一帮这样本来就很聪明的人,一旦努力起来,成长和进步还真是让人满怀惊喜啊.樊昌突然很想念起第二尉的那帮兄弟们.现在只怕明齐之间已经开始了小规模的接触战吧,抚远营就在最前线,一定跟齐人干起来了.希望赵二那家伙能够带好他们,能让绝大多数的人活到战后.想要所有的人都活下来,那是不现实的,战争,人命是最不值钱的.

  离开了第二尉,起初樊昌是很不情愿的,但在齐王殿下呆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却突然发现,这里也有另外的一番风景.因为他是殿下的亲卫统领的关系,在芭提雅他几乎跟随着齐王殿下参加了所有的重要会议,这让他眼界大开.

  战争,原来还可以是这样的.像宁则远,雷卫这些大人物们,谈起战争来,与樊昌以前和覃野猪,何老妖,章晃晃他们谈论起战争来,完全就是两个样子.

  樊昌他们是热血的,是激昂的,是慷慨的,但宁则远雷卫他们谈论起战争,其冷静的表情,冷漠的叙述让人发指,似乎他们不是在谈论无数人的生死,而是在进行一场游戏一般.

  那些从宏观战略上的规划,从战争需要达到的最终目的的分析,都让樊昌接受了一场巨大的洗礼,他突然明白以前他认识的一位读书人跟他讲过的一句话内所蕴含的意思:内战无英雄,国战无正义.

  事实似乎还真就是这个样子的.

  就像他现在正在进行的战斗一样,相对于芭提雅人来讲,明国军队就是侵略者,就是屠杀者,毁掉了他们的家园,把他们的人民肆意地屠杀,贩卖,抵抗那是理所应当的,但对于大明来讲,为了大明的利益,为了确保大明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能击败敌人,芭提雅这个地方,就必须掌握在大明的手中.

  这只关乎利益,无关正义.

  在想明白这些的最初,樊昌一开始还很有些不适应,一直以来,他总是认为自己的正义的化身,突然之间对自己有了一个重新的定位,这让他很是惶恐了一段时间,但慢慢地,他开始适应了起来.对于大明人来说,自然是大明的利益至高无上.

  那些被掠到大明去的芭提雅人,如果有一天,他们接受了大明的文化,被同化成了大明人,成为了大明的一个少数民族,那么,他们自然也能享受到大明的荣光.就像现在的蛮族一样,他们同样是被大明征服的,但现在,他们与所有其它的大明人一般无二地享受着一样的待遇.慕容复就认为自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大明人.

  先征服,再安抚,然后教化,这便是大明的国策.

  樊昌觉得自己现在像是换了一个人.在那些军事或者政治的会议之上,他虽然一言不发,但却像一块海绵一样,努力地吸收着对他而言既陌生却又含义深远的知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聆听到这些大人物们之间对于未来战争,未来国策的讨论,规划的.

  而宁则远,雷卫他们还算不得大明第一流的政治家,想到皇帝陛下很快就会到马尼拉,樊昌恨不得马上就能见到这位传奇.想来皇帝陛下的看法,比宁则远雷卫他们要更上一层楼,更深刻,更透彻.

  他希望自己能尽早聆听到皇帝陛下的声音.

  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爆炸之声,整个营地一下子便被惊醒了,爆炸之声连续不断地传来,那是营地外面埋设的地雷被那些倒霉的想来偷袭营地的芭提雅人给踩爆了.

  爆炸之后,惨叫声夹杂着呐喊之声便热闹了起来,爆豆般的枪声夹杂在其间不停地响起,樊昌翻了一个身,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太过宁静的夜晚反而会让他难以入睡,这样热闹的场景对于他而言,倒是最好的摧眠剂,这样的小场面,他不认为自己的那些属下应付不来.

  敌人是一定要努力地挣扎一下的,他们无处可去,但又不甘心被明人打到自己的老巢去,那么偷袭便是必然的事情,能够将明人赶出这片丛林,已经成了他们最大的奢望,但这些人也不想一想,当明军顶着伤亡一步一步的迫近的时候,他们就应当明白大明人的决心,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该马上开始离开这个地方,现在,可是来不及了.

