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63:不敢相信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其实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妥协.也就是在边郡之地才可能打这样的擦边球.

  在大明与大齐和平共处的这几年里,双方商业往来交通是异常繁盛的,这不但在大明造就了一批富豪,同样的在齐国也造就了这样的一批富豪,而常宁郡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先富起来的人,绝不在少数.

  而这些人,毫无疑问又是最为鸡贼的一批人.随着形式的日趋紧张,随着两国国力的此消彼张,这些常宁郡的聪明人,自然也是最早感受到这一变化的人.他们本来就比普通人要敏锐得多,见多识广的他们,心中自然有一杆秤.

  家乡自然是很难舍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于是大量的资金便通过各种公开的或者私下的渠道流入到了大明,进入到了大明的昌隆银行之中.

  昌隆银行是一家私人股份制银行,在大明灭楚战役之中,他赢得了巨大的声誉.楚国被灭了,但楚人早前存在昌隆银行的一笔笔银钱,却一文不少地在战后还给了他们,只要你能有效地证明自己是这个家族的有效继承人或者拥有存单.上至楚国的贵族豪绅,下至普通的升斗小民,昌隆银行秋毫无犯.

  即便是那些在战争之中失去了性命,再也没有人来认领的款项,昌隆银行也是等足了三年,这才向社会公布这些已经没有了主人的银钱.这些帐目被公开,然后被集中到一个帐户之中,由昌隆银行来经营,所得的利润尽数投入到了楚地的公益建设之中,架桥铺路,抚幼养老,一笔笔的款子用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使得昌隆银行名声大噪,让他随后几年的时间里,进入到了业务高速增长的一个时期,大量的齐人,也通过不同的渠道,将手里多余的资金存入到了昌隆银行,换来昌隆银行那薄薄的一张存折.

  在距离常宁郡不远的昌渚,就有昌隆银行的分部,常宁郡的那些人,自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鲜碧松现在很缺钱.

  他麾下十万精锐军队,朝廷虽然提供了饷银,但单靠饷银,怎么能让士兵们甘心赴死,没有足够的刺激,怎么能让士兵们前赴后继?

  不管是供养军队,还是接下来的铸炮,打造兵器,他都需要海量的银钱,而在这样的时候,如果完全指望朝廷来拨付银钱的话,只怕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更何况,现在朝廷如此困难,接下来能不能按时拨付,鲜碧松都很怀疑.

  手里有钱,心中不慌.鲜碧松不是没有打过这些人的主意,但一来这些人平素对他也很恭敬,每年也给他的军队提供不少的资助,二来这些人毕竟是常宁郡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强取硬夺的话,只怕会让民心离散.再者,鲜碧松也清楚,这些人更多的钱财,都被存在大明,即便他不讲理地硬来,所得也是非常有限的.

  现在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能让他光明正大地获得财富他又何乐而不为呢?他根本不在意那些人的死活,如果能这样达到目的,放他们一条生路又有何妨?

  心情大好地鲜碧松,将曹辉一路送到大将军府的大门前.正当两人拱手作别的时候,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从街道之上传了过来,两人同时转头看向街道的尽头.

  马上骑士滚鞍下马,看到鲜碧松与曹辉两个都在大门口,先是一楞,但马上反应过来,单膝跪下,将手里的一样东西双手举了起来.

  “大将军,曹统领,城门口发现了一人,自称是鬼影副指挥使秦厉,这是他的随身印信.此人说,只要将这东西交给常宁郡的鬼影负责人,自然便会知道他的身份是真是假.”

  鲜碧松一怔,转头看向曹辉.

  秦厉他自然是知道的,早前,他与秦厉还有过多次的合作,但三年前,秦厉便失去了联系.

  曹辉上前一把,一把从骑士手中抢过了那枚小小的印章,印章一入手,不用看,他就知道这是真的,这种印信,材质极其特殊,只配发给鬼影的高级将领,外界根本无法仿造.

  “他在哪里?”曹辉厉声道.

  “统领,他在城门口,城门守卒看守着他.”骑士看着曹辉有些焦急的面孔,嗫嚅了一下,轻声道:”此人伤痕累累,身体极度虚弱,倒像随时都有可能撑不下去.”

  不等他说完,曹辉已向前一个大跨步,从门口守卫的士兵手中一把抢过马缰,翻身上马,打马急驰而去.

  鲜碧松怔了怔,厉声喝道:”还不备马?”想了相,又接着道:”通知鲁大夫,马上也去城门口.”

