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73:斗智斗勇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明齐之间的战争必然会率先在临城打响,这是双方心里都很清楚的事情。所以鲜碧松对于临城的经营是很用心的,对于他来说,临城的防御体系便是一个迷你版的常宁郡,临城打得怎么样,对于整个常宁郡城的防守还是极有参考价值的。

  只是鲜碧松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来进攻临城的并不是明军的精锐部队,而是一群来自西大陆的金发碧眼的家伙。

  秦厉出发去西大陆为齐国寻找援军,援军的确是来了,但最终的结果却并不如意,这些人现在居然成了齐国的敌人,想来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了。

  这一场攻防战吸引了明齐双方的高层不约而同地关注。

  鲜碧松并不认为临城能够在明军的攻击之下坚持多长时间,临城的地理位置太特殊了,三面探入到了明人境内,如同一个半岛悬浮在外。明人不可能允许这样一个地方存在,而己方想要给临城更多的支援并不划算,因为这个地方的结局,其实是早已注定的。

  说起来是贝尼特斯麾下单独进攻,事实当然并非如此,野狗调来了整整二十门火炮,李小丫的骑兵营也游戈到了这附近,已防止齐军有什么其它的后手。而作为贝尼特斯所部的援军,野狗将车喆的新宁营也调到了左近。

  便是野狗自己,也是抵达了战场附近准备就近观摩这一场战斗。他倒不是在乎齐人的防守如何严密,他更在乎的是这支西大陆的军队的战斗力倒底如何。

  野狗身经百战,打过的仗五花八门,但像现在这样对手修筑密密麻麻的各类碉堡,他还真是第一次碰到。不过战争的模式变化如今这个程度,倒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大明的变化给倒逼出来的。

  矛和盾,永远是在互相地较着劲。而现在,大明就要来试一试,究意是自己的矛更厉害一些,还是齐人打造的这个龟壳更结实一些。

  鲜碧松虽然没有大明1式这样的火药武器,但他却有弩箭,弩机,以及强弩这样可以藏在碉堡内的远程攻击武器,这些碉堡并不是随心所欲想在那里修一个,便在哪里修一个的,而是经过了精心的测算,相互之间能够起到彼此呼应,相互掩护的作用。压根就没有死角可言。

  这样的防御体系,除了硬攻之外,实在是没有其它的什么好办法。

  贝尼特斯抬头看了看天空,感到一片片冰凉落在脸上,飘飞而下的雪花,似乎为这场即将到来的战斗平添了无数的悲壮萧瑟。

  对于他来说,这一仗,不但要打赢,还要赢得漂亮。军人在战场之上赢得尊重最直接的法子,就是获得胜利。今天或者会付出不小的伤亡,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讲,今日付出的伤亡,也是为了以后更少的伤亡。

  自己麾下可不仅仅只有这五千人,后面还有陆陆续续的另外五千人将抵达,自己想要得到明人的尊重和认可,在以后的战斗之中不将自己作为一次性的消耗品使用,那今日就必须要展现出自己的价值来。

  这一点,他已经跟麾下的军官们都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

  明军说向死而生,而对于他来讲,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了。其实野狗说得没有错,他们其实是被马特乌斯放弃的那一部分人,或者马特乌斯大公根本就认为他们这些人没有回去的指望了,存在的价值也许就是让明人能在更大程度上支持他而已。

  可即便贝尼特斯认识到这一点,他还是必须为马特乌斯战斗到底,因为他不希望马特乌斯失败,自己的家族就在那一片土之上,如果马特乌斯失败了,作为他麾下的重要将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呢?

  也只有马特乌斯大公赢了,自己的家族才能得到更好的待遇,也只有自己活下去并且赢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才能让马特乌斯大公更加重视自己的存在,从而惠及到自己的家族。

  正面他一次性地投入了一千步卒,全身盔甲的士卒们,此刻正用手里的武器,轻轻地敲击着大盾,嘴里发出低低的吼叫声,而对面,却是一片安静,那一片片灰色的建筑似乎是一个个坟墓,看不出丝毫的动静,但贝尼特斯自然知道,那看起来平静的水面之上隐藏了多少的杀机,来自大明情报机构的绘图,清楚地构画出了对手的布置。

  也正是因为这些一眼就能看清楚地绘图,让他很是感慨,如果不知道这些,他会付出更大的伤亡。但有了这些,他就有了更多有针对性的布置。

  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雪水,贝尼特斯冲着身边的军官点了点头:“开始吧!”

