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89:上岸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丁声明是那种典型的齐国中坚官僚,在任之时,兢兢业业,对齐国也忠心耿耿,在完成他们利国利民的事业之时,亦不忘了自己的利益。但这样一些人的骨子里,又还刻着忠君忠国死社稷之类的烙印。

  所以,他一边在莱州湾竭尽全力地经营着抵抗明国的进攻,挖空心思地想要保住齐国的江山,但在另一方面,他却又派出了家中子弟去明国为家族寻找退路。

  如今,丁季山不负所托,与明国那边的人联系上了,家族存续自然已经是无虞,而在这个期间,丁季山更是将这些年来家族财富,通过秘密地渠道大量地转入到了明国,这样,家族到了明国那边,也不至于沦落到一无所有。

  丁声明对于当初与明国商人的那些交易非常庆幸,拿市场换来了明人的技术,现在丁氏一族人已然掌握了架设桥梁的相当多的高端技术,而明国,对于技术方面的人才是极为重视的,这一点与齐国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即便以后丁氏族人难以再在官场之上有所作为,但凭借着这一点,也可以生活的不错。

  做完了这一切,他觉得自己可以放下一切顾虑开始为莱州的存亡,为齐国的存亡而奋头一把了。

  家族可以走,但自己不能走,自己的长子也不能走,因为他们都是大齐官员,深受国恩,现在,唯有死于社稷,才算得上不负皇帝这些年来的重托吧!

  丁声明便是在这样矛盾纠结的心情之中,跨过了莱州大桥,与自己的侄儿丁季山挥泪而别,此一别,只怕便是永远了。丁季山向西,而他向东,分道扬镳,各奔前程了。

  徐俊生一个人站在河堤之上,看着河水静静地向下流淌,这是红河的另一条支流,也是莱州境内最重要的一条河流,莱河。此刻,无数的士兵正在河堤之上挖掘着,将一包包火药填充进了堤岸之内。只要一声令下,引爆这些火红,那么,莱河的水顷刻之间便会冲破堤岸,成为一匹脱疆的野马。

  与有计划的将莱州两个县变成滩涂之地不同,这一次,执行这一计划的,便都是他的亲兵,一切完成之后,这些亲兵也将一直驻守在这里。上一次掘河之时,还是有序地撤退了民众,但这一次,他准备来一次突然袭击了。

  他手头能用的资源有限,那么,将河水作为武器,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至于这样做,会死多少齐国人,他压根儿就不在乎。国既将破,那每一个齐国人,都要有为国而死的觉悟,只要能够抵御住明人的攻击,那么,所有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河堤之下马蹄声阵阵,直趋河堤而来,不用回头看,徐俊生也知道这一定是丁声明。在莱州,也只有他才可能这样毫无顾忌地纵马冲破自己的亲卫圈子而亲卫们不敢有所动作。

  “你疯了!”翻身下马的丁声明全身泥泞,连发须之上都沾满了泥浆点子,直接纵马到了徐俊生身边,劈胸揪住了对方的领口,面目狰狞地喝骂道。

  徐俊生摆了摆手,示意两边有些紧张的亲卫退了下去,伸手捉住了丁声明的手腕,只是轻轻一扭,便让丁声明龇牙咧嘴地松了开来。

  “我没疯,我很冷静。”他看着丁声明,一字一顿地道。

  “你掘开莱河,江南就全没了,全没了。”丁声明声音嘶哑地吼道:“那边还有两万士卒,数十万百姓,莱河决堤,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徐俊生呵呵一笑,指了指河的上游,淡淡地道:“丁郡守,从这里往上,整个红河区域,有多少百姓?”

  丁声明一呆。

  “这一声区域是我们大齐的核心重地,足足有上千万百姓聚集在红河两岸,如果明军攻破了这里,那么这一块地方就不再是我们的了,上千万百姓都将成为亡国奴,那会死多少人?失去了红河流域,对大齐来说,意味着什么你不清楚,那又会死多少人?”

  “百姓何辜?”

