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95:我来守江南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9 08:28:5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祝若凡是将这件事当成一个笑话讲与丁声明听的.

  “郡守,现在明人的探子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只怕我们莱州人当中,也有一些混帐甘心为虎作伥,这样的谣言,如果不马上平息下来,只怕会传播得极其迅速,到时候江南这边只怕就要大乱了,江南若乱,江北如何守?”

  都是莱州乡人,祝若凡与丁声明的关系一向不错.借着来丁声明这里领取本军的物资粮饷,祝若凡与丁声明说起了这一件事.

  但丁声明的表情,却让祝若凡心中疑云陡生.

  “丁郡守,你不会告诉我,这其实并不是谣言吧?”他颤声问道.”大将军真准备炸了莱河?”

  丁声明无奈地点了点头:”大将军的确有此准备.不过这也是最后的手段,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用的.”

  祝若凡惊愕地瞪大了眼睛看了丁声明半晌,突然霍地站了起来便向外走去.

  “若凡你要去哪里?”丁声明在身后追问道.

  “我要去见徐大将军,分说一个清楚.”祝若凡大声道.

  大将军公房之内,徐俊生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眼前愤怒地祝若凡,挥了挥手,让公房之内的其它人退了出去.

  “这些事情,你是从哪里打听来的?”他寒声问道.

  “大将军,这还用得着从哪里打听吗?江南已经开始流传了,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儿,起初我还以为这只不过是明人的奸计,还将这当成了一个笑话说给了丁郡守听,岂料还真有这种事吗?”祝若凡愤怒地道.”红河以南,光是莱州城附近便聚集了小二十万人,莱河决口,数十万人不得活,大将军你可知道吗?”

  “你是说民间已经在谣传了?”徐俊生心中警兆大生.

  “不然大将军以为我是从哪里听来的?”祝若凡怒道:”大将军,此等倒行逆施之举,万万行不得.”

  看着祝若凡,徐俊生却是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先不管民间是如何得到的消息,现在他需要解决的倒是民间如果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的反映.

  “这只是最后的举措,并不见得会得到执行.”徐俊生缓缓地道:”除非我们守不住了.”

  “即便我们守不住了,也不能行此丧心病狂之举啊!”祝若凡痛心地道:”大将军,文死谏,武死战,我们这些领兵打仗的,如果打不过人,死了也便死了,但百姓何辜?保家卫国,保家卫国,我们即便不能保家卫国,也不能让他们枉死啊!”

  “国之不保,何来有家?”徐俊生听着祝若凡越说越不像话,焉然是在斥责他了,心中也不由怒了起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每一个齐国人都须要有为国捐躯的觉悟,如何他们就能例外?”

  “大将军!”祝若凡提高了声调,”莱州百姓,这些年来,先是全力支持大齐兴建水师,现在又鼎力支持我们抵抗明军,他们承担了沉重的赋税,从未间断的徭役,你还要要求他们什么?他们怎么就没有为大齐尽心竭力?”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徐俊生一拍桌子,吼道:”祝若凡,你不会不懂得我们守不住莱州的后果吧?你不是一介平民,你是大齐将军,如果丢掉了莱州,失去了对红河出海口的控制,整个红河流域,都将朝不保夕,你不清楚吗?整个红河流域,大齐百姓何止千万,区区一个莱州,便算都死绝了,也不过百来万人,孰轻孰重,你不知道吗?”

  祝若凡有些绝望.他当然知道守不住莱州的后果,他只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做事方式.

  “大将军,即便要水淹莱州,难道就不能将江南的百姓都撤走吗?”他几乎是在哀求.

  “撤走?”徐俊生冷笑:”亏你还是龙镶军出身,学到的知识都喂了狗吗?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是守住莱州,怎么守?当然是要有效地歼灭大批的明军,才能震慑对方.现在明军主力主要集中在常宁郡,潞州的对面,攻击我们莱州的只不过是一支偏师,而且是靠着水师运来,路途遥远,后勤补给困难,只要我们能将这一支明军歼灭了,明人想要再组织一支大军前来,便是难上加难,这可不是小孩过家家,可以随便调集的.”

  “末将愿再统兵马出击螃蟹湾,与明人决一死战!”祝若凡大声道.

  徐俊生看着祝若凡,眼中满是讥讽之意.”祝将军,螃蟹湾是何等的险要关隘,你都没有守住,现在你觉得我们反攻螃蟹湾,便能打赢吗?”

  祝若凡满脸通红.

