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2033:轰炸长安(中)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9-01-08 08:49:5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愚民政策最大的好处就在于那个美丽的肥皂泡没有被戳破之前,人们看到的便只有那些光彩绚烂的美丽外表,每个人都鼻孔朝天,自我感觉异常良好,大有天第一,我第二的舍我其谁的气势。

  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美丽的肥皂一旦爆裂开来,露出内里丑陋不堪的真实面目之后,所有人便被从云端打落到尘埃,每个人的自信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爆击,立马便从最高傲的变成了最卑落的。

  长安城里的人,大体之上便是这一种人了。

  在前朝大唐时期,这里是天下的中心,他们是天之娇子,大概看其它地方的人,无一例外的都是乡巴佬,泥腿子,到了四家分唐,齐国立都长安,长安仍然是天下中心,他们照样还是天子脚下的臣民,天第一我第二的心态得以继续延续。

  当这种心态保持了千余年之后,长安人已经形成了一种根深谛固的那种观念,自己才是这天下的中心,自己才是这天下最强悍的一批人。

  人可以有自信,但不能自大,可以有骄傲,但不能有骄横。

  齐国想千方设万计地隐瞒着这天下的真实情况,明国人灭秦吞楚,在他们的宣传之中,这是大齐在驱使着明国这个马前卒为他们一统天下扫清障碍,等到明国完成了这些事情之后,大齐自然会对明国以致命的打击,从而最终完成天下一统的伟业。

  在齐国人看来,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那个可怜的明国,先是与穷得只剩下一条命的秦国人死拼,然后再与天下最富的楚国人硬扛,两场大战打下来,虽然赢了,但也必然是民生凋敝,国力大损,而在这个过程当中,齐国却一直在坐山观虎斗,在养精蓄锐,积蓄力量摘取最后的果实。

  这简直就是经典版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嘛。

  直到今天,大明的飞艇拖拽着巨大的日月明旗,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齐国的统治中心,长安城之后,这些人才有些懵懵懂懂地看到了被层层迷雾遮挡住的真相。

  明国,似乎一点儿也不弱。

  他们,居然有能力直接对长安发动进攻?

  天上飞着的东西,他们还不认识是什么,但那面大明旗帜却实在太显眼了。街上正在采买年货的人都停下了脚步,仰着头,呆呆地看着那些巨大的飞行物在头上掠过。

  他们有的人手里还端着饭碗,举着酒杯,有的手里还抱着布匹,提着刚刚采买回来的一些腊货,女人抱着孩子,孩子嘴里含着霜糖,男人挑着担子,推着小车,或者勒马而立,或者自马车之中探出半个身子。

  姿态各异,但表情却是相当的统一,那就是眼睛呆滞,瞪得大大的,看着天上的飞行物。

  这是什么东西?

  居然能在天上飞?

  明国人,居然能直接侵袭到长安了吗?

  哪些脑子还能活动的人,此刻想的无一例外,都是这个问题。

  首辅府,田汾已经相当苍老了,皇帝在冷落了他一段时间之后,再一次将齐国的内政大权交到了他的手中,但此时的齐国,已经是千疮百孔了,形式比起先帝在位的时候,不知要恶劣了多少。

  这倒不是说曹云本身有多么差,只不过在那之前,明国人一直在慢慢地布局,到了曹云刚刚登基的前两年,这种布局随着双方签定和平协议而突飞猛进,当所有布局完成,所有的明里暗里的棋子同时发动的进候,齐国的形式,便在顷刻之间恶化了。

  相比起齐国执政者们,明国上至皇帝,下至部堂高官,他们对于经济,金融等这些非暴力武器的了解不知要高明多少,特别是在对楚国的征伐当中,让他们积累了太多的经验,对这些东西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也学会了更多的更隐蔽的破坏手段,而这些手段,又毫无例外地全部运用到了齐国人的身上。

  当齐国人吸取楚国的教训全力抵挡明国在这方面的侵袭的时候,殊不知明国人将无数的手段改头换面,重新置换了一身新行头之后,便又毫无障碍地在齐国人身上施行了。

  这是认知上的差距,就像你想让这个时代的人去了解精确制导导弹是什么什么东西一样,就算你解释得再详细,对方也一定以为你在讲一个神话故事。

  当明国人开始了他们的精准打击的时候,齐国人那看起来光鲜耀人美丽冻人的瓷美人便被轻易地打破了。

  这就像多米诺骨牌,当第一个倒下之后,后面的便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将会一块接着一块的倒下,最终威胁到本源。