  在战争爆发的最初阶段,就要尽可能准确地预测到对方的目的从而判断出这场战争会打到什么程度,这是樊昌从宁则远这些人那里学到的.先有政治,然后才有军事,军事只不过是政治手段的延续,发动一场没有利益的战争,那是傻瓜才会办的事情.不要相信什么一怒为红颜之类的街头说书人传唱的东西,那只是为了美化或者丑化某一个特定的人而演绎出来的东西.

  这样的事情听得多了,樊昌就觉得以前的自己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现在的他,想问题,看问题,已经不由自主地顺着那些人的思路一直发散了下去,每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总是会去先考虑这件事情将会得到什么,又会失去什么,得到与失去之间的比率是多少,最终是利大于敝或者敝大于利.

  有时候樊昌也很矛盾,觉得自己正在变成另一个人.

  江淮这样的人,自然不会具有樊昌这样的苦恼,或者说,他们从小耳闻目濡的就是这样的一些东西,在樊昌这样经历的人需有要有一个心理转换的过程的事情,对于他们这些人,却是如吃饭喝水一样正常.

  任何事情,当然是由利益驱动的.否则吃饱了撑的出来打死打活啊.就像现在,他们被齐王殿下驱使出来剿灭这些流匪,深一层次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殿下需要一批真正经历过战争,经历过流血,经历过死亡威胁的人成为他的铁血班底呢.

  那些现在风头正劲的大将们,在现任陛下的时候深受信任,但到了下一代,他们还能呼风唤雨吗?不见得吧,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是亘古不移的真理.

  此刻的江维将自己隐藏在一株大树之上,手里握着他的大明1式,有条不紊地瞄准,射击,上弹.事实上,这个营地,现在就是一个大陷阱,在扎营的时候,便已经预料到芭提雅人必然会来偷袭.江维很喜欢这样的战斗方式,设下一个圈套,让敌人自己钻进来,打起来多轻松多爽利啊,哪像前些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旁边的林子中,草从里,飞出来一支标枪,一支毒箭,或者跳出一个将自己脸上画得稀奇古怪的家伙嗷嗷叫着向你扑过来.

  他这个想法如果让樊昌知道一定会大大的嘲笑一番,敌人并不傻,如果不是到了绝境,他们怎么会做这样一些愚不可及的事情呢?偷袭,基本上都是弱者才玩的把戏,强者最喜欢的就是以堂堂之势平辗过去.

  就像现在的大明作战,从来都不玩什么奇兵突出这一招,而是光明正大的布局,你明明知道我要做什么,但却不得不跟着我的步伐来,这才是强者.

  像齐国,这几年来,不是在这里来一下,就是在这里来一下,而最终的结果呢,却是被大明一个个的击破,损失惨重而收获实在有限.这完全是不划算的一笔交易,而这也充分显示了现在两国之前的强弱之势.

  偷袭的敌人开始撤退了,江维从树上溜了下来,与他的战友们一起,在后面稳稳地追逐着,枪声不断地响起,敌人在不断地倒下,直到收兵的军号之声响起,他们这才转身向着营地撤地.

  接下来的时间,大概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江维轻松地想到.明天就会攻打敌人的老巢了,在大明犀利的武器之下,敌人的覆灭,已经可以倒计时了.

  天明的时候,好好地睡了一觉的樊昌精神焕发地出现在他的士兵们面前,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简单地挥了挥手,说了一声:”出发.”

  军队之中的鹰隼走在最前面,提防着有可能的陷阱机关,这些人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虽然昨夜只在天明的时候假寐了一会儿子,但江维却仍然很兴奋,因为这是最后一战了,他显在很渴望早些回去好好地洗一个澡,换一声清爽的衣服让自己好好地放松一下.

  敌人的老巢在一座隐藏在谷地之中的山峰之上,三面悬崖峭壁,只有一条独路上山,而在这唯一的道路之上,他们修建了一些寨墙防卫.

  大明军队在山道之上架起了他们带来的迫击炮,当炮声响起的时候,一切结果便早已经注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