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90:逃走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夜半时分,猛烈的爆炸之声响彻整个螃蟹湾,宿迁,关震等大明将领冲出屋外,看到的是齐军镇守的关卡之后,火光冲天,但关卡之上,却看不到半个人影,两人都是面面相觑。白天的一场苦战,大明军队数度攻上了关卡,但却又被逼了回来。不得不说,齐军的战斗力,还是相当可观的。虽然关卡易守难攻,但明军却有着武器之上的压倒性优势,地上轰,天上炸,总是先来一**风骤雨般的洗礼之后,步兵们才会发起攻击,但就是这样,齐军躲藏在一起可能躲藏的地方熬过了这一阵打击之后,便与冲上来的明军展开肉搏战。生生地熬过了一个白天。

  不管是宿迁也好,还是关震也好,都无意在夜间发起攻击,夜间攻击是一把双刃剑,既能伤敌,也能伤己。左右这关卡已成强弩之末,明日便是他寿终正寝之时,他们也并不太意。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大半夜的,明人没有动作,齐人哪边居然玩儿出了大动静。

  “殉爆?”关震有些疑惑。

  齐人手中也有不少的火药,在攻克螃蟹湾钳臂的时候,大明军队缴获了八门巨大的青铜火炮,但火药可是没有发现有一粒,显然是被齐人带走了。白天进攻的时候,二人还曾担心齐人会使用火药对攻城部队进行攻击,但让二人奇怪的是,即便是打得再辛苦,祝若凡也没有拿出一粒火药来。

  这让二人一度以为,齐人已经用光了他们的火药储存了。

  虽然齐人的火药与明人的炸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威力亦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那玩意儿炸起来,一样是可以炸死人的。关震对于火药要比宿迁熟悉得多,现在齐人所使用的火药,大致与大明的第一代火药差不多。

  “不像!”宿迁摇了摇头,听着又是一连串的爆炸之声传来,他猛然醒悟过来:“祝若凡跑了!”

  他跳着脚大声地下达着命令,亲兵急如星火一般地奔向了各部的驻地。

  半个时辰之后,宿迁和关震双双地站在了破烂不堪的关卡之上,这里已经空无一人,只余下了齐国人那些残破的旗帜还在风中寒风之中招展,两人的目光看向关卡之后通往莱州的大道,原本水泥铺就的路面,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两边崖上滑下来的大量土石,将上百米的道路,堵塞得严严实实。

  祝若凡即便是在最危急的关头,也没有动用火药,原来是将所有剩下的火药尽数用来埋在了道路两边的山上,以保证他能最后安全的撤退。

  白日里的死战不退,让明军上下都认为这股齐军一定会坚持到最后城破人亡,谁也没有想到尽然是现在这样的结局,宿迁与关震两人相对苦笑,那上百米路段上堵塞的泥沙土石,只怕没有个十好几天时间清理,是根本无法打出一条通道来的。

  “狗日的,还真是有一段,我们两人这一次可算是在阴沟里翻了船,说出去丢死个人。”关震恨恨地道。

  宿迁也是有些羞惭,说实话,祝若凡在此战之前,名不见经传,他们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但这一战之后,别人那里不说,宿迁和关震一定会将这个人的名字牢安地刻印在心中了。

  “一伙残兵败将,逃也逃不快,要不我派一队人去追一追!”关震道。

  “算了吧!”宿迁摇头道:“正如你所说,一伙残兵败将,已经是丧家之犬,追上去也没有多大的战果,要是那该死的家伙再在半路之上阴我们一把,再损失一些人,那就真是要亏死。由得他们去吧,左右不过让这些人多苟颜残喘一段时间罢了,到时候新帐旧帐一起算。”

  两人看着远处漆黑的夜空,都是沉默了下来。

  关震不过是负气之语,宿迁说得有道理,论起对地形的熟悉,明军根本无法与齐军相比,夜色之中追赶,那是极其危险的。

  天色微明的时候,距离关卡五里左右的一处地方,地上的一些泥土,积雪突然耸动了起来,以祝若凡为首的一批齐国军人从藏身之处钻了出来,看着空荡荡的后方,即是幸运,又觉得失望。

  祝若凡的确在半路之上设下了埋伏,明军如果来追,他正好趁机倒打一靶,当然,以明军的战斗力,这样的埋伏,即便胜利,只怕最终能回去莱州城的也不会剩下几个人了。现在明军没有追来,大家可以全须全尾地回去了,但不能在惨败之余取得一个哪怕是小小的胜果,又让祝若凡很是失望。

