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37:逃命最行的秦厉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刚刚还打生打死的对手,倏忽之间便成了自己结盟的对象,很多人想想也觉得有些荒谬,但另外一些人却是见怪不怪.猛虎王朝征战的这几十年前,敌友之间的转换,从来都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决定是敌是友的,永远只有一点,那就是利益.

  其实大家都明白,现在他们已经钻进了一条死胡同,就算是拼着老命不要,将岛上的这些明军全杀光了,最终他们也难逃覆灭的命运.明军舰队已经封死了港口,自己的战舰要么已经沉没在海中,要么便是成了一个只能看不能用的摆设,明人甚至不用来打,只需像这个样子封锁住,他们就得渴死,饿死.没有人认为那个林殊所说的,到了最后一刻,他们会烧掉所有的物资,给所有的淡水井都投下剧毒.

  本来觉得没有希望的事情,现在忽然出现了重大的转机,沉重的黑幕被撕开了一条缝,从缝中能看到灿烂的阳光,是个人就会死死地抓住.至于那灿烂的阳光是不是会在以后灼伤自己,那是以后需要考虑的事情.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是不是?要是人都死光了,还谈什么未来?

  更何况,马特乌斯的一番分说,众人也都是深以为然.丹西陛下不能完成征服东方的使命,最后连命都送在这里,十数万丹西陛下的亲军尽皆葬送于此,那猛虎王朝对西大陆其它势力的压制,将不复存在.统一了十几年的西大陆将再一次分崩离析是必然的,这个时候,如果能保持住自己的实力返回,那么也许再过上十几年,他们说不定会再次站在西大陆的巅峰,那个时候,马特乌斯坐在那最高的位置,他们这些跟随马特乌斯的人,一个大公的位置,那是妥妥的跑不了的.

  想明白了这些关节,众人的眼中都是露出兴奋的神色.

  “诸位现在就回去,将这些情况,说与你们麾下的重要将领,特别是那些跟随我们而来的那些爵爷们,我想,他们也会很开心有这样的变化的.”马特乌斯看着众人道.

  “遵命!”众将轰然应诺,站了起来.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早先出去的那名亲卫军官走了进来.

  “怎么去了这么久?抓一个人这么难么?”马特乌斯看着军官,脸露不满之色.

  军官却是一脸的无奈:”大公,没有找到那秦厉.”

  “什么?”马特乌斯勃然大怒,那可是白花花的一大堆银子.”他能跑到哪里去?”

  “是啊,早上大公离开的时候,我还看见他来着.”一些将领七嘴八舌地道.

  亲卫军官也有些迷茫,”整个军营里都没有打到他,停泊在港口的舰船末将也去找了,但这个人,就是这么不见了.”

  “搜,挖地三尺也给我把人找出来.”马特乌斯一拍桌子,吼道.”砚港就这么大,他还能飞上天去?明人哪里他不敢去.他只会藏在战场上的某个地方,派人去找.”

  “是.”军官看着暴怒的马特乌斯,打了一个寒噤,转身便走.

  “站住!”马特乌斯突然道:”搜索的时候,不要太靠近明人的城池,免得引起误会.”

  “遵命!”

  论起观察形式以及逃命的本事,这世上能及上秦厉的还真没有几个.在马特乌斯决定去与明人谈判的时候,秦厉就知道,他在这里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一旦让明人知道自己在马特乌斯这里,他们必然不会放过自己,而马特乌斯大概也会很乐意将自己作为一份礼物送给明人.

  明人为什么在大占优势的情况之下与马特乌斯谈判,秦厉很快也想明白了.想必猛虎王明的大王丹西陛下现在的情况也很不妙了.

  其实当看到明人那犀利的炮火之后,秦厉对于猛虎王朝战胜明人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了.五万精锐,攻打几千人把守的砚港,死伤累累却不能拿下,这还只是小小的砚港,而在明人经营多年的其它的地方,在明人派到这一海域的主力部队的把守之下,其它两路大军,失败似乎也只是时间问题.

  明人压根就没有将砚港当一回事,海面之上那些来回穿梭耀武扬威的战舰,根本就不是明人的主力战舰.没有看到大明号,也没有看到大秦号,那些战船都是马尼拉海域的那些杂牌子部队.此时的秦厉,还不知道大明已经制造出了最新式的战舰大楚号,如果知道,他会更加绝望.

