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75:扫平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贝尼特斯再一次投入了兵力,他的身边,只留下了一千名最后的预备兵,剩下的四千人,全部投入到了正面的作战之中。他并不担心自己的两翼,由明军李小丫率领的骑兵营此时正游戈在战场的两侧,齐国骑兵如果出城,自然有他们应付。

  临城拢共也只有五千兵,在城下堡垒群中作战的不过两千人而已,贝尼特斯的两千重兵再一次投入之后,立刻便占到了压倒性的优势。

  一个接一个的碉堡被攻克,一股烤肉的香味在战场之上随风飘荡着。

  临城之上,仅有的两门火炮终于开火了。

  张天爱为了防止这两门火炮被明军摧毁,与那些堡垒一样,在上面加了一个钢筋水泥的盖子,笨重的火炮无法移动,射角非常有限,西军在火炮声响起的时候,稍稍地迟滞了一下,立即便绕开了被火炮覆盖的地点,继续向前推进。而城头之上的火炮,想要换个射角,那就难了。

  倒是城下明军的火炮,尽数都装着轮子,作战之时,这些轮子被一个机括升起,需要移动的时候,轮子放下来,数名士兵推着便能飞跑。

  此刻,明军炮兵们正在向前移动,贝尼特斯与他的最后一千预备队随着炮队向前移动着。抵达了射程之后,二十门火炮立刻便向临城城头猛烈开火,顷刻之间,城墙之上便被笼罩在炮火之中。

  侧翼传来了蹄声阵阵,城内的骑兵从另一侧出城,但看着远处游戈的明军大队骑兵,终是不敢上前,犹豫了一阵子之后,居然拨转马头,跑了。

  张天爱站在城头之上,眼睁睁地看着敌人好整以遐地一个个地拔除着他的碉堡群,城外的士兵已经陷入了鏖战,他却已经无能为力,靠近城墙的那些堡垒的士兵,他已经撤回到了城内,但更远处的,却只能看着他们自生自灭了。城门一闭,基本上就宣布了他们的死刑。

  “打旗号给下面的人,他们可以向明军投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天爱沉痛的低下了头。

  城下的齐人没有投降。

  这些军队中的骨干力量,都来自于当年齐国威震天下的龙镶军,镶刻在他们骨子里的骄傲,使得他们即便面临绝境,仍然奋勇作战。

  清理这些残余的齐军很是费了贝尼特斯一番功夫,那些深埋在地下的暗堡之中,隐藏了不少的敌人,而纵横交错连通这些堡垒的壕沟,更是让战斗变得极其复杂。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之下,贝尼特斯可舍不得再用他仅剩不多的猛火油了。

  战况就完全变成了肉搏战。

  直到夜色降临的时候,战场之上终于沉寂了下来。只余下一堆堆还没有烧尽的残火在黑暗之中幽幽地燃烧着,一队队的西军士兵在战场之上游戈着,寻找着战死的袍泽的遗体或者一些受伤却又幸运地活下来的战友,至于碰到了还有一口气的敌人,当然便是利落地一刀下去,给对方一个痛快。

  当贝尼特斯的部下退回去的时候,王筠的抚远营两个尉旋即开了进来,那些建造的极其坚固的堡垒立即便成为了他们驻扎的所在,堡顶之上,被架起了火炮,强弩,瞄准了城头,堡内稍微清扫一下,便可以让士兵们在寒冷的冬夜之中有个温暖的地方避风。

  至于那些壕沟,被迅速地填平,齐人的尸体,以及那些没有了利用价值而被从内部炸毁的碉堡残渣,便成了最好的填充料。

  最大的一个碉堡之内,抚远营的两位校尉章晃晃与覃野猪两人正在复盘着白天的战事。地上有序地摆放着一个个的头盔,模仿着齐军的堡垒群。

  “看起来好像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啊!”覃晃晃琢磨了片刻,摇头道:“换作是我,也只能按着贝尼特斯的打法来。只不过他用猛火油,我就只能用手雷了,不过看起来在这样密闭的环境之中,他的猛火油比我们的手雷效果要更好啊!”

