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2000:援助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23 08:32:4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每一次明人的船只抵达的时候,赫图的西女直部落都会举行一次盛大的宴会来欢庆,对于这些荒蛮地方的人来说,每一次明人,都会给他们带来无数的好东西.西女直部落还是实施的最为原始的财产公有制度,说白了,就是所有的财产,基本上都是部族头人们的.当然,部族头人们如果要想得到更多人的拥护,那么,对部落里其它的人大不大方,也就决定了他的受支持程度.

  贴木儿在这方面做得相当出色.每次明人带来的好东西,他都是大大方方地当着所有人的面登记入帐,然后公平地一一地分给所有的部众.这也让他的威望在西女直之中一时无俩,即便是他的父亲,也不曾得到过像他现在这样的支持.

  因为他见识过了大明的繁华,对于现在手里的这些东西,便有些看不上眼了.想想在大明过的那一段日子,他就觉得自己现在过着的当真是猪狗不如的生活,所以,他的眼光放得很长远.想要过上那样的日子,那辽东非得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可,而想要出现这样的变化,就得他当上这片荒原的主人.他想要当上这片荒原的主人,就要先掀翻完颜部族的统治.

  但现在的完颜部族对于他来说,依然是一个庞然大物,先不说有着那么多的部族支持他,光是完颜本部的力量,就不是他能抵挡的.要知道,齐国人可是一直只认为完颜部族的.完颜部族从齐国人那里得到了锋利的武器,坚实的盔甲,每次得到粮食之后,也就是在满足完颜部族的所需之后,这才会视情况接济一下其它部落.

  完颜部族成为荒原上的王,靠得可不是恩惠,而是赤裸裸的武力打压,谁不服,就干谁.

  这两年,他得到了明人的支持,部族实力的确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到底时日短了一些.以前部族里,连娃娃都不敢多生,生多了,养不活.这两年到是能可着劲儿生了,但要等他们长成,那至少也要十五六年时间.

  贴木儿自然是等不及的,荒原上的人寿命短,他的老爹死的时候,还不到五十岁,而他现在已经快要三十了,如果按照他爹的寿命来算的话,只怕到死,他也等不到雄踞荒原的那一天.

  偷偷摸摸地兼并小部族的事情,他自然是一直在干的,但规模却不敢大.你要是兼并个十几个人几十个人的那种小部族,完颜阿骨打是不会当回事的,反正这样的小部族,着实也没有什么力量,不值一提,但是你要敢对上千人的大部族动手,那完颜阿骨打肯定就要问一个为什么呢?做为老大,他自然不会允许自己的治下出现一个能挑战他的对手.

  苦恼之余,贴木儿也终于弄清楚了一件事,自己想要扳打阿骨打,那就只有借助明人的力量.在明国的那些战斗,给予了他刻骨铭心的记忆,如果自己的部众能够拥有这些武器,那么即便是以少击多,也照样能够打败完颜阿骨打.

  屋子的外面生起了熊熊的大火,整支的羊在火上烤得滋滋作响,一皮囊一皮囊的马奶酒提了上来,年轻的小伙子和姑娘们围着篝火欢快地跳起了舞蹈,来自大明的船员们,则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肉,一边欣赏着这难得的异域之景,然后奉上最热烈的掌声.

  西女直部落这几年在明人的帮助之下,已经渐渐地摆脱了过去的那种游牧鱼猎,四处迁徙的生活,渐渐地在转向农耕为主,渔猎为辅了.大帐蓬不再是必须品,反倒是修建起了一间又一间的土坯房,这些土坯房围着部落头人们的大石头房子,形成了一个大的聚集区,在外围,土坯夯实而成的围墙,不但可以挡住荒原上的风,也可以挡住荒原之上的野兽.

  西女直部落其实已经有了宽松意义上的城市了.

  就在今年,在明人的帮助之下,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砖窑,开始烧制红砖,当然,他们还建立起了更多的炭窑,不过那些烧出来的好炭,是用来与明人换东西的.一船船的上好的白炭出去,换回来的是粮食,布匹,铁锭以及无数的日常用品.对于西女直人来说,森林无穷无尽,怎么砍也砍不完,而那些日常用品,却是他们制造不出来却又缺少不得的.

  而其它像是金银珠宝之类的东西,在西女直人看来,没有什么可珍奇的,即当不得吃,又当不得喝,用来换明人的那些实实在在的东西,那是极划算的.

