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2024:远征(再下)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9-01-03 08:12:0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飞艇压根儿就没有准备对潞州进行轰炸,专门从潞州郡城之上路过,更多的不过是一种示威,对齐军士兵造成心理上的打击罢了。两军交战,无所不用其极,心理威慑向来是两军乐此不疲的招式。

  在现在这个阶段,除了大自然的威力,齐人压根就没有什么武器能对高空之中的飞艇形成有效的威胁,韩当自然也用不着太在意,他甚至有闲心趴在窗口之上,打量着下面的景致。

  当然,数百支弩箭齐齐以这样的方式对着天空发射的时候,其规模还是颇有看头的,没有驾驶任务的艇员们,看着那一支支弩箭因为力竭而掉落下去,都是开心得哈哈大笑。

  “韩将军,要不要赏他们一颗炸弹?”一名艇员笑问道。

  “浪费这个干嘛?”韩当翻了一个白眼,“每一颗炸弹都是留给长安城的。在哪里炸响,哪怕毛都炸不着一根,所造成的影响,也比在这里炸死一个将军有价值得多了。”

  艇员们自然是对此不以为然的,以他们的觉悟,当然还无法搞清楚这里头的差别。他们只是知道,干死一个齐国大兵,便能让齐国人在抵抗大明的过程之中少了一份力量。而那种政治之上的意图,对他们而言,太过于虚无缥渺,这玩意儿看不见摸不着,别说是一些普通的士兵了,便是许多大明官员,也不见得就能看得这么远,想得这么清。

  但对于大明高层来说,摧毁齐国人的大国心态,抵抗意志,这可比某一场战斗获得胜利要来得有价值得多了。

  齐国,比竟是一个在国土之上,在人丁之上,比目前的大明还要庞大的广袤帝国,哪怕现在大明在经济,军事的实力之上已经远超齐国,秦风也从来没有想过能轻易地平碾过去。

  看到士兵有些不服气,韩当又笑着道:“你要是实在想教训他们,倒不如脱了裤子,拉一泡屎尿下去也是好的,这可比一枚炸弹下去更能恶心他们。”

  那士兵双眼发亮,竟然真的奔到了投弹口,打开了盖子,脱了裤子就氢白花花的屁股对准了下方,艇中的其它艇员们一个个瞠目结舌,韩当也是双眼发直,他是真没有想到一句玩笑话,这小子竟然敢真这么干?

  一阵稀里哗啦的乱响,飞艇里顿时弥漫起一股不可名状的气味,韩当一边捂着鼻子,一边拉开了窗户,骂道:“你个混帐昨天吃了什么?臭不可闻。”

  “将军,昨天践行,大鱼大肉,吃得多了一点,今天肚子正难受了,这下爽快了,哈哈哈,齐国鬼,老子的屎尿炸弹来了,好生接着吧!”那艇员心满意足地搂上了裤子,一脸的满足。

  “天气这么冷,你也不怕光着屁股把你的给冻坏了,回头找不上媳妇可不要哭!”韩当将脑袋探出了窗外,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韩将军,我才二十岁,火气足着呢!”小艇员意气满满,一句话将韩当气了一个倒仰,韩当可是快四十了。

  小艇员看着四周嫌弃的目光,哼哼道:“大家这么看着我干嘛,这一趟来回十几天呢,咱们又不能下艇,我就不信你们能光吃不拉,到时候还不是要跟我一样在这里解决?我这是给大家作一个示范,如何正确地在飞艇之上解决内急!”

  看着艇员得意洋洋,众人又不禁恍然,不错啊,光吃不拉,那岂不是成了饕餮了,人可做不到。这十几天里,大家深入敌境,吃喝拉撒统统都得在天上解决,降落下去的唯一原因,只可能是飞艇坏掉了。

  这样的事情,大家可不想出现。

  “将军,我突然也觉得肚子有些隐隐作痛啊!”另一名看起来比较老成的艇员,苦着脸看着韩当道。

  韩当没好气地挥挥手,“还有谁,还有谁要拉的,一气儿解决。”

  事实之上,明国大兵们想恶心一下齐国人的招数,还真没有什么作用,他们身处高空之中,这一顿劈里啪啦的拉下去,被风一吹,四散而落,早就不知到那里去了。

  当然,还是有人能看清楚的,那就是齐国的高级军官们,他们举着产自明国的望远镜,一直在专注地观察着飞艇,当那些飞艇的底部一个个口子打开的时候,他们也着实紧张了起来,因为他们很清楚,那个地方,便是明军用来投弹的。但是,没有看到炮弹,却看到了一个个白花花的屁股,然后,便是一些颜色很不寻常的东西充斥了他们的视野。

