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86:缺德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石光荣瞅着从甬道的尽头涌过来的那些齐国士兵,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

  “手雷准备!”

  齐国士兵为了夺回这条甬道,这已经是发起的第三次反击了。甬道之内,战死的士兵尸体层层叠叠,如果不是明军为了方便,将这些尸体直接抛下崖去,只怕此时甬道内已经寸步难行。一些尸体直接被明军垒了起来,成为了阻挡齐军前进的壁垒。在这些壁垒之后,明军尽情地发挥着火药武器的巨大优势,让齐军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亦无所得。那怕他们千辛万苦地将数具强弩搬了下来,也是无济于事。

  在一声声的手雷爆炸声和大明1式清脆的鸣吃声中,齐军丢下了数十具尸体,再一次地退了回去。

  看到齐军退去,明军便也放松下来,该开嘛干嘛,石光荣也没有再尝试着去向甬道两侧通向山顶的道路发起进攻,在吃了一次亏之后,他就清楚,那根本就是攻不下来的。

  变态的齐军在甬道两侧通往山顶的通道是两个竖井,周边挂着绳网,齐军上下都是通过绳网,此刻在竖井的周围,齐军已经布置了兵力,只要明军试图从这里往上攻,立刻便会遭到迎头痛击。

  拿不下这两个通道,明军想要攻克螃蟹湾的左右钳臂,仍然只有华山一条道,硬干。

  石光荣现在要做的,只是守住这条甬道便可以了,要是让齐军再夺回去,必然会对进攻山顶的大部队再一次造成大麻烦,虽然攻不上去,但守住,对于明军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夜幕逐渐降临,今天不可能再进行大规模的进攻了。甬道里现在聚集了大概三百名战士,除了安排一部分守夜警戒之外,其它的人,都已经躺下休息了。一捆捆的睡袋被从沙滩之上送到了半山腰的甬道里,然后再分配给每一个战士。

  冬天的夜不是那么好熬的,更何况他们现在处在半山崖之上,风格外的大,格外的刺骨。哪怕是裹着睡袋,亦然是冻得瑟瑟发抖。

  作为这支部队的指挥官,石先荣自然是不可能睡下的,此刻的他,就坐在几具尸体垒起的壁垒之上,盯着一侧黑漆漆的通道发呆。

  本以为是一场轻松的战役,打到现在这个模样,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与高级将领们谨慎的乐观不同,像他这样的下级军官,本来以为只要大明军队一出动,齐军必然会土崩瓦解,望风而逃,但显然,事实不是这样的,第一战,便打得苦极了。

  整整一天的战斗,大明水师陆战队攻击了水寨,但还没有完全拿下,而他们,竟然只到了半山腰,进攻便戛然而止。陆军在这里的损失,已经超过了五百人,最先突上来的一百余人,除了一个褚燕运气爆棚活了下来之外,剩下的全都战死了。

  明天想要攻上山梁,不知道还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齐人,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好对付啊!石光荣叹了一口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辈子说的话,还真是不错。

  一阵寒风吹来,他打了一个哆嗦,从尸体堆上跳了下来,伸手扯过睡袋,准备小咪一会儿。就在这一刻,他的鼻间突然闻到了一股烟味,不由一怔,转过头来,看向甬道的一侧,那里,大团大团浓烟正飘荡过来。

  “操他娘的!”石光荣脱口骂出了一句脏话,这还真是不让人消停啊。

  这些齐人从竖井那边在纵火,不,不是纵火,是在制造烟雾,此刻,石光荣已经嗅到了烟雾之中一些特别的气味,咳嗽了几声之后,他立即从怀里掏出了哨子,大声地吹了起来。

  尖厉的哨音在甬道之内回荡,所有的明军士兵,一个个从睡袋里跳了出来。

  “用水打湿毛巾,捂住口鼻。”石光荣大声喝道。

  运用毒药混杂在烟雾之中杀敌,这并不是齐人的首创,在数年之前的昆凌郡一役当中,水师陆战队便使用这一招,一举攻克了当时卞无双麾下精锐把守的鹰嘴岩,让大批援军从而及时地出现在了小石城之上,从根本之上奠定了胜局,最终让卞无双饮恨昆凌郡。这一次千里驰援,闪电进攻是作为水师进攻的典型案例写进了大明军队的军官教材的,从军官学校毕业的石光荣当然清楚。

  现在,齐国人也来这一招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齐国人制造烟雾,想趁着烟雾的掩护来进攻,但不管怎么说,总得有备无患才好,此刻他们唯一的应对,就是将毛巾打湿了水然后蒙住口鼻。

