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79:这仗打得太轻松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临城,四更时分,东城门悄无声息的被打开,翁城之内,齐兵将领厉城抬头看向城楼,张天爱正门在那里,双手撑在墙垛之上,正在注视着他们.看到厉城的目光,他抬起手来,冲着厉城挥了挥手.

  厉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翻身上马,两腿一夹,包上了棉布的马蹄踩在地面之上,毫无声息,他率先走上了吊桥,踏出了厉城.在他的身后,一千名骑兵人衔枚,马勒口,鱼贯而出,向着东方奔去.

  看着远去的骑兵身影,张天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大步向着西城方向走去.那边,星星点点的火光,代表着明军的势力.除了数目不详的西军之外,还有王筠的抚远营,以及李小丫的骑兵营.

  临城肯定是守不住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到一名守土将领的职责,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只是希望自己发出去的关于临城战斗的详细细节,对于大将军在常宁郡城的战斗有所帮助.

  他知道厉城接下来要做什么,他也无力阻止,也不想阻止,各人有各人的职责,各人有各人的宿命.

  “各自走好吧!”他喃喃地低声说了一句,转身走到了城楼里,和衣躺了下来,片刻之后便酣声大作.

  明日是一场苦战,精神自然得要养足.能守一天,便是一天吧!坚持得越久,对于常宁郡便越有现实的意义.

  天色大亮的时候,厉城带着的一千骑兵已经向着常宁郡内前进了大约五十里路,马上便要离开临城的地界了,他猛地勒停了马匹.

  半个时辰之后,吃饱喝足的他们,没有再向着常宁郡方向撤退,而是折向南边,奔行了十数里后,再折而向西,向着桃园郡方向奔去.

  张天爱可以与城共存亡,他厉城也不是孬种,一千机动的骑兵,足以在桃园郡掀起一股狂潮来,这个时候,李小丫的骑兵大概还在临城防范着自己突然出城攻击他们的步卒队伍吧,等他回过味来,自己早就进了桃园郡的核心区域了,就算他们追来,时间也足以让自己把桃园郡弄个底儿掉,至于还能不能撤回来?管他呢!只要够本儿,就不亏.

  作为一名老牌子的龙镶军,厉城有着他的骄傲.

  中午的时候,他已经踏入到了桃园境内,常宁郡,桃园郡相邻,两边的境况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过去是,现在也是,不过过去常宁是天,桃园是地,现在,恰好反转了过来.

  厉城驻马,看着远处的村庄,桃园郡的村庄,与大明别的地儿有着很大的区别,每个村庄,都有着很高的围墙,墙极厚实,上面可以站人,当初建这些村庄的时候,为了防范齐人,便建成了这般的模样,后来随着大明的日子一天一天地好起来,这土墙外头,便又包上了青砖,再后来,又糊上了水泥,随后又刷白.有些村子还在上面请了手艺人画上了各种各样的图案,写上了许多的字,分外的引人注目.

  此刻,正是开饭的时候,村子里家家户户的烟囱里都冒起了一股股的青烟.看着这一幕场景,厉城一阵心酸.常宁郡内,现在一切都被官府收走了,为了供养军队,打造军械,备战,百姓们能有一口稀粥喝就不错了.

  齐国,怎么就落到了这种境地了呢?

  看着远处的青烟,厉城似乎嗅到了随风飘来的香味,心里不仅一阵阵邪火冒出来,我们齐国百姓没得吃,你们,也甭想吃了.

  呛的一声,他举起了腰中的佩刀,戟指着前方的村庄,厉声喝道,”杀过去,鸡犬不留.”

  上千骑兵一声呼啸,一齐纵马,向着远处的村庄疾扑而去,正是冬季,土地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上面虽然有一层浮雪,但下面却被冻得瓷实,战马奔腾如龙,带起一片片雪雾.

  远处的村庄,似乎发现了远处疾扑而来的骑兵,在看到齐国的旗帜之后,村庄里骤然响起了示警的钟声,本来大开着的庄门,旋即砰的一声紧紧地关上了.

  厉城一声冷笑,区区一扇大门,也想挡住自己的上千精锐?居住在桃园郡的这些明国百姓,都是明国朝廷从各地迁移而来的彪悍之辈,有秦人,有蛮人,也有一些退役的士兵,但与自己麾下的龙镶军比起来,仍然是不够看的.没有组织的彪悍之士,也徒有血气之勇罢了.

  上千战马散开,声势极其骇人,奔跑之中的厉诚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了,因为村子里太安静了,除了最开始的那一阵示警的钟声之外,便啥动静也没有了.

  这不对!

  他的心里猛然生起一阵阵的警兆,但作为一名骑兵将领,他却很清楚,现在即便是他想下令停下来,也是不可能的,全速的骑兵别说停下来了,便是猛然地转向,也有可能让马蹄子折断.

