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2015:大胜而归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28 08:23:55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完颜台吉与完颜宝格这老哥儿两都喝了不少的酒,熏熏然地蜷缩在厚厚的兽皮之上睡得香甜,直到凄厉的号角示警之声传来才将两人惊醒.

  即便是像完颜台吉这样的算是较为清醒的人,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悍然向他们动手了.冲出房屋的完颜台吉,看到的已经是敌人的铁骑突破了外围的防守,已经杀进了黄龙城的核心区域.

  事实上,黄龙城内,也已经没有多少防御力量了.绝大部分的人,都被卷进了这一场争夺权力的内讧之中.黄龙城内,只剩下了不多的士兵以及老弱妇孺.

  最初看到那些全副武装的士卒的时候,完颜台吉几乎以为是齐国人的主力部队,但马上他便反应过来,这绝不是齐军,因为这些盔甲的样式,并不是齐军所拥有的.更重要的是,那些人在纵马横冲直撞杀过来的时候,嘴里叫喊着的却是女直人的语言.

  “贴木儿!”完颜台吉凄厉地呼喊了起来.他从这些女直人的口音之中听出了这是来自西女直部落.

  可惜贴木儿却是听不到完颜台吉的呼喊的,因为此刻的他,正带着一千名精锐在黄龙城外拦截,杀伤那些企图逃出去报信的完颜部族,真正杀进黄龙城内的,只有他的两千部下.

  完颜台吉来不及套上盔甲,直接跳上了战马,提起了一柄长枪,点到身后马蹄声响,回头便看见完颜宝格骑在马上,提着一柄大斧子也跟了上来.

  “杀敌,杀敌!”完颜宝格直接掠过了完颜台吉,呐喊着冲向了前方的敌人.

  完颜台吉眼睁睁地看着完颜宝格的斧子刚刚举了起来,便被对方的一柄刺枪扎了一个透心儿凉.完颜宝格已经老了,他不该提着他年轻时的那柄沉重的斧子的,他的年龄,他的臂力,都已经不允许他再使用这样的武器了.

  “宝格!”完颜台吉瞪着血红的眼睛,提着长枪,带着好不容易聚拢起来的一些亲卫,杀向了扑面而来的西女直部落战士.

  这样的一场战斗,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突袭顺利的让人简直有些怀疑他的真实性.零星的抵抗转眼之间就被扑灭了.

  黎明之前发起进攻,天色刚亮,战斗便已经结束了.

  “带上所有的财物,粮食,壮妇,马上返回驻地.”贴木儿的脸庞因为兴奋而涨得通红,这可是统治了荒原数十年的黄龙城啊,这可是完颜部族啊,现在,却被自己踩踏在了脚下.

  “超过车轮高的男人,全部杀掉!”

  随着贴木儿冷酷无情的命令下达,黄龙城中,顿时便成了人间地狱.

  天色大亮的时候,黄龙城燃起了熊熊大火,西女直部落军队已经踏上了归程的路,来时,他们只有三千健卒,回去的时候,却多了数百两大车,大车上满满当当地装着完颜部族的财富,粮食,以及一些开器装备.两车的两侧,数千壮妇被用绳子一串串地系着,正在骑兵的喝斥和鞭打声中,哭哭啼啼一步三回首的进发.

  壮妇在荒原之上也是一种财产,因为他们可以为部落生下更多的后继者,而高过车轮以上的男子都被杀死,则是为了让敌人的战争后劲乏力,一个新生儿要长成一个战士,至少也需要十五六年的时间,完颜部落这一次损失掉的,可是足足一代人的战斗力.

  完颜部族的女人是惊恐的,迷茫的,他们这一代人,在完颜阿骨打的翼护之下,那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而那些能够想起早年这样残酷的部落杀戮的老人,此刻要么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要么便绝望地在火场之中哭泣.

  任谁也不会想到,完颜阿骨打尸骨未寒,不可一世的完颜部族便遭到了这样毁灭性的打击.

  黄龙城被袭击的消息,直到天亮之后,才被传播了出去,附近一直在观望的其它大部落在震惊愕然之余,一个个地立马兴奋地提兵冲出了驻地.

  不敢向完颜部族下手是一回事,但向西女直部落下手,大家好像并没有这么多的担心.

  但他们看到那支正在浩浩荡荡行军的全甲骑士的时候,一个个却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中最大的部落,也不过能聚集起千余名战士.

  当然,如果大家一齐联合起来,却是可以凑个万把人没有丝毫问题的,但关键是,他们能够搭成协议联合起来吗?

  即便是联合了起来,对上这样一支全部身着凯甲的大军,他们能有多少胜算呢?就算是胜了,收入能不能顶得上支出呢?

