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2005:空中没有了,水上又来了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23 08:32:4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莱州,徐俊生终于盼来了他期望已久的好天气。当然,他的好天气,便是大雪飘飞,狂风肆虐,时不时地还夹杂着一场雹子。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天气情况之下,从螃蟹湾那边才不会有飞艇飞到莱州郡城这边狂轰乱炸一番。

  天上的那些飞艇已经越来越多了,从最初的一个青面獠牙的魔鬼,到如今的五花八门的各类图案,最多的一次,一下子来了四架飞艇,一路从红河的南岸炸到北岸。你要说这些轰炸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倒也不见得,但在百姓之中造成的困扰,对士兵的士气的打击,却是无以伦比的。

  因为你面对着这样的攻击,无能为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空中扔下一枚枚炸弹,然后听到他们在某个地方爆炸。

  每天都会有伤亡的报告递上来,从最初明军还选择性的轰炸军事设施,朝廷官衙,到现在,他们根本就懒得再看了,反正到了上空,随随便便地扔下数枚炸弹,在城市之中开放几朵死亡之花之后,便大摇大摆地离去。

  明人不在乎能给对手在物质之上造成多大的损失,他们在进行一场长期的心理战。这一战术,到目前为止是成功的,百姓逃亡的人越来越多了。一些人想千方设万计地向着红河上游逃走,不惜花费巨额银钱贿赂那些守卫关卡的士兵,也有一些穷困之极甚至不怕死的家伙往明人的控制区域逃。但不管是那样,莱州郡城的军心民心都在一天天的下路。

  街面之上盛传的徐俊生要炸莱河大堤淹没莱州郡城江南区域的谣言被徐俊生采取的铁腕手段强行镇压下去了,为此掉了脑袋的不下数十人,明面之上是没有这些传言了,但私底下却是禁绝不了的。

  从祝若凡提交的报告上来看,江南正在掀起逃亡的热潮,而且大部分都是在往明人控制区域逃亡。

  对于这一点,徐俊生很是恼火,虽然说明人在收拾人心之上是极有一套的,他们在控制区内所做的那些事情,徐俊生自然也是知道的,但是如果这里头没有祝若凡的故意纵容,任由这些人逃离的话,这些人也是根本走不脱的。

  徐俊生知道祝若凡在想些什么,他实际上对于守住莱州南岸是没有信心的,只怕已经报了与城偕亡的心思,而那些普通的百姓,他却认为能逃一个是一个。因为当自己炸了莱河的时候,莱州南岸区域将尽成泽国。

  可笑的妇人之仁。徐俊生有些恼火,但又不得不敬佩祝若凡这样的人。那是一种纯粹的军人气节,自己可以死,但却不愿自己保护的人枉死。

  徐俊生自己也想当这样的人,如果这样就能挡住明军的话,问题是,即便这样做了,仍然毫无作用。

  明军在拿下螃蟹湾之时,便突然停下了前进的脚步,未尝不与自己准备炸莱河这件事有关,谣言能在这里传播,明人当然也会知晓,不管是不是事实,他们的主帅都会反复考量一番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至少自己还是拖延住了对手前进的步伐。

  河面上传来了突突突的声音,又让正在视察北岸江防的徐俊生心烦意乱起来,天上的威胁是没有了,水面上的威胁终于还是来了。

  从螃蟹湾失守之后,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但只要不是明人那种庞然大物的军舰,给人的压力总会小一些。徐俊生的这种想法,在第一天看到明军的内河战船之后,便被击打得粉碎。

  灰白色的舰身速度奇快,纵然是沿江逆水向上,比起大齐的内河船只顺流而下还要快。大齐已经没有水师了,但徐俊生还是竭尽全力搜罗了一些内河船只,组成了一支船队,但第一天,就被明人一艘孤零零的战船给按在河上痛揍了。

  徐俊生这是第一次看到水战。当时的场景让他震撼之极。

  明军的那艘战船没有丝毫给齐军接近的机会,就是那样一炮接着一炮地将一艘艘齐军船只给击沉在莱河之中。那凶猛的炮火,那转动的炮塔,那奇快无比的射速,都给予了他深刻无比的映象。

  看到这一切之后,他忽然很是理解祝若凡为什么守不住螃蟹湾了,那时的祝若凡可是面对着十几艘庞大的明国战舰,而敌人的每一次齐射都是数十发上百发炮弹,祝若凡能够在螃蟹湾守上半个月,已经难能可贵了。

  “祝若凡讲,这种舰船应当是明人的最新战船,当初在螃蟹湾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这种火炮。”丁声明看着一边摆放着的几块破烂,那是敌人打上岸来的炮弹爆炸之后留下来的残片:“全部由铜打造,明人,可真是有钱。”

  “人比人,得气死人。”徐俊生叹息道:“咱们的那些大匠们,为什么就造不出明人的这种火炮呢?”

