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20:天降祸殃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大明科学院成功地弄出了汞这个玩意儿之后,那么雷管也就顺理成章地出现了,这使得大明在弹药的制造之上出现了划时代的革命,以前飞艇部队投置的弹药需要在投掷之前先估摸弹体落下的距离,然后再点燃引线让其在落到预估的距离之上爆炸,在这个过程之中,出现差错是不可避免的,要么引线短了,炸弹提前爆炸,毫无作为,要么就是引线过长,只要敌人够聪明,他们就能掐掉引线,让这枚炸弹变成一枚哑弹.

  但雷管的出现,使得压发式的炸弹被制造出来,平素炸弹伫存在飞艇之上,投弹之时,取掉保险,将炸弹投掷下去,当弹头接触到目标之时,前方的压发式雷管便被击活,引爆整个炸弹.

  韩当现在的飞艇部队,装备的就全部是这种新式炸弹.

  当韩当下达命令之后,投弹手们好整以暇地弯腰拉开飞艇底部的一个舱盖,一个大洞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拔掉炸弹的保险,从这个洞口便能清晰地看到下面黑压压的敌人战舰.抱起炸弹,便从那个大洞之中投了下去.

  这种炸弹已经与秦风曾经后世的炸弹模样差不多了,因为有他这个开挂的存在,大明的炸弹已经在尾部加上了三片尾翼,使得炸弹在空中的飞行更加的平稳.

  十艘飞艇依次从猛虎王朝战舰的上空掠过,每一架飞艇投下了两枚炸弹,不是韩当不想投更多,而这第一次实战,他的心中也没有底儿,他想先看看效果.要知道,这每一枚炸弹的价格可都是不菲的,韩当一个月的薪水,也就能购买这样的炮弹一枚而已.投下这样的炸弹当然很爽,但一想到大把的钞票就在一声爆炸之后烟消云散,韩当还是可惋惜的,要是效果不佳,放了空炮,那他会更痛心.

  投下炸弹之后,韩当趴在飞艇的栏杆之上,举着望远镜观察着他的战果.他期待着那一声声爆炸响起.

  而此时,对于下面那些惊恐的猛虎王朝的官兵来说,那飞在空中拉下来的一个个黑砣砣是什么,心中并没有什么概念,但直觉告诉他们,这绝不是什么好东西.飞艇之上那醒目的大明日月旗,已经告诉了他们这是敌人.敌人造访,当然不是为了给他们送上欢迎他们远道而来的礼物的.

  所有人呆呆地看着那些黑家伙迅速地从空而降.

  炸弹在空中优雅了滑翔而来,韩当嘴巴一撇,根据他的经验,他已经能判断出自己的1号飞艇上投出的两枚炸弹,已经错过了那艘悬挂着猛虎旗帜的华丽的战舰.没有命中自己想击中的目标,这让他很是遗憾.

  两枚炸弹滑过了丹西的战舰,一前一后落在了其身后的一艘舰船之上.

  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旋即响起,甲板之上,先前便有大批的战士正在忙着解除铁链,缆绳,好让战舰脱离开来,随即大明飞艇部队来袭,这些人都木呆呆地仰望着天空看着这些奇怪的家伙,鲜有人想到要躲避一下.

  这也不能怪他们,谁第一次看到这样奇怪的家伙,都会惊讶得不能自已的.

  直到爆炸之声响起,他们才从震憾之中被惊醒过来.第一个被击中的船舰随着剧烈的爆炸之声瞬间伤亡枕藉,在炸弹落下的周围,无数的士兵被气浪掀翻,震飞,巨大的力量撕扯着人体,某些人刚刚飞起来时还是一个整体,但下一刻就被分尸,爆炸产生的碎铁片在甲板之上肆虐,嗖嗖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凡被这些弹片擦着一点,差不多就要被交待了.

  滚滚的浓烟夹杂着火光将那艘中弹的战舰给包裹了起来,惨叫声,因为恐惧而发出的嚎叫声,瞬间响遍整个战舰.

  丹西整个人都懵圈儿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与敌人的第一次遭遇,竟然是以这样的场面开始的,他的目光还落在那艘浓烟滚滚的战舰之上没有回过神来.但他身边的德罗普却是一瞬息之间反应过来,在空中,还有十几个这个的黑砣砣正在落下来,如果他们都是和刚刚落下的两个一样……

  他突然尖叫一声,一把抱住丹西,全身用力将丹西按在了自己的身下,倒下去的同时,还没有忘记将那个女人也扯翻在地上,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将丹西遮挡住了.不等丹西准备挣扎,剧烈的爆炸之声便在他们这艘战舰之上响了起来.