  火炮的轰鸣之声,临城之战正式拉开了序幕。

  轰隆隆的爆炸声中,火光乍起,烟雾腾腾,贝尼特思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在砚港的时候,他是被轰炸的一员,那种惶恐,无助,不是当事者根本就无法体会,现在角色转换,自己成了那个施暴者了,但这隆隆的爆炸之声,仍然让他觉得心有余悸。

  当时在砚港,可没有这么多火炮同时轰击,更重要的是,似乎这里的爆炸威力要比砚港的更强一些。

  大地在颤抖,远处的那些碉堡似乎也在摇晃着,贝尼特思很希望他们在下一刻就此倾覆,但让他失望的是,看起来摇晃不已的那些灰色建筑,却始终屹立不倒,通过望远镜,他看到的最大的战果,就是有一枚炮弹恰好落在了一个高大的碉堡的楼顶之上,将上面的一架床弩给炸飞了。

  视线之中见不到一个人影,那些齐国人都躲在坚固的碉堡之中,在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士兵们冲上去。

  过去的战争,不管是齐,明,还是猛虎王朝的士兵,最喜欢的就是排成整齐的队伍,压迫性地向前与敌接战,但在近两年,当火药武器突飞猛进地得到发展之后,以这样的队形进攻,那就等于是自杀了,自然而然地,散兵队形便出现了。

  贝尼特斯的手下,在砚港经历了与火药武器的对战之后,现在已经改变了自己的作战模式。以稀疏的队形向前挺进。

  他们追着炮弹的轨迹,向着前方勇敢地发起了冲击。

  临城的城墙之上,齐军将领张天爱看到明军的炮火对于林立的碉堡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时候,兴奋地拍着墙头道:“这个策略是有效的,能够将明军的火力优势降到最低,迫使他们最后仍然不得不与我们进行肉搏战,哈哈哈,这样一来,我们可就不怕他们了。来吧来吧,白刃格斗,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谁怕谁啊!”

  “张将军,我们的火炮,要不要开火,给对方一个惊喜?”一名将领在他身边大声道。

  “能不能打到对方的中军哪里?”张天爱问道。

  “不行。”那将领有些尴尬地道。

  “那就算了,咱们的火药有限,就别浪费了,留在刀刃的时候上用。”张天爱立即摇摇头。猛烈的炮火之中,来自西大陆的士兵们猫着腰,举着盾,小跑着向前挺进,这需要对炮兵有着极强烈的信任,因为任何一颗炮弹落在他们中间,都会给他们造成很大的伤亡。

  贝尼特斯的部下对于大明的炮兵们自然还谈不上信任,但这是贝尼特斯的硬性命令,在向明国军官们反复了解了齐国人的战略战术以及了解到齐军的武器装备之后,贝尼特斯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减少他的伤亡。

  明军向他们展示了霹雳火以及弩机等齐军的常备武器,他们的杀伤力自然是毫无置疑的。

  向前,再向前。

  终于,齐军的反击到来了。

  前进到了距离齐军阵地五百米左右的时候,在一些暗堡的背后,无数的火球腾空而起,越过那些碉堡,砸向了进攻的队伍。

  贝尼特斯其实非常钦佩齐军的将领,如果不是看到空军侦察之后绘下来的图纸,他也万万想不到,对方的霹雳火居然是这样设置的。

  在碉堡之后,挖出了一个个的大坑,坑上用铁板铸造成了一个个的人字形移动的盖子,当明军的炮火轰击的时候,这些盖子便挡在大坑之上,当要开始攻击的时候,拉走盖子,放置在这些坑下的霹雳火便可以向敌人发起攻击。

  瞅着那些在天空之中飞舞的火球,贝尼特斯的目光瞅向了炮兵。

  果然,下一刻,明军的炮火齐唰唰地转移了目标,一枚枚炮弹带着呼啸之声,落向了那些霹雳炮所在的位置。

  这就是侦察的威力了,因为事先由空军绘制了这些霹雳火所在的位置,炮兵们早就做好了射击前的一切准备,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一台霹雳火刚刚发射了第一***雨般的炸弹立时便落了下来,只消有一半的炸弹落进这个坑里面,这台霹雳火自然而然就报废了。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