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98:荒原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20 08:21:36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冬季,无疑是辽东最为难熬的季节,对于生活在荒野之上的生女真人,严冬一至,于他们而言,更不谛于是一道鬼门关.在以往的很多岁月之中,每到了这个季节,便会有很多年迈的老生女直人,告别了亲人,一个人蹒跚地走进了漫天雪原.

  这一去,自然便是生离死别.

  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粮食,此去雪原,自生自灭,留下宝贵的粮食给青壮年和族中的幼儿们,以便让他们能撑过冬季.

  这些年,他们的日子好过了许多,至少这样的事情,没有再发生过了,虽然日子照样艰难,但还是能勉强渡命的.

  这起源于齐国对于生女直人政策的改变.在过去,齐国人对于辽东的生女直人就只有一个策略,在残酷的盘剥之余,不服就剿.即便是这一代的生女直人联盟首领完颜阿骨打是一个不世出的英雄,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一盘散沙的生女直部落给联合在了一起,仍然不是齐国人的对手.

  他们曾一度打到了齐国人在辽东设置的都督府延吉城外,但最终,却被齐国亲王曹冲亲临辽东半岛击败,这是他们最接近成功的一次,但也就是这一次,彻底将生女直人的心气儿给打没了.

  好在齐国人在这一次胜利之后,并没有变本加厉地盘剥他们,反而是在曹冲的主持之下,与他们进行了和解.

  税当然是要缴的,不过所缴纳的份额却大幅度地下降了,虽然还很觉重,但却不至于让生女真人活不下去.而以出兵换粮,也让生女直人在去年冬天,不再有饥荒之虞.

  也正是因为这一件事情,让生女直部落知道,原来在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与齐国不相上下,能让齐国也无可奈何的强大国家.

  五千儿郎的命,换来了生女直部落一年的平安.

  完颜阿骨打这一年来老了许多,勇猛的儿子,他中意的接班人,悄无声息的死在了那个遥远的明国,连尸骨都没有接迎回来,五千名生女直勇士殒命,对人口本来就不多的生女直人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连带着他在整个部落联盟之中的威信也大幅度的下降了.要不是各部头领看在他连儿子都献出去了的份上,只怕早就要推翻他这个首领了.

  可即便是如此,他如今的号召力也大不如从前了.

  就在他发愁如何渡过今年这个冬季的时候,齐国亲王曹冲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去年不缺粮,所以到了今年,部落里便添了许多地小娃娃,小娃娃们是部族的未来,但同样也是一张张的嘴.

  完颜阿骨打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在那片不发之地上,那些来自恶魔渊的黑水,能给生女直部落带来财富,当曹冲向他提出这一个要求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甚至觉得上天又开始眷顾他了,那些在生女直人看来根本就是恶灵的东西,不敢靠近的东西,齐国人竟然愿意花大价钱来买.

  他当然是乐见其成.

  齐国人花了二十万斤粮食将这块地方买走了,然后便在这里开始驻兵,修筑房屋,修建道路.而生女直人也在这一轮建设之中,有了不少的收获.毕竟在这片荒原之上,他们比齐国人更熟悉,石头,木料,沙石,只要能弄到这里来,总是能从齐国人那里变到钱的.

  那个主持这项工程的齐国人像是从火坑里被捞出来的一般,长相极其可怖,但为人却极为和善,与生女直人交易,可谓称得上是童叟无欺,在完颜阿骨打看来,比以往他接触过的任何一个齐国人都要可靠得多.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便是与自己算得上知交的齐国亲王曹冲,在自己派兵前往明国的时候,不也是坑了自己一把吗?如果他将明国人真实的战斗力告诉了自己,那么在这个问题之上,自己一定会斟酌再三的.

  完颜阿骨打再一次地见识到了齐国人的实力.短短的不到两个月的时光,齐国人就在这一片荒原之上建设起了大片的房屋,那种灰扑扑的建筑物,墙壁比石头还要硬,他们竟然还奢侈的在里面加进了一根根的钢筋,那时候的完颜阿骨打,看得是心脏一阵阵抽搐一般的疼痛.这在他眼中,可都是锋利的刀枪,箭矢啊.可怜还有一些生女直部落,如今依然用着狼牙箭矢,石头箭石,粗大的木棒子,就是他们最趁手的武器.

