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40:战地医院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间宽敞的屋子里,现在凌乱不堪,床上,地上,到处都或坐或躺着猛虎王朝的士兵,有的正在呻吟,有的正在哀嚎,还有一些却是人事不省的躺在床上.当然,也有一些受伤并不重的人,虽然被绑着,但却眼珠子乱转地打量着那些忙碌的穿着白衣服的男男女女,如果不是行动受限,他们极有可能便会暴起攻击.当然,在这些人的跟前,一般都会站着一到两个大明士兵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看起来他们倒是希望这些家伙暴起攻击,然后他们便可以立上一功了.

  盖森站在窗房旁边,隔着透明的琉璃窗,哀伤地看着这些士兵.

  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大夫正在一个个的检视着那些看起来很严重的病人,而更多的轻伤病人,则是由那些身着白衣的女人们在手脚麻利地处利都会伤口,消毒,上药,包扎.

  “这家伙烧伤太严重了,把他身上的衣服啥的给我剪光,然后抹上烧伤膏,看看不能挺过晚上,挺过了今天,才有救治的可能.”

  “内腑受伤吐血,腹内很可能有大量的积血,马上送重症手术室.”

  “哟呵,这家伙的腿就只剩一点筋连着了,流了这么多血,居然还没有昏倒,真是一条硬汉,佩服佩服,送三号手术室,化验血型,准备相应的血浆.伙计,你以后只能靠拐杖走路了.”

  “哎呀呀,你这家伙不过是受了一点点轻伤,干嘛要装着昏迷不醒啊.”

  年轻的医生大叫了起来,几乎与此同时,那个躺着昏迷不信的家伙一挺身便想要坐起来,拳头也伸了出去,但却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之中,因为那个年轻医生手中一把薄薄的锋利的刀刃已经顶在了他的喉头之上,只消轻轻一送,立即就能让他去见上帝.

  “是个聪明人啊!想要胁持我啊?虽然胁持我你也逃不出去,但我却不能给你这个机会呢,这会让我的履历之上被记上很不好看的一笔.这会影响我以后的升迁的.”年轻的医生笑吟吟地道.”咱们大明医学院出来的,个个可都是有几把刷子的.小样儿,你找错对象啦.”

  说话间,几个士兵已是猛扑了过来,将那个同样年轻的猛虎王朝的士兵按倒在地上,捆了一个结结实实.

  “你们送人到这里来,也不检查的么?”将手中刀子放在身边的一个托盘里,年轻医生脸上的笑容却陡然消失了,”还好是撞在我的手里,这要是他胁迫那些女护士,岂不是就让他得手了.”

  “对不起对不起大夫,是我们的错.”士兵连连道歉.

  “道歉如果有用的话,还要军纪做什么?”年轻医生虎着脸,”这件事情,我会写进报告里的,回去告诉你们的长官,准备迎接惩罚吧!下一个.”

  几名士兵讪讪地退开,当下一个伤者又被抬了过来的时候,其中一名士兵突然蹦了过去,抓住人便是一阵摇晃.

  “干什么干什么?”年轻的医生一把将士兵扒开,”这家伙肚子上开了这么大一个洞,你眼睛瞎了,本就只剩下一口气,得,你这一摇晃,现在只剩半口气了,快点送到一号手术室去,看还能不能救回来.”

  士兵有些委屈地后退了半步,这家伙穿着铁甲,遮挡着自己也没有看清楚啊,万一又是一个诈伤的呢?想到自己的老大很可能因为这件事挨处分,而挨了处分的老大铁定要收拾自己这一群人,立时便有一股淡淡的忧伤浮上了心头.

  盖森看得很清楚,这些医护人员是真的在用心地救治自己的同胞,并没有因为他们是敌人便刻意地虐待他们,即便是那个士兵后来的举动,也只是一咱下意识的反应而已,换作是自己,那个意图袭击医生的家伙,现在只怕已经变成了尸体了吧.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所有人的目光立时便移到了他的身上,不管是那些白衣的医生护士,还是那些正在被救治猛虎王朝的士兵.

  对于大明的这些医生护士而言,一个金发碧眼的家伙,明显是这些敌人一伙的啊!而对于那些猛虎王朝的士兵来说,骤然看到一个同胞在这里居然能自由活动,特别是身边还跟着一个美丽的东方女人,身后还站着两名护卫,都是足以让他们震惊的.

  年轻的医生一下子便跳了过来,看着盖森,上上下下地打量了片刻:”这便是盖森先生吧?”

  “你认识我?”盖森虽然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盖森两个字还是听清楚了的.

