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78:咱大明,要啥有啥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酒过三巡,众人已是微有熏意。

  岳开山放下了筷子,感慨地道:“这几年,臣在涔州,自认为还是干得不错的,大运河开通了,运河两岸,可供灌溉的水浇地,足足可以开垦出数百万亩好土地出来,明年,就算亩产只有一百斤,那也是数百万石粮食,已是远远超出了涔州本身所需,涔州从一个需要进口粮食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可以出口粮食的地方,说句实话,在没来越京城之前,我还是很得意的。”

  “这的确是得意之伯。”曾琳也是做过很长时间的地方亲民官的,自然知道想要地方稳定,足够的粮食便是首要的前提,此刻听到岳开山的感慨,不由笑道:“单只这一件,开山你便可以在日后的涔州志上名列第一位。”

  岳开山微笑着道:“曾老高抬我了。只是在其任,谋其事而已。但这一次到了越京城,在各部衙里走了一走,与一些故旧相见谈了谈,这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变化更大啊,不说别的,单是抚远郡一地,每年的收入便已经远远地超过了我们涔州,只怕在未来的很多年中,我们也无法超越,那抚远郡,可也算得上是穷乡僻壤了啊。”

  一屋子的人都是笑了起来:“以往的抚远郡倒可真说是穷乡僻壤,虽然在深山之中有一个金矿,但并不能惠及当地百姓,但如今可不一样了。”金景南道:“那里,发现了质量上佳的煤矿,所产煤的质量,甚至还要远远超过新桐等地的煤质,而储藏量,更是极其惊人,他们现在算是坐在了金山上呢。随着蒸汽机在我大明的全面普及,对于煤的需求,大幅度的上升。价格可谓是一日三变呢,王平如今是睡着了都会笑醒。”

  岳开山怔了怔,也不由得摇头苦笑:“这可真是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抚远郡人可真是幸运。”

  “非也非也!”萧华抚着一大把白胡子,不以为然地道:“矿再多,也有挖完的时候,终不能子子孙孙都靠这个吃饭,开山你修通运河,灌溉土地,这才是万世之功,即便是子子孙孙无穷匮,只要地还在,河还在,就不会饿着。上一次王平来京时见过我,见他得意忘形我还教训了他一顿,让他别忘了受伤的时候,富的时候就该多多地为以后考虑考虑,别弄得子孙没了饭吃。看他怏怏而去的模样,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萧老这正是老成持国之言啊!”秦风笑咪咪地道:“王平回去之后,还是很想了一些办法的,他是您老的记名弟子,敢不听老师的吗?”

  “记名而已,可没有正经在我门下求过学。”萧华有些得意地道。

  岳开山见萧华如此看重他在涔州所为,倒也是重新振奋了起来:“这一次回来,还看到了电报,这东西可真是神奇,虽千里万里,讯息转瞬即至,陛下,铁路,已经将我们大明广大的疆域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而电报亦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以说,有了这些东西,中央对于地方情况的掌握可谓是能做到了如指掌,同理,郡州对于县乡也能做到如此,这对于我大明千秋万代之江山是极其重要的。涔州地大,人少,分布极散,接下来臣要推动大规模地向运河两岸迁移,这一次来京,还是要请求一部分的支援,当然,这一次我们不会白白地要,明年,臣用粮食抵帐。而且既然有电报这样的东西,臣也恳求陛下拨款,在涔州架设。”

  “向运河两岸迁移百姓,朝廷是可以酌情给你调拨一部分资金的,但是架设电报嘛,涔州暂时还要缓一缓。”秦风摆摆手:“架设电报所需甚大,现在朝廷也只是沿着铁路主干道架设,这样可以节省相当一部分资金,各郡各地,想要架设,那便需要自己出钱,想来涔州现在是拿不出来的。朝廷现在主要的精力要放在对齐战争之上,这些东西,也要首先满足战场所需,其实即便你有钱,只怕也没货。”

  听到如此,岳开山便也只能作罢。推动涔州人向运河两岸迁移,在这个冬天已经开始施实,无数工作千头万绪,耗费也是极大的,他是实在拿不出钱来,既然皇帝这里一口咬死了不会给他钱,那他也就只能老老实实地等着了。

