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2023:远征(下)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9-01-01 08:27:1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祝所有书友新乐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事业有成!)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看着天空之中愈来愈近的明军飞艇,郭显成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潞州一直以来也没有受到飞艇的光顾,曾经让郭显成松了一口气,根据情报显示,在昆凌郡的明军,并没有大规模地装备着在莱州,常宁那边的明军装备,还是以往的兵器为主,这也让郭显成有了一些获得胜利的信心.

  但现在,天上的已经来了.

  天上的来了,地上的还会远吗?

  他从邸报之上看到过描述这些从天上飞过来的大家伙投下炸弹爆炸之后造成的巨大伤害,也专门找来了亲身经历过轰炸的老兵来了解,他不明白的是,那一个个铁疙瘩是怎么落地就爆炸的,大齐在京师的匠师营也同样搞不明白.现在大齐军队唯一使用的远距离火药武器就是将炸药包点燃引线之后用投掷机投掷出去,但这完全没有一个准信,有时候能落到预定的目标,有时候,却是飞在半空之中都炸了,也就是完全听一个响声罢了.

  莱州城中得到过一个明军飞艇投下来却没有爆炸的明军炸弹,立即如获至宝地将其一路小心翼翼地护送到了长安匠师营中.数十个大匠在上面浪费了好些时光,在成功地将这枚炸弹拆卸之后,却被弹头内里精巧而复杂的设计给惊呆了.

  他们完全搞不明白内里的设计,甚至都搞不明白其中的原理.

  如果说这样的炸弹不能制造也就罢了,就连引信,大齐造的也远远比不上明国人用的,大齐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购进了一批明国人的引信,他们燃烧的速度均匀,持续,不论从那些长长的一盘盘的引信之中截取那一段,燃烧的速度都是一模一样的,而大齐制造就完全不行了,时快时慢,而且有时候,还会碰上烧着烧着就熄灭了的情况.

  军事装备之上的差距,大到让人绝望,而更让郭显成绝望的是,整个大齐的境况,要比起军事之上的差距更让人绝望.

  作为大齐上层核心层团的一员,郭显成知道许多鲜碧松都不知道的情况,齐国现在是以牺牲所有国民的利益来供养着军队,指望着军队能够在战场之上击败明国.

  但这个愿望是多么地渺茫郭显成知道,皇帝曹云也同样清楚.齐国虽大,国民虽多,但这样的杀鸡取卵,照样供应不了多久.

  现在齐国完全切断了与明人的商业往来,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国内的经济危机,但明国人的商品仍然通过地下渠道源源不绝地涌进齐国,哪怕抓到一个杀一个,毫不手软,但这样的风潮却仍然无法完全遏制.

  更让郭显成愤怒的是,有些人,明知道这样的事情是于大齐有大害,却仍然为了一己私利在做着危害大齐的事情.而偏偏律法也好,威权也好,拿他们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还有一些人,却是迫不得已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比方说常宁郡的鲜碧松.为了筹到足够的银钱,为了从明国获得一些被明国严格管控的物资,也在暗地里纵容着走私.

  鲜碧松没有贪污,他纵容之下的这些走私,甚至就是他麾下的军队亲自在做这些事情,得来的银钱,抑或是通过交换得到的那些明国管控物资,他又将其全部都投入到了军队的建设之中.

  你很难界定,这到底是对大齐有害,还是有利.

  鲜碧松并没有瞒着郭显成,也没有瞒着皇帝,而是在奏折之中苦涩地向皇帝道,他不得不如此,不能不如此.

  其中辛酸苦楚,也只有局中之人才能够体会.

  远处空中,飞艇之上的日月明旗愈来愈清晰,郭显成低下头来,直到这个时候,他的心思才转回到了现实中来.听到自己的亲卫统领正在命令卫兵撤去帅旗,当下怒吼道:”给我停下来,大敌当前,帅旗不见,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帅旗在,则军心安,帅旗沉,则军心散.”

  “大将军,帅旗如果在此,那您就必须离开城墙,进入兵洞之中暂避,便由末将来守卫帅旗,末将不死,帅旗不倒.即便末将死了,帅旗也不会倒.”

  郭显成瞪眼看着自己的亲卫统领,见对方毫不示弱地瞪视着自己,终于还是点了点头,转身向着城墙之上的藏兵洞走去.像潞州这样的边境大城,与常宁郡那边一般无二,原本的青砖包墙的外面,又加上了一层混凝土构筑,便是城墙之上,也进行了大幅度的改进,一般的投石机,对于这样坚固的城墙,基本上已经无可奈何.即便是齐国自制的火炮,经过实验,对他的伤害也不大,通过在常宁郡那边的战斗证明,他们对于明军的炮火也有着相当强的抵御能力.

