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60:西行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秦风不得不承认,精神的力量,有时候真的超乎人类的想象。十余天之后,当秦风再一次看到斯腾森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先前还被人抬着不能自己行走的斯腾森,居然拄着拐在艰难地行走了。

  便连他的主治医生王凌波也是有些不明所以,以他专业的眼光看来,斯腾森想要恢复部分行走的功能,至少要三个月到半年,想要恢复到正常行走的水平,恐怕要一到两年才行,但现在,斯腾森已经神奇地站了起来了。或者几个月半年以后,这个家伙便能恢复健康了。

  “愤怒让人奋起啊!”秦风看着王凌波:“精神的力量?”

  “或者。”像王凌波这样的人,是不信鬼神不信天的,对于经常解剖人体以此来解释内心疑惑的这些医者来说,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技术,但这一次在斯腾森活生生的现实面前,王凌波也是感慨不已。

  “陛下,或者我可以就这个病例好好地写一篇书术论文了。”他感慨地道:“药石无能为力的时候,精神力量居然当真可以让一个人得救,这真是让人既兴奋又费解的事情。”

  “医学的探究之路,是无穷无尽的。”秦风看着王凌波:“你真的决定要跟着斯腾森去西大陆吗?相对于我们大明来说,哪里还算是一片没有开化的野蛮之地。去哪里,你要有足够的吃苦头的心理准备呢!”

  “陛下,师父跟我说过,到了我这个阶段,他能教给我的其实已经没有了,历练,经验还有态度才是我能不能够向前再走下去的原因所在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王凌波抬头看着浩淼的大海,脸上露出了无限向往的神色:“我听斯腾森说过,在他们那里,曾经爆发过一场黑死病,整个大陆上的人为此死伤惨重,几乎十去四五,还有很多一些我闻所未闻的怪病,我不去看一看,当真是寝食难安。我也给师父去了信,我相信他也一定会支持我的。”

  秦风苦笑:“你的师父如果不是现在身居高位,又有王月瑶管着,只怕看到了你这封信,背着一个包裹就会往哪边跑了,这一点,你倒真是像极了你的师傅。”

  王凌波大笑:“有其师,必有其徒。”

  “在威尼斯公国里会有一座属于我们大明的城市,你去了之后,尽量落脚在哪里,出去游历,要带足护卫。你是大明的瑰宝,我可不想你莫名其妙地死在一些流浪汉或者土匪手中,接下来的一些年中,西大陆必然进入最为黑暗和最为严蛮的时期,战争,屠杀,将是那片土地的主旋律。”

  “陛下放心吧!”王凌波点头道:“虽然都说医者仁心,但我听到那边是这种状况,倒还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师傅说他的医术暴涨,恰恰就是跟着您四处征战的时候,因为有无究无尽的实验体供他研究,这一次过去,我也会遇到这种状况呀。陛下,很快你就会听到在威尼斯的我,建设起了西大陆最大最好的医院。”

  “斯腾森会支持你的。”秦风微笑着道:“在参观了我们的战地医院以及民间医院之后,像他那样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到重点呢?而且有你作引子,接下来,他会连着你这根线,不停地勾搭我们的医生,护士以及各种各样的设备往哪边运的。”

  王凌波笑着抱拳:“还请陛下成全,没有这些东西,很多实验我就无法展开了。”

  “去吧去吧!”秦风道:“只是别忘了回家。”

  王凌波笑着告辞,在他的身边,跟着通译范小姐,她也是这一次去西大陆的人选之一,在她的身边,一名年轻的小伙子亦步亦趋地跟着范小姐,替她扛着巨大无比的旅行箱。这位在曼朱战地医院赫赫有名的医师,为了他所渴望的爱情,在得知了范小姐将去西大陆之后,毅然决然地找到了王凌波,报名参加了西行之旅。

  “陛下保重,臣此去西大陆,定然不坠我大明声威,确保我大明利益。”作为大明驻威尼斯的第一任大使,林殊上前向秦风施礼告辞。

  秦风欣赏地看了一眼这位主动请樱的年轻官员,在他看来,像慕容远,林殊这些人,才是大明未来真正的栋梁之才,有学识,敢担当,不畏险。

  “你此行,不亚于将士们开疆拓土之功。”秦风叮咛道:“准确地把握西大陆各国的形式,作出对于我们大明最有利的选择,当然,还要竭力推进我们大明的文化在那片土地之上生根发芽,等你作好了前期准备工作,教育部那边就会适时跟进。”