  这个计算题又点复杂有点难.所以贴木儿便在一个又一个大部落的注视之下,大摇大摆地向着自己的驻地开去.

  此时的贴木儿,心中对于任豪的算计,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果然啊,这些人是有贼心没有贼胆啊,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也只敢在一边干看着流口水啊.

  “敢想敢干的人才能成为王者.”任豪对贴木儿说过这样的话.

  贴木儿骑在战马之上,干脆取下了头盔,任由寒风将自己的满头黑发吹得高高扬起.

  远处,一个部落之中,一骑越众而出,直直地奔向了贴木儿,贴木儿挥手制止了身边的亲卫企图去拦截的动作,反而勒停了马匹,看着那个快速奔近的骑士.

  距离贴木儿还有数十步的时候,那人勒停了马匹,翻身下马,牵着马向着贴木儿走来.这一举动,立刻便让贴木儿的亲卫松了一口气,在荒原之上,这便代表着没有敌意.

  “济儿哈郎,我的兄弟,你是来恭喜我大获全胜的吗?”看着来人,贴木儿哈哈大笑.

  来人三十出头,身材魁梧,此刻他看着贴木儿的眼中,的确流露出了钦佩的神色.

  “贴木儿,你的确值得我佩服,我也的确是来向你道贺的.”济尔哈郎笑着拱手道:”不过你打下的只是黄龙城这个空巢,完颜部的主力可还在后面,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他们一定会摒弃前嫌来打你算帐的.”

  “济尔哈郎,你这么跟我说,是准备助我一臂之力吗?”贴木儿眯起了眼睛.

  济尔哈郎微笑着道:”贴木儿,我希望能得到你的一些馈赠,这样的话,我立即引兵退走,在完颜部族向你进攻的时候,我两不相助,如果你能再一次击败完颜部族的主力的话,那么,我就会成为你坚决的拥护者,支持你成为新的荒原之主.”

  贴木儿大笑起来:”如果我没有顶住,你是不是便要引兵来攻我了呢?”

  “不错.”济尔哈郎直言不讳:”贴木儿,你与完颜部是荒原上的雄狮,我们只是一些野狼,雄狮之间的争斗,野狗不敢加入进来,只能在你们分出胜负之后再依附于获胜者,这也是我们生存的法则.我想你并不会因此而怪罪我吧.”

  贴木儿很满足于济尔哈郎将他与完颜部落相提并论比喻作雄狮,这代表着对方对自己在内心深处的认可,济尔哈郎说得不错,他的行为就是荒原上的行为准则.任豪早已分析出了这一点,也早为他制定了相应的应对措施.

  “来人,给我的兄弟济尔哈郎留下一马车的财宝,一马车的粮食,再加上一百名壮妇.”贴木儿挥了挥手,道:”济尔哈郎,我建议你可以向后退一点距离,但不要退得太远,因为我与完颜部族很快便能分出胜负,你跑得太远了,到时候可就捡不着太多的便宜了,作为第一个来向我表示支持的部族,以后我会回报你的.”

  “多谢贴木尔首领的大方.”济尔哈郎大笑着:”我期待着你成为荒原之主.我会后退一百里,盯着你与完颜部的争斗,如果你能获胜,我济尔哈郎便会成为你最忠实的猎犬.”

  贴木儿自信地道:”你会看到的.”

  西女直部落继续向前,在原地,给济尔哈郎留下了两辆马车的财物,粮食,以及被捆着的一百名壮妇.

  有了济尔哈郎开头,陆陆续续又有一些部落前来向贴木儿讨要财物,贴木儿也是来者不拒,大方地给他们留下他们想要的东西,只有那些自忖与贴木儿实力差距相差不大的大部落,自矜身份,却是不愿意过来向贴木儿低头做小.

  别看这样一个似乎是趁火打劫的行为,在荒原之上,却代表着另一层意义,那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臣服,当然,前提是贴木儿能够在接下来与完颜部族的决战之中获胜.

  大部落自然有大部落的考虑,如果贴木儿输了,那么他们自然能大大方方地来收拾贴木儿,而如果贴木儿赢了,那以后这荒原之上,可就是乱世了,谁真能成为这荒原之主还不一定呢?

  在无数人心情各异的注视之下,贴木儿带着他浩浩荡荡的队伍,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而此时,在黄龙城,一支支完颜部族的军队,正愤怒地看着已变成一片废墟的家园,互为仇敌的各支首领们,在完颜阿骨打死后,终于再一次坐到了一齐.

  不能报这个仇,完颜部族的脸面,便会在荒原之上丢得干干净净.不管是那个部落,都会对他们表示不屑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