  齐军军官们气得发狂,恶心得要死,还不能伸张,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没法说,四周的士兵看着自家长官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还有干呕的状况,一个个也是不明所以,他们的眼神可没有那么好。

  明军飞艇轻快地掠过了潞州郡城,没有作丝毫的停留,就这样扬长而去。

  潞州的军官们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没有挨到轰炸,这样的结果总是好的,但作为最高长官的郭显成,却不会这样看。

  如果明军要空袭的话,没有比潞州城更重要的目标了,至少在这周边范围之内是绝不会再有的,明人连这样的军事重镇都弃之不理,放着身下密密麻麻的齐军阵地,无数的仓储重地都懒得理会,只能证明他们要去轰炸的目标,价值更高,他们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跟弹药。

  试问现在齐国,还有哪些地方会比潞州城的价值更高?

  答案显而易见。

  不是洛阳,就是长安。

  洛阳是齐国的经济之都,长安是齐国的政治之都。

  明军不炸潞州,只可是能去这两个地方。郭显成额头之上,立即便渗出了密密的汗珠。他想清楚了,看明白了,可又能如何?

  “马上飞鸽给长安,洛阳传讯,明军飞艇有可能空袭。”他压低了声音,对紧随在自己身边的亲卫统领道。

  明军有鹞鹰传讯,齐人则一向使用的是信鸽,但信鸽能不能跟得上飞艇的速度,郭显成一点把握也没有,毕竟信鸽虽然也是飞的,但那必竟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需要吃喝拉撒,需要休息,在空中还有天敌,甚至于地上的人类,也是他们的大敌,一个无知的猎户,一枚羽箭就可以让一个极其重要的消息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除了这个,郭显成没有任何的选择,飞马传讯,就算马真的飞起来,也赶不上在高空之中直线飞行的明军飞艇。

  眼看着亲卫统领急匆匆地下去了,郭显成又对身边另外一名亲卫道:“马上召集所有副将以上职位的统兵将领,立即赶到行辕会议。”

  郭显成很清楚,一旦明军的炸弹在长安或者洛阳之中炸响,在政治之上会有多大的影响,会在齐国造成多大的风波与动弹,已经羸弱不堪,伤痕累累的齐国,必然会因此而再受重创。

  人心齐,泰山移,人心一旦不齐,队伍可就不好带了啊。

  现在齐国还能勉力凝聚一心,但说不定只需要一件小小的事情,维系大家团结的最后一根纽带,也有可能就此断裂。

  他必须要为此作出断然的回应。

  在明军的炸弹在长安或者洛阳响起的时候,前线必须要朝廷,对国民有所交待。

  几乎在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决定对昆凌郡发动一次规模庞大的进攻,不管是胜是负,只要打起来了,只要不大败而归,他就可以向朝廷报捷,而皇帝也不会管他的大捷是真是假,一定会将他的大捷通报天下。

  如果不打,拿什么来骗人?

  郭显成又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这一次不是吓得,而是心有愧疚。

  潞州,这个驻扎了十数万齐国精锐的大型战争机器,随着郭显成的一声令下,立即开始运转了起来,而潞州的异动,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便为昆凌郡的周济云所知,昆凌郡的明军也迅速开始动员,不仅仅是小石城的韩华锋欣喜异常,其它的明军将领们更是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了。

  韩当并不清楚他飞过潞州所引起的连环反应,此刻的他,正在惬意地享受着他的这趟远征之旅,飞艇掠过大山,飞越大湖,飞过城镇,笔直地向着他们的目标进发着。所过之处,万物齐谙,因为齐国朝廷的封锁,愈是往齐国腹地进发,齐国百姓对于明国便愈发的不了解,飞艇这种在明国几乎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东西,在这些齐国腹地百姓看来,无疑便是神异之物了。一时之间,在这一路之上,不知支起了多少香案焚香祷告,不知有多少人在看到飞艇的那一刻,便跪倒在地浑身发软无力。而少数知晓内情的人,则只能绝望地目送着飞艇远去,然后或者更拼命地去工作,或者干脆自暴自弃的去纵情声色,过着有一天算天,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打算了。

  当然,在地上,也有一些人,微笑地看着飞艇远去,然后默默地收拾起早前准备好的东西,然后再悄无声息地融入到了大众之中,他们的第一个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准备迎接这些飞艇的回归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