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2006:并不是没办法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24 08:15:0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之所以说它怪,是因为这条小船未免太窄了一些,整个长度也不过三四米长而已,前头与尾部都呈三角锥状,船上的两个人倒像是整个都嵌在当中,只剩下上半身在外面,手握在一根两边都是桨叶木棍的正中间,两人动作整齐划一,桨片舞得飞起,小小的船儿便如同脱弦离箭一般,向着红-001号驶来。

  “举枪,干掉他们。”石光荣觉得有些怪怪的,眼皮子一直狂跳,老是感到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十余名水师陆战队的士兵瞄准了前面的一条小船上的两个水手,清脆的枪声立即便响了起来。

  小船极是灵活,向前的速度极快,战士们射出的子弹倒是大都落在了空处,距离战船还有大约三十米的时候,小船前方的一人动作一僵,手中的桨片掉落在了水中,整个人往前一扑,趴在了小船之上,后面那人,却仍然在奋力划桨,向着红-001扑来。

  这是想来自杀的吗?船上的士兵都有些不解,战士们都收起了枪,好奇地看着这艘小船,只有石光荣不为所动,稳稳地举着枪,在小船距战船还有二十米的时候,勾动了扳机。

  啪的一声脆响,那唯一剩下的水手,也仆倒在了小船之上。

  小船终于失去了控制,被水流一冲,整个小船便掉换了一个方向,与战船隔着十来米的距离,并排逆向而行。就在那一霎那,石光荣突然看到了小船之上有缕缕青烟冒起,他背心里立马冒起了一层毛毛汗。

  “卧倒!”他大声吼道,一下子便卧倒在了甲板之上。

  周围的士兵虽然有些莫明所以,但服从命令倒是成了一种习惯,石光荣一声吼,大家便都条件反射一般地趴在了甲板之上。

  几乎就在大家趴下的同时,那艘已经失去控制了小船轰然一声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整只小船在这一瞬间被炸得粉碎,团团火花与碎木头雨点一般地从空中落了下来。

  砰的一声,一截断手,正正地落在石光荣的面前。

  他娘的,这是不要命的敢死队,这种船里面藏了大量的火药。他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声吼道:“炮台,炮台,炸沉那艘船。”

  其实不用他叫喊,当第一艘小船发生爆炸的那一刻,炮台上的士兵已经明白了这个玩意儿是什么。前后两个炮台都已经疯狂地操作起来,两门火炮的炮口迅速降低,嗵嗵两声,两发炮弹已经飞了出去。几乎与此同时,船上的水师陆战队士兵也一起开了枪。

  第二艘小舟倒是没有被子弹击中,但炮弹落在水中爆炸掀起的巨大的水浪,却是将整个小舟给掀了起来,然后随着浪花落下来,居然倒扣在了水中。

  小舟顺着水流向下飘去,红-001号在江上拐过弯来,小心翼翼地跟在这艘小舟的身后,一直跟了里许路之后,这才靠拢过去,抛下绳索,将小舟给拖了过来吊起到战船之上。

  被倒扣在水中的两名水手自然是早就死得透透的了。

  石光荣等人毫不客气地将两具死尸提溜了出来,顺手扔到了河里,然后一众人便趴在船上仔细地审验起来。

  这就是一根大树最粗壮的那一部分,两头削尖,中间挖空。最重要的,就是在底部,密封着一包包的火药,将这些火药包从里面弄出来,怕不有一二十斤的模样,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要是真让他撞到战船身上的时候发生爆炸,即便战船之上包裹了装甲,这一下子只怕也要受创不轻,这样是在船尾螺旋桨的位置爆炸,整个船就算是完蛋了。

  “我操他娘的,可真够阴险的啊!”石光荣喃喃地道。

  “这些人还真是够勇敢啊,这是明知必死而仍奋勇向前啊!”另一名士兵有些佩服地道。

  石光荣啪地一巴掌拍在士兵脑袋之上,“敌人勇敢有什么好的,敌人都是孬货,对于我们才是最好的。”

  两艘独木小舟一艘变成了碎片,另一艘还没有接近便倾覆,然后被明人捞了去,岸上观望的无数齐人都沉默地看着这一切。无助,沮丧,佩服,愤怒,各种各样的情感,全都蕴含在着这无声的沉默当中。

  丁声明眼眶湿润,伸出手揉了揉眼睛,“多好的战士,多英勇无畏的战士啊!”此刻的他,终于明白,这些人便是抱着必死的心态上去的,因为无论成功与否,当他们向着明军战船冲过去的时候,便已经注定了他们无去无回。

  徐俊生却在笑着。

  “你,你怎么还笑得出来?”丁声明不满地道。

  徐俊生呵呵一笑,“丁郡守,你以为那几个是什么好人吗?他们都是军中贪墨了士卒军饷的一些东西,我给了他们两条路,一条是向明人发起冲锋,战死了,我不再计较他们的贪渎,也不再追索他们的家人,另一条嘛,嘿嘿!”

