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96:暂时的平静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飞艇在空中关停了蒸汽机,仅仅凭着风力,在高空之中悄无声息地滑行着,连续多天的对莱州城的轰炸,空军部队也将莱州上空的情况摸了一个一清二楚,顺带着将周边的环境也都了然于胸,这才开始了真正核心的行动.

  当然,即便是如此,夜中航行对于飞艇来说,仍然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特别不能启动蒸汽机,只能凭风力滑行,更增加了行动的风险.所以这项行动由队长杜毅亲自执行.

  在他的飞艇之上的有两个重要的大人物.来自越京城的马豹子和石书生.他们两人将进入莱州后方,组建义军的同时,准备开始对莱河大堤徐俊生埋藏火药的地点进行突击行动做好前期准备工作.

  义军,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行动而已,到时候真正动手的将是来自兵部直属的特种大队.对付徐俊生的精锐亲兵,义军的战斗力,那可是万万不成的.

  齐国国内的境况正在持续恶化,强行的收归所有的物资为国有,百姓毫无自主性,每天辛苦劳作也只能得到一点度命的粮食勉强活下去的政策在多地开始实施,也毫无意外地引起了百姓的反抗,百姓暴动此起彼伏,即便是对这样的局面早有准备的齐国军队,现在也是有些疲于奔命了.

  红河流域的数个郡除了莱州之外,并没有执行这样的策略,一来他们在大齐腹心区域,二来这里也是大齐统治的核心区域,在经济之上亦算是还过得去.但莱州,情况却是在持续恶化之中.这里是明军进攻的重点,不但第一个实行了这样的计划经济,更重要的是,持续不断的徭役也在不停地折磨着这个州郡的百姓.

  即便是逃亡,也是不允许的,不管是在河上还是陆地之上,徐俊生都设置了哨卡和巡逻的军队,对于私自想要逃出莱州的人,只有一个处理办法,那就是统统贬为苦役,在工地之上劳作至死.

  朝廷不希望莱州的情况被泄露出去,更不愿意莱州大量的难民逃入其他州郡,搅乱了这些核心郡治的治安.

  莱州其实是不缺粮食的,因为他背后的红河流域,能给他们提供源源不绝的粮食.这也是徐俊生的底气所在.哪怕他将数个县变成了滩涂地,哪怕他未来将莱河以南全部变成泽国,活下来的人,并不会被饿死.他要用一州的牺牲来保证身后红河流域的其它几个郡治的安全.

  在如此高压的统治之下,莱州自然是不平安的,即便是和平年月,也有不甘于现状的人占山为王,更何况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反抗的声音不绝于耳,既然逃不出莱州,那么便逃进深山,占山为王.

  博望县的一次大暴动,甚至还一度攻陷了县城,虽然旋即被徐俊生镇压了下去,但残存的反抗者们逃进了深山,他们便如同一面耀眼的旗帜,正在不停地吸引着反抗者们前去投奔.

  徐俊生虽然很想立即剿灭他们,但现在这个季节,实在不是进山剿匪的好时候,搞不好便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事实上徐俊生也压根儿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逃进深山的这些暴动者,没有后勤,没有补给,在这样的季节里,在大山之中生存都很困难,或者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去剿灭他们,只需要守好下山的路径,等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给他们收尸去就好了.

  飞艇悄无声息地高空之中穿过了莱州郡城,掠过了一些有着稀落灯光的村子,或者是一些小型的军事要塞,最终在一处连绵的山脉之上盘旋起来.

  盘旋数圈之后,一处山顶之上,蓦然亮起了火光,飞艇毫不犹豫地便向着火光亮起的地方降落,在距离山头约二十米的时候,一条绳索从飞艇之上扔了下去,紧接着下面便涌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影,抓住绳索,用力地将飞艇从空中往下拖去.

  马豹子早就耐不住了,哪怕他是宗师级的高手,但这样长时间地在高空之中飞行而双脚踏不上实地,他的心里仍然不安稳,眼见着距离不远了,他直接推开了艇门,从上面一跃而下,稳稳地落在了地面.

  倒是石书生,仍然从容不迫地稳稳当当地坐在哪里,即便是寒风扑面,他仍然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手里的折扇.

  马豹子双脚一落地,黑暗之中便有一个人直接窜了出来,火光映着来人一张满是横肉的凶狠的脸庞之上,此刻却尽是笑容.

  “宗主,您终于回来了!”

  马豹子点了点头,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汪顺,这些年辛苦你了.不过苦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好日子就要来了.”

