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27:砚港攻防(又下)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海兰察是在马尼拉水师大清洗之后,崛起的将领.早先洛一水有摆脱大明控制的想法,因此在水师之中培植了不少对大明仇恨的将领,这些人,随着洛一水的失败,而纷纷变成了刀下鬼,即便没有死的人,也被永远地赶出了军队.而海兰察因为本身家族与大明海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而迅速地上位,成为了马尼拉水师的主要将领.

  在见识了明军水师的强暖悍战斗力之后,再看到了太平号,大楚号这样的新式战舰之后,海兰察更是死心塌地地决定为大明效力了.他的态度也得到了实际上控制整个马尼拉海域的西马尼拉公司高层的赞赏,在这一次的大战之中,他获得了一个方向上的舰队的指挥权,虽然这只是一支三十余支战舰的小舰队,但能负责一个方向上的战斗,本身就是对他的一个肯定.

  计划是早先就确定好的.海兰察在事先亲自反复地来回测试了这一带海洋的实际情况,直到确认即便是闭着眼睛自己也能准确地掌握这一带的水文状况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现在,情报已经送到,他要出击了.

  如果砚港不能将马特乌斯的绝大部分兵力吸引到海上去,海兰察这支三十只风帆战舰面对对方多达上百艘战舰的大舰队是毫无胜算的,似乎除了逃跑,并没有什么其它的好办法.其实海兰察本身对于这个作战计划是充满疑虑的.作为一名水师将领,让他抛弃战舰上岸作战,似乎不会在他的考虑之列.

  但是这样的事情就真的这样发生了,海兰察在航地的途中,仍然想不通马特乌斯为什么突然脑子抽了筋这么做难道他就没有想过如果有一支明军舰队突然来袭,他会是什么下场吗

  此时的海兰察自然不知道,马特乌斯一来是被惨重的伤亡急红了眼,二是被秦厉所描绘的夺取这些火炮武器之后的美妙前景而蒙蔽了眼睛.贪婪永远是让一个人坠下深渊最好的助力.这个时候的马特乌斯对这一次的东征之战,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他认为猛虎王朝失败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他已经准备干了这一票之后跑路了.

  当然,他也不认为明军还有舰队来应付他,在这一点上,他对于秦厉在这一方面的判断还是深信不疑的,在马尼拉和芭提雅两地猛虎王朝庞大的压力之下,明军根本不可能还有余力来顾忌砚港这样一个小地方.

  正是在这样的种种心理的加成之下,马特乌斯决心孤独一掷地搏一把,随站战事的深入,马特乌斯终于抓获了几名受伤的明军士兵,从他们的嘴里,得知了砚港的真实兵力之后,尽快拿下砚港的心思就更加地热切了.

  他的兵力几乎是对方的十倍有余,便算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将砚港给淹没了.

  人海战术,疲劳战术,马特乌斯的数万大军不分昼夜地对砚港展开四面的围攻,成功地将砚港的防守线又向后压了一层.胜利似乎是近在眼前了,但让马特乌斯恼火的是,明军每向后撤一步,他们的防守韧性就更加一分,他的伤亡已经到了让他痛彻入骨的感觉.不论是谁,在付出了上万伤亡的代价之后,对方仍然在他的面前耀武扬威,都会愤怒的.

  此刻不但是马特乌斯已经有些失去了理智,便连他手下的士兵也已经失去了理智了.

  只有秦厉还是清醒的.

  明军退而不乱,很明显在事前便有着这样的安排,而更可怖的是,明军每后撤一步,在他们原本守卫区域内的那些大型仓库,便会被他们付之一炬.打到现在,马特乌斯似乎已经占领了不少的地方,但收获,却是零.

  粮食补给已经成为马特乌斯军队最大的隐患,这样打下去,秦厉甚至怀疑到了最后,即便赢得了胜利,是不是什么也得不到.

  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第三天,士兵们可以轮换着休息,但马特乌斯却像是一个投入了全部身家的赌徒,哪怕两只眼睛已经熬得通红,却仍然精神亢奋地在指挥着他的部队作战,对于这样的作战狂热,秦厉倒也是佩服得很.

  而马特乌斯自己也很清楚,现在他的军队的伤亡已经到了一个难以承受的时候,上万人的伤亡,已经到了他整支部队的五分之一,如果是在别的战场之上,他将不得不考虑撤退.但在这里,他却不得不熬下去,他不敢让他的部队松懈下来,一旦此时停战,那口气一泄,想再鼓起这样的作战勇气,那可就难了.