  “国破家亡,没有人是无辜者。”徐俊生呵呵一笑:“这个国家养育了他们百余年,现在是到了他们为这个国家奉献的时候到了,几十万人死难,如果能保住这一区域的安全,那么,便是有价值的。”

  丁声明的手微微发抖,盯着徐俊生带着微笑的脸庞,嘴唇哆嗦着,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丁郡守,你在莱州为官多年,对这里的人有感情,我是很清楚的,但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该决断的时候,就应当决断,优柔寡断,救不了莱州,也救不了那些人。”徐俊生看着丁声明,安慰道。

  “史书之上,你我二人,必将遗臭万年!”丁声明痛苦地道。

  徐俊生沉默片刻,才道:“丁郡守,如果齐国亡国,你我这些齐国重臣,难道就不遗臭万年?相反,如果这一仗我们胜了,明齐对垒我们大齐胜了,那史书就将由我们来书写,今日这一战,说不得便是我们二人忍痛决断的神来之笔,以极小的代价,换来了绝大的胜利。那时的我们,说不定反而要流芳百世。”

  “几十万人呐!”

  “我不会让他们白白地牺牲。”徐俊生道:“只有当明军猛攻莱州南岸的时候,与我们留在那里驻守的军队猛烈交手的时候,我才会炸堤淹毁南岸,给他们陪葬的,还有无数的明国军队。他们会死得很值得。”

  看着丁声明身体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徐俊生挥了挥手,示意卫兵们上前将丁声明扶住。

  “郡守,保重身体吧,危难时际,我们还需要相扶携手,共渡难关呢!”徐俊生道。“这里风大,寒冷,你还是先回去吧,大量的人涌入北岸,千头万绪的事情,都需要郡守来一一厘清呢,民政上的事情,我是一看就头痛的。这里的事情,还请郡守保守秘密,便是最亲近的人,也不得透露只言半语。”

  南岸平坦,北岸则是山势绵延,地势险要,所有能大规模驻军的地方,徐俊生都已经驻扎了重兵防过,明军想要攻克北岸,便只能在南岸驻军,然后利用他们水上的力量猛攻,但当南岸变成一片泽国的时候,他们便将无处可去。如果能在这一次的行动之中重创明军,那么在短时间之内,明军很难在组织起一次像模像样的进攻了。

  为了能守住红河口,徐俊生早就做好了背上千夫所指的骂名了。他甚至都没有将这一件事上书给皇帝,这样的事情,让皇帝知道,只会让皇帝为难。作为一名臣属,这样的黑锅,自己背上就好了。便是连老上司鲜碧松,郭显成这样些,他也一样没有知会。

  成也好,败也罢,所有的一切,便让自己来扛吧。

  看着最后一袋火药被埋了下去,徐俊生这才放心地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了自己的一部亲卫在这里驻守。

  螃蟹湾中,战争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了。祝若凡在硬生生地顶了半个月之后,终于丢掉了两条钳臂之上的所有阵地,海湾两侧的防守阵地,也被明军一一拔除,如今,他只剩下了最后扼守进入螃蟹湾的关卡了。这道关卡再被明军攻下之后,前往莱州的大门便彻底被打开了。

  站在关卡之上,他能清楚地看到整个海湾,明人正在清除海湾之中的那些障碍物,那些沉在水里的船只,被明军的水鬼们潜下去之后拴上一根根的缆绳,然后那些体型庞大的战舰便冒着滚滚地浓烟,嗥叫着向着外面驶去,一根根绳索被渐渐的拉近,一艘艘沉下去的船泊被慢慢地拖离了远地,向着深海之处而去。

  一些大型商船驶了进来,一根根绳索放下去之后,船上的人吆喝着转动绞盘,上千斤甚至数千斤的水泥三角锥体便被他们从水底捞了出来,码在大船之上。

  明军清理海湾的速度极快,每一天,都会向前挺进一大段距离,照这样的速度,要不了几天,他们的大型战舰便可以驶进海湾了。

  当然现在的他,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在他的对面,数十门火炮,已经冲着他昂起了黑洞洞的炮口,火炮的后面,明军全副武装地已经准备开始进攻了。

  天空中再一次传来了嗡嗡的声音,阴魂不散的明军飞艇再一次光临了,伴随着一枚枚黑色的炮弹自天而降,关卡之中顿时爆炸之声响成一片。

  几乎在同时,无处的火炮也开始了轰鸣。

  关卡之上,所有的士兵们工么趴在地上,要么紧贴着墙根,耳朵里几乎什么也听不到,眼前几乎什么都看不到。剧烈的爆炸,漫天的烟雾,冲天的火光,瞬间便将这个并不大的关口彻底笼罩住了。

  当祝若凡拼命地摇晃着脑袋让自己清醒下来,揉着眼睛努力让自己看得更清晰的时候,城墙之上,已经出现了明军的身影。

  “杀敌啊!”他嗥叫着,举起了手中的大刀,向着前面影影绰绰的敌人扑了过去。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