  德罗普觉得自己的耳朵快要被震聋了,嗡嗡作响,几乎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炙热的气浪扑面而来,身体似乎随时都要被掀飞,他拼命地抓着身前的栏杆,两只脚死死地顶在身后的板壁之上,竭力不让自己移动.

  战舰在不停地剧烈的抖动.

  天空之中的韩当这一次很满意部下的表现,有三枚炸弹在那艘最显眼的战舰之上爆炸了.只不过浓烟滚滚,火光熊熊,他不能清晰地看到他们的战果如何.

  “继续投弹”他兴高采烈的驾驭着他的飞艇,在空中盘施了一周之后,再一次地飞了回来,在望远镜中,他发现这些战舰居然连接在一起,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再好不过的战机啊,要是这些战舰拉开距离航行起来,自己想要轻而易举地击中他们,难度可就大增了.当然,降低高度,命中率自然就会提高.不过根据最新的情报,猛虎王朝的强弩射程可是足够远的,至少要比大明的强弩射程更远,他不想冒险.每一艘飞艇都是他的宝贝,也是大明的宝贝,可是一艘也都是损失不起的.

  “自由攻击”他欢天喜地的大呼着.

  浓烟之中,他们已经看不清那艘最显现的战舰了,但下面的攻击面实在太大了,以浓烟为中心,十艘飞艇盘旋在高空之中,不停地扔下他们飞艇之上的炸弹.

  每艘飞艇投下了近二十枚炸弹之后,这种单方面的打击终于停止了,不是韩当不想再干,而是他已经没有弹药了.

  “二号至十号,立即返航.”韩当再一次下达了命令,他自己则关掉了蒸汽发动机,仅仅利用风力在高空之中慢慢地盘旋着,他想确认自己这一次的战果.

  爆炸之声终于不再响起,惊魂未定的德罗普小心翼翼地又等了片刻,这才半支起身子,第一眼便看向身下的丹西,不想却看到了丹西身上沾满了血迹,这一下德罗普可是魂飞魄散,一下子跳了起来,半蹲在地上,声音颤抖地叫道:”陛下,陛下”

  丹西有些木然地眨了眨眼睛,他还没有从巨大的震憾之中清醒过来,听到德罗普惊慌的叫声,他用力地甩了一下脑袋,两手撑着船板坐了起来,脑子里似乎仍然在嗡嗡作响,鼻间闻到一种浓烈的刺鼻的味道.

  “我没事”

  “血,血”德罗普听到丹西的声音仍然沉稳,但仍然忍不住提醒丹西.

  丹西一挺身站了起来,他身侧的那个女人却是身子一歪,倒在了一边,德罗普这才发现,那个女人的背上的衣物,早已经被鲜血浸透,还有鲜血沽沽地从她身上冒出来,他忍不住掀开了那片破烂的衣衫,原本光滑可鉴的后背之上,此刻镶嵌着一枚黑黝黝的破片.

  要不是这个女人挡在这个位置,死的,不是他,就是丹西了.

  “陛下,露娅死了”德罗普有些伤心地道,这是一个美丽的尤物,却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在了自己的身边.

  丹西没有理会德罗普的话,也没有再去看一眼身边女人的死活,哪怕昨夜两个人还春风几度,他站在栏杆边上,看向下方的战舰甲板,眼中露出愤怒的光芒.

  他的战舰已经不成模样了,甲板之上,有几个巨大的破洞,一枚落在二层之上,两枚落在第一层甲板之上,三个触目惊心的破洞提醒着对方投掷的东西的威力,其中一枚落在船帮的边缘,不但炸毁了船帮,连船帮之上包裹着的铁甲也不知飞到了那里去了,更让丹西心惊的是边上的其它铁甲,此刻也已经蜷曲变形,这说明自己的铁甲战舰对这种武器的抵挡能力并不强.如此厚的铁板都变成了这般模样,那么脆弱的人的身体会是什么下场已经不言而喻了.

  第一层甲板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投石机,强弩等武器被炸得支离破碎,凄惨地布满了整个甲板,成片的尸体躲倒在废墟之中,有的毫无声息,有的还是扭曲着挣扎.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远方,此刻他的舰队正乱作一团,那些没有受到攻击的战舰正在拼命地想要脱离这个庞大的集团,来不及解掉缆绳铁链,便直接挥起斧头将其砍断.这些经验丰富的官兵们现在很清楚,只有尽快地脱离这种状态,才有可能避过自天而降的灾祸.

  “这就是那个秦厉所说的毫无战斗力的大明军队吗”丹西从牙缝里迸出了这一句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