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999:培植代理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20 08:15:3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秦厉一点儿也不喜欢完颜阿骨打,在他看来,一个能将所有女直部落联合在一起的人,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一个分散的,毫无组织性与纪律性的生女直人,才是最好的生女直人.为半年多以来,他可是受了女直人不少气.

  可是没有办法,上天眷顾这些野蛮的家伙,像猛火油的原油,居然在他们的领地的深处才能找到,大齐如此广袤的土地,却没有发现一处有这样的东西,当然,也许藏在某些深山大泽里而他们没有发现.

  阿骨打是一个精明的人,从齐国人要求得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便以此狮子大开口,一度让双方的谈判完全进行不下去了,以至于在延吉的齐国总督大怒之下,便欲再举兵征讨.

  但这是下下之策,如果征讨管用的话,辽东这块土地早就归属了齐国了.完颜阿骨能现在能聚集起的力量,完全能够与延吉的大齐兵马相抗衡,更重要的是,大齐现在完全不能再为自己增添一个强大的敌人了.

  就算击败了完颜阿骨打又如何呢?从这里到延吉,漫长的运输路线,还是会暴露在生女直人的打击之下,不笼络住这些蛮子,便什么事儿也干不成.

  最终,还是亲王殿下曹冲亲自赶赴这里与阿骨打达成了协议,粮食,武器盔甲,能给的就满足他了,但是阿骨打想要自立的打算,却被曹冲给摁了回去.

  生女直人畏服强者,对于曹冲这位将他们打得险些儿灭族的人的面前,还是很乖巧的.

  秦厉其实对于曹冲的策略是有些不以为然的,如果是他,在当初击败完颜阿骨打之后,就应该在生女直人中寻找一个势力较弱的人大力扶植起来,成为完颜阿骨打的强劲的竞争对手,只有他们自己争起来,大齐才能够从中渔利嘛.

  现在好了,大齐一直都在援助完颜阿骨打,以至于使他的势力远远地超过了其它的部落,阿骨打彻底降服其它部落的时间只怕是越来越短了,真到了那一天,还是齐国的麻烦.

  不过这些事情,现在都与他无关了,曹冲走后,这便是延吉总督要操心的活计了,现在的秦厉,唯一的任务,就是拼命地生产,加工猛火油,然后把他们运回国去,让他们出现在对明人的战场之上.

  但让秦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距离这里数百里的另外一处叫做赫图的地方,他想象中的事情,却有另一股势力已经在做了.

  这股势力,当然就是明人.

  数年之前,当完颜阿骨打派出了他的儿子带着五千精锐在梧州等地登陆,一场大战之后,五千生女直人全军覆灭,但梧州等地也遭受了不小的损失.这一件事情亦引起了大明的高度关注.

  大明人从来不是善男信女,不存在说你吐了我一脸唾沫的时候,我还会甩甩脸,任由风将唾沫星子风干这回事儿,你打了我,我自然要干回去.

  而且皇帝陛下对于辽东这块地方也是兴趣极隆,虽然说这里现在还是一片荒芜之地,但只要开发出来,绝对能变成一片让所有人都艳羡的膏腴之地.那片土地之上,不但有着肥得流油的黑土地,更是蕴藏丰富的各类矿产.

  因为皇帝的关注,国安局自然也就把这事儿当成了一件重点来经营.五千女直部队没了,完颜阿骨的儿子也死了,但梧州那一战,还是俘虏了不少女直人的,一番甄别之后,国安局从内里发现了宝贝.

  贴木儿,西女直部落阿图拉的儿子,在这一战之中被俘.他成了大明国安局撬开辽东女直势力的重要支点.

  这位女直人在被俘之后,受到了优待,国安局的官员们,在他养好伤势之后,带着他游历了大明的无数地方,大明的富庶,先进,彻底把这位茹毛饮血的野人首领给镇服了.

  在大明,即便是最普通的百姓,所享受到的,他这位说起来尊贵的女直贵人,不但没有享受过,甚至没有听说过.

  他看到了隆隆作响的机器,轻而易举地开山破路,他看到了千百个纱绽一齐转动的壮观场景,他看到了高大的厂房之内,无人操作的织布机,短短的时间内便织成一匹匹厚实的布匹,他看到了冒着黑烟的车头,一次性地拉走上千的人,也看到了大明火炮实验时,一炮下去,坚固的城墙便四分五裂的场景.

