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80:落幕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临城,炮火隆隆。这一次进攻的换成了王筠的抚远营,贝尼特斯的西军与抚远营交换了角色,成为了压阵者。

  野狗带领着其它一帮将领早就离开了临城,在城外所有的碉堡被扫平之后,接下来的战争,就进入到了常规模式,野狗自然就没有了观看的兴趣,在野狗看来,打下临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炮兵们集中了火力猛轰正面的一段城墙,整个临城,都在火炮的轰鸣声中摇摇晃晃,再坚硬的城墙,也无法正面抗衡如此大规模集中式的轰炸,先是龟裂,然后开始一块一块的崩塌。

  贝尼特斯在后面看得暗自咋舌,对于大明的富庶,心中再一次有了一个新的认知。因为这些天下来,他与明军的将领们也都一个个混熟了,交朋友嘛,没有什么比在战场之上一起并肩打一仗来得更快的。就算原先有些明军将领们因为西军在马尼拉被大明人打得极惨,但在看了他们在临城的一战之后,也是改变了自己的观点。

  有了不少朋友的贝尼特斯虽然在语言之上还是有不少的障碍,但在通译的帮助之下,还是在慢慢地了解着明军。

  一门火炮值多少钱,打出去一颗炮弹又是多少钱?他心里还是大致有了一点谱点,就这半天功夫,大明的炮兵们,只怕就打出去了上万两银子了。原本那看起来坚固异常的城墙已经不成模样,摇摇欲坠了。

  打仗打得就是钱!贝尼特斯对明军军官普遍的认知终于有了一个明晰的了解,与明军的战斗比起来,西大陆的军队之间,更象是两个乞丐之间挥舞着棍棒在比试。

  贝尼特斯在心中暗自算了一笔帐,这样打下去,算是事后给士兵的抚恤,赏银,打一个小小的县城,只怕便要花上几十万两的模样,在西大陆要这样打的话,就算是再富有的大公,几场仗下来也会破产的。

  不过王筠却斩钉截铁地告诉他,相对于士兵们宝贵的性命,他们更乐意拿钱来砸,因为钱没了可以再赚,人命没了那就真没了。一条人命从出生到长成一个战士,那得要十好几年呢,而几十万两银子,说不定几天几月就赚回来了。如果能拿银子砸死敌人的话,那么大明人很乐意这样干。

  贝尼特斯一时之间无法认同这样的观点,在他的世界之中,人命仿佛是最不值钱的东西。来到这个新的大陆,新的帝国的时候,他的世界观,时时都在经受着冲击。

  在西大陆,像他这样的贵族军官与士兵们是有着截然的分野的,不仅是在衣着上,食物之上,就是平素的交往之上,贵族与普通人之间也是极少有直接的接触的,他的麾下,军官基本上都自贵族,大贵族担任着高级军官,小贵族担任着基层军官,而一般人,就只能是冲锋在前的士兵了。但在明军之中,这种情况其本是看不见的,他甚至惊奇地看到,身为大明最高级别将领一员的野狗,居然赤着胳膊与普通的士兵摔角,并且为赢了一个普通士兵而开怀大笑,他能拿着饭盒与普通士兵一起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吃特吃并且和他们一起申讨今天的伙夫菜做得不好吃。

  而这些,打死他他都是不会做的。

  与大明军队相处的时间一长,他慢慢地发现,约束明军士兵的并不明阶级森严的壁垒,而是密密麻麻让他一看就头皮发麻的无数条军规,上至高级军官,下至普通士卒,都能将这些军规倒背如流。

  只要军规没有约束,这些士兵便百无禁忌。

  就是贝尼特斯有些魂飞天外的时候,前方传来了震天的欢呼之声,进攻的大鼓之声骤然响了起来,心问一颤之下,他抬头看去,前方临城正面的一段城墙,终于被持续不断长时间轰击的火炮给打垮了数十米的一段距离,漫天的烟尘之中,作为前锋的抚远营第一尉已是呐喊着冲了上去。

  覃野猪一手提着盾牌,一手提着一把战斧,冲在最前头,话说这面巨盾,还有这把战斧还是这位明军校尉从他这里要过去的。覃野猪身材不高,不过一米六五左右,但如果横过来量,这家伙怕也有一米四五的模样,整个人看起来是一个方的,西军巨大的盾牌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遮住了,这种沉重的战斧是西军用来破开敌人盾阵的,重达二十余斤,一般的士兵是很难运用自如的,但在这个家伙手中,就像是玩具一般轻巧写意。