  莱州自然是有火炮的,而且数量还不少,齐国朝廷上的大臣也好,还是皇帝曹云本人也好,都很清楚如果让明人占领了红河流域,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齐人的国土,将会被明人直接从中间被一切为二,洛阳与长安,一个经济中心和一个政治中心便会被彻底地分开,这样的后果,是谁也承受不起的。长安无数的工匠没日没夜铸造出来的火炮,倒有很大一部分被运到了这里,而且都是质量上佳的铜炮,这样的待遇,即便是常宁郡的鲜碧生,潞州的郭显成都没有得到。以至于他们不得不自己铸造那种质量明显不过关的铁炮。

  徐俊生知道大齐为了铸造这些铜炮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多少人因此而掉了脑袋。可明人,居然拿着铜来造炮弹,打出来就不要了。

  “倒是希望明人多多地打一些炮过来,这样我们收集一段时候,倒是可以多造一门火炮了。”徐俊生难得的冷幽默了一回,不过身边的丁声明却是全程黑着脸孔。

  伴随着一声巨响,河中的明人战船的船头火炮喷出了火光,接近着徐俊生便看到岸上的防御体系中的某一个地方传来了剧烈的爆炸之声,一股股的黑烟腾空而起。

  从天上的飞艇不能来了之后,这些船只便会每天光顾了。有的没的打上两炮,让整个江岸沿线,不得安生。明知道敌人只不过是骚扰,但却一点也大意不得,万一那一天,这种骚扰就变成了一种实实在在的打击呢!

  “他们太猖狂了,就不能反击吗?”丁声明咬着牙道。

  “没有意义!”徐俊生摇头道:“对方船只在河中央,虽然够得着,但准头不好,而且对方船只速度太快,他们这样做,未尝没有诱惑我们暴露炮位的意思,丁郡守,我们的大炮可是一旦固定下来,想要移动就困难了。如果让对手确定了我们火炮的位置,真打起来的时候,对方必然要先行摧毁他们的。”

  丁声明点了点头,“可是任由他们这样天上炸了水上炸,于军心实在不利啊!”

  “当然是要反击的。”徐俊生喃喃地道。

  反击自然是有的。而且此刻就在进行之中。

  石光荣抱着他的大明1式,靠在船壁之上,整个脑袋就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头,天气寒冷无比,在江上跟着船风驰电挚,那就更冷了。偏生他还没有什么事儿干,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些炮手们兴奋地上下左右地转动着炮弹,看到不顺利的地方,咣当一炮便干过去。

  “真他妈浪费!”他在心里嘀咕道。举起手里的大明1式托在肩上向着岸上瞄准着,打仗的时候,他可是一枪一个敌人,这一颗子弹听说要一元钱呢。螃蟹湾一战,自己至少也打了几百元跑了,想想都心疼。

  虽然大家都隶属于水师,但石光荣还是对水兵们的这种浪费行为很不耻,这一枚炮弹,值十几元,就这样被他们一文不当二文地给干出去了,除了看到一股黑烟,啥也没有看着。最大的一次收获,就是昨天一炮轰飞了敌人的一面军旗。

  “每天来一趟,打十几发炮弹,就是几百两啊,我一年的军饷加上奖金啊!”他决定闭上眼睛不看了。

  刚刚眯上眼睛,耳边却传来了笃的一声响,他怔了怔,这他娘的是什么声音?片刻之后,从舱内跑上来几个士兵,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头儿,有人在船底凿我们的船呢!”一个士兵道。

  “啥?”石光荣瞪大了眼睛,“咱们船这么快的速度,他是怎么钻到船底下去的,这人水性了不得啊!”

  “下面包着钢板呢,不知道这个现在是个什么想头?”士兵道。

  “什么想头?马上就要变成一个死人了。”石光荣哼了一声,径自走到船尾。这船这样的速度,在水底之下根本是呆不住的,这人能在他们航行之中潜到船底下,已经让人叹为观止了。

  果然,当他走到船尾的时候,河面之上陡然泛起了一阵阵的艳红之色。

  那人凿不开船底,被水流带到了螺旋桨之下,早就粉身碎骨了。

  “真是找死啊!以为这是你们的渔划子啊!”石光荣叹道。

  “头儿,你瞧,那边有他们的渔划来了。”

  石光荣转头,从北岸那边,一艘模样怪怪地小船正在两个士兵奋力地划桨之下,向着他们驶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