  殊不知明人却更是欢喜,这完完全全就是一本万利的活计啊,在别处,这样的利润,少不得是要拿着枪炮去开路的,但在这里,来得实在是太容易了.

  当然,到目前为止,这还是一条秘密的线路,完全控制在大明国安局手中,其它的商人要是敢在这条线上跑,往辽东输送东西的话,国安局下起手来是完全不会手软的,一是为了保全西女直的秘密,二是也要防止完颜部族从大明这里得到养分.

  其实大明国安局在培植贴木儿的时候,不时没有派人与完颜阿骨打接触过,毕竟能够直接策反这位荒原上的老大,从而对齐人形成牵制,对于大明来说是更加省心的事情,但遗憾的是,派出去的使者被完颜阿骨打活生生地虐杀了.完颜阿骨打不像贴木儿那样急切地想要改变自己的现状,他本身就是荒原的王,从齐国人那里,他也能得无数的好东西.

  国安局在断了完颜阿骨打这边的心思之后,这才将全部的力气转移到了贴木儿这一边.

  屋外热火朝天,温暖的屋内,却是只在温热的大炕之上摆了一个小方桌,对坐而饮的却也只有田真与贴木儿两个人.

  “很长时间没有来了,看起来你发展的不错!”田真喝了一口他自己带来的烧刀子,笑咪咪地看着贴木儿,马奶酒那味,他实在是喝不习惯.

  “这都是托了上国的福.”贴木儿拱拱手,真心实意地道,”要不是上国派了人来教我们种地,教我们如何造船捕鱼,教我们如何打制工具,我们哪有现在的好日子过?”

  “好日子,还差得远呢!”田真哧笑道.

  贴木儿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当然不能跟上国相比,但比起前些年来,我们已经很开心了.”

  “开心可以,满足可要不得,尤其是对于一个头人来讲.”田真正色地道:”满足会让你失去进取心的.”

  “那是.”贴木儿拱手道:”多谢田部长的教诲.现在的日子好过了,但却要藏着掖着,贴木儿也感到憋得慌.”

  田真笑了笑,知道贴木儿话里的意思.

  “这一年多来,你想必也有不少动作,效果如何?”

  “完颜部族盯得紧,大动作哪里敢有,前前后后兼并了十几个小部落,现在我们西女直,勉强能凑出三千战士吧!”贴木儿叹息道:”这样的兵力,对付一般的大部族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但对付完颜部族可就不行了,更别说完颜部族一声令下,便会有无数的中小部族为他而战.”

  田真微笑不语.

  贴木儿有些沉不气了,明人拉拢培植他,自然是要对付完颜打骨打的,两年前,完颜部族虐杀了一些明国人并传首各部,声言与明国人誓不两立的事情,他自然也是清清楚楚.

  “如果上国能派出军队来,那我们就能移操胜卷了.”

  田真摇了摇头:”我们派军队来那是不妥当的,你起来干,那是因为不满完颜部族的残酷统治,忍无可忍的反抗,是你们女直人自家的事情,如果我们的军队出现在你的队伍之中,那你就成了女直人的叛徒,完颜阿骨打更有理由对付你,他也能让更多的女直部落起同仇敌忾之心,明白吗?”

  贴木儿有些泄气地道:”那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我才能打倒那个老匹夫?等到上天把他收走吗?”

  田真哈哈一笑:”据情报说,完颜阿骨打倒是越活越精神了,想让老天收走他,恐怕还得不少年.”

  “上国到底想怎么做?”

  “这只能是你们内部的事情,当然,作为你的朋友,我们愿意提供帮助.”田真笑道.

  “什么样的帮助?会给我你们那些犀利的武器吗?”贴木儿双眼发亮.

  “接下来的日子里,会有一些船只抵达赫图,你一直想要的火炮,手雷,还有大明1式,我们都会给你.”田真道:”怎么样,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这些东西,在我们大明,那也是紧俏货,好多军队都没有装备呢!”

  “多少?”贴木儿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足够武装起你所有的勇士了.”田真抿了一口酒,”我们还派了经验丰富的士兵,来教授你们怎么使用这些武器.”

  “多谢上国的慷慨.”贴木儿站起身来,向着田真深深地弯下腰去.

  “完颜阿骨打当年杀的那些人,都是我的属下,其中一个,还姓田.”田真冷冷地道.”所以,他就是我田某人的死敌,不干死他,我怎么能安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