  “是,陛下。”

  “去吧,功成之日,大明决不吝于功名爵位。”秦风拍了拍年轻的官员的肩膀。

  慕容复大步走了过来,向秦风施了一个军礼,因为在威尼斯将拥有一座城市,所以大明也必然会派出一支军队来维护这座城市的治安并且保证大明的利益,慕容复这位蛮族将领,兴高彩烈地领了这一项任务。

  “陛下,末将也告辞了。不知陛下还有什么吩咐?”

  “慕容复,你此去之后,没有朝廷命令,决不允许介入西大陆的各邦国之争。你的任务主要就是两个,一是保证我们在西大陆行走的大明人的安全,二是保证属于我们这座城市的安全。当然,有谁敢冒犯我们大明的威严,我也不介意你好好地惩罚一下他们,在哪边,要听林殊的,军事必须为外交服务,明白吗?”

  “懂了,陛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便将他打得做不成人。”慕容复大声道。

  秦风大笑。

  一队队将前往西大陆开拓大明功业的各色人等,走向了海滩之上的船只,一一登陆上船。

  而就在秦风送别这些人的时候,在另一侧,拄着拐杖的斯腾森也在对一群人叮咛着。

  威斯凯尔,威尼斯大公斯腾森的亲弟弟,作为人质,留在了大明。

  “威斯凯尔,大明皇帝秦风这个人,虽然阴险,但却也算是一个信人,你留在这里,我不会担心你的安全,你一定会得到很好的待遇,这一次回去之后,如果你的家人们都安然无恙,我会把他们送到大明来与你团聚,免得你在此寂寞。”斯腾森感慨地道:“少则三五年,多则十年,我一定会把接回去的。”

  “是,就是再也不能帮上兄长的忙了。”威斯凯尔遗憾地摇头道:“我不善陆战,咱们的水师又没有了,即便回去,也没什么可做的。”

  “水师一定会有的,我一定会重建水师,到时候,你仍然会是他们的统领。”斯腾森坚定地道。“你在大明这些年,不妨多走走,多看看,如果他们允许的话。对他们了解得越深,你将来与他们打交道的时候,就会越从容。”

  “知道了。”

  斯腾森转头看着盖森:“盖森,你是我们威尼斯公国派驻大明的第一任使节,那些留在大明学习的人,你要好好地照顾,等我回去之后,还会送更多的人,你要想法子把他们送进大明最好的学校接受教育,还有那些伤兵,在伤愈之后,也要妥善地安排他们回国。”

  “是,大公。”盖森恭敬地道,经此一役之后,这位原本在威尼斯大公家族之中的边缘子弟,终于也进入到了家族的核心层中。

  “我们需要更多的大明武器,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也要为我们多多挣取,同时还要争取上明人减少对马特乌斯的支持。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能说服一些大明工匠去我们哪里,不管是什么样的工匠,只要肯去,我们就收,而且会给他们远超明人的待遇,就算是封他们为贵族也是可以的。”

  盖森连连点头:“我一定会努力去办的。”

  斯腾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一次出来,大败亏输,唯一的收获便是开阔了眼界,知道了以后的路要怎么走,盖森,威斯凯尔,每个月都要写一封信回家,不拘是什么,只管将你们的所见所闻写下来。”

  两人无言颔首。

  再无别的话多说,斯腾森拄起了拐杖,艰难地向着海边行去,一名亲卫将领想上前搀扶,却被他一把挥开,他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岸边,艰难地爬上了船只。

  伴随着汽笛声,号角声,远处的船只率先起锚航行,一艘接着一艘地向着遥远的西方航行而去。船只之上,远行的人和马上要回家的人,都站在甲板之上,冲着岸上拼命地挥着手。这里,存留了他们太多的记忆和情感。

  看着远行的船只,秦风拍了拍巴掌,笑着道:“一出大戏落幕,代表着另一场大戏即将上演,诸位,我们也要准备回家了。齐国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拉开了帷幕,序曲已经上演,但主角儿还没有上场呢!”

  三天之后,太平号战斗编队和大楚号战斗编队护送着秦风等人返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