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69:麻烦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五十多岁的吴岭,现在绝对是每天都处在一个亢奋的状态当中.大明立国不久,他就被任命为武陵战区的大将军,当时的任务就是防备齐国人有可能的进攻,要知道那个时候的明国虽然气势汹汹,但还没有拿下秦国和楚国,在实力之上,与齐国相比,弱得不是一星半点儿.在吴岭看来,当时大明表现出来的这一态度,其实是在告诉齐国人,我很凶的,你不要想着来搞我的事,要不然,我吃亏,你也休想落着好.

  当然,能有这样的姿态,还得益于当时大明与齐国的数场规模中等的战争,都以大明的胜利而告终.有了这个作背景,齐国人还真不敢随意挑衅明人了,在那个时候,齐国人眼中的楚国实力要更强劲,也更有实力.

  大明这只当时的小老虎便这样利用了齐国两国之间的矛盾而生存了下来,便迅速地长成了一支壮年斑斓猛虎,到现在,更是虎生双翅了.或者齐国人现在午夜梦回的时候,一定会捶胸顿足地后悔,在明国最为弱小的时候,没有倾尽全力覆灭了他,以至于养虎为患.

  但这世上,可是没有后悔药吃的.

  吴岭不是秦风的嫡系,甚至还让秦风倒过霉,吃过亏,但也正因为如此,当秦风后来对他无比信重的时候,他也对秦风敬重无比,他的忠心,从来不在嘴上叫嚣,而是体现在具体的行动之上.十数年来呆在武陵,整日里就谋划着一件事,怎么打齐国.从他还并不强大的时候,他就在这么想,每隔是几年,他就会拿出一个全新的计划来,通过密折与秦风互相讨论.当然,随着大明愈来愈强,这份计划也总是在不停地变化着.

  现在他的兵力还在不断地增强着.

  除了原武陵战区的兵力之外,老牌劲旅苍狼营加入了,而现在,陆大远的一万大军,宝清营,羽林营,虎贲营,矿工营,统统将要被调入到他的麾下,他们有的已经抵达,有的正在前进的路上,有的已经在原驻地收拾行囊,准备踏上来武陵战区的征途.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大过.抛开在武陵战区就地征发的那些退役士卒,他手上能够动用的常备军,便已经超过了十万人.

  皇帝的意图很明确,第一仗,也就是对常宁郡的这一仗,明军必须要赢得干净利落.

  而这,也恰恰是吴岭的意图.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明齐两国的实力对比早就颠倒了过来,但齐国绝大多数的人,还沉浸在过去的荣光之中,盲目地认为老牌帝国齐国无比的强悍,对于明齐之间的战争,抱着非常乐观的态度,而齐国朝廷自然不会去揭开这层面纱之后血淋淋的真相,那怕是虚假的幻想,对于齐国现在的民心军心也还是有着极大的帮助的.

  面对着外部侵略的时候,任何一个政权,都还是能在一定的时间内,将很多的国内矛盾转移到对外战斗中去的.齐国人现在就在这么做.

  想要让齐国绝大部分人了解真相,知道齐国如今已经是名强中干,不堪一击,第一战自然就要打好.如果一战能够击溃齐国最强悍的这支边军,对于打击齐国的民心士气是有着极大的作用的.

  当齐国人认识到他们的军队不足以保护他们的时候,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想法,也许就会出来了.而大明对于利用这些是有着非常多的心得体会的.

  大明已经完成了对齐国经济上的击溃,接下来就是军事上的击溃,最后便是民心士气之上的击溃,当做完这三点之后,齐国,也就是一个空壳子了.

  当然,对面的鲜碧松并不好对付.这是一个以防御而出名的将领,现在面对着吴岭咄咄逼人的态势,他是打定注意要藏在龟壳子里不出来了.这两年来,这位将军就干了一件事,不停地修建堡垒.

  看到空军侦察回来的那一张张常宁郡周边的防御图,吴岭也是瞠目结舌.这家伙得是有多变态,才能将堡垒修建到如此密集的模样.

  “甘兄,看起来这仗,还真是有得一打.”看着野狗,吴岭笑着道.

  “用火炮轰他丫的.”野狗与吴岭两人都是大明的大将军,朝廷派遣野狗到武陵战区来,未尝便没有防着吴岭的意思,但为什么是野狗来,吴岭却也是心知肚明的.