  秦厉的身份虽然比鲜碧松要低了不止一格,但也算是大人物了,而且看曹辉的神情,显然是很重视这个人的,他亲自去迎一迎,也是给曹辉的面子.

  曹辉风驰电擎地一路奔到城门口,一眼便看到一个衣裳褴褛,伤痕累累的瘦弱汉子,奄奄一息地靠在城墙之上,那张脸上疤痕叠着疤痕,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一个个的冻疮裂开着像婴儿嘴巴大小的口子,不停地往外渗着血水,脓水.

  昔日的秦厉,亦是一个风度翩翩之人,眼前这人,哪里还有秦厉的半分影子.

  他向前走近了几步,瞪大了眼睛.

  听到了脚步声,那人有些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看着曹辉,居然咧嘴笑了一下:”统领,我活着回来了.”

  声音虽然不一样了,但那又眼睛,曹辉却是不会忘记,几乎在秦厉睁开眼睛的那一霎那,他就认出了他.

  两手粗暴地将秦厉身前的几个士兵扒拉开,他一弯腰,丝毫不顾秦厉身前的肮脏,一把便将抱了起来,环顾四周,看到了城门洞子里平素守城士兵休息的小房间,立刻走了过去,咣当一脚将门踢开,走了进去.

  屋里生有炭火,一股暖意立时便扑面而来.将秦厉放在床上,紧紧地握着秦厉的手,曹辉眼圈红红的看着他,”你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秦厉呵呵地笑了起来:”这说来话就长了,不过能活着回来,就已经很满足了,统领……”

  “先别说话.”曹辉握着秦厉的手稍微紧了紧,”既然回来了,我们有的是时间交流,不急在这一刻,现在你需要的是先保住命,你只剩一口气了知道不知道?先前你只是靠这一口气吊着.秦厉,不要放松,这口气给我牢牢地吊着,我相信鲜大将军来的时候,一定会带着大夫来的.”

  “鲁大夫来了.”门口传来鲜碧松的声音,进门的鲜碧松看到床榻之上躺着的秦厉,一时之间也是呆了,喃喃地道:”怎么,怎么成了这般模样?鲁大夫,鲁大夫.”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拎着一个药箱走了进来,与鲜碧松的反应一模一样,只不过在一怔之后,他立即便走到了床榻之前,一手搭上了秦厉的脉搏,另一只手则打开了身边的药箱,从内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瓷瓶,倒出了一颗药丸,凑到了秦厉的嘴边,吩咐道:”吃下去.这是来自明国舒畅亲手制作的救命丹丸.”

  舒畅的名声,几乎就是能保命的保证书,秦厉毫不犹豫地就将丹药一口吞了下去.

  果然是人的名,树的影,舒畅出品,的确是精品之中的精品,没有多大会儿的时间,秦厉的呼吸便平稳了许多,脸上也多了一丝晕红.

  鲁大夫转头看着身边的曹辉和鲜碧松:”大将军,曹统领,还请二位暂避一会儿,我需要给这位处理身上的伤势.”

  “有没有性命之忧?”曹辉问道.

  鲁大夫松开了把脉的手,”如果没有舒畅的这枚救命丹丸,还真难说,不过现在应当暂时无忧了,小老儿还是有把握让他保住性命的,但想要恢复如初,恐怕就有难度了.”

  “此人叫秦厉,是我们大齐重臣,请鲁大夫多多费心.”曹辉冲鲁大夫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鲜碧松再看了一眼凄惨之极的秦厉,也跟着走出了房间.

  “秦将军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鲜碧松问道.自从盘龙山之事后,秦厉便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了消息.

  “他是为咱们大齐去寻找外援了.”曹辉道:”他先是去了马尼拉,然后又到了西大陆.想要说服那里的国度发兵前来攻打马尼拉甚至明国,半年前,我们收到消息,明人的主力舰队大规模地离开了明国本土前往马尼拉,很显然,他成功了.”

  “那又怎么如此凄惨地归来?”

  “只怕马尼拉之战已经结束了.”曹辉苦笑一声道:”明人甚至还留下了一支舰队监视,骚扰我们,他们甚至没有调动他们的大军,便轻而易举地结束了这场战斗.”

  “西大陆的那些蛮子,自然是不堪一击.”鲜碧松一脸的不以为然,”输给明人也很正常,我们即便现在是落在下风,但也能让明人知道,真正的战争,绝不是拥有先进的武器,便可以取胜的.”

  “我们与他们自然不同.”曹辉点头表示赞动:”至于详细的情况,要等到秦厉稍好起来之后才能知道端详.从这些战斗之中,我们也能更真切地窥见现在明人的真实战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