  听了这话,丁声明顿时像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有些哀怨地看着徐俊生,先前那一点壮怀激烈的感觉顿时被破坏得荡然无存。

  “攻击无果而终,有什么可笑的?”他恼怒地道。

  “不,恰恰相反,这次进攻是卓有成效的。”徐俊生满意地道:“他至少向我们提供了一个可行的攻击手段。也让我们有了一些反制敌人战船的方法,一两艘他们能对付,十艘八艘甚至更多呢?他们只带了一艘船,要是他们来得船更多,我们攻击的目标也就更多了。丁郡守,我们甚至可以在白天藏匿起来,然后在晚上顺着红河一路向下,去螃蟹湾那里去试一试,还可以出海去试试找找他们的战舰,只要有那么一两艘沉功了,便是收获,你说是不是?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我就不信,他们还无懈可击了。”

  “那有这许多人愿意慷然赴死?”丁声明压低了声音道。

  徐俊生笑道:“犯了死罪的人可还真是不少,这些人嘛,是可以与他们商量着交换交换条件的,另外,丁郡守,咱们的大军之中,也并不乏敢于慷慨赴死的好汉,就比如祝若凡,你让他去,他保管毫无二话地就驾舟前往。”

  “祝若凡是我们的大将,怎么能让他去做这种事?”丁声明惊道。

  “我就是打个比方而已!”徐俊生大笑。“接下来,我们可以多多地做这些小舟,成本不大,效果,却有可能极好的。”

  “火药,只怕是不够。”丁声明道。“我们总要为火炮留下足够的火药。”

  “我来想办法弄到更多的火药。”徐俊生想了想道,“只能向皇帝陛下求援了,以红河流域的重要性,我相信陛下一定会满足我们的要求的。”

  “也只能如此了。”丁声明道。

  “办法总比困难多,不管明人有什么利器,我们一定会想也对付他们的法子的。”徐俊生挥了挥拳头,用力地道。

  丁声明苦笑了一声,指了指天上,“那飞在天上的怎么办?天气一好,只怕他们就又要来了。”

  徐俊生道:“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这么大的东西弄到天上去的,还能装上如此多的人和那么多的炸弹,但我清楚,关键就是气囊。只要破坏了那个巨大的气囊,他们就肯定会掉下来。”

  “我们怎么才能打得着他们呢?”丁声明问道。

  “丁郡守玩过孔明灯吗?”徐俊生问道。

  “那怎么能对飞艇形成威胁?”丁声明不解。

  “只要我们能将孔明灯做得足够大,上面能够装上一台弩机或者一台床弩就够了。”徐俊生道:“只要足够多,一轮攒射下来,不怕打不落他们。”

  丁声明沉默了片刻,“与那些小舟一样,这一去,便是有去无回,不管是不是被敌人打下来,孔明灯飞到最后,终究会掉下来的。”

  “与其被动挨打,不如拼死一搏。”徐俊生垂下了头,“这便是我们在军械之利上不如对方的结果,除了拿人命填,我们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只要能用人命填能将这个差距拉回来,那就算是好的了。怕就怕,就算我们敢于牺牲,勇于牺牲,仍然拉不平这个差距啊!”

  莱州的两个大员,此刻都沉默了下来。

  在莱州的后勤大营之中,夜以继日的开始制作这样的独木小舟以及硕大无比的孔明灯的时候,在螃蟹湾,宿迁与关震等一众人也正在观察着红-001带回来的这种自杀性攻击武器。

  “是个威胁。”宿迁肯定地道。“港口以及船厂都要小心一些了,有可能成为敌人的袭击目标。”

  “用水泥船在夜晚封锁河道,只留下一道出口。”关震道。“白天再撤出来,我倒想看看,他们能有多少这样的攻击手段来消耗?”

  “封锁住河道,不让他们下海去威胁到我们的战舰。”

  “这个还真说不准,这样的小舟,两个人便能扛着飞跑,他们在哪里不能下海,还是要提醒我们的海上舰队,商船注意。”

  “说得有道理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