  大冬天里,他吃到了新鲜的蔬菜,也曾穿着薄薄的衣服,站在琉璃窗前欣赏着外面飘飞的白雪,屋里却是暖意如春.告别了大冬天里蹲茅房寒气逼人的窘境,足不出户就解决了三急,粗糙的身体第一次站在了淋浴的下面,享受着温热的水流的按摩.每到这个时候,贴木尔都会想起在辽东的时候,晚上去上茅房,需得提着刀子去.这个时候提刀子自然不是为了砍人,而是因为天气太冷,前面去拉尿的人,尿一落地,便会被冻成一个冰锥,这个时候后面去的人就这样蹲下去,下场就不会太妙,需得拿刀子将这个冰锥子敲掉之后才敢蹲下去.

  当大明的船只护送他离开明国的时候,他像一直陪着他的国安局官员田真赌咒发誓,西女直人以后绝不会再与明人为敌,他们只会成为明人的好朋友.

  一般情况之下,女直人在看到了好东西之后,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去抢了过来据为己有,但对于贴木尔来说,梧州一战,给予了他足以铭刻在骨子里的记印.轰然的爆炸声中,无敌的女直勇士们的身体,被轻而易举的撕开,变成了一地的血沫,那些恐怖的武器来自城墙之上,来自敌人的队列之中,甚至于来自于天上.

  五千女直勇士,在辽东大地之上,足以让数万齐军严阵以待,但在明国人的土地之上,他们连明人长什么模样都还没有看清,便死得七七八八了.

  现在他当然知道了击败他们的武器叫做火炮.

  明人根本是不可能战胜的,当这个想法占据了他的脑子之后,剩下的也就是臣服的问题了.打不过,自然就俯低做小,这本来就是女直部落里生存的法则.

  在明国生活的数月里,贴木儿也算是真正清楚了,在他们眼中无比强大的齐国,在明人的眼中似乎算不得什么.抱大腿当然要选最强的那一个来抱,这一点,贴木尔还是很清楚的.

  离开大明的那一天,送他的船上,不仅有大明送与他的粮食,布匹,还有一门火炮,数十发炮弹,以及整整一箱的手雷.

  从那时开始,明人便开始与西女直部落建立起了联系.

  当然,那个时候,在辽东这片土地之上,完颜阿骨打的势力还是不可撼动的,西女直部落对于完颜阿骨打来说,也就是一个大一点的部落而已.只要按时进贡,接时晋见他这位盟主,老老实实的接受调遣,剩下的事情,自然就由着他们自去,这也是女直部落的传统.

  而在完颜阿骨打看不到的地方,西女直部落则在明人的支持之下,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发生着变化.

  最直观的就是,西女直部落不再缺粮了.第一年是明人送来了粮食,从他们这里带走了人参,貂皮等一些土特产,接下来,明人便派来了一些经验丰富的农夫,开始了教授这些游猎放牧为生的人怎么种地.

  土地是那么的肥沃,以至于从大明来的那些司农司的官员都惊呼这是一片受到上天眷顾的土地,落在女直人手中当真是可惜了,虽然只能一年一熟,但面积大,亩产高,已经足以弥补这个弱点.

  西女直部落在明人的教化之下,迅速地发生着改变,他们学会了种地,学会了如何圈养牲畜,学会了如何打铁,学会了木匠石匠的手艺.他们中的贵人的子弟们,开始在明人先生的教授之下学习着明人的文字.

  去年,贴木儿的老子去世了,而给西女直部落带来巨大变化的贴木尔毫无争议地成了西女直部队的首领,明人进入这片区域的速度更加地快了.

  今天,又有一艘大明商船靠到了赫图那个简易的港口之上,与往常不一样的是,西女直首领,年轻的贴木儿,带着人亲自到港口来迎接了.

  头上戴着厚厚的绒帽,贴身穿着棉织的内衣,罩上大明的羽绒物,外面再套上貂皮大衣,手上带着手套,寒风便与贴木儿完全绝缘了,看着从跳板之上走下来的田真,他大笑着迎了上去.

  “田部长,我的好大哥,总算是又把你盼来了.”

  田真搓手顿脚,冷得不行.总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话,下一刻就会变成冰砣子掉落到地上.

  “贴木儿,你这地界儿,还真是冷,我们大明越京城也冷,但怎么也到不了你这儿这程度.”田真道:”这几年,越京城的冬天越发地暖和起来了.”

  “田部长在这里呆上几天,便会习惯的.”贴木儿笑道:”我已经为您准备了最好的美酒,最盛大的歌舞.”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