  直到这个时候,曹云还没有认识到所有的根源都在明国人的身上,他还以为是自己不擅长经济而造成了这些问题,所以他将冷藏了许久的首辅田汾再次委以重任,希望这位老首辅能挽狂澜于既倒。

  不过田汾不是神仙,重新出山的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努力地当好一个裱糊匠,拆东墙,补西墙,努力地维持着一个老旧帝国的基本运转,为了这个,他边计划管控经济这样的招数都用了出来。

  田汾心中其实很明白,齐国的经济已经是积重难返了,在早年间,齐国经济勉强还能算是外强中干,但先是经历了清洗豪强世家,再又遭到明国的多重打击,现在已经是毫无办法了。大量金银外流,大量地铜钱被收集起来重新进炉冶炼打造火炮,国内出现了钱荒,朝廷仿效明国发行纸币,却没有低押物来保证这些纸币的信用,发行不久便沦落成了废纸,民间甚至于退化到了以物易物。

  经济的严重倒退,使得国家税收大幅度下降,而为了供养军队,打造军械,充实军备,朝廷便又不得不横征暴敛,加税加赋。大量的自由民因为交不起赋税而抛下自己的土地,抛下自己的店铺加入到了流亡的大军之中。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朝廷付出了偌大的代价,打击豪强,改决土地兼并所带来的红利,已经消失殆尽。

  田汾心力交萃,连续十数天的高强度连轴转之后,他终于昏倒了在首辅的公厅之内,今天,也不过才能勉强从床上爬起来。

  哪怕是病倒了,事情也还是要做的。回到了家的田汾,照样被追着送过一在叠叠的公文,他只能硬撑着精神,闭着眼睛由人念着公文之上的内容,然后再口述处理意见,由书办们录上之后再发出去。

  每处理一份,他总是要喘息着休息上一段时间。

  外面的喧闹之声,惊动了书房之中的田汾。

  此刻的田汾,极端地怕闹,所以家人大屋里说话都是轻声细语,走路无不小心翼翼,但此刻,院子里居然有人在大喊大叫着飞奔而来。

  田汾的护卫蒋通勃然大怒,站起身来准备推门而出,要将这些不识好歹的家伙提溜出来直接扔到墙外去。

  “蒋通,扶我出去看一看。”田汾却是摆了摆手,自己府内的人,不会是那种一点小事儿就惊慌失措的人,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蒋通走过去扶起了田汾,一个本来身材高大的老人,此刻却似浑身没有了三两重,软趴趴地倚在蒋通身上,几乎是被他托着走出了书房的门。

  脸色苍白的田汾出现在了院子里,惊慌失措的家人们似乎有了主心骨,不再乱跑也不再乱喊,却是将手指向了天空之上。

  田汾抬头,刚好看见十艘飞艇拖着巨大的日月明旗帜,正从他的府邸之上飞掠而过。

  “飞艇!”田汾重重地吐出了两个字。普通百姓不知道,他自然是知道的,不但知道,他还很清楚这些飞艇究意是干什么用的?

  他们千里迢迢而来,难不成仅仅只是拖着旗帜来耀武扬威一番吗?看着飞艇前进的方向,田汾的脸上居然涌上了一层层的红晕,他伏在蒋通的手臂之上,大声地咳嗽起来,雪地之上,瞬息之间便开出了一朵朵鲜红的梅花。

  “首辅!”蒋通大惊,想要抱起田汾走回屋内。

  “别动,别动,听,听!”田汾手指用力地抠着蒋通的臂膀,是那样的用力,长长的指甲几乎要嵌进蒋通的肌肉之中。

  田汾的首辅居所距离皇宫并不太远,也就仅仅一条街的距离。田汾抬起头,嘴角还有着殷殷的血迹,他的目光追随着那些飞艇。

  然后,他便看到了其中的一艘飞艇之上,宛如母鸡下蛋一般,一样黑漆漆的东西从腹部掉落出来,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向了远处的皇宫。

  片刻之后,犹如闷雷一般的声音便隐隐地传了过来。

  “明军飞艇在轰炸皇宫!”蒋通骇然色变。

  “不然呢!”田汾低下头,苦笑着:“他们千里迢迢而来,自然要将利益最大化,长安城最有价值的目标,不外乎皇宫了,蒋通,战争的模式已经变了,从此之后,再也不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了。扶我进去吧!”

  “首辅,这个时候,我觉得还是外面更安全。”

  “放心,他们还瞧不上我。”田汾摇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