  但即便如此,他也知道,明人的主力舰队去哪里了.

  综合上面的那些他观察到的情况来分析,秦厉明白,马特乌斯与明人达成协议的可能,只怕是十有**.

  明人要在遥远的猛虎王朝制造混乱,要让那片大陆之上从此战乱不休,他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干掉丹西,然后放回诸如马特乌斯这样的人回去就可以达到这一个目标了.

  想必明人也会用同样的办法对付斯腾森.这两位大公都是有实力又野心勃勃之辈,没有了丹西的压制,回到西大陆的他们,必然会觊觎那最高的位置,自然就会大打出手.而猛虎王朝留守的王储手中也还有一定的实力,为了取得优势,不管是斯腾森还是马特乌斯,都会与明人勾结,力图获得明人的支持.

  明人会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的触角深深地嵌入到西大陆之中,然后用他们最擅长的东西,一步一步地蚕食,掌控西大陆.

  或者他们永远也不会派兵去西大陆试图完全统治那个遥远的地方,但他们有的是办法,在暗中掌握那一片广阔的疆域.

  想想当年的大楚吧,明人没有派遣一兵一卒,但一朝发动,楚国一百余年的统治便轰然倒塌,毫无还手之力.

  所以,他当机立断地便逃了.

  在砚港,他能跑的地方实在是有限的很.在马特乌斯的掌控范围之内,他这样一张东方面孔太明显了,只要马特乌斯想抓他,他可谓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能去哪里呢?当然是城内.

  躺在一间残破的屋子里,秦厉心中一片悲凉.

  他历经千辛万苦,多次在生死的边缘游走,终于说服了猛虎王朝这个庞然大物发起东征,在二十余万大军,数百艘战舰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他的心里是踌躇满志的.有了这样一个强大的敌人,明人在与齐国的争斗之中,将会首尾不能顾,失败必然是早晚的事情.

  万万没有想到啊,看起来强大的猛虎王朝军队,还没有施展开来,便被明人揍得屁滚尿流,而现在,明人更是利用了猛虎王朝的矛盾,进而将势力远远地扩充到了西大陆.

  秦厉算得上是齐国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个人了,走了如此之远的路程,他也深深地知道了世界之大,绝非以前的自己能想象的.当齐国还在为了与明国争霸而辛苦努力的时候,明人的眼光已经看到了万里之遥外的地方了.

  如此强大的明国,齐国如何抵挡?想到自己辛苦一生,最终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国家在不久的将来迎来失败的结果,他的泪水就忍不住流淌下来.

  外面传来了猛虎王朝士兵的低语之声,他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那些士兵似乎并没有靠近这间屋子,在不远处转悠了一会儿,然后便渐渐地远去了.

  秦厉现在所藏身的地方,更靠近明人的控制区一些.

  果然是已经达成了协议,连搜捕自己,都不愿意靠近明人的地盘了.秦厉擦干净了眼泪.现在已经不需要再考虑马尼拉海域的这场战事了,明人获胜已经是必然的事情,现在他要考虑的,是如何逃回齐国去.

  纵然自己的祖国或者在不久的将来迎来失败,但自己也要逃回去,能在最后的关头挺刀站在长安的城头之上,也算不负自己这一生.

  他猫着腰,从屋里犹如幽灵一般地钻了出来,看了一眼不远处高耸的房屋,一矮身子,消失在一片片的残壁断垣之中.

  当天色微明的时候,秦厉已经出现在了城中,此时的他,已经变成了一名穿着凯甲,拿着一柄长矛的明军士兵了.这些人都是于荣光在本地招募的一些本土人,在战争之中,并不作为主力出战,而只是负责运送战斗物资,烧烧饭,送送水,抬抬伤员诸如此类的事情.砚港虽然不大,但当时却是一个极为繁华的港口,撤退了一部分,进来了一部分,彼此之间倒有许多人并不认识,秦厉混在其中,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能让秦厉稳稳地藏在这里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能说一口流利的马尼拉海域的土语.

  秦厉现在成为了一个辅兵,他便将自己真正地当成了一个辅兵了.干起活来,即不出挑,也不偷懒,就像大多数这样的人中的一个.

  他在等待着战争的结束,等待着砚港的再次开港,等待着无数的商船再一次光临这里,到了那个时候,便是他重新回到阔别数年的大陆的时候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