  这片建筑之内,是严禁生女直人如内的,即便是尊贵如完颜阿骨打,也没有允许踏入其中,只是曹冲隐讳地告诉过完颜阿骨打,他们在利用这些恶魔之水来制造一些对付明国人的武器.

  齐国人如何对付明国人,阿骨打并不在乎,明国人离他太遥远了,只要齐国人能给他更多的粮食,更多的武器,他无所谓齐国人要干什么.

  左右是一些生女直人望而生畏的东西,如果这东西当真威力奇大,只要他存在于荒原之上,自己终有一日能搞清楚内里的情况的.

  曹冲这一次来,不仅带来了粮食,还给了他大批的武器盔甲,这让他的本部的实力再一次壮大起来,也更有信心压制某些野心勃勃的部落,总体上来说,他还是欢迎曹冲的,虽然因为曹冲死了一个儿子,但比起整个部族的前途和命运来说,这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在本来就积存的厚实的雪原之上,再添上了一层,完颜阿骨打与曹冲两人并肩在雪原之上缓缓前行.今天,是曹冲离开辽东回国的日子,完颜阿骨打专门赶过来给他送行.

  “阿骨打,我的朋友,难道你就真的不再考虑出兵帮助我了吗?”曹冲问道.

  完颜阿骨打用力地摇了摇头:”亲王殿下,请恕我直言,我对您的齐国,从心底里就没有一点点好感,多少年来,你们一直便是压在我们头顶上的大山,悬在我们头上的利刃,我们死在你们齐国人手里的部族儿郎数不胜数.”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的朋友,我们都要向前看不是吗?你看看,现在我们不是合作无间吗?”曹冲停下脚步,回头指着远处那一片片灰扑扑的建筑,别处都是白雪皑皑,唯独那里,却是灰色和黑色交间.

  阿骨打笑了笑:”亲王殿下,只要还能活下去,我们便不会再去招惹明国了,那是你们的敌人.现在既然我们能用这些黑色的水从你们哪里换来粮食,我们为什么还要用儿郎们的鲜血去换呢!”

  “我听说过,朋友的敌人,便是我们的敌人.”

  “就私人而言,亲王殿下于我的确是朋友,但于部族而言,我们算不上朋友.”阿骨打摇头道.”亲王殿下不必再多言了,我是不会派兵去的.”

  “阿骨打,我的兄弟,事到如今,我也不怕直言告诉你,明国势大,现在我们大齐很是艰难,需要你英勇的部队去帮助我们作战.不要以为你这里是一片净土,明国人有着强大的水师,他们如果想要攻击你的话,跨海而来并不是一件难事.明国皇帝其志甚大,决不会容忍你成为他的化外之民的.我们齐国可以让你成为这片荒原之上的主人,但明国人不会.我们一旦倒下,他们的矛头就会对准你们了.”

  “真有那一天,也就是战斗罢了.”阿骨打漠然地道.”亲王殿下,我知道你担心我成为明国人的朋友,实话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我的最英勇的儿子死在了他们的手里.我既不愿意成为你们齐国人的附庸,当然更不会愿意成为明国人的傀儡.”

  曹冲叹了一口气:”好吧,那就这样,阿骨打,我希望你能好好地保护好我的这些国人,他们在这里不会威胁到你的统治,而且会给你的部族带来源源不绝的财富.”

  “我已经看到了.”完颜阿骨打微笑着道:”我还要靠着他们来渡艰难岁月呢,所以他们的安全,你尽管放心好了.”

  曹冲深深地看了一眼阿骨打,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是真想将这些生女直部落连根拔起啊,但这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在齐国全盛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做到.广袤的荒原成为了这些野蛮人最好的居所,大军一到,他们便成鸟兽散,逃之夭夭,根本无法寻找,而太长的后勤补给线让齐军无可奈何,一旦失去了后勤补给,这些生女直人便会像老鼠一样从地洞里钻出来,无所不用其极地给予大军打击,直到将整支军队击溃.

  无法拔除,那就只能安抚.

  他跨上了战马,打马扬长而去.这里的事情,全部交给了秦厉来主持.对于秦厉这个人,他还是很放心的,其人也算是他的老部下了.

  看着曹冲远去的身影,阿骨打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转身对身边的人道:”想尽一切办法,搞清楚齐国人到底用这些恶魔之水做成了什么样的武器,如果能得到制作的技术,不惜代价.”

  “是.”

  “记住,不要惊动了齐国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