  覃野猪点了点头:“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这种龟壳还真不好对付。对了,樊大胡子写来的信里,说到了这种猛火油,他可是吃了大亏的。对付这种猛火油,至今也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

  “怕什么,这些西军不是我们的友军吗?”章晃晃不以为然。

  覃野猪哼了一声:“你怎么就认为齐人会没有呢?过去齐人没有弩机,没有霹雳火,现在他们有了,过去他们都不知道火药火炮是什么东西,但现在,他们也有了。”

  “说得也是。”章晃晃点了点头,“希望上头能尽快拿出克制这玩意儿的东西来。明天换我们攻城了,且看看齐人还有什么新花样吧!明天贝尼特斯观战,将军可是说了,不能折了咱们大明的军威,不能让抚远营丢了面子。”

  “明天,我们第一尉冲头一阵。”覃野猪伸手将地上的头盔扒拉到了一边,“你排名第三,不要与我争。”

  “凭什么?”章晃晃怒道:“我是第三尉,但这是军队序列,又不是你比我强多少。”

  “我的第一尉不比你强吗?”覃野猪冷笑,“要不要现在咱们两个先比划比划。”

  “那还是算了。”章晃晃连连摇头:“你这野猪一般的身板,我可不想被你揍。”

  “这不就得了。”覃野猪呵呵笑道:“我打头阵,打开缺口,你为补充,一口气将临城干下来。”

  “就这么说定了。”章晃晃探出身子从射击孔内看着不远处的临城,那上面仍然灯火通明,无数影影绰绰的人群正在城头之上忙碌着。

  城内,张天爱也正在忙碌着。

  他还剩下三千余人。此刻,他正瞅着面前的骑兵将领,冷然道:“明天黎明时分,你带着你的骑兵立即离城,不必在这里呆着了。”

  “张将军,我们为什么要离开?”身材削瘦的骑兵将领反驳道:“明天敌人攻城的时候,没有了我们,怎么反击?”

  “城外有足足一个战营五千明军骑兵,你们出击,又能济得什么事?”张天爱摇头道:“战斗的重点不在城头,而在城里。这是鲜大将军制定的常宁郡抗敌计划的一部分,城里头,我们经营了这么久,为的就是与敌人打一场巷战。我不会在城头与敌人纠缠太多时间的。敌人的火力比我们凶猛得太多,拉开了距离与他们打,我们太吃亏,哪怕是有城墙,在敌人的火炮攻击之下,也没有太多的帮助作用。只有大有搅合到了一齐,才能最大限度地限制敌人在武器之上的优势。”

  “我们也可以下马作战。”

  张天爱瞅着对方不作声,好半晌,那骑兵将领才垂下头去。

  “你们的任务不在这里,离城之后,你们也不必回常宁郡去,就在外面游戈,牢牢地牵制着李小丫的骑兵营,能拖多久便拖多久。如果有机会,袭击一下他们的后勤队伍,骚扰一下他们的军营,都是可以的,从出城的那一刻起,这一千骑兵,就归你自己掌控了,怎么打,打哪里,没有任何限制。”张天爱道。“如果你有本事一路窜到昭关去,那也是你的能耐。后勤那边为你准备了十天的口粮,以后,你就要自己找食了。”

  “张将军,我们走了,你怎么办?”骑兵将领问道。

  “我?”张天爱笑了笑:“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国事艰难,我们大齐将士,能够做得也就这么多了。”

  骑兵将领长叹一声,转身大步而去。

  与此同时,在明军大营之中,却是一片欢腾。后勤处运来了大批的酒肉,刚刚从战场之上下来的士兵们,一人一斤肉,半斤酒。回程的时候,大量的受伤之后被简单治疗了一下的士兵们,坐上了马车,被运往桃园郡的战地医院进行更好的救治。没有伤兵的呻吟,没有战死士兵的遗体,这些,在最短的时间里,已经被后勤处的人迅速地处理了。

  “西军果然骁勇善战。”野狗冲着贝尼特斯举起了手里的酒杯,“贝尼特斯将军,你的部队,通过这一战,赢得了我的尊重。勇敢的士兵,总是让人敬佩的。”

  野狗说这话,倒是真心诚意的,白天,西军表现来的悍不畏死的精神以及高超的作战技巧,的确让他叹为观止。在他看来,大明的精锐,也就不过如此了,当然,大明士兵的装备,比之对方要好得太多。

  “敌人也很厉害。”贝尼特斯也很开心,因为在这一场酒宴之中,不少的明军将领都来跟他敬了酒。在战场之上,大家自然都希望身边的战友越厉害越好,本来对这些西军还有些成见的将领,通过这一战,倒是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可惜我的猛火油不多了,我发现,对付这些堡垒,猛火油的威力极大。”

  “这个不用着急。”野狗得意地笑着:“咱们的大明科学院,很快就会弄出这样的东西来,你手里的,可着劲儿用吧,我会给你补充的,白天的时候,我看你便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多伤亡了不少士兵。”

  “大明也有猛火油了吗?”贝尼特斯惊问道。

  “你们带来了猛火油的炼制方法,而我们大明科学院正在你们研究的基础之上研制更好的,以他们的能力,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能使用上更好的。”野狗大笑道。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