  天空之中传来了嗡嗡嗡的熟悉的声音,祝若凡一挥手,所有人立即便钻进了一边的树林之中,明军飞艇,这些天来,给他留下了太过于深刻的映象,别的,他都还能想出一些法子来应对,唯独这个飞在天上的家伙,几乎让人无所遁形。不论是在螃蟹湾钳臂之上,还是在后来的关卡之上,他都吃足了这家伙的苦头。

  要是让这些飞在空中的家伙发现了自己这一行人,他们决不介意给自己扔下一溜炸弹的。

  空中的飞艇飞得并不高,如果此时有一些强弩,祝若凡觉得自己能重创这几个家伙,但很遗憾,逃命的时候,这些重家伙是不可能带走的。他只能躲在树林之中,看着一艘飞艇向着莱州方向大摇大摆地飞了过去。

  “走吧,回去,到莱州,再与明军一决高下。”祝若凡大声地给自己的部下打着气。

  明军没有理会逃走的齐军,现在他们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数天的辛苦,水师终于在海湾之中清理出了一条可以供商船进入的通道,但大型战舰想要开进海湾,只怕还要费些时日,此刻,一艘艘的运输船终于开进了港口,在修理过的勉强能停靠的泊位之上抛锚,将船上的物资卸下来,然后再起锚回航,接下来,他们还有好几趟要跑。

  岸上的物资堆集如山,一支支的工程队一下船便开始了紧张的忙碌之中,这些工程队这一次是亲眼目睹了一场惨烈之极的战争,不少人到现在仍然是心旌神摇,在后方的时候,战争在许多人看来似乎是轻松的,甚至是浪漫的,只有亲身经历了战争,才会知道,战争永远都是残酷的。

  这场螃蟹湾大战,持续了近半个月,光是明军伤亡的数量就超过了两千人,而齐军的伤亡数目更是数倍于此。海面之上,到处飘浮着一具具的浮尸,当然,那基本上都是齐国人的。明军不管伤亡,第一时间,都会被弄回去。

  踏上岸去,一片清理出来的废墟之中,还有无数的齐国的伤员们正绝望地或坐或躺在那里,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一些明国的大夫护士正在士兵的保护之下救治着这些人。

  治疗的顺序是先轻伤,后重伤。原因很简单,现在条件极其简陋,为了不让轻伤变成重伤,自然要先治疗他们,至于那些重伤患者,能不能挺到最后,那就要看运气了。如果他们能坚持到明军将战地医院建设起来,他们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命来。

  现在的战地医院还在一艘大型商船之上,救治大明士兵都嫌不够,自然不会舍本逐末去救治齐人。

  接下来宿迁的任务,便是要在螃蟹湾建立起防线,预备齐军的反扑之外,还要向外扩张,修建起足够数万大军进驻的营房,仓库,为陈志华指挥的军团进驻做好一切先期准备工作。不过就现在的情况看起来,齐人反扑的可能性似乎并不大。但让宿迁挠头的是,除了螃蟹湾附近区域之外,附近的两个县现在都已经变成了泥泞不堪的滩涂地,沼泽区,几万人的大军当然不可能挤在螃蟹湾这样一个峡小的区域之内,数目越是庞大的军队,需要的纵深便会越大,他首先便要解决的是这个问题。

  “先前没有想到这个徐俊生会如此歹毒。”宿迁看着地图,“偏生莱州还有如此多的大大小小的河流,这要是他今儿掘开一个,明儿掘开一个,那咱们就啥事也干不成了。”

  “莱州人口众多,淹了这两个县,只怕莱州已经是怨声载道了,他还敢掘?”关震有些不信:“他真敢再掘,信不信莱州本地人,就先反了他!”

  “人若欲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周立皱着眉头道:“这徐俊生差不多已经疯魔了,我现在倒不担心他掘别的地儿,就怕他掘莱河!”

  指着莱州境内一条醒目的大河标记,周立道,他是水师将领,对于这些河流,最是敏感不过。

  “不可能吧!”关震咋舌道:“这一掘,莱州还剩下什么?”

  “掘开南岸,莱州菁华之地尽化泽国,他们固然损失惨重,我们可也就惨了。”周立道:“这种焦土政策,杀敌一百,自损一千的事,历史之上也不是没有人干过。”

  几个正在讨论着这事儿的时候,水师陆战队的陈铮突然跑了进来,在关震耳边低语了几句。关震一呆之下,道:“让他进来。”

  “什么人?”宿迁问道。

  “陈铮他们在外巡逻,逮到了几个人,其中一个,是我们国安局在莱州的谍探。”关震道,“莱州那里有消息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