  “说起对齐战争,不知现在进展如何?”岳开山问道,他想知道的,当然不是大路消息,而是只有上层掌握的真实情报。

  秦风笑了笑,涮了一片羊肉一边咀嚼着,一边道:“虽然已经宣战,但真要大规模的用兵,还是要等到来年春上。不过桃园那边已经开始展开行动了,前几天来了消息,野狗正在向临城发起攻击,在总攻之前,先将这些小钉子给拔除了。在哪里,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不知是什么能让陛下也感到有意思?”岳开山可不是平常的书生,在昆凌郡与周济云搭档多年,对军事也熟悉得很。

  “开山当知我们现在大明的火炮之威,便是大明1式,那也是杀敌之厉器。鲜碧松针对我们的武器特点,发明了一种新战术,嗯,我就叫他堡垒战术吧。利用钢筋水泥,修建起大片大片的碉堡。这种碉堡对于抵挡我们的火炮还是颇有效用的,至少在临城,我们发现,火炮对其的威胁不大,而他们的士兵,藏身于这些碉堡之中,利用弩机,强弩等向我们进攻士兵反击。”秦风道。

  说到这里,秦风不由得有些遗憾,可惜啊,现在的大明,造出来穿甲弹来,想弄出这样的利器,只怕在他的有生之年是别指望了,否则什么碉堡,一炮下去,妥妥地给你干平掉。

  “西军率先进攻的,他们的猛火油对于攻击这种堡垒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大明科学院在西大陆猛火油的基础之上研制出了更厉害的火攻武器,专门针对这种缩在龟壳里的家伙,可惜我们大明还暂时找不到制造这种东西的原料。一切所需,要从西大陆进口,这时间上可就来不及了。”金景南道:“齐人一旦看到能有效降低我们武器威力的方法,自然会有样学样。”

  秦风摆摆手:“也只不过是多花些时间而已,这倒还不至于让我发愁,也不至于让吴岭束手无策,不过科学院研制出来的汽油,我倒是真很感兴趣。那东西,烧起来可比煤炭带劲多了,现在大明科学院已经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看看能不能有效地利用汽油来开发新的机械。”

  “陛下所希望的是什么样的机械呢?”曾琳问道。

  “或者可以称为内燃机吧!”秦风摊了摊手,“现在咱们的蒸汽是烧锅炉是吧,我希望以后咱们的机器能够制造得更小,而且更有力,那么汽油这东西便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这种原油不仅仅能提炼出汽油,应当还可以提炼出其它的很多东西,这些呢,反正我是不大懂行的,自然由科学院的那帮人去折腾。”

  岳开山疑惑地道:“陛下,我们大明疆域何其广大,怎么可能没有这样的东西呢?只是没有发现吧!”

  “应当是有的吧,不过这东西基本上都藏在极深的地下,想要把他们找出来可就难罗。”秦风呵呵一笑:“以我们现在探测矿藏的水平,是很难发现的,更何况这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新东西,那就更难了。有些在地表之上能溢出来让人发现的,可谓是少之又少。”

  “不知是什么样的东西?”岳开山感兴趣地道。

  “是一种极其难闻的粘乎乎黑不溜秋的玩意儿。”秦风摊了摊手,道:“我们现在手里有的一些,也是从西大陆人那里获得的,经过他们提炼过的东西,这东西原本的模样,也是通过他们才知晓的。”

  岳开山眨巴了几下眼睛,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却是呼地一下站了起来:“陛下,气味极其难闻,有他的地方,几乎寸草不生,鸟雀走兽入其内便难得脱,真是这样吗?”

  “对!”秦风道。

  “这东西,我们涔州有。”岳开山一语惊动了屋里所有人。

  “涔州有原油?”秦风惊问道。

  “陛下,涔州再往西,便是翰海了,我刚到任的时候,曾遍览涔州地方志,地方志之中却是记载着这样的一件事情,不过那是在瀚海之中,本身就没有人居住,郡志也只是将其当作一件奇闻轶事来记载,同时警告人们不要靠近,认为那是上天对人的惩罚,接近必有灾殃,子不语怪力乱神,臣看过之后,也不过是付之一笑,也没有再理会,因为瀚海之中,必不适合人生存,自然也不在臣的考虑之列,要不是您提起,我是万万想不起来的。”

  屋里的人面面相觑了片刻之后,都是大笑起来。

  “陛下,老臣就说我们大明地大物博,要什么没有,瞧,这不来了吗?”萧华开心地道。

  “岳郡守,如果你们涔州真有这东西,我告诉你,你要发大财了,别羡慕抚远的王明了,以后啊,等科学院将内燃机弄出来,他只有仰望你的份儿。”

  “别说以后了,便是现在,章兵部只怕便要巴巴地跑到你涔州去了。”金景南也是大笑着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