  “我们主动进攻,是打不赢的.”徐俊生道:”所以我们只能坐等明人来进攻,这一年多来,我一直在努力地经营着江南防线,明人想要打下哪里,非得倾尽全力不可.我等的就是他们倾师来攻.在战况最胶着的时候,炸开莱河,一举水淹江南.”

  “我们的人呢?”

  “自然是与敌偕亡!”徐俊生冷漠地道:”杀敌一百,自损一千,但这一千我们损失得起,明人这一百,却是损失不起的.失去了这一支军队,至少在一年之内,他们无法再组织起一支大军跨海来攻我莱州.我们便可以守住莱州,守住整个红河流域.”

  “千里海域,尽皆为敌所有.”

  “千里海域之上,适宜大军登陆,作战的地方可不多.”徐俊生冷笑:”就算有,只要红河流域还在我们手中,我们便还有转寰的余地.至于小部队骚扰作战,那根本于大局无碍.”

  祝若凡呆呆地站在哪里,站在徐俊生的立场之上,站在整个大齐国家的立场之上,这个战略似乎并没有错,但站在莱州人的立场之上,那就是大大的不对了.

  “大将军,现在消息已经泄露了,明人只怕也早就知道了.”祝若凡道:”这个计划已经行不通了.更重要的是,这个消息,会在莱州掀起轩然大波的.”

  “让大齐人相信这完全就是明人的歼计,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吧?”徐俊生不以为然地道:”这件事,像丁郡守和你这样的本地人出马安抚,相信效果会很好的.至于明人那里,知道了又如何?他们如果惧怕,不敢来攻击,那我也得其所哉,我们所要的结果不就是守住莱州吗?他们不来打,那正好.”

  “他们如果绕道呢?”

  “绕道?”徐俊生大笑起来:”祝若凡,你也是成名的将军,你来看看,他们如何绕道?这一绕,可就打不着我们红河流域了,这一绕,一路上碰到的都是我大齐的坚城,他们或者可以打赢,但要耗费多少时日?而且能不能打赢还是另外一回事呢?这与明国人的战略意图背道而驰,如果想要硬撼的话,他们又何必选择我们这一方,在常宁,在潞州倾尽全力一战,岂不是更便当?他们还没有后勤之虞?绕道去攻击?哈哈哈,后勤就能拖死他们.一日一个士兵就算只吃一斤粮,数万士兵一天便是数万斤,一个月是多少?他们靠着水师千里迢迢地运,够吗?一旦上了岸,补给线拉长,那就更困难了.没有了红河,靠车推肩挑背驼,又能运多少?”

  外面突然传来了警钟悠长的示警之声,紧跟着,一阵嗡嗡的熟悉的声音便又在他们的耳边响起.这些天来,明军的飞艇几乎每一天都要光顾莱州城,轰炸,已经成了莱州人每天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如果明人知道了这个消息,抢先派出他们的飞艇,将莱河堤炸垮了呢?”

  “我倒还真想他们这么做,真炸垮了,其一,江南尽成泽国,他们的行军也将变得困难,只有水上一路,我可就不惧他们了,他们的战舰再厉害,还能开进红河来?其二,他们行此举,只能让我们齐国上上下下更加团结一心,奋力与其抗争.即便是莱州,大家面对明人,也只会有仇恨而不会有其它了吧?”徐俊生笑道.

  祝若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将军,请让我来防守江南吧,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守住江南的,不到最后时刻,请将军绝不要行此最终手段.”

  徐俊生盯着祝若凡看了半晌,突然一笑,”好,我会把廖冰调回来,江南就交给你了.祝若凡,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守住.”

  “我会守住.”祝若凡毅然决然地道:守不住,便是水淹江南,数十万百便会沦为鱼鳖的食物了.”便是死了也会守住.”

  在外面响起的轰隆隆的爆炸声中,祝若凡离开了大将军行辕,徐俊生推开窗户,看着在天空之中肆无忌惮地投下炸弹的飞艇,心中满是酸涩之意.自己又不是穷凶极恶毫无人性之人,行此毫无人性之事,又怎能没有愧疚呢!但除了这样,又能如何?看着天上的飞艇,他的心中再一次泛起了无力感.

  “下雪吧,起风吧,有多恶劣的天气,便来得多么恶劣吧!”他闭上了眼睛,喃喃地道.

  也只有在那种风雪交加的日子里,天空之中再不会看到这样的飞艇.莱州的人才能得到一日的平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