  飞艇终于落下了地,石书生迈着方步从里面走了出来,在他的身后,国安局的谢秋紧跟着走了出来.

  “副宗主!”汪顺向着石书生又抱拳行了一礼.

  石书生啪地合上折扇在手上一敲:”汪顺,先不说废话了,让你的人赶紧将艇上的粮食卸下来,你们很长时间没吃饱过了吧?”

  “谈什么吃饱啊!”汪顺苦笑道:”副宗主,这些天来,我都快把这山上的野兽给杀绝种了,再没有粮食进来,那我就只能带人杀出去拼死一搏了.”

  “以后不会了,看到没有,有了这东西,以后不会再缺粮食了,不但粮食会有的,其它所有的东西都会有的.”石书生笑着道:”来,我给你介绍下一,这位是来自大明国安局的谢秋将军.”

  “见过谢将军!”汪顺恭敬地躬身行礼.

  谢秋微笑还礼,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递给了汪顺:”恭喜汪将军,这些年你一直在齐国境内为我大明奋斗,大明从来不会亏待功臣,这是你的告身,另外里面还有十份空白告身,汪将军可以自行委任振武校尉以下的军职.”

  汪顺大喜,多年的辛苦,今日终于得到了回报了,当下连声道谢.

  “接下来你和谢将军要长时间地合作,那就是袍泽了,就不要谢来谢去了.”马豹子有些不耐烦地道:”走,去你的窝子,把你这里的情况给我们详细地说一下.”

  飞艇卸下了所有的东西之后,再一次腾空而起,离开了这一片看起来死寂的白茫茫的山区.徐俊生以为要被他活活困死的这些造反者,不但得到了补给,更得到了无数的盔甲武器,正在深山之中窥伺着他们的目标.

  随后的数天之内,飞艇一艘接着一艘地飞临,不仅带来了粮食,还带了棉衣棉被,头罩手套,甚至连烈酒,糖果,肉罐头也源源不绝地运定来,短短的十数天时间,这些本来衣裳褴褛,朝不保夕,随时可能冻饿而死的造反者们的装备,便比将他们封锁在深山之中的齐军还要好得多了.

  石书生已经与谢秋汪顺开始策划发动一次冬日反击,狠狠地教训一下山外的齐军了.不打通道路,他们怎么下山搞破坏,以及迎接更多的人上山呢?

  莱州一时之间似乎陷入到了一种僵持之中,除了在天气晴好的时候,明军的飞艇按时来轰炸一遍莱州郡城之外,双方都没有太大的动静.但这种轰炸对于齐军究竟有多少效果,就只有齐国人自己知道了.徐俊生驱使着无数的民夫在山间峡谷或者密林之中修起了一座座的仓库,军资粮食全都藏在了其中,在空中,可没有办法发现这些地方.虽然时不时还会瞎猫撞着死耗子,但成效并不大.轰炸,更多的是一种示威罢了,受伤最重的也不过是那些防御工事,反正明军白天炸,夜晚齐人又连夜赶工将他修好.

  对于徐俊生来说,将这大量的民夫每天累得无心想别的,一完工便倒下就睡,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而祝若凡在顶替廖冰成为江南防守的最高指挥官后,立刻便投入了最大的热情开始准备战斗了,只要他能稳稳地守住江南,徐俊生自然不会行那绝户之计.

  在螃蟹湾的半个月血战,让他对于明军的火力之凶猛,战士之勇悍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也让他在布置防守的时候,有了更多的针对性的布置.

  而在螃蟹湾,明人自然也没有歇着.在宿迁的五千后续西军到位之后,他们将战线从螃蟹湾向前推进了十里,然后便开始分兵进入两个被洪水淹过的土地,开始了努力地寻找幸存者,排除洪涝,修复房屋等工作.在战后安抚难民,对于明军来说,是一项驾轻就熟的工作.

  而对于明军更有重要意义的则是螃蟹湾船厂终于被修复了一部分,这里原本就是齐人建造大型战舰的船厂,在水师彻底覆灭,齐人放弃了在水上与明军相争之后,这里便已经废弃了,但遗留下来的大量设施却是明人所需要的,更重要的是,这里还储存了不少的适宜造船的木料.那些沉在海湾里又被明人打捞起来的沉船当然也不能浪费,拆掉之后,那些木料还是可以用的.

  在马豹子他们第一次向山外的齐军发起反击的时候,螃蟹湾船厂之中,第一艘用以内河航行的蒸汽快船也从船坞里滑进了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