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2031:影响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9-01-08 08:49:5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一天,洛阳万马齐谙.

  洛阳作为千年古城,齐国的经济中心,在这里聚集起来的人口,比起大明都城越京城也少不了多少.现在的越京城,既是大明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这天下的政治经济中心,当然,在文化之上,齐国人还是很鄙薄明国人的.

  但今天,不单是普通齐国人,还是多多少少听到了一些传闻的生意人,抑或是那些大齐官员,军兵,或者是迷之自信的自认为高尚的大齐读书人,统统都目瞪口呆地仰头看着天空,看着那十艘飞艇拉着巨大的大明日月旗,在洛阳上空往来盘旋.

  他们不认识飞在天上的那些什么,但那面巨大的日月明旗却实在太过于显眼了,这天下人还有谁会不知道大明的旗帜是怎么样的呢?

  说实话,直到现在,洛阳人也没有觉得明国人能打得赢齐国,更别说能打到洛阳来了,但现在,明国人却偏偏来了,还是从天上来的.以他们做梦都不可能有梦的方式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所有人都呆滞了,然后便是恐惧.

  当无数的花花绿绿的传单自天而降的时候,前一刻仿佛死去的洛阳城,顷刻之间便沸腾了.

  沸腾了的洛阳失去了平时的雍容,也失去了平时的沉静与端庄,这一刻,他就像一个端庄贤慧的大家闺秀,突然之间便变成了一个失心疯的野女子,完全失去了控制.

  此时此刻,没有人在第一时间维持秩序,因为洛阳的官员们也都惊呆了,驻扎在这里的军队也都恐惧了,巡捕班头们更是不堪,大都在第一时间将自己藏了起来.

  数十上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完全失去了秩序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平时隐藏在人内心深处的兽性,在这种不可控制的因素的刺激之下,突然就一下了迸发了出来,平时不敢干的事情,在这一刻,却都不顾一切地干了出来.

  飞艇在洛阳城的上空并没有停留多久,盘旋了数周,抛洒下了传单,确保每一个洛阳人都看到了飞在天空之中的他们之后,他们便扬长而去,直奔他们最终的目标:长安城.

  而失去控制的洛阳直到十数天之后,才被终于清醒过来的官府控制了下来,然而这个时候,洛阳已经是损失惨重了.成千上万的人在这场突如其来的骚乱之中失去了性命,财产损失更是不计其数,商铺,官府衙门都受到了冲击,洛阳城内的仓储被冲击,被抢,被烧,给本来就经济异常困难的官府再一次重击.

  但这还不是更重要的.

  重要的是齐国朝廷一直花费了大心力编织的谎言在这一刻被戳穿,在经济无比困难之下,勉力聚集起来的人心,被击打得粉碎.

  明国为什么要在洛阳散发传单而不是干脆扔下炸弹呢?

  很简单,因为洛阳聚集的都是大富豪,大商人,这些人别看在政治之上并没有多大的发言权,但实际上,他们在民间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因为靠着他们生活的人成千上万,就像是杨巡,在洛阳城内,也许一个小小的巡捕就能好好地为难他一番,但到了卢镇,他立刻就成了本地上的太上皇,一言一行,都影响着无数人的身家性命.

  这些人心思是很活络的,心思不活络的人,也根本在商海之中混不下去,相比于一般人,他们的消息也是灵通的,先前或多或少他们都听到过一些传闻,现在亲眼所见更是铜铜铁铁的事实,这些人在平静下来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如何能好好地活下去.

  他们所谓的活下去,自然不是普通人的那种只要命在就好,他们想的可是不但要命,还要钱.傍大树,抱大腿,这自然是不二的法门.

  既然齐国眼见着不行了,那么马上另选一根大腿去抱,对他们来说,心理上没有丝毫的障碍.当洛阳再一次恢复了秩序之后,这些人,立刻便派出了他们最为心腹的家人秘密离开了洛阳,他们去的地方,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明国.

  而大明国安部的谍探们,终于有了大显身手的时候,他们频繁地活跃在洛阳城中,在余长远的幕后控制和指挥之下,开始编织一张张大网.

  正如余长远对杨巡所说的那样,这一天过后,他,成为了长安城无数人想要傍上的大腿.

  韩当在洛阳城上空耀武扬威了一番之后,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洛阳城中的一切反应尽数落在了他的眼中.

  齐国让他很失望.

  不管怎么说,洛阳也是齐国最重要的城市之一,重要性仅次于大齐都城长安,但这里的官府,军人,在遇到事之后的反应让他甚是不屑.