  要制衡他吴岭是政事堂的意思而不是皇帝的意思,换句话说,皇帝对他是并无猜忌的,当然,政事堂这么做,也无可厚非,谁让他吴岭并不是根正苗红的呢?而派遣野狗而不是别人,这就是皇帝对他表示信任的意思了.因为野狗从来都不是一个争权的人,到了武陵战区之后,这家伙也就对吴岭说了一句话,打齐国的时候,老子要第一个上.

  这是一个纯粹到了极点的军人.

  当然,如果吴岭真想干点别的什么的话,野狗的巨大威望也能让吴岭顷刻之间啥也干不成,起码武陵战区百分之九十的大军,在那个时候会跟着野狗走而不是跟着自己.

  作为最重要的战区,火炮是除了水师之外,最早配属到武陵战区的,这样的武器到了武陵战区之后,各大战营自然是一个个馋涎欲滴,但却谁都没有捞到这一块大肥肉,吴岭力排众议,坚持将所有的火炮集中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完全的火炮营.这个火炮营现在拥有各类口径,型号的火炮多达三百余门.

  吴岭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在进攻常宁郡的时候,最大程度的发挥火炮的威力,将对面的一切,都炸成渣渣.

  而大明1式这样的最新式的制式步枪,因为生产上的问题,并不能大规模地列装,而只是陆陆续续地在装备着李小丫的骑兵营.直到羽林和虎贲两个营被调来之后才改变了这种状况,这两个原本卫护越京城的战营,大量地装备了大明1式.

  其实对于吴岭来说,在大战之前,他并不愿意骤然让士兵们换装,即便使用大明1式并不难,但让士兵们骤然换装,只怕并不能提升战斗力,相反会让士兵们有极大的不适应,想要使用大明1式准确而有效地击杀敌人的话,也是需要较长时间的训练的,可不是那种拿起来就能用的.很多第一次看到这玩意的士兵,连怎么用都不知道,你能指望能熟练地操作.这需要一个过程.

  即便是不换装,吴岭也有信心击败对手,特别是当他有了火炮之后.

  “火炮能有效地削弱敌人,但只怕还真炸不平.”吴岭摇头道:”这些堡垒都是钢筋水泥结构,从空军侦察到的情况来看,其厚度当真是匪夷所思,鲜碧松必然考虑到了我们火炮的威力.而我们的炮兵营也做过试验,很难用火炮将其彻底摧毁.特别是这些大半头藏在地下的堡垒更是讨厌.最终,还是要动用兵力一个个地攻克.”

  “那就平推过去呗!”野狗的战术思维永远都是这种直接有效的干法,平推!”我们苍狼营最擅长于干这种活儿.”

  吴岭大笑,”这样打,消耗的时日更多,我们的伤亡也会更多一些.”

  “打仗那有不死人的.”野狗不以为然.

  “甘兄,现在齐国人也有了火药,火炮,常宁郡内传出来的情报,也毫无疑问地证实了这一点,鲜碧松正在倾尽全力地干这事儿,要是这些堡垒之中藏上这样的火炮,我们可就是有麻烦的.

  野狗瞅着吴岭,半晌才道:”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些什么?”

  “战斗初期,我们的伤亡可能会比较大.”吴岭道:”而不管是朝廷还是民间,抑或是军中,现在对于齐人都处于一种看不起的状态,甘兄,现在全大明上下对于这一场战争的狂热,你也看到了,我都感到有些害怕了.我很担心一旦开战之后,短时间内受挫或者虽然达到了目标但受到了比较大的伤亡……”

  野狗眨巴了几下眼睛,终于明白过来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了.这好办,这事儿,交给我来办,你先回武陵去,开战之后,我来打.”

  “甘兄?”吴岭有些不好意思.

  野狗却是一摆手,”用不着不好意思,你是统帅,当然不能被顶在最前头,再说了,背锅这事儿,我的肩膀头儿估计比你还要硬实一点,谁都知道我野狗就是一根筋通到底的角色嘛,到时候万一不顺,咱们还有一个周旋的余地.”

  吴岭站了起来,向着野狗深深地鞠了一躬.

  “可别!”野狗一把扯住吴岭,”为了大明,为了老大,我啥都敢干,再说了,抛开了这些,我也不想输给周济云那边啊,你谋划进攻齐国十几年,那周济云可也是处心积虑地想要干掉齐国,真要玩心眼儿,我可不是周济云的对手,再说他们还有一个杨致,那也是一个七窍玲珑心的家伙,到时候咱们两路大军齐出,要是咱们武陵战区落了后,我可没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