  两侧甬道的烟雾越来越浓,石光荣竭力地瞪大眼睛想要看清烟雾之中是否会有敌人来攻,不过片刻之间,两只眼睛便已经耐受不住,红肿酸痛,泪水长流。

  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受不了,齐人又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两侧的烟雾只不过是扰乱自己军心,让自己的注意力被吸引罢了。

  “小心外头,小心头上!”他大声吼叫起来,猛然举起了他的枪,看向了头顶。

  烟雾弥漫之中,一个人影朦朦胧胧地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没有丝毫犹豫,石光荣当即便开了枪,那人一声惨叫,整个人软软地垂了下来,啪哒一声,摔倒在地上,几乎在同一时刻,更多的人影从他们的头顶之上的崖壁倒悬了下来。羽箭,弩箭的呼啸之声,大明1式的清脆的鸣叫之声顷刻之间响成一片,中间夹杂着双方连绵不绝的惨叫之声。

  石光荣心下骇然,齐人竟然在腰上拴着绳子,就这样从上面溜了下来强攻。甬道两侧的烟雾仍然在一团一团的涌出来,虽然马上便被风吹淡了不少,但整个甬道之内却仍然是烟雾弥漫,石光荣并不清楚到底来了多少敌人。

  甬道中的枪声,同样惊醒了山崖底下沙滩之上扎营的明军,片刻之后,一束束雪亮的光柱从下面直射上崖壁,将整个崖壁照得透亮,已经到了沙滩之上的宿迁也不禁咋舌不已,齐人还真是不要命,在他的视线当中,密密麻麻的齐军士兵腰中拴着绳子正从上面坠下来。

  “开枪!”他很有些开心地对着剩下的几百名水师陆战队员道,这些人现在可真是一个个的活靶子。

  枪声连绵不断地响起,挂在山壁之上的齐军士兵避无可避,躲无可躲,在明军不断地射击之下,很快便变成了一具具拴在绳子上的死尸。

  齐军的反应其实很快了,当沙滩之上的明军探照灯照向山壁的时候,他们便已经开始竭力向上爬,但下来快,上去可就慢了,在子弹的追逐之下,下来的人,能成功逃回去的,只怕是连一成也不到。

  山顶之上,祝若凡渭然长叹,他精心组织了这一场夜袭,本来是想夺回甬道,但万万没有想到,明军竟然如此警觉,除了徒增伤亡之外,竟是什么也没有得到。

  “给我用石弹,狠狠地砸他们。”愤怒的他,下达了一条毫无意义的命令。

  当一台又一台的霹雳火开始轰击的时候,立刻便招来了海上以大楚号主炮为首的明军战舰的炮击。整个钳臂之上,再一次变得水深火热起来。

  当双方终于再次沉寂下来的时候,骂骂咧咧的石光荣刚刚检查了自己的部下,这一轮袭击之中,又有二十多个人倒下了,死了七个,剩下的十几个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已经丧失了战斗力,只能用睡袋将他们一裹,然后拴上绳子,沿着网绳慢慢地放下去,送到下面去治疗。

  当然,事情到了这里,仍然还没有完。烟雾仍然没有散尽,此刻石光荣已经确定这些烟雾之中只不过是被齐人加了一些辛辣之物罢了。用力挥舞着一面旗帜驱散这些烟雾的同时,他的耳朵里又传来了哗哗的水流之声,鼻间一股浓烈的臭味也随之传来。

  他提起了一盏汽灯照向甬道的两侧,这一看,倒真是目瞪口呆了。甬道的尽头,股股水流正缓缓地向着他们这里流过来,关键的不是这些,而是夹杂在这些水流之中的一些黄白之物。

  “操你老娘啊!”石光荣不由得破口大骂起来。

  这一夜是甭想过好了,水啥的会慢慢地浸透整个甬道,只怕到时候连立足之地也找不到,更甭说睡觉了。如果说这些都还能忍,但这漫天的臭气可就避无可避了,大家总不能不呼吸吧。

  “缺了八辈子德的齐国人,等老子攻上去之后,定然把你们一个个四马攒蹄地捆起来浸在茅坑里。”甬道里,石先荣气急败坏的大骂声四处回荡。

  钳臂这里不平静,齐人率先发起了反击,而在水寨那边,陈铮带领的水师陆战队,却是一直没有停止战斗,在他们战领了水寨一角,立足脚跟之后,陈铮便主动率部出击,他要拿下整个水寨,然后登陆向两侧一步一步地扫荡过去。打掉两岸的那些霹雳火,为水师陆战队的大部队进入海湾奠定基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