  那年轻的医生听了通译女子的翻译之后,笑呵呵地道:”当然知道,前一段时间你到处逛,一个金发碧眼的家伙,在我们这里可是很显眼的.而且,陪在你身边的,可是京师大学堂外国语学院的最美丽的小姐啊.我们都很仰慕她的.”

  笑声中他转头看了一眼盖森身边的女子,见女子压根就没有翻译这句话,只好转过头来又道:”还真是帅气啊!”拿手比了比对方与自己的个头,脸色更是哀伤了一些.

  “范小姐,有空的话我可以请你吃个饭吗?你总不会二十个小时都陪着这个家伙吧?”

  “你还是专心工作吧,我不认为你现在会有空,而且接下来,只怕会有更多的人送到你这里来的.”范小姐冷冷地道.

  那年轻的医生却是大喜,”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有空,你就会答应让我请你吃饭吗?这可是太好了,时间嘛就像……挤挤总是有的.”

  说到这里,他突然打了一个顿.

  范小姐冷冷地道:”时间像什么?”

  年轻的医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突然看见一个女护士端着一杯装在袋子里的羊奶走了过来,赶紧伸手抢过一袋,拧开盖子,一口气喝完,然后举起袋子道:”就像这装羊奶的袋子,看似没有,实际之上挤挤,还是有的.”

  他用力地扭着那个瘪瘪的袋子,果然,从口子上,又流出了一些乳白色的羊奶.

  范小姐冷哼了一声,仰头看着房顶,不再理他.

  大家都是大明越京城的大学的学生,能到这个地方来的,差不多都是很优秀的一批,谁不知道谁啊?

  盖森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看起来,陪伴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的这位美丽的东方女士是认识这位医生的.

  他向着年轻医生深深地鞠了一躬,”医生,这些人已经结束了他们的战斗任务,现在,他们就是一个普通人,请尽力地救治他们,威尼斯大公家族不会忘记您的恩情的.”

  说完话,他转头看着范小姐.

  听到范小姐将盖森的话翻译了过来之后,年轻的医生耸了耸肩,冲着盖森道:”用不着你拜托,这是我的工作,要是他们死的人多了,会影响我的名声的,对于我们大夫来说,名声,那就跟命一样啊!”

  范小姐又瞪了他一眼,显然很不满于他的回答,只是将他的前半句翻译了过去.

  盖森再一次地鞠了一躬,”多谢!”

  说话这句话,他转身便向外走去,很显然,他不想在这个地方呆得时间太长,因为这里的场景,实在是让他太伤心了.

  他一走,范小姐自然便也跟着向外走去.

  “范小姐,范小姐,请给我一次机会啊!”年轻的医生在后面追着喊道.”我今天加一通宵班,明天再干一天,晚上就可以休息了.”

  范小姐回头瞪了他一眼,翩然而去.

  年轻医生黯然神伤,再回过头来时,眼神儿也变得凶狠起来:”下一个!”他恼火地喊道.

  “已经没有新的进来了.”一名护士清脆地回答道.

  年轻医生愣怔了一下,转身便向内里的一间手术室走去:”既然没有了,那我去做手术,多做几台,时间嘛,呃,就像羊奶,看似没有了,挤挤,总是会有的.”

  盖森大踏步地向前走着,前面的一间屋子内,却突然传来了雷卫爽郎的大笑声,他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小子们,看起来都很精神嘛,好好养伤,伤好了,我请你们喝酒,然后咱们再去杀敌,还敢不敢去?”

  “总裁大人肯请喝酒,我们就敢去.”有人大声道.

  “好,那就一言为定.”雷卫大笑道.”我的薪水还是很不错的,请你们这些人喝一顿酒,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要烧刀子.”

  “当然是咱们大明的烧刀子,咱们是最勇敢的战士,自然要喝最烈的酒.”雷卫道.

  屋子里顿时传来开心的大笑之声.马尼拉这片海域在大明的刻意经营之下,粮食产粮是不高的,像烧刀子这种烈性酒,只能从大明运来售买,那价格,可是很感人的,一般人还真舍不得喝.

  隔着琉璃穿,盖森能看到这里的病房条件要好得太多,更重要的是,明人受伤的人很少,一间病房里的病床,居然没有躺满.

  “这仗,怎么打?”盖森忧伤的转过身来,站在阳台之上仰望着天空那灿烂的阳光.

  而就在盖森忧伤的时候,在距离曼朱港百余里的海面之上,威斯凯尔终于捕捉到了那支逃窜的明国舰队.不将他们干掉,斯腾森大公睡觉都是不大安稳的.

  “逮住你们了,臭老鼠!”他兴奋地叫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