  这些齐国人的反应,甚至还远远不如当初他在马尼拉作战时候遇到的那些猛虎王朝的军人们.那些来自西大陆的军人们也是从来没有见过飞艇这种武器,但他们在第一时间碰到一种他们完全不了解的玩意儿之后,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慌不择路,而是选择了战斗.

  哪怕明知毫无作用,但他们仍然在锲而不舍地战斗.

  而号称天下第一大国的齐国军人,居然在这种要命的关头,集体失声,慌了神儿,如果此刻外面真有一支大军,韩当相信,只要他投下炸弹在城中炸响,外头一个冲锋,只怕就能将这鼎鼎大名的天下名城一鼓而下了.

  “不过如此!”他轻蔑地道:”向长安进发,让我们去看看齐国的都城,又是怎样的一番风貌.”

  十艘飞艇收起了大明旗帜,重新聚集成为一字长蛇阵,仍然由韩当的飞艇打头开路,向着最后的目标长安城出发.

  在他们的身下,与早些时候一样,仍然有着无数的战马在奔腾着,追逐着,但慢慢地,便再也看不到那些追逐的身影.

  旧的被甩掉了,但新的仍然在不停地出现.

  大明的飞艇一路制造着持续不断地恐慌,从潞州城开始,一直向着长安城延续着.越向齐国内腹走,造成的恐慌情绪就越发地严重.

  而此时的长安,却仍然一片平静,消息,还没有传到这里来,当然,消息也不可能比明军的飞艇来得更快.

  天子脚下,与另处自然不同,这里,虽然生活水平较之过去有了较大的下降,但却仍然维持在温饱水平之上,街上店铺的货物虽然少了许多,但仍然可以满足百姓们的日常所需,街头之上,过年的喜庆气氛已经渐渐地显现了出来.

  有钱没钱,终究还是要过年的.

  长安城中的皇宫仍然金壁辉煌,在冬日的阳光之下熠熠生辉,虎背熊腰的卫士们手持着亮闪闪的大戟肃然挺立.

  与外面略显轻松喜庆的气氛不一样的是,皇帝曹云却是眉头紧锁,一边看着前方的军报,一边长吁短叹.

  形式极其地不空你观.

  常宁郡,明军虽然还没有展开大规模地进攻,但很明显,他们已经在开始准备一场大战役了,已经发生的几次战役,无一来是在为这一场即将到来的大战役做着铺垫,吴岭攻打的那些地方,全都是常宁郡齐军的一些关键节点,而无一例外的是,在这些必须要争夺的军事要点之中,齐国军队都吃了败仗.

  不是齐军战士不英勇,而是敌人实在太强大.

  在双方武器的巨大差距之下,单靠勇气,鲜血,生命是远远不能填平这其中的差距的.鲜碧松在奏折之中很悲观地表示,在这场大战役打响之后,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依靠这两年修建的防御工事,尽量拖延战事的进程.

  当然,他也会在某些时间,某此地点,发起反攻.但深谙军事的曹云却很清楚鲜碧松奏报上来的那些反击计划,无一不是在用士兵的性命来拖延明军前进的速度.

  换而言之,鲜碧松毫无获得胜利的信心.

  相比起常宁郡,莱州就更让人担心了.

  丢掉了螃蟹湾,莱州便等于丢掉了大门上的那把铁锁,现在门虽然还关着,但却只不过是虚掩而已,只需要一只强劲有力的手用力一推,这扇大门马上就会洞开.

  丢掉莱州,红河流域门户洞开,明军的水师便可沿着红河溯流而上,占据红河流域,齐国就会像是被一把利刃从中一剖为二.

  在徐俊生的奏折之中,曹云看到明军又出现了新的武器,安装在内河战船之上的一种新式火炮,徐俊生将其称为速射炮.

  旋转自如的炮塔,几乎是持续不断的射击,这让曹云看向了挂在他书房墙壁之上的一柄大明1式.

  齐国人虽然拿到了大明1式的枪支样品,但匠师营的大匠们,努力了这么久,却连一柄样品也拿不出来.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从桌上拿起了另一份奏折,那是辽东秦厉奏请朝廷调取雷东所部支援红河流域的奏折.

  明人现在已经插手辽东荒原了,但齐国现在已经没有能力与明国人在那里较量,秦厉只想保住那里的猛火油工厂而已.

  提起朱笔,他在奏折之上重重地签上了准奏两个大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