  明军士兵们灵巧地跃过地上的障碍,顺着被炸垮的缺口,潮水般地向着城内涌去,而在断口两侧以及城内,齐军士兵们也呐喊着冲了出来,就在断口处,双方冲撞在了一起。

  明军的火炮并没有停止轰击,而是一部分向着城内延伸,另一部分则左右分散射击,阻断着两边齐军的援军。

  章晃晃将自己控制的那些碉堡交给了上前接应的第四尉何老妖,由他的部队接手,从这些碉堡顶端用强弩射击,自己则兴奋地领着第三尉紧紧地跟在了覃野猪的身后。等到他和覃野猪攻进城内之后,赵二的第二尉便将接手何老妖的第三尉,抚远营将源源不断地向城内发起冲击。

  飞艇第一次正大光明地出现在了临城的上空,不过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参与战局,下面敌我双方搅缠在一起,根本不可能有给予他们投掷弹药的机会,他们所做的,就是观察战局,然后给远处的抚远营大将王筠提供战场之上的适时情报。

  看着这一幕,贝尼特斯感慨万千,对于明国的敌人来说,这仗,根本没法儿打啊!

  “将军,要破城了,不如我们也发起进攻吧!”身边,一位贵族将领有些兴奋地道。

  贝尼特斯瞥了他一眼,知道这位将领在想些什么,破城之后,历来是士兵们最为开心的时候,因为这也是他们发财的时候。西军的薪饷是很微薄的,想要发财,基本上都是依靠战争之后的抢掠,这也是西军所默许的。想要士兵保持高昂的士气,这么做显然是最为简洁的一个办法。

  但这个办法在明人这里完全是行不通的。

  上战场之前,自己的通译就特别给自己强调了明军的军纪。

  抢劫者杀!

  奸淫者杀!

  那一条条让人触目心惊的杀字,铸就的是明军铁一般的纪律。

  “我们现在临时接受抚远营王将军的指挥,什么时候攻击,将由王将军发起指令。”贝尼特斯冷然道:“而且,即便参与进攻,进城之后,什么事情不能干,我相信已经给你们说得很清楚了,现在我们在明人的作战序列之中,需要遵守他们的军纪军规,否则,便只有死路一条!”

  明人朝廷发给西军的薪饷是按照明军正规军的薪饷发放的,对于贵族军官们来说,这算不了什么,但对于普通士兵来说,却是极其丰厚了。既然已经给你发放了足额丰厚的薪水,那么你就不能再去干那些抢劫的事情了。

  “可是将军,我们需要更多的军功啊!”那名贵族军官小声道。

  西军立下的战功,是不会给他们带来加官晋爵的机会的,因为所有的战功都将核算成收入作为对马特乌斯支援的依据。

  两人正说着,一名传令兵从抚远营那边急奔而来。

  王筠下达了让西军准备出击的命令。

  因为在城墙缺口处争夺的时间并不长,齐军便退入到了城中,让出了这个看起来必须是要争夺到底的破口,这让王筠马上便明白,齐军将领张天爱是打算与自己进行一场城内巷战了,作为经验丰富的老将,王筠深深地明白,比起残酷的攻城战,这种巷战则更为考验士兵们的神经。

  对于如今的大明军队来说,城墙已经不成为阻碍,无非就是拿火炮轰他丫的,再坚固的城墙,也经不起火炮长时间的轰击,但巷战之中,火炮则马上失去了用武之地,除非你准备将该城夷为一片平地。

  到了这个时候,当然便要投入更多的人手去压迫驱逐对手。去一个屋一个屋,一条巷道一条巷道的与敌争夺。

  对于王筠来说,这样的战争,无疑是最为讨厌的了,因为这会让他部的伤亡急剧增加。

  傍晚时分,当李小丫带领的骑兵营返回到临城的时候,城内的战斗仍然在某些地方继续着,不过大部分的城区却已经安静了下来。城头之上,飘扬着的大明日月旗,昭告着临城,已经从此被纳入到了大明的疆域之内了。

  是役,齐军驻守临城的五千步骑几乎全军覆灭,临城主将张天爱最后自焚于城内,骑兵将领厉城阵殁于战场,而明军包括西军在内,伤亡超过千人。今年冬天明齐之间第一次大规模的战役,也有可能是最后的一役,就此拉上了帷幕。

  而此刻,在海面之上,一支舰队护送着上百条商船正在海面之上向着齐国海疆进发。对于明国人来说,这一次的与齐作战,可不仅仅是两面作战,而是四面开花。没有了水师的齐国千里海疆,已经成了明国可以随意登陆的后花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