  此时士兵们的愤怒是可以利用的.当然,这样打下去,如果赢了那还好,一旦输了,就会输去所有.换一个将领,或者会考虑失败的后果,但马特乌斯的性格决定了他不管如何也要撑下去.

  秦厉打了一个哈欠,靠在墙壁之上闭上了眼睛.天又要亮了,新的一天即将到来,希望太阳再度升起的时候,前方能够传来好消息.

  而他们不清楚的是,在黑暗之中,一支由三十艘战舰构成的舰队,正如同幽灵一般地接近着砚港.

  海兰察对航线熟悉的就像在自己家里的后院漫步一般,而砚港那火光冲天几乎映工了半边天的大火,更是他的指路明灯,遍布砚港海岸线的灯塔更是让他放心大胆地向前航行.

  当海兰察的舰队出现在砚港的海面上的时候,眼前的壮观景象让他瞪大了眼睛,震憾的无以复加.

  密密麻麻的战舰停满了砚港的码头,静静地趴伏在海面之上的战舰此时在他眼中,就是一只只无比温顺的等待他去宰杀的羔羊.外围甚至都没有例行巡逻的警戒战舰.

  他想不通对面的这位将领为什么会做出如此的昏庸举动,异国作战,居然还敢如此大模大样,闷着头向前,连自己的屁股暴露在外头都不管了么

  “通知所有战舰,自由攻击,先打最外头的那些敌船,打废他们,封锁住最内圈里的战船.”海兰察的眼中闪过狂热的光芒,这是多么大的一个战功摆在他的面前啊将外面的那些战船打废,停泊在港口里的那些战船便会成为一些只能看不能用的物件儿,成为停迫在港口里的被人瞄着打的靶子,还有比这更好的作战方式吗

  如果能俘虏这些战船,那就更妙了.现在不管是大明,还是在马尼拉海域,大型海船的价格,可都是一路樊升的,在大明又开辟了另外一处海外市场之后,海船的价格便一直居高不下,但不管是大明的船厂还是马尼拉这里的船厂,这一两年来一直在拼命地造战舰,如果俘虏了这些战船,将他们发卖出去,将会是一大笔财富.

  三十艘战舰在海面之上呈一个半弧形,向着砚港高速驶来.

  当天边露出第一缕晨曦的时候,砚港那些最外围的猛虎王朝的战船上的守卫者打着哈欠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高速逼近的飘扬着大明日月旗的战舰.

  这一霎那,他们的脑子是空白的,整个人也是崩溃的,因为停靠在最外面的,都是一些补给船,只有少量的战舰,问题是,就算是战舰都在外围,现在他们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将战舰开出来,如此密集的战舰停靠在一起,想要分散出去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办到的事情.

  当数十艘敌舰靠近,齐齐将侧舷露出来的时候,这些人才几乎在同一时间异口同时的大叫起来,报警的鼓号之声,顷刻之间便响彻了整个海面.

  不过此时,显然一切都已经晚了.

  三十余艘战舰之上的霹雳火同时开始了发射,数百枚燃烧的铁球带着团团火光,落在了密密麻麻的战船之中,基本用不着瞄准,往那一大砣那中砸便是.

  “用最快的速度射击,强弩,强弩,挂上火药包给我射.给哈林发信号,给我封住右边的那个缺口,不许有一艘战舰能够冲出来.”海兰察兴奋得手舞足蹈.

  他们的海船之上,虽然没有装备火炮,但火药武器还是用的,那是一个个的火药包,包裹在强弩的弩箭之上,射击之时点燃长长的引线,然后发射出去.

  码头之上,秦厉的头一点一点的仍然在打着嗑睡,这几天来,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爆炸之声,直到他们房间被一名军官直接撞开才将秦厉惊醒过来.

  “大公,海上袭击,大明的战舰袭击了我们的战船.”军官的脸色惨白,语无伦次.

  马特乌斯的脸色瞬间便失去了血色,一头冲出了房间,秦厉也是惊惶失措地冲了出去.

  海面之上,已经变成了一片火的海洋,无数的战舰正在熊熊的燃烧,不时有剧烈的爆炸之声从海面之上传来.

  远处的海面之上,挂着大明日月旗的战舰正得意洋洋地一艘接着一艘地掠过,每一次进过,便是一轮凶猛的攻击.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 无广告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