  城头之上,所有的士兵和将领们都有些无助地看着天空之中的飞艇,绝大部分已经在军官的指挥之下,寻找着一些躲藏的地方,在常宁郡周边的防线之上,大都营造着一些这样抵御炮弹轰炸的藏兵之所.但在城头之上,郭显成却意外地看到一名将领却在忙碌着.仔细看过去,却是卞文忠.

  卞文忠是卞无双的儿子,当初卞无双拿不下小石城,被那一座小城给生生地掐死了他与齐国联成一气的战略构想,最终不得不退回昆凌郡困守.随后明军大军压境,内外交困之下,最终决定向明人投降.

  而卞无双挟整个昆凌郡城满城军民投降的条件就是明军放卞文忠等一众卞氏族人离去投奔齐国,而明人则答应了这个要求.

  在卞文忠率众进入齐境之后,卞无双开城投降,却也是同时,举火自焚,夫妻双双两人均死于昆凌郡城之中.

  明国人倒也大气,于大火之中取出了一些卞无双夫妻的骨灰,送还给了身在潞州的卞文忠.

  明国人或许并没有将卞文忠放在眼里,但在郭显成看来,此人家学渊源,的确是一员难得的良将,再加上国仇家恨,此人与明人,完全没有化解仇恨的可能.

  此刻,在满城皆谙的状况之下,卞文忠却带着一群士兵,正将一台重弩高高地架起来,重弩的射角不够,即便他们竭力想要调整也无法对空中的飞艇形成任何的威胁.

  郭显成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因为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卞文忠与另一个卞氏族人两人竟然一声大喝,齐齐发力,将重弩的前半部分硬生生地举了起来,架在了自己的肩头.见到此情此景,又有数名卞氏族人投身到了重弩之下,高举双手,合力托起了重弩.

  另一名弩箭射手,则是半跪在地上,眯起一只眼睛,瞄准着天空之中越来越近的飞艇.

  郭显成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飞艇,对于这些重弩的射程,他再清楚不过了,如果这些飞艇不降低高度,城头的重弩,根本就没有办法威胁到他们.

  很显然,卞文忠再做一些无用功.但他并不准备出言阻止,于他而言,这个时候,有一个军官,有一群士兵,没有被天上的飞艇吓着,没有被这些飞艇可能带来的死亡而威慑住,还在想着还击,那便是最难能可贵的.

  士气,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件小事激励而起的,这些年来,在潞州,他不就是一直在竭力做着这样的事情吗?

  想尽一切办法维系士兵的士气,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些士兵没有后顾之忧,哪怕因为这样,做了一些违备良心的事情,甚至于违法乱纪的事情.

  派人扮作盗匪去杀人越货,灭人满门的事情,自己就干了不少.

  随着一声低沉的啸叫,重弩的弩箭离弦飞向了高空,而强劲的后座力,将后面的那面弩手可直接撞翻在了地上,而托着重弩的几个人,则同时闷哼了一声,整个人都矮了下来,即便隔了不近的距离,郭显成仍然听到了清脆的威裂的声音.

  这一声重弩的鸣叫,似乎惊醒了凝滞中的潞州城,下一刻,整个城墙之上似乎都活了过来.无数的人开始动了起来,无数的人开始喊了起来,无数的人开始跑了起来.

  郭显成看到,很多人在模仿着卞文忠,将一台台重弩给举了起来.

  哪怕此刻,卞文忠射出去的那支弩,已经力竭从高空之中坠落了下来.但更多的弩箭此刻却又飞上了高空.

  此刻的卞文忠却将重弩甩在了一边,半跪在地上,低着头肩头不断地耸动着.

  他哭了!

  郭显成大步走了过去.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头,”我给你一支骑兵,出去吧,去昆凌郡,想怎么干都成!”

  卞文忠霍地站了起来,向着郭显成深深地弯下腰去:”此去,再无相见之期,大将军多多保重.”

  “活着回来!”郭显成转身向着藏兵洞内走去:”与明国的战争,需要你这样的人.哪怕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也要努力地活着回来.我会再给你一支兵马.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卞文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一次躬下身去,直到郭显成消失,他仍然没有直起身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