  奔行在最前头的骑兵哟喝哟喝大吼着,将手里的链锤舞得飞起,再向前数步,便可以挥出手里的链锤,重砸在那门上,门再厚实,也禁不住这两锤,大门一破,骑兵便可顺势冲进去了.

  墙头之上响起了清脆的枪声.

  厉城的心猛然往下沉去.刚刚还空荡荡的城墙之上,突然站起来了两排人影,那不是这个村庄里的村民,而是身着大明正规军制服的明军士兵,手里平端着大明1式,瞄准着奔腾而来的骑兵,稳稳地勾动着大明1式的板机.

  每一声枪响,都是一名骑兵栽下马来.

  冲锋的骑兵在密集的枪声之中连续地倒下,但后续的却没有丝毫的退缩,奔行在前的用力地投出了手里的链锤,标枪.哪怕这样做,会让他们的身体在墙上的枪手们面前暴露得更多.在他们的后面,骑兵们取下了骑弓,拉动弓弦,向着墙上的明军射出手中的羽箭.

  墙上的士兵齐唰唰地趴了下来.基本上所有的攻击,都落在了空处,但是枪声却没有停止.

  前方的骑兵用自己近乎于赴死的方式为后面的赢得了时间,他们终于降低了马速,然后向着左右两侧绕行.

  “撤退,撤退!李小丫的骑兵营在这里!”厉城大声吼了起来.

  但他明白得太晚了一点儿,庄子的后方,响起了如雷的马蹄声,一左一右绕出来了两支骑兵,在空旷的雪地之上绕了一个大大的弧线,将厉城给包围了起来,而也在这个时候,本来紧闭的村庄大门轰然打开,内里也是一彪骑兵奔行了出来.

  最后一个从内里策马缓缓而出的,正是骑兵营统领李小丫,看着被牢牢包围起来的骑兵,他仰天大笑起来.

  “小样儿,就你那点小心思,还想瞒过我们?”

  厉城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是先向常宁郡奔行了五十里,再折向南边,绕了好一大段路,这才踏入桃园郡内,完全是随机选择的一个进攻地点,李小丫是怎么就知道自己会出现在这里,而提前在这里埋伏的.

  李小丫乐呵呵地站在大门口,看着一个接一个的齐国骑兵或者被劈砍下马,或者被大明1式击中掉落马下,以有备击无备,养精蓄锐对付半疲之师,这一仗,不要打得太轻松.

  厉诚愤怒地左劈右砍,居然硬生生地从包围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直奔着大门口的李小丫冲来.

  李小丫冷笑一声,一伸手,旁边的一名卫兵立即递过来一柄大明1式,李小丫枪托顶着肩膀,三点一线,瞄准了血糊拉拉冲上来的厉诚,看着准星之中的厉城越来越近,他稳稳地勾动了板机.

  一声脆响,厉城的上身猛然向后一仰,却又硬生生地折了回来,但第二声枪响再起,这一次击中了厉城的战马,战马一声悲鸣,脑门正中挨了一枪,向前奔行了数步,轰然倒地,将厉城也摔下马来了.

  厉城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一条腿被战马压着,却是根本无法动弹.

  李小丫策动战马,缓缓地走到了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有种的与我面对面战斗!”厉城将手里的佩刀用力地掷向李小丫,李小丫一伸手,稳稳地接住了扔过来的战刀,嘿嘿道:”厉城,刚刚我是在背后偷袭你的吗?”

  厉城恨恨地瞅着李小丫手里的大明1式,还想要怒骂,但嘴里却是大口大口地血吐出来.

  “你也甭不服气,武器之厉,这本身就是我们军人的一部分.”李小丫冷冷地道.”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咱们骑什么战马,穿什么凯甲,拿什么刀枪,脱得赤条条的扭打在一起,不是更英雄吗?我有,你没有,那就是你不行.我们大明有的,你们齐国没有,那就是你们齐国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嘴花花的,有什么用呢?”

  厉城长叹一口气,抬头看着天空,用力地咽下嘴里的鲜血:”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有发现我的踪迹,还能提前埋伏?”

  “简单啊!”李小丫嘿嘿笑着:”昨天夜晚,天气很好,你们出城的时候,咱们就瞅见了.”他抬头指了指天上,”你向着常宁郡方向一口气跑了数十里地才停下来.我呢,盘算了一下你的线路,除了这条道儿,似乎也没有别的什么道好走了吧?你一千多骑兵,总不成去翻山窜岭吧?”

  “天上,天上有什么?”厉诚喃喃地道.

  “飞艇啊,你们难道没有见过?”李小丫大笑道.”哦,我知道了,你一直驻扎在临城,我们的飞艇在常宁郡城逛了好几圈了,大概是鲜碧松不想影响你们的士气,所以没有告诉你们吧!”

  厉城在李小丫说话的时候,虽然还大瞪着双眼,但却早已经没有了气息.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